第一百六十六 伐毛洗髓


  张国栋和杨瑶箐想想协是,自只的儿zǐ难道自己还不了解吗?从小就是个心地善良纯朴的孩zǐ,以前自己还担心他会因此而吃亏,如今他好不容易学了yī身高强的本事,以后肯定不会再吃亏,这是天大的好事,◇自己应该高兴才对,操那份心又做什么?

  这么yī想,张国栋和杨瑗箐又转忧为喜,满脸喜色地上上下下打量起张卫东。[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强身健体好,强身健体好。你从小身zǐ骨弱,妈就★担心你长大了后身体跟你爸yī样唐弱,你这么yī说妈是彻底放心了。”杨瑗箐捏了捏张卫东的手臂,发现他的手臂表面上看起来细皮嫩肉的,捏起来却是格外的结实,不由得大喜道。

  张国栋闻言也跟着连连点头道:“是啊,这小zǐ从小就像我,现在总算可以放心了。”

  张卫东见父母亲总算是安下心来,不禁暗暗松了yī口气,然后赶紧趁热打铁道:“是啊,爸的身体确实不好。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外面很多五六十岁的人保养得好的话就跟三四十岁yī样,可爸倒好,才五十岁看起来却跟六十岁yī样,这样下去可不行。

  “是啊,可这有什么办法呢?”正如张卫东所料,杨瑗箐闻言神色担忧地重重叹了yī口气。反倒是张国栋无□所谓地摆了摆手道:“行了,我的身体我清楚,除了虚弱点外,其实也没什么。”

  张卫东却没理会他爸,而是对杨瑗箐道:“妈,其实我倒是有个办法让爸的身体变得健壮起来。”

  “啊,什么办法?”○杨瑗箐闻言两眼yī亮,抓着张卫东的手急忙问道。

  “呵呵,你们应该听说过伐毛洗髓吧?”张卫东笑问道。

  在中国,这年头就算没读过书的人,只要有看电视就知道什么是伐毛洗髓。当然知道归知道,从来没人把它当yī回事

  因为那是故事而已。

  “你是说像武打小说里写得那样?难道那是真的?”杨瑗箐和张国栋都睁大了眼睛。

  “我都能把硬币给捏成团,你说这事算不算真的?”张卫东笑问道。

  “那倒是。”杨瑗箐若有所思道。

  “是什么是

  如果卫东说的是真的,那是不是也像小说里写的那样,要消耗大把功力,还会有危险呢?”张国栋已经想明白儿zǐ要做什么了,白了杨瑗箐yī眼道。

  杨瑗箐又不是傻zǐ张国栋yī说她也就意会了过来。但丈夫也是她心头的yī块肉啊,看着他日渐憔悴变老,身为妻zǐ又如何不心疼呢?只是真要如张国栋所言,她又有些心疼儿zǐ了。这辛辛苦苦修炼来的功力,要是都花在丈夫的身上那儿zǐ这些年的苦修是不是都要付诸东流呢?况且按yī些小说写的,还有yī定危险性呢!

  “你们啊,小说怎么说你们就怎么信了吗?是写小说的人是武林高手,还是你们儿zǐ是武林高手。既然我能提出这个说法,说明这个方法是绝对安全可靠的,要不然我就算不顾自己的安危也要顾忌爸的安危是不?当然消耗些功力肯定是难免的。不过我这么年轻

  只要花费些时间把它修炼回来不就行了。”张卫东看着父母亲担心这担心那既是感动,又有些哭笑不得道。

  见儿zǐ这么说,杨瑗箐这才放下心来笑道:“那我就放心了,那你赶紧给你爸那个什么伐毛洗髓吧。”

  “还是给你妈伐毛洗髓吧,她表面看起来比你爸强,其实也是小病不断的。”张国栋闻言也放下心来,不过却不同意张卫东给他伐毛洗髓。

  张卫东看看父亲又看看母亲,笑道:“你们推来推去做什么要伐毛洗髓当然是两个人都来。我还想看到你们yī起长命百岁呢!”

  “这样行吗?你会不会因此而把功力给消耗光啊?”张国栋担心道。

  “爸,我记得你不看武打小说的?真是的,我说行就行,你儿zǐ可是超级武林高手◇。”张卫东笑道。

  见张卫东说得很是轻松

  张国栋和杨瑗箐都将信将疑地看着张卫东,最终才互相指着对方道:“那给你爸(妈)先来吧。”

  “反正都要,谦让什么爸先来。”张卫东发号施□令道。

  这回张国栋却没了刚才儿zǐ给他买了套好衣服的得意表情,闻言只好无奈地道:“那你悠着点

  留着点力气给你妈伐毛洗髓。”

  “知道了,盘腿坐平吧,然后什么都不要想。”张卫东再次哭笑不得道。

  张国栋只好依言盘腿坐下,在闭眼睛时,还是忍不住道:“卫等,爸知道你的孝心,不过千万不可勉强啊!”

  “爸你放心,这种事情我是不敢儿戏的,可能稍微有点痛,你忍着点。”张卫东正色道。

  见张卫东这样说,张国栋这才放心地闭上眼睛。

  张国栋闭上眼睛之后,张卫东盘腿坐在他的身后,然后轻轻把手按在了他头顶百会穴上,体垩内真元悄然运转。

  见丈夫和☆儿zǐ前后盘腿而坐,神色凝重,杨瑗箐yī颗心不禁跟着提了起来。

  不过很快杨瑗箐两眼就张得老大老大,因为她发现儿zǐ的周身竟然隐隐有五色光彩散发出来,整个人竟变得出奇的威严神圣。

  随☆着张卫东身上光芒的散发,张国栋的衣服无风自鼓,yī滴滴夹杂着难闻气味的污渍从他的毛孔中排放出来,很快就在他的身体表面覆上了yī层。

  杨瑗箐看到这里,连嘴巴也张了开来,彻底目瞪。呆。

 ▲ 伐毛洗髓是件细活也是件耗力活,整整过了yī个小时之后,张卫东才彻底用真气帮他父亲伐毛洗髓了yī遍。经过这次伐毛洗髓,张国栋体垩内很大yī部分杂质不仅被排出体外,体垩内的五脏六腑什么的更是彻彻底底经历☆了yī次灵气的滋润,充满了活力,用脱胎换骨来形容此时的张国栋也丝毫不过分。

  见大功终于告成,张卫东便准备收回真气。不过就在真气收回那yī刻,张卫东心头微微yī动,丹田那团为数不多的混沌元气随着张卫东的心动,化为yī缕缕轻烟般从丹田中流出,然后顺着张卫东的手掌灌入张国栋的百汇穴,流经张国栋的周身经脉,最终汇聚他的丹田之内。

  混沌元气yī入张国栋的丹田,便散发出孕育万物的浓浓生机,如细雨润物yī般绵绵不断地滋润着他的身zǐ。

  张卫东感受着那缕混沌元气进入父亲丹田内后带给他身体的变化,脸上这才露出欣慰的笑容,把真气收了回来。

  混沌元气,天地最原始的yī缕元气,有这缕元气留在父亲丹田,不仅能日日夜夜滋润改造着他的身体,而且还能如护身符yī样保护着他,yī旦他生命受到危害,这缕元气便会受到激发护他周全。

  不过混沌元气是张卫东丹田内最精粹的元气,也是最难修炼的,分出yī部分给他父亲后,张卫东的脸色苍白了不少。不过能让父亲平平安安,长命百岁,别说yī部分混沌元气了,就算全部也是值了。

  “行了爸。”张卫东收回手之后,笑道。

  张国栋闻言急忙张开了双眼,这yī张开双眼,他发现整个世界都骤然明亮了许多,看东西竟是出奇的清楚,所有东西只要他yī眼扫过去,竟有种纤毫毕现的感觉。

  “怎么样?”杨瑗箐见张国栋睁开双眼,急忙问道。

  “简直太神奇了,我感觉现在视力出奇的好,全身充满了活力,那感觉比年轻的时候还要好。”张国栋yī脸惊喜道。

  听张国栋这样说,杨瑗箐自然是满心欢喜,不过他身上的味道实在有些刺鼻,尤其当张国栋猛地站起来时,那种味道越发的冲人,忍不住捏着鼻zǐ道:“那就好,现在你马上给我去把身上的脏东西洗掉,臭死人了!”

  张国栋这才发现自己身上yī身污秽,急忙笑呵呵地跑浴室冲澡去了。

 □ 见张国栋连换洗的衣服也不拿就跑进浴室,杨缓箐对张卫东笑道:“你看你爸,高兴得连换洗的衣服都忘了拿了。”

  说着起身进房间,帮张国栋拿换洗衣服去了。

  见母亲进屋帮父亲拿衣服,张卫东急☆ jiànzhāngguódòngliánhuànxǐdeyīfúyěbúnájiùpǎojìnyùshì,yánghuǎnqìngduìzhāngwèidōngxiàodào:“nǐkànnǐbà,gāoxìngdéliánhuànxǐdeyīfúdōuwànglenále。”

  shuōzheqǐshēnjìnfángjiān,bāngzhāngguódòngnáhuànxǐyīfúqùle。

  jiànmǔqīnjìnwūbāngfùqīnnáyīfú,zhāngwèidōngjí忙盘腿稍微调息yī番,苍白的脸色这才好转了yī些。等母亲出来,若不仔细看已经很难发现他脸上的疲态。

  杨瑗箐把换洗的衣服递进浴室后,在张卫东的坚持下,也只好怀着yī颗既期待又有些担心儿zǐ的心情盘腿而坐。

  张卫东像刚才yī样给她母亲伐毛洗髓,期间,张国栋冲完澡出来,也看到了刚才杨瑗箐看到的yī幕,同样惊得目瞪口呆,这才知道自己儿zǐ宾是如此神奇。

  因为前面功力消耗太大,这次给母亲伐毛洗髓张卫东用了yī个半小时。快结束时,同样小心翼翼地抽入yī缕混沌元气存于母亲的丹田之内,然后才收工。

  因为功力消耗过大,又把辛辛苦苦修炼七年所得的混沌元气分了大部分给父母亲,张卫东yī收工,整个人忍不住感到yī阵头昏眼花,脸色更是苍白得吓人。

  如今张国栋和杨瑗箐眼神可比刚才不知道锐刘了多少倍,张卫东还未来得及掩饰,就已经被他们发现他脸色的变化,都不禁yī脸担心着急道:“卫东你没事吧?”

  杨瑗箐见儿zǐ脸色苍白毫无血色,更是后悔得连连道:“早知道你会这么累,我就不要你伐毛洗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