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5章 【滚】


  925

  王妈先是疑惑着,怎me林若溪这温温的性子突然这me冷厉,紧跟着瞅了眼后头一脸纠结的杨辰,眼里闪过一抹明悟

  微微心里一叹,王妈发现自己也已经习惯了这点事,这个姑爷可算让自己又爱又恨,只盼着这次别闹得太厉害

  走进豪宅的大厅内,客厅的真皮红木大沙发上,萧芷晴已经悠然地翘着那白皙圆润的小腿,举杯品茗

  一身黑色马海毛针织上衣,搭配着**的黑色皮短裤,露出皓白的双臂,端是性感撩人

  这架势,仿佛她才是这个家的主人

  而杨辰与林若溪刚刚外头灰头土脸地回家,林若溪的一身裙装都脏兮兮的,云鬓凌乱,实在不怎me光鲜

  听到人声,萧芷◆晴放下茶杯,撇过头来,看到二人的模样,女人微微隙开了檀口,显得很是惊讶

  林若溪根本懒得顾自己的形象问题,俏脸仿若千年寒冰玉雕,美眸里的寒气足以让身旁的王妈都觉得受不了

  “滚”
  林若溪毫不留情地只说了一个字,轻轻的,却言简意沉

  萧芷晴刚刚才咧开的一点笑容,瞬时僵硬在那

  杨辰在背后仰着脑袋,倒抽一口凉气,自己还是装作什me也没看见没听见

  撩了撩秀发,萧芷晴轻笑出来,施施然起身,走上前歪着脑袋问dào:“林总夫妇这是哪里回来呢,怎me这me狼狈?”

  “滚”

  萧芷晴的笑容再度停滞,这一次,终于变为苦涩,“难dào就不能好好◇谈谈me,我今天是正经地有事才来的”

  林若溪这次直接调头对王妈dào,“王妈,送客”

  “啊?”

  王妈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至少还听得懂话

  “萧小姐”,王妈不好意思地○笑dào:“虽然我不知dàonǐ跟我们家小姐之间发生了什me事,但我们小姐现在一点也没跟nǐ说话的意思,nǐ还是走,我送送nǐ”

  萧芷晴却是目光幽怨地看向林若溪身后侧的杨辰

  咬着薄唇,萧芷晴问dào:“nǐ也想赶我走me?”

  杨辰一听,这女人不是要害死自己me?

  “问我做什me,我给nǐ解了毒,给了nǐ钱,nǐ破坏我们夫妻感情我都没把nǐ宰了,人至义尽,nǐ▲还想怎me样?再说我那天不就让nǐ走了?”杨辰郁闷地dào

  林若溪疑问地dào:“解毒?什me意思?”

  杨辰也不隐瞒,将萧芷晴原本体内有剧毒,自己帮她驱除的事情说了一遍

  ▲háixiǎngzěnmeyàng?zàishuōwǒnàtiānbújiùràngnǐzǒule?”yángchényùmèndìdào

  línruòxīyíwèndìdào:“jiědú?shímeyìsī?”

  yángchényěbúyǐnmán,jiāngxiāozhǐqíngyuánběntǐnèiyǒujùdú,zìjǐbāngtāqūchúdeshìqíngshuōleyībiàn

  林若溪虽然知dào这家伙肯定还隐瞒了什me,但也没追问,点头dào:“既然是这样,应该知恩图报,而不是来为了达到nǐ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破坏别人的家庭”

  “nǐ说得不错”,萧芷晴突然应了下来,娇柔的容颜上满是愧疚之色

  “我今天来,其实就是想跟nǐ们dào歉的”

  说着,萧芷晴忽然“噗通”地跪倒在地

  这一下,不仅王妈,林若溪和杨辰也都意想不到,木然地杵在那儿,不知如何继续让她离开

  “是我错了,是我被复仇蒙蔽了心智,想要借着自己身子的事情,来破坏nǐ们的婚姻,我现在才发现,我是个恶毒的女人

  林小姐,请nǐ原谅我的鲁莽但是我现在真的很需要活下去,我不想就这me不知dào哪一天就突然死去,如果nǐ们也不帮我的话,没人可以救我了……”

  说着说着,萧芷晴泪眼潸然,她本就天生媚态,这me一哭,越发楚楚动人,整个身子都像要融化在地上

  不由的,一旁的王妈都心疼起来,忙搀扶萧芷晴,“哎呀,萧小姐,心诚就好了,现在又不是旧社会,nǐ跪什me呀?快起来……”

  萧芷晴却是摇头,“如果林小姐不原谅我,我今天就一直这me跪下去,反正我出去也是早晚一死,甚至比死还痛苦,我宁可在这里跪着”

  这女人前后的反差太大,让杨辰都大脑短路

  而林若溪毕竟外冷内热,虽然恼恨于萧芷晴的从中作梗,恶意设计,还讨厌她曾与杨辰发生◎过关系

  但是,毕竟人家这me伤心欲绝地dào歉,又说得这me可怜,不免也就心软了下来

  “nǐ说nǐ要复仇?还有人要杀nǐ?什me意思”,林若溪不免好奇地问dào

  萧芷晴抹■◎过关系

  但是,毕竟人家这me伤心欲绝地dào歉,又说得这me可怜,不免也就心软了下来
guòguānxì

  dànshì,bìjìngrénjiāzhèmeshāngxīnyùjuédìdàoqiàn,yòushuōdézhèmekělián,búmiǎnyějiùxīnruǎnlexiàlái

  “nǐshuōnǐyàofùchóu?háiyǒurényàoshānǐ?shímeyìsī”,línruòxībúmiǎnhǎoqídìwèndào

  xiāozhǐqíngmò着眼泪,哽咽地dào:“我其实是逃出来的……我的家族中人,和我那未过门的婆家,迟早会把我找到抓回去……”

  “什me?”

  这回轮到王妈先惊异叫dào:“萧小姐,nǐ这是什me话呀,哪有是自家人要杀自家人的?nǐ要复仇的对象莫非是nǐ的亲人?”

  “他们不是我亲人”

  萧芷晴眼泛红丝,满脸的愠色与憎恶,抬头dào:“我恨不得把他们一个个全都抽筋剥皮”

  看到●萧芷晴如此失控的样子,杨辰微微眯了眯眼,以他阅人无数的经验,这女人这次没演戏

  想到之前遇见萧芷晴的种种怪事,和今天那个古怪的邋遢老dào士,杨辰隐约猜到了什me

  下定主意后,杨辰上□前dào:“nǐ起来”

  萧芷晴哭声一滞,茫然抬头,“nǐ……nǐ原谅我了?”

  杨辰dào:“把nǐ的来历,背景,和发生的所有一切都说给我听”

  萧芷晴呆了会儿,回头望向一旁的林若溪

  林若溪目光复杂地看了眼突然神情肃穆的杨辰,luè微犹豫后,朝萧芷晴点头dào:“如果nǐ以后不再耍什me阴谋手段,这次就原谅nǐ了”

  萧芷晴如释重负地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谢谢nǐ们……”

  “哎呀,早该这样了,不过姑爷,小姐,nǐ们就算要谈事,也得先洗一洗,换身衣裳”,王妈笑着dào

  杨辰脸上突然邪邪一笑,回身一把揽住林若溪的蜂腰,凑近了女人耳畔dào:“老婆,一起洗”

  “松开”,林若溪只是轻吐二字

  杨辰登时没了胆子,乖乖松手,看来自己让萧芷晴起身,女人还是有点不乐意

  这就是奇怪的心理,明明她也会打算让萧芷晴起来,但这话不能自己说

  林若溪旋即转身上楼,一边走,一边dào:“去我书房里说,王妈帮我准备点吃的,有点饿了”

  杨辰冲王妈眼神示意了下,自然要多准备点,随后也噔噔噔跑上楼

  最后,楼下只剩下有些失神的萧芷晴,看着两人上楼的背影

  “怎me,是不是有点羡慕”,王妈抿嘴冲萧芷晴笑dào

  萧芷晴有些意外地看着王妈,跟着,微笑地点头

  “虽然吵吵闹闹,打打骂骂的,但毕竟结婚一年多了,能这me一直走下来,感情可比普通夫妻要深得多”,王妈感叹dào:“萧小姐,我不是当事人,也不好多说,但我觉得nǐ就不要打一些不可能的主意了,那样只会伤害nǐ自己”

  说完,王妈也就忙着回厨房准备吃的

  萧芷晴讷讷站在楼下,眼里闪过几缕愁绪

  半个多小时后

  利索地洗完换了干净衣物,再度神清气爽的两人,把萧芷晴叫到了林若溪的书房内

  若是过去,这些涉及到非常规社会的东西,林若溪基本都不会参与,但现在自己都被修士抓走过了,她也必须关注起来

  林若溪的书房很宽敞,繁杂花式的羊绒地毯边,摆放着几张金丝楠木雕刻的红色皮椅,三人围坐在一起

  王妈把糕点拿进来后,就退了出去,她既不好奇,也觉得内容应该不适合她听

  “现在nǐ可以说了,但最好不要夸张,我懂得没准比nǐ还多”,杨辰拿起一块绿豆糕塞嘴里,含糊着dào

  萧芷晴深呼吸一口气,似乎努力整理自己的思绪,完后,才开口dào:“不知dàonǐ们有没有听说过,隐世家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