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心脏病


  ……shì的……形势不容乐观。”谭永谦点头叹与道。

  “段威书记shì谁?”张wèi东微微皱眉道。

  见张wèi东发问,zhōu正铭两眼不禁微微一亮,急忙回道:“我们省的省委◎副书记,永谦曾给他当过秘书。”

  张wèi东现在对官场的认识再不似以前那般单纯,闻言立马就意识到段威对zhōu永谦的重要性。不过尽管已经知道段威对zhōu永谦很重要,对自己现在的医术也很有信心,张wèi东却没有冒然开口说出治病的事情,而shì问道:“他为人怎么样?”

  zhōu永谦有些疑惑地看了张wèi东一眼,不知道他这个时候问这句话shì什么意思,不过还shì老老实实回道:“段书记军人出身,shì中越自wèi反击战的英雄,为人除了脾气稍微火爆一点之外,总体而言还shì个非常不错的官员,做事有原则、实在,关心普老百姓的生活,不像有些官员好大喜功,喜欢做面子政绩工程。

  见谭永谦这样说,张wèi东心下已经有了决定,继续问道:“他的病情现在怎么样?”

  “不shì很惊楚,不过听沈秘书透露出采的口风似乎需要进行心脏移zhí手术才行。”zhōu永谦神色黯然道。

  饶shìzhōu正铭和楚建轩已经祚到段威书记的身体状况不容乐观,但听到需要进行心脏移zhí手术,还shì惊得猛吸一口冷气,连带着对张wèi东也不敢再抱有任何希望。

  心脏移zhí手术shì心脏终极手术,说明心脏病已经严重到了极点程度,他们实在不敢想象除了手术,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医术能神奇到连这么严重的病都能治。

  倒shì张wèi东现在对自己的医术充满了信心,闻言问道:“段威书记现在人在哪里?”

  zhōu永谦这回总乍听出了张wèi东话中之意,闻言不禁一脸震惊不信地盯着张wèi东,颤着声音问道:“小叔,你能治这病?这可shì严重到要进行心脏移zhí手术的心脏病啊!”

  “shì啊wèi东,段威书记shì省委副书记,不shì普通人,这么严重的病,你要shì没有把握,还shì不要出手!万一出事情,那shì要闯大祸的!”zhōu正铭神色凝重道。

  zhōu正铭这话一出,客厅的气氛似乎一下子凝结了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张wèi东,连气都不敢喘一下。

  张wèi东当然能理解zhōu正铭话中的深意,这shì一个事关省委副书记,拥有四千万人口的□天南省的第三号人物,他要shì被一个无业游医给医死,别说张wèi东吃不了兜着走,就连zhōu家也绝对要跟着遭殃。不过,自从看过那些上古医经之后,张wèi东这位修炼了大混沌五行心法的修真者已经得到了中华★★医术的真谛,虽不敢说包治百病,但缓解病情还shì敢打包票的。要知道人的身体也无外乎陈阳五行,而张wèi东一人却独具五行真元和那一缕能衍生阴阳二气的混沌元,气,有阴阳五行在手,他又有何惧?

  “●没大哥你说的那么严重,段威书记的病我虽然没亲自看过,但我想七八分把握还shì有的,最不济缓解一下总能做到的。”张wèi东淡淡道。

  见张wèi东这么说,所有人不禁再次猛吸一口冷气,连心脏病严重到要进行移zhí手术程度的病人,都敢说有七八分把握,若不shì在坐的人都见识过张wèi东的神奇本事,恐怕早把他视为疯子了。

  好一会儿,客厅里才响起众人沉重的喘气声,似乎张wèi东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让他们的心脏承受了几乎无法抗拒的压力。

  “那,那小叔,您能抽空跟我去趟省城吗?段书记目前还在省人民医院。”虽然知道张wèi东既然这么说,肯定shì会出手的,zhōu永谦还shì口干舌燥,一脸紧张地哀求道。

  这紧张这哀求,不仅仅shì为了段威书记的病情,当然也为了zhōu永谦自己的仕途前程。

  “既然段威书记关系到你的仕途,又shì个不错的官员,你说我有理由袖手旁观吗?”张wèi东笑着拍了拍檀永谦的肩膀道。

  zhōu永谦这才大大松了口气道:“谢谢小叔。”

  张wèi东笑了笑道:“要不就明天去吧,明天我学校里也没什么要紧事情。”

  “行,行。”zhōu永谦连连点头道,对于他而言,他shì己不得张wèi东现在就跟他一起出发去省城。

  张wèi东见zhōu永谦说好,便拿出手机到一边给秦虹教投打电话请假。

  见张wèi东起身到一边打电话,楚朝辉不禁重重拍了zhōu永谦肩膀一下,长长出了一口气道:“现在我终于松了一口气了。”

  说完楚朝辉才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看着他爸爸楚建轩道:“爸,您那老毛病等会也请师叔给您看☆一下吧。”

  “等你小子想起黄花菜都凉了,你师叔一进门就看出了你爸的老毛病,你爸现在早好了。”楚建轩笑骂道。

  楚朝辉本来对张wèi东会治病的事情还有些不敢相信,现在听说他爸的老毛病张◎wèi东一进来就看出来,并只经治好了……不禁瞪大了眼睛:道:不shì吧,这么厉害!”

  “不厉害!你师叔他敢说去给省委副书记治心脏病吗?”楚建轩白眼道。

  “那shì,那shì。”楚朝辉急忙笑着连连点头道。

  “瞧你那点出息,以后有空多向你师叔讨教讨教,你要shì学到他万分之一的本事,我也就彻底放心了。”楚建轩继续白眼道。

  这话要shì换成一个对象,楚朝辉肯定不服气得跳起来,但说张wèi东,他shì一百个服气,一脸正色地点头道:“shì啊,今天我特意跟着来,就shì想向师叔讨教几招的。”

  “讨教几招我可不敢当,你爸的拳法就很厉害。”已经向秦虹教授请过假的张wèi东,笑呵呵坐回沙发道。

  张wèi东这话说得楚建轩老脸忍不住一红道:“wèi东你这不shì寒碜我吗?我那三脚猫的功夫在你面前哪敢当得起厉害两个字啊!”

  “哈哈,朝辉,今天◆太阳真shì打西边出来了,你爸竟然会说自己那shì三脚猫功夫!”zhōu正铭闻言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心情格外的舒畅。

  “我那shì对wèi东而言!”楚建轩老脸一红,瞪眼道。

  “呵呵▲楚师兄,我说的shì大实话。拳法我真的不会,我只shì出手快而已。朝辉要shì向我讨教拳法那就shì找错人了,不过要shì向我讨教一些养生之道,我倒shì可以指点一二。”张wèi东笑道。

  楚建轩shì老武林了,自然shì见多识广的识货之辈,划才他见zhōu正铭不仅气息比以前绵长身手也比以前敏捷许多,心里就暗暗称奇现在听张wèi东这么一说,哪里还会不明白,zhōu正铭肯定shì从张wèi东那里学到了厉害的内家心法,也就shì张wèi东口中的养生之道。所以闻言急忙起身朝张wèi东深深鞠躬道:“wèi东师兄我客气的话不会说,以后你要shì有什么事情用得着我们楚家的,尽管开。!”

  见楚建轩站起来给张wèi东鞠躬,楚朝辉当然不敢坐着,急忙也跟着起身向张wèi东深深鞠躬。

  “你们这shì干什么?”张wèi东见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向自己齐齐鞠躬,慌得他急忙起身,手轻轻往上一虚托顿时有股柔和的力量把两人给托了起来。

  楚建轩父子见张wèi东只shì手往上一抬,就有股柔和的力量将他们托起,不禁都shì一脸骇然,光这一手就已经达到了传说中真气外放的程度。

  就在两人骇然之际,白容端着盘子走了出来,见三人站在那里,不禁笑道:“站在那里干嘛?shì不shì肚子饿了,正好,我这边准备好了。”

  白容一说,楚建轩父子这才回过神来。楚朝辉◇急忙上前道:“白姨,我来帮忙。”

  楚朝辉小的时候没少在谭家混吃混喝,白容倒也不用跟他客气,笑道:“厨房里还有,你进去帮忙端出来吧。”

  楚朝辉笑着急忙进厨房帮忙端菜,而zhōu永谦见★状也早跟着起身去拿葡萄酒去。张wèi东也想去帮忙,却被zhōu正铭和楚建轩给拉住了。

  “这种事情你嫂子和两个小辈去忙就行了,你瞎掺和什么。”讶正铭笑呵呵道。

  张wèi东这个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顿时听得一阵汗。

  天南省人民医院,心胸科会议室,专家汇聚。

  此时拿着杆子指着挂在小板上的一张张心脏造影图片的赫然便shì稳坐国内心外科第一人宝座,素有“神之手”之称的燕▲京大学第一附属层院的狄人哲医生。

  “病人三支冠状动脉都严重狭窄,伴有痉孪症状,左右心室已经出现不同程度的衰竭,yóu其左心室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程度,我的建议shì尽快做心脏移zhí手术。”狄■人哲医生神色凝重地道。

  狄人哲医生话音划划落下,会议室就立马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心脏移zhí手术风险很大,万一出事,没有人能担待得起,因为这个病人shì天南省省委副书记。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shì,段威书记本人抗拒心脏移zhí手术。

  “方主任,您怎么看?”好一会儿,一位相貌端庄中带着丝威严的中年女子开口问道。

  这位中年女子shì段威书记的妻子崔静华,也shì天南省w★èi生厅的厅长。她口中的方主任shì个头发有些许发白,脸色红润,年纪大概在六十岁左右的老中医。方主任shì国家保健委员会成员,负责多位国家领龘导人的日常保健工作,放在以前便shì宫廷御医,方主任在心胸科疾病方面非常有权威,这次shì专门应邀从燕京赶到南州市来。划才他已经去病房给段威书记把过脉,结果当然非常不乐观,所以崔静华厅长问他时,他的神色很shì凝重。(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