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形势不妙


  【求订阅求月票……拜谢!】

  李仲蒙面无表情地冲李丽点了点头道:“早。”说完就一声不响坐回自己的位置。[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见李仲蒙这幅表情,办公室里的气氛变得有些沉闷。张卫东颇觉无趣,便起身离开了办公室。划出办公室就见任晨怡迈着轻快的脚步朝这边走来,蓝色牛仔裤紧紧包裹着双腿,显得gé外浑圆修长。

  “张老师。”远远看到张卫东,任晨怡就朝他小跑了过来。

  “任秘书有什么事情吗?”张卫东顿住脚步,问道。

  “没事,没事,就是专门来看看nǐ。”任晨怡说着歪着脑袋,眨巴着眼睛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张卫东。

  张卫东被她看得哭笑不得道:“既然没事那我先去忙了。”

  “嘻嘻,真看不出来张老师是真人不露相啊!对了,下次比赛得了第一名要记住请客哦。”任晨怡笑道。

  “一定,一定。”张卫东笑着赶紧转身就走。

  看着张卫东转身而去的背影,任晨怡还兀自一脸不解地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真是想不通,就他这身板,竟然会是篮球高手!”

  进入实验室,想想奖金还没拿到手,嚷着要他请客的人已经hǎo几个张卫东不禁摇头感叹,看来想赚点外快也■不容易啊。

  正感叹之际,手机响了起来。拿起一看是诌正铭打来的,急忙笑着接起电话道:“大哥。”

  “晚上有空没?回家吃饭吧,介绍nǐ认识一位武林中的老朋友,顺便还有件事跟nǐ说。”诌正○铭笑道。

  张卫东也划想问问诌永谦的近况,便笑道:“hǎo的,让永谦晚上有空也回家吃吧,我有些事情要问他。”

  诌正铭闻言道:“要是我让他回家,这小子不一定会有空,nǐ这个叔叔开口,那他肯定会有空的。”说完哈哈笑着挂了电话。

  诌正铭这话说得张卫东倒有些不hǎo意思,毕竟他今年才二十三岁而已。

  站在市委秘书长办公室窗前,诌永谦心情很是沉重,就在划才他打通了段威书记现任秘书沈建科的电话,沈建科虽然没有明说段威书记的病情到了何种程度,但从他忧心忡忡的语气中,诌永谦不难听出来,形势很不hǎo。

  这个时候段威书记病倒对与此时的诌永谦而言,正如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形势对他同样非常不妙。甚至现在外面有人在传,诌永谦很有可能会在明年调到省社科院当任副院长。社科院光听名字就知道是个清闲得不能再清闲的单位。诌永谦倒是不相信这个传闻,他这些年虽然没有做出★特别出彩的政绩,但一直以来兢兢业业,稳打稳做,从未出过什么差错,而且今年才三十六岁,就算省领龘导真想调整他的位置,也不可能会做得这么出gé。不过不信归不信,但官场很多消息并非是空穴来风,至少说明因为吴江大道改造工程投标的问题,诌永谦的一意孤行已经在官场上得罪了些不该得罪的人,而这些人现在已经开始在背后使手段了。

  正在这时,秘书程阳推门走了进来,见谭永谦站在窗口,神色沉重,心里也不禁跟着暗暗叹了口气。正所谓主荣奴荣,主辱奴辱。虽说程阳和诌永谦之间的关系用主奴来形容有些过分,但这句话却能很hǎo地论释了两人荣辱与共的关系。

  诌永谦若被贬,首当其冲的便是程阳这个秘书,正如段威一病○倒,首当其冲的就是他的秘书沈建科,所以沈建科才会显得gé外的忧心忡忡,其中固然有感情因素,但更大的恐怕还是忧心自己的前途。

  “有事吗?”见程阳站在自己身后欲言又止,诌永谦收起沉重心情,转身问○道。

  “没,只是在外面听到有人议论秘书长,说秘书长很有可能会调到省里去。”程阳小心翼翼地道。

  诌永谦闻言笑了笑道:“就这事啊?以后不要听风就是雨,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他们又知道什么。nǐ在我身边,就更不能乱说。hǎo了,没事就出去吧。”

  看着程阳微红着脸转身要退出办公室,诌永谦突然又叫住了他道:“小程,nǐ做事不错,hǎohǎo干,将来我会考虑的。”

  程阳当然听得出来诌永谦这话的意思是鱿算他真的要调走,走前也肯定会先帮他安顿hǎo,急忙红着脸道:“谢谢秘书长,不过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替秘书人……”

  诌永谦笑了笑,挥挥手打断道:“行了,我心里有数。”

  程阳闻言这才转身退出了秘书长办公室。

  程阳走后,诌永谦摇了摇头,仕途上的事情,哪有一帆风顺的,只要问心无愧也就是了。

  就在这个时候电话响了起来,是诌正铭打电话让他晚上回去吃饭。

  因为最近诸事不顺的缘故,诌永谦不想回去,免得被父母亲看出端倪来,于是便借口有事说不回去。

  “nǐ最hǎo还是抽空回来一趟吧,卫东今晚也过来,说有事情要问nǐ。”谭正铭道。这样啊……那我今晚尽量赶回去吃饭。……、谭永谦听说小叔今晚也要来,还有事情问他,立马改口道。

  “老子算是白养nǐ这小子了!”诌正铭见自己一说出张卫东,永谦就立马改口,忍不住笑骂了一句,然后挂掉了电话。

  大学老师的时间比较自由,下午事情比较少,张卫东便提前背着单肩包下了班。

  脚才划迈进围墙门,就看到谣正铭正跟一位身穿白色唐装的老头在对打。那老头境界不如诌正铭,才刚刚◆达到练气三层的水准,但他的身手很hǎo练的是我国流行最广的拳种八卦掌走如游龙,翻转似鹰,没有半点龙钟老态。反观诌正铭虽然因为张卫东的指点,境界已经突破到练气四层,但他走的是养生修炼之道,对技击之术习练◎甚少竟是被那老头逼得只有见招拆招,没有反手之力。

  眼看着自己马上要落败,诌正铭一眼瞥到了张卫东,不禁大喜,急忙脚尖一点,人如大鸟一般向后腾飞而起,急速退到别墅台阶之上然后大声叫停。

  那老头已经趟步紧逼而上,但见诌正铭叫停只hǎo意犹未尽地停手,笑指着诌正铭道:“nǐ们读书人就是狡猾。”

  “什么狡猾不狡猾的,老楚nǐ别得意,nǐ要真厉害就跟我这位弟弟过两招nǐ要真是把他也给打败了,我就真服了nǐ了。”诌正铭指着正迈步进来的张卫东,笑道,脸上却闪过一丝幸灾乐祸的表情。

  被称为老楚的老头闻言扭头一看,这才发现院落里多了位年轻人,两眼不禁精光一闪,盯着张卫东一脸惊疑不信道:“nǐ就是诌秀才和朝辉经常提起的张卫东?”

  “是的,nǐ大梃杰是朝辉的父亲楚老吧?”张卫东笑着点头道。

  “老头子我正是楚朝辉的父亲楚建轩,呼诌秀才说nǐ身手很厉害,来来,我们走两招怎么样?”说着楚建轩摆起八卦掌架势,双脚以张卫东为中心缓缓蹼着泥步,双目锐利如鹰隼始终不离张卫东。

  “呵呵,楚老还是乍了吧。”张卫东见状摆摆手笑道。

  “算什么算,卫东nǐ露两手给楚老头瞧瞧,让他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也省得他莓次在我前吹嘘自己八卦掌厉害。”诌正铭见张卫东不想动手,不禁急了。

  “年轻人,大家切磋切磋,我下手会有分寸的。”楚建轩显然划才没打尽兴,闻言冲张卫东鼓励道。

  “得了吧楚老头,nǐ下手有分寸,nǐ还是求卫东下手小心一点,别把nǐ一身老骨头给拆了。”诌正铭见楚老头没把张卫东放在眼里,不禁满脸嘲讽地道。

  “快点,别磨磨蹭蹭的,老头子我先让nǐ三招。”楚建轩闻言冲张卫东吹hú子瞪眼道。谭正铭的话他自然不相信,张卫东看起来最多也就二十出头,人长得又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的,手上连个老茧都没有,若不是诌正铭和楚朝辉向他提起过hǎo几次,他根本连跟他比试的兴趣都没有。

  张卫东见状,知道今儿肯定是要露上一手,只hǎo笑道:“让就不必了。”

  “咦,看来nǐ很有点自信啊!”楚建轩一边绕着张卫东走,一边笑道,但眼神却锐利如旧。

  “呵呵,还行吧。楚老小心了!”张卫东不置可否地淡淡一笑。

  说罢,张卫东探手大咧咧地朝楚建轩当胸拍去。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楚建轩见状眼里忍不住闪过●一丝轻蔑之意,就张卫东这架势,根本就不是个会家多。心里想着,那满是老茧的手掌却没有闲着,早已翻掌化手刀为爪朝张卫东的手臂扣去。

  楚建轩沉浸八卦掌大半辈子,早已练到手掌如刀的程度,真要一刀下去★,便是实心木头也要断成两根,自是不敢拿手刀砍张卫东。

  正所谓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楚建轩不知张卫东虽没练过拳法,修为却已经达到筑基中期的境界,要论出手之快,恐怕没有一位武林高手能跟他比。

  张卫东见楚建轩化刀为爪,嘴角不禁淡淡一笑,手掌却在这一笑之间,在空中划过一道残影,然后在楚建轩不敢置信的目光下,啪啪接连两掌拍在了他的胸口。

  楚建轩被手掌拍中,接连往后退了数步,然后忍不住一阵剧烈咳嗽之后,竟然噗一声吐出一口黑血。

  谭正铭见状不禁大惊失色,急忙上前一把扶着楚建轩,一边忍不住冲张卫东埋怨道:“卫东,nǐ怎么把楚老头血都打出来了?”

  张卫东闻言却没有一点愧疚之色,反倒冲楚建轩笑道:“楚老,现在还感觉胸闷不?”

  楚建轩见自己被打出血来,虽说是技不如人,但心头还是有些火气,现在听张卫东这么一说,身子不禁微微僵了下,然后站直身子猛吸两口气,发现缠绕自己多年的胸闷疾病竟是突然hǎo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首发】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