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6章 【打死也不该说】


  906

  其实保姆也就这么随口一说,蓝蓝虽然肉乎乎的很可爱,却哪能真看出来和已经长开了的林若溪有相像?

  只是蓝蓝觉得林若溪很像自己母亲,而林若溪yòu心里喜欢这女孩,自然而然地会把两人关系在心里拉近

  保姆这时yòu蹲下身,笑着道:“蓝蓝,汉堡包和薯条我都买好了,我们是去里面吃还是在外面吃呢?”

  不等蓝蓝决定,林若溪直接打断道:“算了,别吃了”

  保姆和蓝蓝都是一愣,不明白怎么了

  林若溪蹙眉道:“这位阿姨,请问一下nǐ叫什么名字?”

  保姆错愕了下,被林若溪身上散发出来yǔ生俱来的高雅和上位者的冷艳气质所一时震慑,不由心里○就没多考虑的念tóu

  “我……我叫邵敏娟,叫我敏娟就行了”

  林若溪点tóu,道:“我叫林若溪,nǐ也可以叫我若溪敏娟,麦当劳和肯德基这种垃圾食品,还是不要给蓝蓝吃了,这对她生长发育◆都不好

  蓝蓝本来就不瘦,吃了还特别容易发胖,现在小儿肥胖症的孩子多了去了,那对以后危害很大的”

  敏娟听得一愣一愣的,以前从没想过这问题,自己是被雇来照顾蓝蓝的,蓝蓝想吃什么就给她买什么,只好无辜地道:“林小姐,是蓝蓝要吃的,这也不是我做主的呀”

  林若溪叹了口气,撇tóu看着小女孩

  蓝蓝则是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一脸茫然的样子,yòu好像在思考着什么问题

  “nǐ是大人,怎么能听小孩子要什么就买什么呢

  这种东西,偶尔吃一次倒没什么,可我看nǐ一买就这么大两袋子,怎么都有四人份了,平时肯定没少吃以后不准这样了,早晚会出问题的”,林若溪yòu对敏娟道

  敏娟尴尬地笑了笑,“主要蓝蓝的胃口特别好,少了她会觉得不够吃,其实我已经买了比较少了……老爷不肯让蓝蓝吃太多”

  yáng辰微微一愣,还有这事,这小女孩一个胃能装多少?

  蓝蓝拉了拉林若溪的裙摆,嘟着嘴说:“姐姐,蓝蓝以后不吃麦当劳了,姐姐不要生气……”

  林若溪莞尔,微笑道:“姐姐没生气,蓝蓝听话以后别吃就好,这样,姐姐带蓝蓝去吃手工面条,姐姐也还没吃晚饭呢”

  蓝蓝一听,小脸上甜甜一笑,用力一点tóu,“嗯”

  保姆敏娟看着这一大一小的两个身影,就这么牵着手,开始往街道里面走去,微微出神,仿佛,还真是一对母女……

  ……

  yǔ此同时,简的小别墅门口

  草坪上,yáng辰直接席地而坐,吹着晚风,看着黑森森的环绕绿化,怔怔出神

  一罐子散发着寒气的瓶酒出现在眼前,拿着它的一只素手纤美白皙

  “谢谢”

  yáng辰从简的手里拿过

  简走到男人身边,也跟着坐下,手里也已经拿着一罐打开的啤酒

  “nǐ还喝啤酒?不怕变啤酒肚?”yáng辰打开罐,喝了一口,觉得颇为神清气爽

  简低tóu抿嘴轻笑,还是那身睡裙,女人也懒得换,琥珀色的发丝低垂着,夜里显得静谧动人

  “也不是天天喝,因为觉得现在的nǐ不适合威士忌,也不适合葡萄酒,所以就陪nǐ喝点”

  yáng辰点点tóu,喟然叹了口气,“果然这种时候来找nǐ没错,什么都没告诉nǐ,都能猜到我需要什么酒”

  简撇过tóu,问道:“现在可以说了?”

  yáng辰沉吟了会儿,苦涩地笑了笑,默默点着tóu,也不隐瞒,把自己和萧芷晴在洛杉矶的事,和今天发生的事情,七七八八地讲了出来

  简一直安静地倾听着,除了偶尔喝一小口啤酒,然后可爱地皱眉外,没别的表情

  “……简,我现在真的连我自己都看不起我自己了,nǐ说我是不是真的猪脑子?不就是一个长得好看点,身材吸引人的女人么?不就是那么一件过去已经做了几百几千次的,男女之间的破事么?我yòu不是没女人,怎么就这么点事情偏偏▲忍不住呢?”yáng辰苦闷地问道

  简忽然轻哼了声,“我倒希望nǐ忍不住,可nǐ怎么从来不肯碰我,那个萧芷晴有我好看么?”

  yáng辰一愕,苦笑道:“nǐ还有空开这种玩笑,我不早说了▲,nǐ不一样”

  “至少证明,nǐ不是忍不住,而是nǐ不想为了萧芷晴忍着”,简道

  yáng辰眼里几分茫然,“什么意思”

  简淡淡道:“别的男人我不相信,但nǐ的克制力,我很清楚或许过去,nǐ的大脑受到神光的影响的时候,nǐ的确对女人没多少免疫力可即便那个时候,nǐ也不是对哪个女人都做得出来的,不要说,现在nǐ的大脑没那病症

  nǐ会对萧芷晴做出那件事,但不对我做,原因只有一个,nǐ并没把她当作一个需要认真对待的女人,就像是在许多年前,nǐ还在ZERO里受训的时候,nǐ有把跟nǐ一起,拼死争取活命机会的女性杀手,当作女人,而怜惜过么?”

  yáng辰怔怔半晌,僵硬地摇tóu:“她们不是女人,是我的敌人”

  “没错,就是那样”,简笑道:“在nǐ没把萧芷晴当作一个喜欢的要爱的女人之前,她其实只是一个nǐ随时可以杀死的生命体nǐ只是拿她玩乐罢了,根本没付出感情

  nǐ当然不会对一个玩具有多少忍耐,nǐ本能,或者那一瞬间nǐ想,所以nǐ就去做了,至于别的,nǐ只能说考虑不够周详,或者说那个萧芷晴比nǐ想象的要不简单,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
  如果说感情上,nǐ根本没对林小姐有任何的出轨,至少在萧芷晴身上,nǐ没有”

  yáng辰呆呆听完后,苦笑道:“这种分析,也就nǐ的脑子会想到,若溪是不可能这么想的,这也无法作为我伤害□▲她的借口”

  简撇嘴道:“nǐ本来就不能这么去解释如果说以前可以,现在nǐ绝对不能”

  “为什么?”

  “因为”,简狡黠地笑了笑,“我看得出来,nǐ现在对萧芷晴的感情很复杂,我◇不知道是什么激发了nǐ的内心感情,nǐ对她显然已经不是看作是玩具了,不然的话,nǐ在医院就会杀掉她,就凭她竟然公然跟nǐ耍阴谋”

  yáng辰感觉就像是自己内心深处被女人单纯的言语给彻底窥探光●了

  “果然,我还是滥情到家,糟糕透顶么”,yáng辰自嘲地道

  简耸了耸肩,“每个人站的角度不同,看法也就不同,起码我是希望nǐ加*些,抵抗力差些,好让我能够得手我才懒得管什么婚姻和▲忠贞,那都是个普通社会的人们,用来稳固常规社会道德的

  凭nǐ的本事,女人想倒贴的多了是,索伦和马其顿那俩个恶心的老家伙都有几十个情人,nǐ才这么十来个,根本不算什么,至少在我眼里,nǐ已经算■很乖巧的男人了”

  “nǐ就是这么看我的?”yáng辰哭笑不得,还是第一次听见简这么不客气地说自己

  简忽然妩媚一笑,“nǐ以为只有我么?我相信nǐ那些情人,那个莫小姐,蔷薇小姐,安心▲◆小姐她们,虽然嘴上不说,心里其实都会这么想,所以她们才会对nǐ格外珍惜

  当然了,不是说她们只爱nǐ的外在,因为nǐ们是经历种种才走到一起……但nǐ不能否认,如果nǐ纯粹只是一个在玉蕾国际打工▲的男人,nǐ连那些天之娇女的脚趾tóu都碰不到,一辈子都碰不到”

  yáng辰吁了口气,“nǐ这是在给我斑斑劣迹,开脱洗罪么?”

  “嗯哼,当然没有”,简摇tóu道:“我只是说说我的看法,但这些观点,对于nǐ的妻子林若溪小姐,是完全不成立的”

  yáng辰蹙眉,“这yòu是为什么”

  简叹息道:“因为她的身份不同,她是nǐ的妻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nǐ的情人,是从她的手上夺走了她原本完整的爱情和婚姻

  nǐ要知道,nǐ是一个优秀的情人,她们也是nǐ优秀的红粉知己

  可nǐ不是一个完整的丈夫,她却是一个完整的妻子

  这也是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她,而她却只能因为不舍得nǐ而不断忍气吞声,这真的很残忍,作为女人,虽然我很喜欢nǐ,但我也很愤慨于nǐ对她这样的伤害”

  yáng辰脸色一黯,“这就是我现在,自己也觉得我最恶心的地方”
○   “那么亲爱的恶心先生,nǐ知道,一个男人对一个深爱nǐ的妻子说出了‘我爱nǐ’后,打死也不该说的,是哪三个字么”?简俏皮地眨眼问

  yáng辰茫然,摇了摇tóu

  “什么字”

  “对,不,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