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书符


  一切准备就绪,张卫东深吸一口气,凝神静心,体内真元悄然运转,运于笔端。

  虽是第一次书符,但从五帝真经中张卫东得知,符箓之所以有奇效,绝不是依样画葫芦那么简单。不仅每一个奇形怪状de符文中都蕴藏着某种天地至理在里面,而且书写这些符文时还需把真气注入其中。如此一来,书写而成de符箓才真正具有法力,一旦施展开来,方才能引动天地气机,发出让常人难以想象de神奇效果。可见,制作符箓,不仅符文要书写正确,还需输入一定真气藏于符文中,两者缺一不可。甚至有些符文还需要辅与独门心法书写出来方才有效,有些符文则需要特殊de制符材料方才行。不过这类符箓往往都是威力比较大de符箓。

  符箓分天、地、玄、黄四pǐn,每一pǐn又分上中下三阶,共四pǐn十二阶。

  五帝真经中有专门de符箓篇,符箓篇中记载了上至天pǐn上阶de符箓下至黄pǐn下阶de符箓制作方法。不过到了地pǐn以上de符箓,要求就非常严格起来,不仅符文非常复杂,书写时需要庞大de真气法力输入,而且对材料也都有特殊de要求。至于天pǐn,光符文看上一眼都能乱了人de心神。

  以张卫东如今de境界只能勉强◎制作出玄pǐn下阶de符箓,至于更高pǐn阶de,光符文就能看得他头昏眼花,至于书写就更无法一气呵成了。不过符箓到了玄pǐn威力已经很吓人了,一张土系de地煞雷符就能把一个山头给炸飞。张卫东现在连这个◇世界上究竟有没有修真者都不知道,自然无需发大力气去制作杀伤力这么强de符箓。

  五帝真经中,各类法术浩瀚如烟,大多晦涩难懂,唯有符箓篇相对而言简单易懂一些。所以那几年张卫东虽然对五帝真经其他内容很少涉及,符箓篇上面一些简单de内容倒是看过一些,这两天也刻意默记了几个符箓。现在体内真元悄然运转,真气注与笔端,脑海里除了要书写de符文,再无它物。

  张卫东一气呵成地接连书写了六张符箓,才感到有些疲劳。六张符,其中五张都是最普通de黄pǐn下阶符箓,分别是驱邪符,清心符,乱神符,失声符,护身符,还有一张是黄pǐn中阶de仙鹤符。也正是书完这张符后,张卫东才感觉到些疲劳。仙鹤符是一张画有酷似仙鹤形状符文de符箓,一旦输入真气引发,此符便能化为一只可载人飞行de仙鹤。

  画完这张符,张卫东本想骑着仙鹤翱翔天空一番,实现下仙人驾鹤de儿时愿望,但这里毕竟是吴州市区,还是有些担心被人发现,这才压下这个念头。

  把花费不少真力制成de符箓一一收好放进钱夹,张卫东这才上床盘腿进行每天de功课。

  丹田之内,五滴真元就像五颗光芒各异de星辰在浩瀚de宇宙中闪烁着光芒,五滴真元中间de那一缕本是若隐若现de混沌元气,如今已经呈雾团一样清晰可见。不过比起昨日,五滴真元de光芒暗淡了一些,体积也小了一些,倒是那混沌元气未见减小。

  张卫东知道五滴真元de变化是因为自己书符时消耗了真气de缘故,心想看来以前de决定是正确de,光制作几张黄pǐn中低阶de符箓就得消耗些许真元法力,需再花时间把它给修炼回来。若再特意去学去施展其他法术,要消耗de真元法力肯定要更多。真要这样,恐怕到今天自己都无法修炼到筑基期。

  稍稍沉思片刻,张卫东便收起了心中念头,一心一意修炼了起来。

  时间转眼便到了八月三十一号,明天便是开学de日子,学校里如今已经到处可以见到青春de身影。不过因为大学室友周洪涛在今天举行婚礼,今天一早张卫东就坐上了开往省城南州市de火车。

  吴州市隔南州市并不远,乘火车大概两个小时就能到达。张卫东坐de是早晨最早一班de火车。省城南州市是高等学府最多最集中de城市,像张卫东以前读de东方大学便是南州市最顶尖de高等学府。明天很多学校要开学,所以今天这趟火车格外de拥挤,车上到处可见一张张年轻飞扬de脸庞,耳边也不时传来他们de欢笑声。

  张卫东坐在靠车窗de位置,他de身边和对面坐de都是酷似在校大学生de年轻人。一女两男,女孩子模样还算周正,再加上青春年轻,倒也惹人喜爱。三人似乎是高中同学,一起搭火车去省城读书。两位男生估计对女孩子有些意思,一路上不时说些讨好和不成熟de显摆话语。

  张卫东看着他们眉飞色舞地谈笑着,充满了青春飞扬de味道,不禁有些期待起明天de开学。

  不知道明天,我将会面对怎样de一群学生?

  正想着,张卫东de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是谭永谦打来de。张卫东嘴角不禁露出一丝开心de微笑。

  来吴州大学已经差不多一个月,因为性格de缘故,张卫东还是有种身处他乡为异客de感觉,唯有在谭家才能感受到家de温馨和随意。

  笑着接起电话,张卫东还未来得及开口,手机里已经传来谭永谦兴奋de声音。

  “小叔,你昨日教给我de长青功实在太神奇了,我就昨晚子时修炼了一个时辰,竟已能感觉到真气在体内流转。现在不仅精神出奇de好,浑身也充满了力量啊!”

  改良后de长青功,再加上谭永谦de根骨,有这种效果本就在张卫东de意料之中,不过见素来稳重de谭永谦一大早就按捺不住兴奋之情,张卫东心情还是大好地笑道:“那我就放心了,不过你要坚持修炼,事业再重要也要有强壮de身体才行不是吗?”

  “小叔说de是,我会牢记在心de。”谭永谦急忙道。

  “你小子就是个典型de势利眼,以前我劝你坚持修炼,你怎么就不听?你小叔一说你就牢记在心啦?”一旁de谭正铭笑骂了一句,然后一把抢过谭永谦手中de电话。

  谭永谦讪讪地挠了挠头,没敢反驳。

  “卫东啊,你给de长青功比我谭家de强太多了,这份情让老哥我以后怎么还啊?”谭正铭道。

  “大哥你再这样说,我可就挂电话了。”张卫东闻言假装生气道。

  “那晚上来家里吃饭,老哥一家人好好敬你几杯总可以吧?”谭正铭并不是矫情de人,闻言笑道,只是心里却是明白,谭家欠张卫东de自己这辈子也无法还清。

  “呵呵,今天不行,我现在正乘车去南州,有个同学今天结婚。明天学校开学,要不还是周末吧,永谦也有空。”张卫东笑道。

  “那就这样说定了。”谭正铭道。

  挂了电话,张卫东见对面两个男生还在一个劲地巴结讨好自己身边de女生,虽说与他们年纪相仿,只是如今为人师表,心里年龄上却终究不如他们那般年轻,不禁暗笑着摇了摇头,然后闭上双眼把神识潜入五彩玉石之中,趁着现在无事可做花些时间琢磨琢磨一些简单de法术。

  两位男生本就担心张卫东这个小帅哥横插一腿,见他闭目“休息”,自然乐得不去打搅他。而女孩子终究脸皮薄一些,更不会主动去打搅张卫东。如此一来,张卫东倒也落得个清静,一路两个多小时,在钻研法术中不知不觉中就过去了。

  大学毕业后,张卫东就已经跟同学断了联系,再加上性格使然,所以今天来南州市事xiān并没有告知大学同学。早上六点钟de车,到南州市才八点十五分,婚宴却在晚上。所以下了车,重新踏上这片熟悉de土地,张卫东一点都不急,背着单肩包一路慢腾腾地朝东方大学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