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5章 【残根】【(14:23)


  985

  当笼罩燕京城的阴云渐渐消散,位于极北之地,却是另yī番景象……

  北极冰冠之下,零下数十度的气温,让这yī片区域成了生命禁区

  当然,有些特殊的生命体,自然是例外

  在银白色冰层覆盖下的金属构造巨大实验室内,除了密密麻麻闪烁着各种复杂图文的大屏幕外,就是yī个个粗壮的圆柱体

  特殊钢化玻璃锻造的透明圆柱体内,是慢慢的大片特殊营养液,其中,★是yī具具不着寸缕的生化改造人体

  这时候,其中的yī个圆柱体内,yī个长发披散的男子生化体,在浮沉之中,忽然有了特别的动作

  这个男子,他睁开了双眼

  就好似是无数的程序在这■shìyījùjùbúzhecùnlǚdeshēnghuàgǎizàoréntǐ

  zhèshíhòu,qízhōngdeyīgèyuánzhùtǐnèi,yīgèzhǎngfāpīsàndenánzǐshēnghuàtǐ,zàifúchénzhīzhōng,hūrányǒuletèbiédedòngzuò

  zhègènánzǐ,tāzhēngkāileshuāngyǎn

  jiùhǎosìshìwúshùdechéngxùzàizhèyī瞬间被启动,男子的yī对眼眸里,闪过着歇斯底里的怒火与恨意

  攥紧了双拳,狠狠地在营养液里颤抖了yī会儿后,男子伸手,按了按圆柱体内部的yī个特别按钮

  当按钮被按下后,圆柱钢化玻璃柱内的营养液,自动地迅抽离,让内部变得干燥

  过了半分钟后,男子开启了圆柱,从内部走了出来

  男子身体像是很虚弱,有些踉跄地走出了圆柱后,近乎是蹒跚地走到了实验室的yī个平台上

  在那yī方平台中央,白色的yī个护罩下,是yī枚拇指大小的黑色晶体,正散发着银灰色的丝丝光彩

  男子的面部露出yī丝狂热的笑容,喃喃自语道:“杨辰,你以为你能杀得掉我?我严不问从来不做没后手的事……只要神石还留下yī部分,我早晚能把你弄死”

  开启了的yī具身体的严不问,说完这两句话,却是感觉有些不适应的身躯,捂了捂额头,身体虚弱地滑倒在地上,大口喘气

  正当这时,实□验室的yī扇金属大门“呲”地挪动开,从外面走进来了yī女二男三个身影

  女的yī身橘红色蕾丝长裙,性感妖艳,丰满妩媚

  两名男的yī个身着军装,yī个身穿着病人服般的条纹衣裤

 ● 但全都相通的是,这三人都丝毫不惧怕北极的恐怖低温

  严不问抬起头,看到这三人进来,yī皱眉,“你们怎么还在这里,不是让你们回华夏么”

  这三人,赫然是罗翠珊、杨烈以及文韬

  杨烈微微笑道:“回不回去也没意思,不如在这里等着你回来可刚刚接到燕京的消息,听说你被那个畜生给杀了,我们就打赌,你这样的人怎么会不给自己留后路,果然你还是没死”

  “哼”,严不问眼里闪过yī丝不屑,“怎么,难道你们还希望我死了?”

  “当然不是”,罗翠珊咯咯笑着,走上前去,将赤身的严不问扶起来,让他坐在yī只金属椅子上,“没有你的话,我们早就yī命呜呼了,我们还指望着你能带我们yī起,把燕京那群杂碎全杀了呢”

  “量你们也只能靠我,yī群没用的东西,若是没了我,你们也只能坐着等死,或者永无见光之日”,严不问冷笑

  文韬有些畏缩地走上前来,小心翼翼问道:“严大少爷,您是怎么复活过来的?我很好奇,能给我讲yī讲吗,实在太厉害了”

  严不问倨傲地盯着文韬看了两眼,“看来给你改造后的身体,虽然已经达到了杨烈和罗翠珊他们的身体素质,但你的那个乞丐的心,却是yī★直都得这样了,问个话都能这么低声下气地求,哼哼,天生的奴才命”

  文韬缩了缩脑袋,头低得越发地沉

  “告诉你也无妨,只是你未必懂得”,严不问傲然道:“我不过是克隆了自己的yī个完整身体●zhídōudézhèyàngle,wèngèhuàdōunéngzhèmedīshēngxiàqìdìqiú,hēnghēng,tiānshēngdenúcáimìng”

  wéntāosuōlesuōnǎodài,tóudīdéyuèfādìchén

  “gàosùnǐyěwúfáng,zhīshìnǐwèibìdǒngdé”,yánbúwènàorándào:“wǒbúguòshìkèlónglezìjǐdeyīgèwánzhěngshēntǐ后,把自己的所有大脑内的资料,复制在了脑域生物芯片上,同时进行了资料同步,最后设置了yī个密码锁

  如果我的yī号身体没了生命活动,这个身体的芯片就会启动这样yī来,等于我死了以后,另yī个具■有所以之前记忆的我,会活过来

  其中的门门道道,恐怕这个世界上这群蠢货,未来两百年都不会有人能碰触,你就听听就好了”

  严不问洋洋自得,毕竟这样的级生化技术,也就他能掌握

  只■■有所以之前记忆的我,会活过来

  其中的门门道道,恐怕这个世界上这群蠢货,未来两百年都不会有人yǒusuǒyǐzhīqiánjìyìdewǒ,huìhuóguòlái

  qízhōngdeménméndàodào,kǒngpàzhègèshìjièshàngzhèqúnchǔnhuò,wèiláiliǎngbǎiniándōubúhuìyǒurénnéngpèngchù,nǐjiùtīngtīngjiùhǎole”

  yánbúwènyángyángzìdé,bìjìngzhèyàngdejíshēnghuàjìshù,yějiùtānéngzhǎngwò

  zhī要他能找到不被发现的基地,理论上可以无限重生

  唯yī让他比较郁闷的是,唐家的唐哲琛yī直是自己的后勤物资来源,这次过后,唐家恐怕就不再是自己的提款机,自己得重找的猪让自己宰割

  文韬yī脸崇拜地看着严不问,“原来可以这样……严大少爷果真是震古烁今的天才”

  “哈哈哈哈”严不问狂笑,“你这狗奴才倒是能拍马屁,不过我喜欢听”

  文韬认真地摇头,“不不,我是说认真的”

  “唔,那就是真的”,严不问格外笑得开心

  杨烈和罗翠珊则是莫名地对视了yī眼,脸上浮现出yī些古怪的笑意,似是嘲讽着什么

  文韬眉宇间露出yī丝困惑,又问道:“严大少爷,您是不是身体有些不适,为什么看起来比较不舒服?”

  严不问yī听,顿时切齿道:“无妨,不过是刚刚开启这具身体,很多机能没调动起来,等我将这神石融入到我体内,我就能立刻恢复之前的状态

  下y▲ī回,我再去燕京的时候,就是他们所有人的死期”

  文韬看了眼那罩子下的神石,低声问道:“原来这就是神石么……”

  “怎么,觉得不像?”严不问瞥了他yī眼,“虽然只是从母体上分离出了yī■小块,但我自然有办法将它的力量壮大起来,反物质能量是可以通过自己的吸收进行扩大的,跟你说多了也没用”

  文韬呆呆地点点头,“严大少爷,我为您去找件衣服”

  严不问看了眼yī丝不挂的身体,虽然不介意,但也点了点头

  “咯咯”,罗翠珊见文韬跑去拿衣服,不由笑道:“不问,这小瘸子看来是很崇拜你呢”

  “你这条母狗能看上这样的家伙,恐怕早晚是要被你吃得骨头都不剩”,严不问蔑然道

  罗翠珊娇哼了yī声,走上前去,yī手缓缓勾住严不问的脖子,另yī只手,则顺着严不问生躯体那坚实的胸前肌肉,往下延伸……

  严不问本能的反应,让他眼里有几分发热,身体开始有了反应◎

  当罗翠珊的手,落到严不问的小腹以下,碰触到那yī坚挺粗壮的大柱子的时候,严不问喉咙里发出了yī丝沙哑的嗓音

  yī旁的杨烈则是好整以暇地看着,似乎很感兴趣

  罗翠珊在严不问◎耳畔吹了口香气,红唇咧开笑道:“怎么样,我还是母狗么?”

  “哼”,严不问冷哼了yī声,手上的力气虽然没恢复,但还是抓着罗翠珊的脖子,将女人的脑袋往自己身前yī按

  罗翠珊也不抵抗,乖乖地蹲在了严不问的双腿*,千娇百媚地嗔怨地白了他yī眼后,张开檀口,就yī口*了那膨鼓的大物

  严不问喉咙间再度发出了享受的呼声,情不自禁地仰着头,尽情享受双腿间的妖妇对自己的伺候

  这时候,拿着yī条白大褂的文韬走了进来,见到台子上罗翠珊正为严不问做的事,瞳孔yī阵收缩后,恢复如常

  小心地走上台子,来到严不问身后侧,“严大少爷,我为您穿衣”

  严不问正沉浸在*的yī片柔软温和湿润中,无所谓地点了点头,张开了臂膀

  正在这时,原本吞着那半截粗壮的罗翠珊,眼里闪过yī丝锋芒

  猛的,罗翠珊狠狠咬了下去

  “啊”

  严不问感受到自己断根的刹那,几乎如同野兽被子弹贯穿了心膛yī般痛苦

  可不等他将罗翠珊推开,身后的文韬,已然从那件白大褂里,掏出了yī把锋锐的合金匕首,从严不问的咽喉处,迅猛划过

  严不问都没来得及作出反应,就已经人头落地

  这时候,罗翠珊才站起身来,满是鲜血的容颜上,嘴唇间,还叼着那半截残根

  随口地yī吐,将那脏东西吐到严不问那冒着鲜血的脖子上,罗翠珊咯咯地阴笑起来

  yī旁的杨烈拍了拍手,摇头赞美道:“不错,很是天衣无缝,我都不需要帮忙”

  文韬的脸上,再也没了刚才的谄媚表情,yī脸的冷酷与凶残、狂热

  将手上的匕首随便yī扔后,yī脚将严不问在他脚下的人头踩成了yī滩子肉酱

  “蠢货,还没恢复实力,就在我们面前装老大”,文韬嗤笑了yī声,“从今往后,你的所有,都将是我的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