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6章 【四爷】


  第1016章 【四爷】

  1016

  看到杨烈如此气势汹汹的样子,文韬还是有条不紊地走到一排巨大的屏幕前,在透明的光电键盘上,轻巧地*作着屏幕上的基因工程图案。

  “又出什么事了”,文韬百无聊赖地随口道。

  杨烈脸部肌肉颤抖着,“还装作不知道!?现在杨家被全世界看着笑话!我爷爷突然就成了一个杂种!那杨家算什么!?我还算什么!?”

  “哦……是么”,▲文韬咧嘴冷笑,“zhè不是很好么,你不是一直都在恨杨公明没把杨家交给你么,现在杨家zhè么下去,早晚完蛋,你也就不用心理不平衡了。”

  “我要的是完整的拥有军权的杨家!不是一个被人耻笑日落西山▲◎的破罐子!”

  “zhè与我们何干,你要是有本事,自己去把杨家挽救,那样的话,或许杨公明就会考虑让你接任家主也说不定”,文韬道。

  杨烈面色涨红,“你……你们zhè是打算看好戏!?你们★以为我不知道,除了你们,谁还会派人不动声色地一晚上屠杀掉江南岳家满门!?你们肯定早就知道杨家的zhè段过去,对不对!?”

  罗翠珊咯咯笑道:“是又如何?zhè一手借刀杀人,可是命中杨家的要害,你不是一直憎恨杨辰么,现在杨辰肯定在为zhè事烦恼,你该高兴才是。”

  “你们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就算要对杨辰下手,也不该对整个杨家下手!你们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杨烈咆哮大吼。

  文韬突然地一转身,伸手朝着杨烈一抓!

  杨烈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身体就从原地猛然一变,再下一秒已经落入文韬手中!

  文韬的一只钢钳子般的手掌,掐住了杨烈的脖子,直接将杨烈魁梧的身子●高高举起,不费吹灰之力!

  杨烈只感到一股子恐怖的威压,甚至超过了之前严不问身上威压的反物质能量,将自己囚禁住,完全shēng不起丝毫的反抗之力!

  “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要我把你放在★眼里?”文韬森然地说道。

  杨烈艰难地张着嘴,沙哑地发出断续的话音。

  “你……你融合了……神石……”

  “岂止是融合,我已经把严不问留下来的完美融合的计划完成了,现在,我就是神石,神石就是我,我无时无刻都在吸收宇宙中的反物质能量,现在zhè点力量,只不过才刚开始,哼哼……

  就算没有神格,我也已经凌驾在空间法则之上!你最好不要惹我shēng气,不然的话……我可以直▲接将你送进空间夹缝里,永远消失在地球上,说实话,我还真的很想实验一下呢。”

  说着,文韬将杨烈扔回地上,冷哼了一声,转身继续做自己的模拟实验。

  罗翠珊得意地瞥了眼地上冷汗直冒的杨烈,◎“不知所谓的东西,连杨辰都被我们玩得找不到北,就凭你?还是乖乖当你的狗奴才吧,或许杨家没了,还能赏你根狗骨头。”

  “你……”杨烈暴怒,刚要发狠却又顿住。

  “我怎么了?”罗翠珊看着杨◇烈敢怒不敢言的样子,格外轻蔑地道:“就你zhè德性,也难怪杨公明看不上你。你要是不想当狗,可以去告诉杨辰,zhè事就是我们做的,我们就在北极。”

  “你以为我不敢?”

  “你要是敢的话★,第一个死的,就是你自己”,罗翠珊讥笑。

  杨烈脸色灰暗,的确,他已经退无可退,心里大骂zhè妖妇也不过是条母狗,却反而来蔑笑自己,但却无可奈何。

  悄悄地看了眼正自顾自做着其他实验的文韬,杨烈心头不断发寒。

  原本,zhè家伙只不过是一个中海街头的小乞丐,还是一个瘸子,没想到,不到一年的时间,他却奇迹般地在宁家shēng还,还一步步在夹缝中,活下来后,又得到了严不问所有的心血!

  可以说,在那之前,任何人只要有一丝念头,他就会死无葬身之地!可偏偏兵行险招下,他活下来了!

  如今的他,俨然已经把严不问之前所有研究都通过脑部芯片获得,更是在那基础之上,在探究严不问未能完成的其他恐怖领域!

  此人的心机与狗扑,叫杨烈想想都不寒而栗!

  如果说杨辰的实力增长速度让人畏惧的话,那么文韬简直是瞬间的飞跃,完全超越了可以想象的极限!

  或许,他真能把杨辰斩杀?

  杨烈一念及此,只得把所有的怒火都忍下,对他而言,只要看到杨辰死,忍辱负重又何妨!?

  与此同时。

  燕京,宁家宅邸,宁光耀的书房内。

  坐在办公椅上的宁光耀,面色黑沉如墨,眉宇间满含煞气,宛如死神判官。

  若是旁人见到此刻的宁光耀,定然难以想象,zhè是那个温文尔雅的华夏总理。

  在宁光耀的办公桌前方,跪倒在地的,则是一名宁★家的保镖头领,身转西装的精壮男子,此刻却是瑟瑟发抖。

  “你说什么,找不到?”

  头领颤声回道:“家主……真……真找遍了,全燕京没任何的出入记录,也完全联系不上,好像就……就人间蒸发一◇样。”

  “我让你们在我不在的时候,照顾好大少爷!你们竟然跟我说,人都不见了!?你们以为那是什么人!?街边的阿猫阿狗吗!?那是我唯一的亲儿子!!”

  宁光耀愤然拍桌而起,指着那头领大骂道:“我养你们一群蠢货到底有什么用!?你们要我怎么跟外界去交待!?我堂堂宁家的独子竟然在眼皮底下不见了!?”

  头领欲哭无泪,却是无法再回应任何话语。

  正当zhè时,一个显得虚无缥缈◇的嗓音从屋外传入。

  “行了……光耀,让人都散了吧”,zhè男子的嗓音,带几分惫懒。

  宁光耀立刻眼神一正,心平气和下来,对着几个周围的护卫使了几眼神,屋里屋外的所有保镖佣人立马散得远■远的。

  zhè时候,宁光耀刚一转身,一名身穿白色长袍,腰间挂着白玉龙纹配件,乌黑长发披散的男子,已然站立在那儿。

  男子站在墙壁面前,壁面上,悬挂着一副修长的画卷,乃是一幅山水画作。

  “唉呀……zhè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缺了一半,你zhè是仿的吧,不过仿是仿得真好,应该也是清朝乾隆年间的精品了,不错,不错……”

  宁光耀忙恭维地道:“四爷说得是,zhè也就是一件仿古的玩意儿,要是四爷喜欢,光耀送与四爷”。

  “哎,我要zhè赝品做什么”,被称作四爷的男子回过身来,面白无须,长得颇为俊美,惬意地笑道:“我都活了快两百年了,什么好东西没见过,要是真喜欢,当年就把那真迹给搞来了。我们宁家历经数万年,哪缺什么古董呀,不够是一个闲暇时的小小爱好罢了”。

  “四爷说得是,是光耀多嘴了”,宁光耀无比谦卑地低头。

  男子也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折扇,zhè么轻轻拍打着掌心,踱步走着,一边道:“你那儿子,是叫宁国栋吧。”

  “正是”,宁光耀额头冒出冷汗。

  “找不着了?”

  “四爷,我一定加派人手,请宽限几日”。

  “哎,不jí,不jí”,男子宽慰地拍了拍宁光耀的肩膀,“国栋既然也是我们宁家之后,那我给他治病也是应该的。”

  “多谢四爷宽容”,宁光耀擦了擦冷汗。

  男子平和地笑了笑,眼里闪烁过几缕异样的神色。

  “不过……光耀啊,你若是一直都找不着,那等于说,你zhè一脉,也就没传人了,我的意思,你明白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