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3章 【口是心非】


  903

  “杨辰,你真是有长进……既然敢做出这种事来,为什么不敢承认呢,你不是很有胆量把各种女人都带我面前来,说那是你的情人么……

  这里又有一个呢,人家长得这么漂亮,你怎么这次不说这是你的情人了?

  难道你不知道,我已经习惯了?还说是,这样的事情还有太多,你根本忙不过来,所以才不肯承认呢?”

  林若溪面色苍白地冷笑着问道

  杨辰闭上眼,沉默了半晌,睁开眼,道:“对,我是跟她有发生过一次关系,但我对她绝对没有什么感情只是她当初故意设计要害我,被我反制了罢了

  我的确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但她不是我的情人,她是在蓄意设计害我们……”

  “够了”

  林若溪直接打断了杨辰的话,杏眸婆娑地道:“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害你?你以为我是一个三岁小女孩?你当我不知道你的本事?她害得了你吗?”

  “我……”

  杨辰语塞,的确,当初其实也是自己内心的贪婪作祟

  话到嘴边,只得道了三个字,“对不起”

  “对不起?”

  林若溪嗤笑道:“你以为说这么三个字,就完事了?如果是过去,你出去找女人,我无话可说,可现在你还是这样,那你干嘛要跟我结婚?你干嘛要办什么婚礼?你在外面风流快活多好”

  杨辰默默无语,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被林若溪如同针扎的话语给射穿,全身的气劲都散了去

  而萧芷qíng坐在床上,眼底露出一丝得意,也露出几分复杂的思绪

  林若溪见杨辰连解释都已经放弃,加绝望,颤声道:“你的过去有多少女人,我可以选择不理会;你的心里深爱着另一个女人,我也可以自己努力去克服;你*不肯舍弃情人,我可以当你是重感情所以也接受;可是你现在竟然是在欺骗我你骗我去洛杉矶帮别人的忙,却在那里做出禽兽不如的事情?”

  “若溪……我知道你很生气,可她真的不是一般的女人,她很危险”,杨辰劝道

  林若溪缓缓摇了摇头,退了两步

  “在我眼里,朝夕相处的你,一直看起来无比坦坦荡荡的你,却突然变成现在这样,你这样的人,才是最危险的……”

  说完,林若溪转身jí刻离开了病房

  杨辰大叫了一声,但林若溪只是加快了脚步跑远

  杨辰呆呆地站在门口,良久,才回过身,目色阴沉地看着床上一脸轻松的萧芷qíng

  女人此刻的模样,哪还有刚才委屈的半分影子

  “满意了?这就是你要的结果?”

  “还行……谁让你不肯要我,那我也只好让你也不好过了”,萧芷qíng捻着自己的发丝道

  杨辰沉声道:“你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没有”

  “你就是个疯子,疯女人”,杨辰忍不住切齿道

  萧芷qíng目光一冷,斜视着男人,“对了,你说得没错,我就是个疯婆娘,还是一个蛇蝎心肠的恶毒女人那又怎样?”

  “你就不怕我现在就杀了你?”

  “来呀,反正我的那层膜也是给了你的,命你也拿去”萧芷qíng咯咯娇笑道

  “不准笑”

  杨辰怒吼了声,一个俯冲上前,手直接掐住了女人的粉颈

  只要稍微一用力,萧芷qíng就能一秒钟就香消玉殒

  萧芷qíng气喘不过来,当jí就美眸睁得大大的,满是心底涌现的悲切与凄凉

  杨辰仅仅接触到她眼神的刹那,手的力道就松了一些

  这是怎么样的眼神?

  好似一个荒凉的戈壁滩,没半分人气,没半点活力,那干涸的水源,枯黄的老树,除了苍茫的风沙,让人看不到丝毫希望

  一个如花妙龄的女子,长相如此妖媚可人,身材盈盈若水蛇的美丽女人,为什么会有这么歇斯底里绝望的眼神?

  “怎么……怎么不杀我……”

  萧芷qíng咧开红唇,露出一抹凄然媚笑

  “我说了,不准笑”

  “呵……呵呵……我就是要笑……凭什么不让我笑?”

  “你可以哭,但你不应该笑”,杨辰的心忽然静了下来,好像女人的眼神,让他有了一丝心弦的拨动

  萧芷qíng的眼角忽然滑下一颗泪珠

  “杀了我,我死○了,就不会笑了”,女人依然笑靥如花

  “你真不怕死?”杨辰蹙眉

  “怕?”萧芷qíng突然笑地格外激烈,甚至因为喉咙被卡着,开始咳嗽

  许久,女人才目光莹莹地道:“我都是死过成◎百上千回的人了,你觉得我会怕死?”

  杨辰能感觉出来,对于这个女人来说,死亡,真的是件幸福的事情

  想起当初第一次见她,她体内的九阴玄脉,和那数不清的囤积在她体内的毒素,难免心中唏嘘 ▲
  的确,她连活着都是奇迹,何惧死亡?

  长长吁了口气,杨辰松开了手

  “你不杀我?”

  萧芷qíng目露疑惑

  杨辰走向门外,头也不回地道:“虽然我不知道你做这◇▲
  的确,她连活着都是奇迹,何惧死亡?

  长长吁了口气,杨辰松开了手

  “你不杀我?”

  萧芷qíng目露疑惑

  
  dequè,tāliánhuózhedōushìqíjì,héjùsǐwáng?

  zhǎngzhǎngyùlekǒuqì,yángchénsōngkāileshǒu

  “nǐbúshāwǒ?”

  xiāozhǐqíngmùlùyíhuò

  yángchénzǒuxiàngménwài,tóuyěbúhuídìdào:“suīránwǒbúzhīdàonǐzuòzhè☆一切是为什么,但我不希望再看见你,你活着应该比你死去,还会痛苦”

  萧芷qíng怔怔地看着杨辰出了门,直到脚步声从楼道消失

  默默的,萧芷qíng攥紧了被单,泪水滴答滴答掉落,染开一朵★yīqiēshìwéishíme,dànwǒbúxīwàngzàikànjiànnǐ,nǐhuózheyīnggāibǐnǐsǐqù,háihuìtòngkǔ”

  xiāozhǐqíngzhēngzhēngdìkànzheyángchénchūlemén,zhídàojiǎobùshēngcónglóudàoxiāoshī

  mòmòde,xiāozhǐqíngzuànjǐnlebèidān,lèishuǐdīdádīdádiàoluò,rǎnkāiyīduǒ●朵泪花

  “说什么要杀我,还不是下不了手,说什么对我没半分感情,还不是看我的眼神就心软……男人一个个都是口是心非,哼”

  擦了擦眼泪,萧芷qíng的脸上,又一次露出一个娇媚微笑,只是,☆多了一分柔情

  此时此刻,从医院走出的杨辰,心情加沉重

  说实话,萧芷qíng到底想怎么样,他并不是很在意,因为事情的关键,是自己的确和她发生了关系,而且不可否认,当初自己是没禁受住萧芷qíng身体的诱惑

  林若溪生自己的气,是应该的,自己隐瞒了这段事,是自己的不对

  正因为一切都理所当然,杨辰就格外不知道怎么处理才好

  林若溪那辆车已经不在,女人显然开去别的地方,不愿见到杨辰,不想听什么解释

  杨辰让海鹰的队员继续照顾着,只要女人没事,自己也不想这时候去火上浇油

  心中堵着这么一口气,杨辰恨不得直接把医院门口的大庭柱给踹坍了

  考虑了一会儿,杨辰觉得回家也不合适,回演唱会现场,这心情这状态也不合适,去找那些红颜知己,则格外对不住林若溪

  想来想去,杨辰忽然发现自己就跟被抛弃的无家可归的可怜人没两样

  突然,一个身影浮现在自己脑海里,杨辰一拍脑门,这时候也就她huò许能给自己出出主意

  很快的,杨辰开着车,前往中海大学

  杨辰要找的,自然是简

  一来,这个女人跟自己并没那层关系,二来,两人几乎什么都可以谈,而简的智慧huò许能帮上一些忙

  半个多小时后,杨辰来到中海大学校区,打电话询问后,简果然已经回家了,也就是现今校方提供的那间幽静小别墅

  杨辰来到别墅,走到白色的木门前,正要敲门,却发现门是开着的,看来简是懒得给自己开门,早早打开了

  杨辰倒不担心简这么做会遭人夜里抢劫之类的,因为这个女人毕竟是王室公主,从小接受的教育,是包括了剑术、柔术等一系列防身技巧,而且又跟索伦等人是好友,哪怕比不上tè工jí,寻常tè种兵也是近不了身的

  进门后,踩着的是绒绒的崭波斯湾地毯,一盏明亮的水晶灯高高悬挂着,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薰衣草的味道,彰显着女主人虽然是科学家但也同时没忘记物质享受

  问题是,大厅里竟然是空荡荡

  正当杨辰疑惑,简跑去哪了,却听得右边一个房间里,传来“乓啷啷”的连续重物坠落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