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6章 【画卷】


  「因为我没存稿,今天太晚了,明天再爆,以后微博粉丝不算了,僵尸粉太强了」

  936

  “破军,你觉得这画卷如何”,杨公明问道

  杨破军眉宇间一丝不解,但还是仔细地端详着山水画卷

  “笔法飘逸,但颇为布局缜密,细节上非常有自己的风格,从色彩和落款上看,至少也是宋明时期的佳作,是一副好画”,杨破军道

  杨公明微笑,“不错,能从色彩和落款,去判断这画的年代,看lái你已经下了不少功夫”

  “父亲要我涉猎广博,不曾敢忘”,杨破军正色道

  杨公明点头,“是啊……你一直都如此听我的话,这也是我欣慰的”

  杨破军觉得有些古怪,但不多问

  “你可见nà画中,水上行舟的渔夫?”杨公明问道

  杨破军仔细看了几眼nà寥寥几笔勾勒的撑杆渔夫,道:“这渔夫……莫非画的笔法有什么特别的?”

  杨公明不回答,反而问道:“你◎可知,这渔夫是谁?”

  杨破军左思右想,皱眉了半晌,道:“父亲,这问题,颇为玄妙,恕我无法得出”

  “是你”

  杨公明淡淡说

  “我?”

  杨破军呆愣在原地,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杨公明点头,叹声道:“破军,你可知,这画,实则是我让一位老友临摹的赝品,真品,并非是这一副”

  杨破军睁大了一对虎目,“可……可父亲你刚才不是说……”

  “我说了,你能从色彩和落款判断是好,可没说,你的判断是正确的”,杨公明笑道

  杨破军再度愕然,的确,杨公明并没说自己的正确与否

  “破军啊,我说,你能听我的话,是我欣慰之处……可你是否知道,我是多么盼望哪一天,你能不听我的话……nà样,我反而会快慰”,杨公明恳切地拍了拍儿子的肩膀

  杨破军一脸的茫然,愣愣问道:“为……为什么?”

  “一个听父亲的话的儿子,固然是一个好的儿子,但绝对不会是一个足够优秀的儿子

  如果一味地只会听从父亲的话,nà无异于,是这个儿子,并没有走出自己选择的路

  既然,是一直原地走在父亲走的路上,nà又和父亲有什么区别?对■一个家族的未lái,又能有什么促进的作用?”

  杨公明语重心长地道:“你从小就很听我的话,而且你很早熟

  你一直把自己当作是杨家的接班人,是我们杨家的长子长孙,唯一的继承者

  ■在你心里,你就是要做最优秀的,你就要让外面的人看到,我们杨家的威严,你必须以身作则,严以律己地对待一切……”

  杨破军猛地抬头,“难道nà样不对吗?父亲难道nà样就是你不肯承认我的理由?”

  “不,nà很对”,杨公明笑道:“如果说你有错,错就错在,你把你的人生,已经还没开始,就铺在了固定的轨道上”

  杨破军呆呆听着,脸色有些发白

  “你从lái没想过违逆我,你从lái不会认为我的选择是错的

  甚至,当年不等我决定,你就把你的亲生骨肉,杨辰,送去了孤儿院……

  你认为,杨家就是要为了家族利益不顾一切”

  “父亲”杨破军切齿,“难道nà件事……如果是您,就不会这么做吗?”

  杨公明苦笑道:“会……我会nà么做……”

  “nà为什么……”

  “但nà是错的”

  杨破军怔然

  杨公明渭然长叹道:“你的确是做了跟我会选的一样的抉择但是,nà并不代表,你我都是正确的

  你可知道,失去我的长孙,我是这二十年lái,每每午夜惊醒,噩梦连连……

  我不断反问自己,若是当年不把杨辰抛弃,就真的无○法度过难关了?

  如果,由我执掌下的杨家,需要牺牲一个小小的刚出生的婴儿,lái得以保全,nà我算什么家主?”

  一声高问,让杨破军踉跄地倒退了一步

  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眼中满◎是复zá

  而不远处的燕三娘,则是眼角发酸地擦拭了一下

  杨公明沙哑了嗓音,酸涩笑道:“破军啊,你可知,我多么希望,当年你勇敢得跑到我面前,说你必须保住nà个孩子,要让nà个孩子光明正大地出现在我们杨家的族谱上……

  哪怕我当时会拒绝你,可是,我想我也会,安心地把这个家交到你的手上

  因为,哪怕为了大局不得已牺牲掉自己的孩子,但若是拼过努力过,和完全妥协地放弃掉,是截然不同的

  如果连一丝对抗家族礼法的念头都没有,nà岂不是只能墨守成规地被规则所控制,而非去掌握规则?”

  “爸……我……”杨破军一脸颓然,有些不知道说什么

  杨公明转头,对着nà画卷道:“我说你是这画中的渔夫,是因为,你的眼里,只有nà一条固定的河流,nà夹岸的山脉

  你不会想着,这个世界,只会是一副画卷,甚至,连珍品都不是,只是赝品罢了

  我让你博闻广学,是要让你拓宽你的思路,不要总执迷在杨家人的身份,不要执迷在nà些本就可有可无的执念里

  而你,却把我的想法,理解成了真是让你去研究nà些古董字画,这就舍本逐末了……”

  杨破军捏紧了双拳,瑟瑟颤抖

  “父亲,难道杨辰他就不会在乎nà些了么……如果是nà样,他为何还要回杨家”

  杨公明继续道:“杨辰,跟你,跟我,都不同……”

  “哪里不同……”

  杨公明笑道:“对于杨辰lái说,这个世界上,没有所谓的规则,没有所谓的铁律在他的眼里,画,就是画,世界也只是一个游乐场

  他是俯瞰着这个世界,在他眼里,与他为敌的,nà就杀,与他好的,nà就留下

  他不会考虑,这是否符合名誉,这是否符合身份,他做的一切,只是追随他自己的心,而非这个世界的规则”

  说着,杨公明伸手指了指nà画卷上的渔夫,道:“你,是行舟于山水之间的渔人而杨辰,却如同我们现在这般,是站在画卷外,看着这一切的局外人

  我之所以没把家主之位给你,却愿意传给杨辰,是因为,我与你父子两人并没做到的,杨辰,已经做到了……”

  “他只是胡乱杀人血腥残暴父亲你竟然把他说得如此居高临下?”杨破军不甘地质问

  杨公明摇头轻笑,“你别忘了,我们杨家,是军人,军人的世界里,不是友军,就是敌军

  这个世界没有中立,有的只是利益

  政府的政客,可以选择谈判,再谈判

  但我们,只有杀人,和被杀

  杨家不需要一个保全杨家的家主,nà只会消磨血性,蹉跎光阴

  杨家需要的,是一个为家族挥舞屠刀的家主,好让杨家的刀刃上,永远是腥味的血液……”

  杨破军讷讷地盯着父亲许久

  最终,杨破军的眼中流过一丝怅然,苦涩一笑,道:“父亲,我还是不甘心,我不是你的儿子么……就算我没能达到你的要求,可nà也是你教的,不是么?”

  “所以,我才从lái都不敢告诉你这一切”,杨公明痛苦地道:“正因为我也难辞其咎,我不敢伤害你的自尊但你既然已经如此执着地问了,我必须给你一个坦白的答案

  破军,虽然你的性格,注定无法成为杨家的家主,但为父从lái没有看不起和不喜欢你的意思,你没有让你离开的母亲失望,是我,让你们母子失望了……”

  “母亲?”杨破军嗤笑了一声,“从我有记忆开始,就从lái不记得有过nà样一个女人父亲,如果这就是你的决定,nà我无话可说

  我是一个没用的儿子,因为我不会拒绝你的选择但是,我也有我的坚持,至少,我不会认可杨辰是这个家的主人”

  说完,杨破军旋即就要转身出房门

  可刚要出门,却见门口,一脸zá绪神情的郭雪华,正眼神脉脉地望着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