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9章 【我不配】


  859

  杨辰坐着罗斯柴尔德家族特地准备的飞机直飞,也没花多少个小时,就回到了中海

  原本就想着,到家还能吃早饭,可没想到,家里竟还多出两人

  “你们怎么在这”,杨辰纳闷地问dào

  郭雪华蹙眉,无奈笑骂dào:“你这孩子,叫姑姑姑父啊”

  杨辰撇撇嘴,“不习惯”

  郭雪华都想去揪他耳朵了,可想到杨辰过去二十几年都没亲人在身边,也就神伤了下,不去计较了

  袁和伟夫妇倒完全不介意,事实上,若非有亲属关系,袁和伟夫妇或许也跟方中平一样,不大敢面对杨辰

  他们可是从杨家得到了消息,杨辰在出去不到半日的时间里,几乎血洗了整个克柳切维斯基家族数百条性命男女老少,一个不放

  看着杨辰一脸自在,没丝毫异常的模样,夫妇俩心里都有些发寒

  幸好这个年轻人是自家人,不然晚上没准huì做恶梦

  杨辰见到林若溪坐在那○里,一言不发,眼神怪怪地看着自己,不禁摸不着头脑,走到林若溪身边,小心地问dào:“老婆,你怎么了,干嘛看着我发呆?嘿嘿,看到我回来,太高兴,高兴傻了?”

  从男人的眼中,林若溪看不到丝毫的责■备,仿佛自己对他与简所说、所做的一切,都没有任何的不满

  林若溪不由格外厌恶自己之前的选择,低下头去,幽幽dào:“没什么,没睡好而已”

  杨辰虽然觉得肯定另有原因,但也没继续追问,而◎是对着杨婕妤夫妇dào:“还没说呢,怎么一大早就来了”

  杨婕妤微笑dào:“是老爷子让我们过来的,想跟你谈谈,第一个当然是要夸奖你几句,这次处理得很到位,再者,关于简小姐的事……”

 ● 接下来,杨婕妤又将来的目的大概讲述了一遍,然后颇为期盼地看着杨辰

  杨辰坐下来,剥了一个粽子,一边咬一边dào:“想法倒是不错,失去了严不问那个科学怪才,就想让简来出力,人家英**情五处都没能请到简为他们开发武器,华夏难dào就有仙法儿?我看,是想利用我的关系,把简绑在华夏,是?”

  “这种事,我们也是传达,不好评论什么但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都不huì放弃能够得到简的机huì”,杨婕妤dào

  杨辰摇了摇头,“你就去告诉老头子,也告诉所有想从简身上得到好处的那些人,简只huì留在中海做她喜欢的研究,教她喜欢的学科,她不huì去燕京,也不huì为军方出力”

  杨◆婕妤苦笑,“就一点都不迂回?这么坚决?”

  “不要让我重复”,杨辰索然dào

  袁和伟拦下还想说什么的妻子,笑dào:“可以了,我们又不是来当说客,意思传到了就成”

  杨婕妤叹◇◆婕妤苦笑,“就一点都不迂回?这么坚决?”

  “不要让我重复”,杨辰索然dào

  袁和jiéyúkǔxiào,“jiùyīdiǎndōubúyūhuí?zhèmejiānjué?”

  “búyàoràngwǒzhòngfù”,yángchénsuǒrándào

  yuánhéwěilánxiàháixiǎngshuōshímedeqīzǐ,xiàodào:“kěyǐle,wǒmenyòubúshìláidāngshuōkè,yìsīchuándàolejiùchéng”

  yángjiéyútàn了口气,转而笑dào:“好,那我huì转告燕京那边不过,杨辰,你上次不是说要回燕京看看么,为什么一直没回去?”

  听到这个问题,低着头的林若溪也好奇地看着杨辰

  杨辰咀嚼着粘乎乎的糯米,咽了下去,淡淡dào:“我习惯一步到位,等到我准备好了所有事,自然huì回去”

  杨婕妤夫妇也不能多说什么,就冲着杨辰说杀就杀全家的性子,他们也知dào,这小爷看似好相处,其实很多东西,谁也管不着

  最后,杨婕妤发出邀请,“杨辰,袁野要为糖糖高考录取了中海大学,开一个小型的庆祝宴huì,到时候你们一家也全来,我记得不是有个叫贞秀的小姑娘吗?跟糖糖一起高考的,她考入了什么大学?”

  在座的人一听,还是郭雪华惊奇地问dào:“高考成绩出来了?”

  袁和伟dào:“这都七月份了,当然早阅卷结束了现在可以电话查询,你们都不知dào?”

  郭雪华有些尴尬,她虽然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但儿子都没参与过高考,还真不知dào这事

  林若溪也很期待地dào:“等贞秀回来了,我们查一下”

  众人又闲聊了些话,杨婕妤不忘再三重申让杨辰带着一家子都按时前往袁家参加私人宴huì,连着称只有自己人,必须全到场

  杨辰也拗不过他们的热情,只好答应下来

  等袁和伟夫妇离开后,林若溪默不作声地帮着王妈收拾掉碗筷后,就打算出门上班

  杨辰见状,忙追出门去,抓住林若溪的手,温声dào:“若溪,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我又做什么惹你不开心的事?为什么从刚才我回家开始,正眼看我一眼都没有?”

  林若溪咬了咬唇瓣,回过身来,低落地dào:“不是,你很好,是我自己的问题”

  “你有什么问题?”

  杨辰加疑惑了,转念一想,不乐意地dào:“是不是谁欺负你了?吗的,我就出去一天都不到时间,谁这么活腻了?我去杀了他”

  林若溪抬起头来,看着一脸想当然的杨辰,“张口闭口就是杀人,杀人真这么有意思吗?”

  杨辰脸色一苦,尴尬笑dào:“我……我就打个比方,比方……”

  “打比方?”林若溪五味陈杂地看着男人,○“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么,刚才姑姑他们,看你的眼神,里面充满了畏惧……连他们是亲人都畏惧你,你这次去国外,又杀了很多人,对不对?”

  杨辰一怔,没想到林若溪这都能看出来,其实他忽略了一点,林若溪毕◎竟是商场上混迹多年的高手,虽然不是经常谈话,但察言观色的本事,绝对远常人

  “对不起……”杨辰叹声dào:“我没想到这样huì让你不高兴”

  “你又说对不起”,林若溪惨然笑dào:“你◆有什么可说‘对不起’的?你根本没有任何‘对不起’,对我”

  看着女人突然激动起来的情绪,杨辰有些呆滞

  林若溪忽然双手无助地捂住脸,软软地蹲下身,嘤嘤啜泣起来

  杨辰登时茫然地◎不知所措,赶紧蹲下身来,想伸手抚住女人抽泣的香肩,却又害怕引起大的情感波动

  “老婆……”

  “不要叫我”林若溪红着双眼,泪眼莹莹,“我根本不配做你妻子……你根本不是我这个世界的人,我根本配不上你……”

  杨辰脑袋里一片空白,像是一个雷电劈在脑门上,失去了思考能力

  “对你来说,杀人就跟呼吸一样随意,对你来说,金钱、权力,都只是唾手可得的东西就算是一天杀掉成百上千的人,或许你也不huì觉得太难接受……可对我来说,眼前死掉一个人,都huì是一件晚上huì做噩梦的事情……

  你要面对的敌人,他们连人类都不是,在他们眼里,我不是你的妻子,只是你身边的一个累赘,一个可以拿来要挟你屈服的人质

  我什么也帮不上你,什么也不懂,除了整天为了别的女人的事情,跟你闹变扭,冷战,我什么也不能为你做……

  你不觉得我很可bēi,很可笑么?我的尊严,我的骄傲,我的信仰,只不过是脆弱不堪的一面纸,在你面前,它形同虚设……而我却把自己看得那么重要,我是不是一个笨到极点的蠢女人?你说是不是?”

  杨辰木然地看着已经情绪失控的女人,这不是第一次看见林若溪这般痛苦地痛哭,但这是第一次,林若溪竟然huì在自己面前,显得自卑

  林若溪的泪水滴落在地面上,像是一朵朵染色的花朵绽放

  “你知dào吗,我甚至有时候想,她们做你的情人,是不是比我做妻子的,要幸福得多?不用觉得配不配得上你,不用担心别的女人来争夺自己的位置,不用介意是否夜不归宿……如果是情人的话,就算什么也帮不了你,也不huì这么痛苦了”

  “若溪,你不要这样……”杨辰艰涩地dào

  林若溪摇头,凄然dào:“杨辰,你做得对,简才是应该留在你身边的女人只有她的智慧才能带给你帮助,她才是配得上你的女人她那么美,还出身高贵,不像我,是个连亲生父亲都不要我的女人……

  她还那么有智慧,总能给你提供这么大的帮助,全世界都需要她……她那么爱你,明明知dào对方是那样的人,却愿意为了你,牺牲自己嫁去俄国她不huì因为你杀人而做噩梦,也不huì因为你有情人,感到危机,因为谁也比不上她……”

  “林若溪”杨辰瞪着双目,有些恼火,“你在胡说八dào些什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