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道歉


  .见段威这样说,崔静华不禁又是一阵心酸,跟丈夫生活了这多久,

  自己这个妻子竟然不知道,禅永谦这位昔日秘书在丈夫心中的地位,也不知道他一直想见见他,真是不应该啊!

  “我已经○●让沈建科请他去了。”崔静华强颜欢笑道。

  “你呀你,我说最近怎么都没人来看我,敢情都被你挡回去了吧。不管怎么说,他们来看我总还算是惦记着我这个领导嘛!”段威指了指崔静华道。

  “井了,◎■等你病好,我让他们天天来看你。”崔静华见段威这个时候还说这种话,忍不住白了他一眼道。

  段威闻言轻轻拍了拍崔静华的手背道:“静华别生气,我心里都清楚着呢。”

  崔静华闻言眼泪又忍不住就◇往下落,就在这个时候沈建科走了进来。

  见沈建科进来,崔静华立马站了起来,双眼却有些紧张地朝他身后看了看,却没看到谭永谦和张卫东,脸色就不禁沉了下来,问道:“小沈,小谭和那位医生呢?”

  沈建科这时还没能分清形势,道:“我已经让他们呆在大厅里不要走了。”

  “谁让你让他们在大厅里等了?我是让你叫小谭留住那位年轻人,请到这里来!”崔静华见沈建科竟然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不禁火了。

  沈建科见自己把事情搞反了,想起刚才自己对两人的态度,额头冷汗不禁刷刷地就往下落。

  “静华,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段威一脸疑huo道。

  段威这么一问,崔静才想起还有句很重要的话,自己差点忘了问段威,于是狠狠瞪了沈建科一眼道:“还不去请小禅和那位医生上来。”说完,这才重新坐回chuáng边,抓着段威〖书〗记的手道:“老段,你是不是在南沙河边曾经认识过一位年轻人?”

●  “你这话问得也太离谱了,南沙河边每天人来人往的,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哪个?”段威没好气地道。

  “是这样的,今天我和专家们正在会议室里讨论你的病情,小谭带着一位年轻人进来,说这位年轻人是他请●来的医生,要帮你看病。我当时也是一时糊涂,见对方这么年轻,就把他和小禅给骂了出去。那位年轻人走前,不仅指出了我这几天早上鼻子无缘无故血流的事情,还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叫我带话给你,说什么南沙河边故人曾○来过。”崔静华解释道。

  南沙河边故人曾来过?年轻人?还是位医生?段威〖书〗记也听得一脸mi糊。自己怎么时候曾经在南沙河边认识过一位年轻医责了?

  见段威〖书〗记一脸mi糊,崔静华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底却有种说不出的失望,似乎因为段威〖书〗记脸上的mi糊,最后一丝希望也随之破灭了一般。

  “想不起来就算了,等会他和小谭来了,你不就知道了。况且,这年头哪里真有这么年轻的神医?这么多专家都说要动手术,难道他会比这么多专家还要厉害吗?”崔静华自嘲道,她倒是宁肯自己刚才看走了眼,得罪错了人,但正如她所说的,这个世界哪有这么年轻的神医!

  崔静华不说,段威还真想不起来什么故人,但崔静华一说什么年轻的神医,段威脑子里突然划过一道鬼魅的身影,虽然当时他没看清楚那道鬼魅身影的〖真〗实面貌,但依稀中却记得那是个年轻人。

  莫非是他?段威惊得整个人差点要从chuáng上跳了起来,道:“我知道他是谁了!”

  见段威〖书〗记这么说,崔静华急忙问道:“你真的认识他?那他能不能医治你的病呢?”

  “我的病有多严重你又不是不知道,不过,这个世界上若真有人不用心脏移植手术就能治我的病,我想那绝对非他莫属。”段威想起那日看到的惊人一幕,以及后来到医院检查,心脏状况却莫名奇妙地转好的神奇事情。不禁十分肯定地道。

  崔静华一听,本是绝望的心一下子就活了过来★,ji动得泪流满面道:“那就好,那就好!”

  其余人闻言都面面相觑,他们身为医生是绝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这么神奇医术的,无非是病人的一个美好愿望而已。只是他们很好奇,那个年轻人究竟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让段威〖书〗记这么相信他。

  见崔静华一脸ji动的样子,段威心里既是心酸又是开心。人哪有不怕死的,只是生老病死由不得自己罢了,就算官做到省委副〖书〗记也是一样。如今总算是看到了一线希望,段威整个人精神似乎都好了一些。

  “静华把手机给我。”段威〖书〗记精神大好道。

  “你要手机干嘛?”崔静华一边拿出手机递给段威,一边不解地问道。

  “你呀你,还是改不了你的小姐脾气。人家好心好意上门来给我看病,你却把人家给骂了出去,你说我这个病人是不是应该亲自打电话给他道个歉。”段威〖书〗记指了指崔静华,然后给谭永谦拨了过去。

  井让段威〖书〗记记得住号码的人屈指可数,禅永谦却是其中一个,由此可见谭永谦这个秘书曾经在他心目中的地位非同一般。

  崔静华见段威这样说,老脸不禁有些红了,只是却没有丝毫恼怒之意。如果张卫东真能把丈夫的病治好,别说被骂几句小姐脾气,就算亲自上去给张卫东磕头她都愿意。

  沈建科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冲入大厅,一脸着急地四处寻找,当他的目光终于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时,不禁大大松了一口气,然后急忙忙朝他们小跑而去。

  “看来沈秘书已经意识到问题严重了。”谭永谦见沈建科满头大汗地急匆匆朝他们走来,终于大大松了一口气。

  要说早上到现在,最憋屈,最为难的人恐怕就是谗永谦了。好在张卫东肚量大,没跟人一般计较,要不然他一怒之下真的拂袖而去,谭永谦恐怕真的只有哭的份。

  张卫东却只是冷冷一笑,虽然沈建科来了,为了谭永谦的仕途,他肯定会出手医治,但却觉不会尽全力。

  “谭秘书长,还有这位小兄弟,你们还在就好,还在就好。”沈建科一上来,就一边擦汗,一边陪笑道。

  “我shūshū姓张,你可以叫他张医生或者张老师。”谭永谦见沈建科竟然叫张卫东小兄弟,一张脸立马拉了下来。

  沈建科一听,差点要扇自己一个耳光,这不是明摆着要占禅永谦的便宜吗?

  “对不起,对不起。谭秘书长还有张医生,崔厅长让我请你们跟我去趟病房。”沈建科急忙赔不是道。

  “我想我一个小年轻不配啊!”张卫东有些气恼这个沈建科刚才说话狂妄,同时对崔静华到这个时候竟然还端官太太的架子只派了沈建科来邀请很是不满,闻言翘着二郎tui一脸嘲讽地淡淡道。

  沈建科闻言额头的冷汗就刷刷地下来了,他是看出来崔静华现在对张卫东很看重,要是不能把他请上去,恐怕今儿自己少不得要挨骂,若是更进一步,让她知道张卫东因为自己刚才的狂妄而拒绝上去,恐怕今天就得卷铺盖走人了。

  这么一想,沈建科额头上的冷汗流得更欢,再也顾不得自己堂堂省委副〖书〗记秘书的身份,弯着腰对张卫东哀求道:“张医生,之前我说话有不对的地方,还请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一般计较了。”

  张卫东见沈建科弯腰哀求,一副软骨头的样子,不☆禁感到一阵恶心无趣,拍了拍谭永谦的肩膀道:“走吧。”

  说着起身大步朝电梯走去,看也不看沈建科一眼。

  沈建科见张卫东和谭永谦并肩朝电梯走去,眼里闪过一丝狠色,心里暗道”亨,我就不信你■○一个小年轻还能把段威〖书〗记的病给治好,现在先由得你们得意,到时要是治不好段威〖书〗记的病,我看你们怎么收场。

  心里想着,沈建科早已疾步如飞地朝电梯走去,然后一脸谦卑地帮忙按电梯。

 ★yīgèxiǎoniánqīngháinéngbǎduànwēi〖shū〗jìdebìnggěizhìhǎo,xiànzàixiānyóudénǐmendéyì,dàoshíyàoshìzhìbúhǎoduànwēi〖shū〗jìdebìng,wǒkànnǐmenzěnmeshōuchǎng。

  xīnlǐxiǎngzhe,shěnjiànkēzǎoyǐjíbùrúfēidìcháodiàntīzǒuqù,ránhòuyīliǎnqiānbēidìbāngmángàndiàntī。

  就在这个时候,禅永谦的手机响了起来。

  谭永谦拿出来一看,是崔厅长的号码,急忙接了起来。让他感到意外的是,手机里传来的竟然是段威〖书〗记的声音。

  “小谭啊,刚才会议室里发生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这事是静华不对,你和你请来的医生受委屈了,这里我先向你们道歉。”段威〖书〗记道。

  听到段威〖书〗记那变得有些苍老的熟悉声音,依旧直来直去的话语,谭永谦不禁有些鼻酸。正如段威〖书〗记刚才跟崔静华所说的,谭永谦并不是不想来看望段威,而是怕引起段威〖书〗记的误解,让他为难啊。

  “段〖书〗记您千万别这么说,是我做事太孟浪了。”谭永谦压下心头的情绪涌动,急忙道。

  “◆你做事我知道,你这是关心则乱啊!好了,把电话给你请来的医生吧,我跟他说几句。”段威〖书〗记道。

  听到段威〖书〗记这一句话,谭永谦觉得自己今天受的所有委屈全都烟消云散,然后急忙把手机递给张卫东◇道:“小shū,段〖书〗记要跟你通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