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7章 【冷淡】


  杨辰愣了下,这老尼姑的性子倒真是huǒ爆得很,哪有半点清心寡欲的出家人形象?

  “师太,你别误会,我真是来找我的女人,她叫蔷薇,我可bú是来骗女人的”,杨辰道。

  烟雨眼里闪过一丝异色,却道:“哼!这烟雨庵里,全是我的弟子,潜心修行的出家人,没有你的女人!”

  杨辰也恼了,这老尼姑还真是油盐bú进,真以为自己软柿子好捏?

  “师太一面之词,我是bú会信的,若是师太bú放人,我自己进去找就是了”,说着,杨辰就要绕过去往门内走。

  烟雨却是将手上的白色拂尘一横,挡住了去路,“烟雨庵bú允许任何男人踏入,你若要进,休怪贫尼bú客气!”

  看这架势,竟然就这么要开打!

  杨辰哭笑bú得,这尼姑也bú知道是bú是年轻时被男人抛弃,看来的确是恨男人,甚至到了心理扭曲的地步!

  bú过自己也没功夫跟她瞎耗着,还得赶回中海,陪莫倩妮吃晚餐呢。

  完全bú理会烟雨的阻拦,杨辰一个闪身,越过烟雨,来到了烟雨庵内的前院。

  烟雨厉声大喝,“找死!!吃我太乙拂尘!!!”

  言毕,烟雨竟是一个回身,手上的拂尘bú知zěn的,瞬间暴长了数尺,一道白色的匹练般,朝着杨辰的颈部就这么狠狠甩来!

  泥菩萨都有三分huǒ,更何况杨辰本就bú是什么善茬,这么被激怒,早就已经起了杀机!

  也bú管那太乙拂尘是何种等级的法宝,是何种材质炼制而成,杨辰抬起一只手,就打算将那拂尘给抓住扯过来!

  但等杨辰一手抓到了那拂尘才发现,那看似柔软的长毛,竟然是如同活物一般,开始再度蔓延生长,逐渐沿着自己的手臂缠▲绕上去!

  “bú自量力!”

  烟雨冷笑几声,渡过更多的真元力,冰寒的气息笼罩了整个庭院。

  杨辰运起往念衍生经,天地衍生之力护着身体,倒没特别的损伤,但试图着将身体上的长毛轰◎▲绕上去!

  “bú自量力!”

  烟雨冷笑几声,渡过更多的真元力,冰寒的气息笼罩了整个庭院。

  杨辰运起往念衍生ràoshàngqù!

  “búzìliànglì!”

  yānyǔlěngxiàojǐshēng,dùguògèngduōdezhēnyuánlì,bīnghándeqìxīlóngzhàolezhěnggètíngyuàn。

  yángchényùnqǐwǎngniànyǎnshēngjīng,tiāndìyǎnshēngzhīlìhùzheshēntǐ,dǎoméitèbiédesǔnshāng,dànshìtúzhejiāngshēntǐshàngdezhǎngmáohōng断,却是难以办到!

  这些白色的长毛好似经过特殊的处理,越是给予攻击,越会收得紧,而且其柔韧性极佳,能够吸收灵气后更快增长!

  眼看着,从手臂上蔓延上来的长毛,已经开始包裹住自己的身体和双腿,并且朝着自己的脖子和头部蔓延上去!

  “挣扎吧,bú管你zěn么挣扎,这兽毛只会越来越紧,越来越坚韧!

  天下间的男人都bú是什么好东西,贫尼今天开一次杀戒,再除你一大害!” ●
  烟雨尼姑说话间,太乙拂尘散发出一阵森冷的灵气波动,这似乎与她的功法有关,bújǐn要将杨辰给彻底包裹住绞碎,还打算把杨辰冻僵!

  杨辰一时大意,被捆绑地甚为难受,听到这话,更是huǒ□★冒三丈!

  自己的女人她bú肯放,还要把自己给杀了!?

  虽然自己也属于杀人bú眨眼的类型,可别人要杀自己,那就另一种说法了!

  眼看着那股子冰寒彻骨的真元力要侵袭自己的全身经◆脉,杨辰忙调动天地之力,在身体的四周骤然地燃起了南明离huǒ!

  只见一团金红色的huǒ焰凭空闪现!

  熊熊燃烧的huǒ焰,将杨辰包裹在内,那太乙拂尘的长毛,似乎yīn为惧怕这炽热的天huǒ,在烧损了大片后,飞快地收了回去!

  “南明离huǒ!?”

  烟雨惊呼一声,赶紧撤回了太乙拂尘后,还忙bú迭地倒退了几步。

  她乃是三阳真huǒ劫初期,进入这个渡劫期的时候,就是遭受过三轮南明离huǒ的天劫,对这天huǒ实在太熟悉了!

  为了渡过那次天劫,她损失了足足三件法宝,还吞了bú少保命丹药,受了重伤,才渡劫成功!

  眼前的南明离huǒ虽然bú似当初天劫的天huǒ,那般声势浩大,雄浑炽烈,欠缺了一些huǒ候,可毕竟也是货真价实的南明离huǒ啊!

  “呸呸呸!!!”

  杨辰把嘴巴里烧焦的长毛吐出来,咒骂地跳脚道:“贼尼姑,我跟你无冤无仇你说杀就杀!?你当你是我啊!?”

  烟雨根本没空搭理杨辰那奇怪的逻辑,看着缭绕在杨辰身边的南明离huǒ,bú可思议地发着呆。

  她虽然听说过一些大神通的修士,能够控制南明离hu○ǒ、葵水等一些低级的天huǒ、寒水,可那都是至少渡劫后期的超级大高手,身修一些玄奇功法,或者是通过什么特殊的上等,甚至仙品的法宝才可以!

  眼前的年轻人,难道是渡劫后期!?bú然zěn么会随意◆ǒ、kuíshuǐděngyīxiēdījídetiānhuǒ、hánshuǐ,kěnàdōushìzhìshǎodùjiéhòuqīdechāojídàgāoshǒu,shēnxiūyīxiēxuánqígōngfǎ,huòzhěshìtōngguòshímetèshūdeshàngděng,shènzhìxiānpǐndefǎbǎocáikěyǐ!

  yǎnqiándeniánqīngrén,nándàoshìdùjiéhòuqī!?búránzěnmehuìsuíyì一召,就有如此听话的南明离huǒ护身!?

  杨辰却bú管她发bú发呆,一手*纵着南明离huǒ,凝聚成一条huǒ焰长龙,直接朝着烟雨呼啸着噬咬了过去!

  烟雨猛然惊醒的同时,太乙拂尘甩起一个太极八卦图,应该是这拂尘上面本就有的防御法阵,与huǒ龙一碰触,轻易地碎掉,却也争取了半刻时间,堪堪抵挡后,闪避开跳到了墙垣上。

  “你到底是什么人!?”烟雨终于意识到,自己恐怕真没能力诛杀这个年轻男子。

  杨辰却已经没了兴致说下去,黑着脸,大手一挥!

  从烟雨的身后方,又是一条南明离huǒ长龙呼啸着凝聚而成,突如其来地破口朝她吞咬!

  烟雨急急忙忙地一个跳起,◎颇为狼狈地落在了地面上的一个角落,惊魂bú定地看着两条在天空盘旋的huǒ龙。

  对于杨辰而言,已经能很熟练地*纵最基本的南明离huǒ,虽然跟那个“神秘老头”还相差甚远,可对付这种刚刚三阳真hu○ǒ劫初期的修士,已经绰绰有余!

  “zěn么,害怕了?已经晚了”,杨辰说着,周身都包裹在了南明离huǒ内,身体好似一个燃烧的huǒ团,直冲向烟雨!

  烟雨万万没想到,杨辰对离huǒ的掌控能力如此之高,转换攻击模式极为迅捷!

  她是bú敢碰触这天huǒ,只好连续几个闪避地跑开!

  可杨辰的速度哪会逊色于她,就如同猫抓老鼠一般地总是与她一点点迫近,huǒ星沾染到烟雨的长袍,已经烧灼出了好些个黑色小洞!

  更让烟雨痛心疾首的是,杨辰分明故意搞破坏,bú断追击要将她拍死的同时,两条huǒ龙则bú断地在烟雨庵的屋舍间来回穿梭!

  “轰隆轰隆”的院墙倒塌声,屋舍的崩塌声,让烟雨气得直发抖!

  “你要打冲我来!干嘛毁我烟雨庵!!”尼姑大叫。

  杨辰一边轻松地用带着huǒ焰的拳脚压迫她,一边笑道:“既然你bú让我找,我把你的房子夷平,自然就找到我的女人了。”

  “无耻!!”

  “嘿嘿,正好搭配你这无理!!”

  烟雨庵上空中,杨辰宛若一尊huǒ中战神,与手持太乙拂尘的烟雨一通打压!

  赤红的流光划破长空,太乙◎拂尘bú断地卷绕横挡,huǒ光的部分被折射分散,好似要烧掉山顶上那本就低矮的云彩,映射成片片红云!

  璀璨华光的辉映下,山顶那烟雨庵中飞舞萦绕的两条huǒ龙,格外地交相呼应,好似整个山顶已经被▲渲染成了一片huǒ海!

  杨辰施展着南明离huǒ的技巧越来越得心应手,领悟了天地之力的用法,哪怕一星半点,也让他受益匪浅!

  毕竟实力的差距在,若非杨辰杀心很重,这烟雨又有太乙拂尘傍身,早已经被斩落半空。

  杨辰一边限制住烟雨,让她灰头土脸吃些苦头,一边则用神识搜索着山顶各个屋舍间,yīn为huǒ龙而惊跑出来的那些女弟子。

  清一色的大约十多名身穿素衣,或是头戴尼姑■帽,或是披散着长发的女子,惊慌中bú知所措,尖声大叫着,试图掏出烟雨庵。

  就在人群中,一名女子走出一间厢房后,却是站在原地,默默地抬起头,望向了天空。

  “蔷薇!”

  杨辰心▲里一喜,下方那青丝染了几抹醉红,莹润的脸蛋妩媚中带着几分冷傲,身材高挑丰盈的女子,正是自己要找的司徒蔷薇!

  那正被杨辰紧追得狼狈bú堪的烟雨一见蔷薇出来,登时眼里闪过焦虑和慌急。

  但她却是很无奈地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去阻拦杨辰,甚至自己没被南明离huǒ焚毁,都是yīn为杨辰没全力狙杀她。

  以杨辰神出鬼没的huǒ法,甚至可以在自己面前凭空就出现一大团离huǒ!这可zěn么躲避?

  杨辰没心思理会烟雨,当即身影在空中一阵消散后,再度显现已经是在蔷薇的面前。

  随着找到女人,两条恐吓人的huǒ龙也当即消散,让那些尼姑都松了口气。

  正当杨辰打算上前欢喜地抱一抱一阵子bú见的女人,却发现,蔷薇看着自己的眼神,竟然有几分冷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