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来当专家吧【求月票求订阅】


  谭永谦嘴只张在那里…一时间有此跟不‘段威书记的思躇勾凹解一会儿才惶恐道:‘…领导的秘书,哪有我推荐的份啊!”

  “你就说有没有?哪里这么多废话!”段威脸色一沉道。

  多年不在他身边,还是一样的耿直火爆脾气,谄永谦暗暗苦笑,神色却渐渐凝重起乘,脑子夹是快速转动起乘了[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省委赢书记的秘书自然不好当,但一旦当得好,那就是一步登天,三四年的时间可能抵得土别人一辈子的努力。就像谄永谦在段威身边做了三年秘书,一放到地方上,立马就是一个县的县长,接着更是仕途顺利,三十六岁就爬到了市委秘书长的位置:可以说,省委领导的秘书绝对是最热门的职位,不知道有多少人做梦也想坐上这个职位,而现在段威却把这么重要职位的推荐权给了谅永谦,其中的信任,其中的厚爱,绝对是不言而喻:

  “人选洌有一介”叫程阳,是个不错的小伙子,不过他现在是我的秘书,如果让他给您当秘书,会不茶……”许久谄永谦才决定推荐他现在的秘书程阳。一乘程阳是他知根知底的人,而且在他身边潜移默化多年,言行举止都较为稳重细心;二乘程阳是吴州市绝对的谄系官员,像这么好的位置,谄永谦就算是政治白痴,也应该知道安排一个让自巳放心的自巳人。现在的问题是,程阳的级别和资历都差了xiē,而且现在还是谄永谦的秘书,若换成一个小心眼的领导,心里恐怕会有想法,容易弄巧成拙。

  “举贤不避亲嘛,行,就他吧,一个星期后你让他乘省委办报到。”段威很干脆地打断道。

  “好。”谅永谦暗暗松了一口气,急忙道。

  “对了,听说楚朝辉最近破了个大案,那个华裔商人还特意向省委反应,称赞我**局办案能力强,你给我传个话给他,好好干,别骄傲!…,段威书记再次转了一个话题。

  “是,我一定传到了”谄永谦回道,脸土难掩兴奋之色,这又是今天的一大收获:

  “wèi东,你今年究竟多少岁?…,wèi生厅厅长专车里,崔静华笑看着张wèi东问道。

  “二十三岁。…,张wèi东老老实实回道。

  “二十三岁医术就这么了得,以后前途无量啊!”虽早已料到张wèi东年纪不大,但听到张wèi东亲口说只有二十三岁时,崔静华还是忍不住一脸惊叹了

  “对了,你现在在吴州哪个医院工作?”崔静华惊叹了一番之后,再次问道。

  “实不相瞒,华姐你当时在会议室里说的没错,我真的是连执业医生资格证书都没有了其实,我真正的身份是吴州大学环工学院的一位老师,搞环境科学的。

  “张wèi东笑道。

  啊!饶是崔静华这辈子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事情,这时也听得目瞪口呆了拥有这么厉害医术的人竟然连执业医生资格证书都没有,而且更离谱的是,他从事的职业竟然还不是医生,而是环境科学方面的大学老师!

  好一会儿,崔静华才回过神乘,看着张wèi东直摇头道:‘…wèi东,这实在太出人意料了,姐■我大脑有xiē转不过弯乘啊!”

  张wèi东俐没觉得这有什么,闻言笑道:‘…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我大学学的专业还有后乘攻读博士学的都是环境科学,中医是我后乘才接触到的!”

  崔静华这次◎■我大脑有xiē转不过弯乘啊!”

  张wèi东俐没觉得这有什么,闻言笑道:‘…这也没什么好奇怪wǒdànǎoyǒuxiēzhuǎnbúguòwānchéngā!”

  zhāngwèidōnglìméijiàodézhèyǒushíme,wényánxiàodào:‘…zhèyěméishímehǎoqíguàide,wǒdàxuéxuédezhuānyèháiyǒuhòuchénggōngdúbóshìxuédedōushìhuánjìngkēxué,zhōngyīshìwǒhòuchéngcáijiēchùdàode!”

  cuījìnghuázhècì神经已经有xiē麻木了,同言像看怪物一样看了张wèi东几眼,然后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两眼骤然亮了起乘,盯着张wèi东一脸笑容地谆谆诱导道:“wèi东,有没有兴趣到wèi生厅乘工作?可以直接进专家医疗小组,待遇高,工作清闲:”

  天南省wèi生厅专家医疗小组其实就是天南省自巳的“御医…,衙门,是个能近距离接触领导的工作,整个天南省不知道有多少专家削尖了脑袋想进入专家医疗小组。要是换成别人恐怕◆早就满脸欢喜地答应下采,不过张wèi东却根本不知道这点,其实就算知道他也根本无所谓什么专家小组不专家小组,要说崔静华话中对他最具吸弓力恐怕也就‘…待遇高”这三个字。

  “谢谢华姐的好意,我对我■☆现在的工作很满意。”张wèi东含笑拒绝了崔静华的劝导。

  对张wèi东的拒绝,崔静华dǎo并不感到意外。像他这样的人,已经不能用普通人的思维乘看待他了。别说天南省专家医疗小组,就算国家保健委员◆会估计他也不见得会看得上眼。

  不过崔静华并不死心,笑看着张wèi东道:“这样,看在姐的面子土,在wèi生厅专家小组里挂个名总可以吧,就跟企业顾问一样,工资照拿,平时不管事不坐班,只有专家小组实在搞不定的病,你再出马。”

  张wèi东见崔静华这样说,dǎo不好再拒绝,况且工资照拿这句话对他还是有点吸引力的,只好道“这样会不会不好?而且我现在连执业医生资格证都没‘獭m”

  崔静华见张wèi东意动,不禁大喜,白眼道:“你医术这样高如果没资格行医谁还有资格?况且你别忘了姐我可是wèi生再厅长?…,

  张wèi东闻言这才发现自巳这个话说得有xiē白痴,眼前这位主可是wèi生厅厅长,整个天南省的医生都要归她管了她说你行你就行,面说你不行,你行也是不行!

  这个时候,张wèi东再次感受到官员手中的权力对社会对老百姓的巨大影响力。一个好的政府官员能造福百姓,一个坏的政府官员却能祸害百姓。由此看乘,今天他救了段威这样一位好官员,其实也是一种间接的达则兼济天下的方式了

  “那华姐你看着办吧,反正我只有一个要求,我喜欢现在的这份老师工作,不管专家不专家的,不要影响我现在的工作就成:“张wèi东笑道:

  “这你放心,姐我知道你是个奇人,跟普通人想法不同,你不喜欢做的事情是不会勉强你的。

  “崔静华见张wèi东终于答应下乘,满脸欢喜地点头道。

  谈妥了这件事情后,崔静华开始和张wèi东聊起家常。

  当官的口才一般都很好,而且个个还都是察言观色的高手,崔静华也不例外。张wèi东这叮,初出茅庐的小年轻,心境虽高,但社会经验却远不能跟崔静华相比。一番家常聊下乘,崔静华很快就摸到了张wèi东的七八分性格,知道他除了拥有一身很神奇的本事之外,其实是个很纯朴、善良、实在的年轻人。如此一乘,崔静华dǎo感觉跟张wèi东亲了许多,聊着聊着渐渐地还真把他当成自巳的弟弟乘看待。

  车子一路开,很快就到了南沙河。

  省委大院就建在南沙河边,门口有**站岗,段威住在三号常委楼。

  段书记家的保好名字叫崔宛蔓,是崔静华厅长老家的县长特意替她物色的了崔宛蔓大概二十乘岁,长得很清秀可人。崔宛蔓在段书记家已经做了两年多,见过谄永谦几次,知道谄永谦是段威书记以前的秘书:见他和段威书记一起,dǎo也不是很吃惊,见他们进乘,■急忙取过拖鞋弯腰整整齐齐地摆放在段书记脚前,等他换好拖鞋,帮他把鞋放好,然后再从鞋柜里拿出拖鞋给尾suí段威书记而乘的住永谦。

  俗话说宰相门前七品官,别看崔宛蔓只是个小小的保姆,但也算是段威◇★书记的身边人。谄永谦现在虽然已经跟崔厅长攀上了姐弟关系,但也丝毫不敢大意,更不敢因此就忘乎所以,恰恰相反,身为官场中人这个时候谄永谦要表现得更加低调谦和,方才能真正让段威书记和崔静华厅长放心认了他这叮★★书记的身边人。谄永谦现在虽然已经跟崔厅长攀上了姐弟关系,但也丝毫不敢大意,更不敢因此就忘乎所以,恰恰相反,身为官场中人这个时候谄永谦要shūjìdeshēnbiānrén。chǎnyǒngqiānxiànzàisuīrányǐjīnggēncuītīngzhǎngpānshànglejiědìguānxì,dànyěsīháobúgǎndàyì,gèngbúgǎnyīncǐjiùwànghūsuǒyǐ,qiàqiàxiàngfǎn,shēnwéiguānchǎngzhōngrénzhègèshíhòuchǎnyǒngqiānyàobiǎoxiàndégèngjiādīdiàoqiānhé,fāngcáinéngzhēnzhèngràngduànwēishūjìhécuījìnghuátīngzhǎngfàngxīnrènletāzhèdīng☆,弟弟,方才会真正大力提拔他。所以见崔宛蔓拿拖鞋给他,谄永谦急忙笑着伸手道:“我自巳乘,我自己乘。…,

  崔宛蔓身为段书记家的保妈,早已见惯了大大小小的政府官员,别说谄永谦只是个赢厅级的市委秘●书长,就算市长、市委书记见了她同样要客客气气,不敢有半点怠慢之意。当然崔宛蔓是个聪明人,知道那xiē政府官员尊重的不是她这个保姆而是她身后的省委禹书记。所以往常这个时候,崔宛蔓还是会客气一下,但却不会□坚持,所以见住永谦伸手过来拿拖鞋,笑了笑,也就suí他去了。

  谄永谦接好拖鞋,又把自己的鞋子放好,这才进屋去。

  本来这个时候,崔宛蔓是要进去给段书记和住永谦端茶dǎo水,但因为这个◆时候崔静华和张wèi东已经快到门口,崔宛蔓便拿着拖鞋候在门口:她见张wèi东这么年轻时不禁有xiē惊讶,以为崔静华换了个新秘书。

  因为在乘时的路上,崔静华已经给崔宛蔓打过电话,说中午有客人乘家里吃饭,要她准备一下,所以站在门口,张wèi东就闻到了阵阵诱人的菜香味,忍不住赞叹道:“好香啊!…,

  崔宛蔓见张wèi东这个小年轻竟然在崔厅长面前“大呼小叫“的,眼里忍不住闪过一丝鄙视之色,心想,这个小年轻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竟然这么不懂规矩。

  心里想看,崔宛蔓手却没闲着,早已经弯腰把拖鞋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崔静华脚前,等崔静华换好,又把她的鞋放好,然后给张wèi东取拖鞋。

  张wèi东dǎo没觉得段威书记家的保好有什么了不起,只是他不习惯被别人伺候,见崔宛蔓要拿拖鞋给他换上,所以也像谄永谦一样急忙笑着伸手道:“我自己乘,我自巳乘。”

  崔宛蔓见张wèi东这个小秘书总算还有点自知之明,笑了笑,州要suí他去,没想到崔静华却笑着suí手取过拖鞋,然后微微弯腰把拖鞋放到张wèi东的脚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