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晨钟暮鼓


  第一百四十七章晨钟暮鼓

  “谭秘书长,我是省人民医院的卢益存。”电话一接通,卢益存立马自报家门。

  天南省人民医院隶属省卫生厅,院长是副厅级干部,说起来级别跟谭永谦相同。当然论手zhōng实权,自然是不如谭永谦这位地级市的市委秘书长。

  “卢院长你好,有什么事情吗?”谭永谦见是卢益存,急忙客气地问道。

  “谭秘书长之前在医院里怠慢之处还请万万不要见怪。”卢●益存没说什么事情,而是态度谦逊诚恳地道歉道。

  同是副厅级干部,卢益存姿态放得这么低,甚至亲自打电话过来开门见山地道歉,这让谭永谦大有受宠若惊的同时也马上明白过来,今日的自己因为张卫东救了段威◎书记一命的缘故,在官场zhōng的地位已是今非昔比。别人可能不知道这点,但卢益存身为省人民医院,亲眼目睹事情的经过,心里最是清楚不过。这个时候,他如果还不知道尽快弥补两人之前的误会,恐怕他这个院长也算是白当了。

  不过卢益存能爬到省人民医院院长的位置,自然也是有几分本事的,谭永谦自然不敢因为他的道歉就蹬鼻子上脸,闻言急忙客气道:“卢院长你这话可就太见外了,之前是我孟浪,应该提前向你打声招呼的。”

  卢益存闻言暗赞谭永谦会做人,怪不得段威书记在病fáng里看到他时会真情流露,心里想着,卢益存嘴上却笑道:“哈哈,谭秘书长这样说可就是不给我赔礼道歉的机会了!”

  “哈哈,卢院长这样说就见外了。这样吧,今天我要先送我叔叔回吴州市,改天到省城一定跟你好好喝上一杯。”谭永谦笑道。

  卢益存这回算是彻底放下心来,同时也忍不住好奇道:“谭秘书长的叔叔也来省城了吗?”

  “呵呵,我叔叔就是张医生。”谭永谦解释道。

  “啊!”卢益存听得目瞪口呆,他就算做梦也想不到那个医术神奇的年轻人竟然会是谭永谦这位秘书长的叔叔。

  好一会儿卢益存才回过神来,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你们现在应该还没出城吧?我能不能跟张医生说几句话?”

  谭永谦闻言拿眼看向张卫东,张卫东笑了笑伸手取过手机,道:“卢院长你好,我是张卫东,有事情吗?”

  张卫东现在不仅是段威书记的救命恩人、谭永谦的叔叔,而且卢益存现在还有事情求他,见张卫东问话,立马以更恭谦小心的口气道:“张医生早上的事情真的对不起啊!”

  “过去的事情就算了。”张卫东向来不习惯伸手打笑脸人,★闻言道。

  见张卫东这样说,卢益存暗暗松了一口气,更小心翼翼地道:“这个,张医生有件事需要您帮个忙,就是我胃里长了个肿瘤,您看能不能帮我……”

  说到这里想起早上的事情,卢益存的脸不禁◇红了。原来张卫东早上跟段威书记他们一lí开,卢益存就立马做了个检查,发现胃里还真长了个肿瘤,至于良性还是恶性目前却还是不知道,吓得卢益存当时就出了一身冷汗。

  卢益存这一身冷汗可不仅仅是被自己◇胃里长了个肿瘤给吓出来的,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被张卫东神奇的医术给吓出来的。

  虽说现在医术发达,胃里长了肿瘤哪怕是恶性的,只要还没扩散开来,基本上不会有大问题,但肿瘤终究是吓人的,开刀也终究☆是有风险的。所以卢益存回过神来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请张卫东出马帮他治一治。现在卢益存这个崇尚西医的院长,已经对张卫东的医术崇拜到了骨子里去了。只是早上刚刚得罪他,再加上他们是跟段威书记一起lí开的,卢★益存在那个时候却不敢贸然打电话。直到看看时间,估摸着他们应该已经lí开领导的家,这才怀着颗忐忑不安的心先给谭永谦打个电话。

  张卫东本不想出手的,但想想人家一个大医院的院长都低头认错了,而且自▲★己以后成了卫生厅的医疗小组专家,说起来也算是一只脚踏进了这个行业,以后少不得要跟他打交道。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这么一想,张卫东便笑道:“行,我现在就赶去医院。”
  见张卫东这样说,卢益存不禁又是感激又是羞愧,急忙道:“那太谢谢张医生了。”

  “感谢的话就不要说了,以后只要你这个院长能一直心怀病人,始终把病人放在第一位,就是对我最好的感谢了。”张卫东★笑道。

  人总是要经历过一些事情之后,方才能听得进去某些话,方才能幡然醒悟。以前卢益存刚从医学院毕业时,也想着要做个心怀病人的好医生,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当初的一颗医者父母心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渐渐☆■被名利权财给深深侵蚀了。如今经历过肿瘤事件,张卫东这句纯朴善良的话,便如晨钟暮鼓发人深省,使得他幡然醒悟过来,闻言竟是拿着电话发了好一阵呆,才痛心疾首地道:“张医生的话让卢某羞愧啊!我一定会牢记在心,◇时刻不忘。”

  张卫东闻言脸上不禁露出欣慰的笑容,道:“那就先这样吧,等到了医院我们再聊。”

  说着张卫东挂了手机,然后对司机李滨道:“去省人民医院。”

  李滨闻言应声调转车头往省人民医院开去,这个时间段省城的路况不错,车子一路奔驰,大概十来分钟就开到了省人民医院。

  省人民医院,卢益存院长亲自站在门口等着,他身边还站着不少人,都是早上跟张卫东见过面的专家们,包括那位老zhōng医方主任。

  张卫东才下车,卢益存等人就马上迎了上去。

  “张医生,惭愧啊,这次可要麻烦你了。”卢益存一走到张卫东的跟前,立马伸出了双手,一脸惭愧道。

  张卫东笑了笑,伸手跟卢益存握了握,然后又一一跟方主任他们握手打招呼过去。

  大家都打过招呼后,卢益存等人这才簇拥着张卫东往里走,引得不少医生护士纷纷侧目,一脸的震惊,不知道医院里又来了什么大人物,竟然连卢院长都亲自下来迎接。

  一行人簇拥着张卫东进了电梯,当电梯快要关门时,张卫东眼角余光瞥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心里不禁微微一怔,然后急忙笑着对卢益存等人道:“卢院长、方主任,不好意思,我看到了个熟人,你们先上去,我马上就到。”‘

  说着张卫东一脸歉意地出了电梯,卢院长等人本来还准备出来,但却被张卫东笑着推了回去,只好作罢,先乘电梯上楼去了。

  张卫东见电梯关上门,便转身大步朝大厅走去。

  大厅里,教学秘书任晨怡手zhōng拿着手机,正一脸着急地东张西望,似乎在等什么人。

  任晨怡上身穿着白色的衬衫,高挺的胸部把衬衫顶了起来,似欲要把钮扣给蹦开。下身穿着蓝色牛仔裤,牛仔裤紧紧包裹着她的臀部,勾勒出诱人的曲线,引得不少从她身边经过的男人们,纷纷扭头看她。

  不得不说,教学秘书任晨怡不仅是个耐看的女孩子,而且身材也很惹火。

  “任秘书。”张●卫东大步走到她跟前,笑着打招呼道。

  “张老师,你怎么在这里?”任晨怡见是张卫东,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

  张卫东刚要回答,任晨怡的目光却越过他,拿着手机的手朝他身后挥舞道:“陆依依这边▲●卫东大步走到她跟前,笑着打招呼道。

  “张老师,你怎么在这里?”任晨怡见是张卫东,脸上露出惊wèidōngdàbùzǒudàotāgēnqián,xiàozhedǎzhāohūdào。

  “zhānglǎoshī,nǐzěnmezàizhèlǐ?”rènchényíjiànshìzhāngwèidōng,liǎnshànglùchūjīngxǐdebiǎoqíng。

  zhāngwèidōnggāngyàohuídá,rènchényídemùguāngquèyuèguòtā,názheshǒujīdeshǒucháotāshēnhòuhuīwǔdào:“lùyīyīzhèbiān。”

  张卫东闻言扭头朝身后看去,看到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年轻女子正朝这边走来,女子胸部挂着实习医生的牌子,上面写有她的名字。

  “任晨怡什么事情?科室那边还有事情呢!”陆依依显然跟任晨怡的关系比较一般,讲话的态度不仅有些骄傲还有些不耐烦。

  “不好意思啊陆依依,打扰你工作了。是这样的,我姐姐快要生了,因为宝宝绕颈两周,所以昨晚就提前住进了妇产科。不过妇产科床位很紧张,只给安排四个人床位的fáng间,晚上很吵。我姐这人最怕吵,一吵就睡不着觉。你看有没有办法帮我们lián系间两人或者单人的病fáng。”任晨怡似乎没看出来陆依依不耐烦的态度,拉着她的手陪笑道。

  张卫东一听这才知道任晨怡为什么会在这里。zhōng国人多,医院永远都是拥挤的地方,尤其像省人民医院是三类甲级医院更是人满为患,很多时候住院都要托关系才能住得进去。像生孩子这种大事情,只要家里稍微有点钱的人,为求保险,更是宁肯选择省人民医院这类大医院,所以省人民医院的妇产科的床位一年到头永远是紧张的。

  “妇产科向来床位紧张,你姐能住进四人fáng已经很不错了。”陆依依微皱眉头,不耐烦道。

  “呵呵,这个我知道,不过我听说医院里其实是有空的单人fáng双人fáng的,所以才来找你,看看有没有办法安排一下,钱不是问题。”任晨怡继续陪笑道。

  “到这里生孩子的,哪个会在乎那几个钱?”陆依依脸上露出一丝嘲讽之色,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