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2章 【把笔拿来】


  682

  杨chén也不客气,笔开始度地在纸张上写下一行行的文字,度不慢,字迹很清晰

  林ruò溪就着呢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写下一句句将两人分割开的话语,仿佛是在彼此面前,筑起一道道城墙……

  明明是靠得这么近,明明是天天见到的人,会在这张纸生效以后,再也不一样……

  约莫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林ruò溪感到像是过了一个世纪

  当杨chén把写完的协议书拿起,放到林ruò溪面前时,林ruò溪慌忙地擦了擦脸上的泪痕

  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流下的眼泪,这一天还没过去,流的泪水却已经数不清了

  杨chén面不改色,仿佛什么也没看到,肃然道:“你可以仔细看看上面的条款,我想应该是没问题的,我已经签字了,你只需要把字签上,这份文件就生效了”

  林ruò溪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条款,稳定住自己的情绪,振作起精神,仔细看了起来

  这份协议书上,还是很公平的,没有任何利益上的纠葛,也没什么漏洞,可以说是最和平的分手

  看到最后的签名处,杨chén已经写了他的名字,空的一条线,就是给自己的

  林ruò溪呆呆地出了会儿神,才抬起头,面色冷漠地道:“给我笔”

  杨chén忽然咧嘴一笑,道:“在给你笔写下签名前,我需要把一些事情说个明白,这样,这个离婚,才能让我心安理得”

  林ruò溪沉默片刻,道:“◇你说”同时将手上的协议书放回中间

  杨chén翘起二郎腿,喝了口咖啡,道:“我们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无非是两个主要的原因,第一,我身边的女人不只你一个,甚至不少是你认识的,你的好姐妹……第二,我★今天误会了你,或者说……我怀疑了你但第二个原因,我想多的只是导火索,毕竟我不是机器人,我不是电脑,我也有我自己的情绪,会有我的头脑发热,所以……我不认为这有多大的问题,当然,我为自己的愚蠢和鲁莽,表示道歉”

  林ruò溪冷笑,“不需要,既然要离婚了,没必要道歉”

  杨chén耸肩,笑道:“好,那我就说重点了相信这次我从燕京回来,你对我最大的不满,是从姜珊伯母那里知道,我跟凝儿和妍妍有了关系虽然我不清楚她是怎么跟你讲的,但我想不管怎么说,你都不会觉得是好听的话

  你肯定觉得,我是纯粹见美女就喜欢,*地要命,根本没把你当回事,才跟你身边的好姐妹都发生关系但我想告诉你的是,我◇虽然喜欢美女,但我不至于完全变成一头种猪,见一个爱一个,丝毫不顾及你的感受……”

  林ruò溪冷哼道:“你想说什么就明说,不需要拐弯抹角我只知道,某个男人事先说要去燕京帮一个女人解决点麻烦,却◎没过两天,突然传来消息,跟另外两个女人发生了关系,还闹得父母都知道,一切都不容得改变……我根本看不到任何的坦诚,任何的真心,任何你口中所谓的顾及

  当初有了倩妮,我忍了,因为在香港的事情,是我设的局,让你们有危险,我心里愧疚蔷薇小姐是在我们认识前你就认识,我也没权力去让你抹去过去,何况她救过我们一家

  但是明玉也好,安心也好,我不相信那也是你不能拒绝的……就算她们真的有可怜之处,好……因为我没尽到一个妻子的责任,那那些萌芽产生,我也认了

  我想,你应该身边还有别的女人,比如在巴黎碰到凯瑟琳,但……那是你的过去,我不能去改变

  可是,你要我怎么去理解,跟我一起长大的妍妍,却也参与了进来,甚者,就像我姐姐一样的蔡凝姐,她也在里面……越是亲近的人,越是让人痛心,因为,那是不是争夺,而是背叛”

  话音落下,林ruò溪像是耗费了大量的气力,娇喘着气,目光莹莹地盯着杨chén

  杨chén深呼吸了一口气,正色道:“那好,我就把为什么凝儿和妍妍会‘背叛’你,说个明白”

  林ruò溪不语,冷冷地看着杨chén

  “你还记得当初,你第一次把我从西qū警局拉出来么,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妍妍就跟我有所交集她认为,我是什么银行抢劫犯,总之不是什么好人

  她跟我做对,老找我麻烦,甚至有几次把我惹火了,对她完全是反感

  后来,我碰到了贞秀,贞秀告诉我,妍妍这个警察局长帮助过她,让她能走上正途,好好做小买卖

  那时候,我才对她有所改观,因为她的心地确实不坏,但我并没有喜欢上她

  我也不是很清楚,妍妍为什么会喜欢上我,或许是因为我有次在枪击案件里救了她,也可能是别的……总之,我没有主动想去招惹到她

  你还记得那次,她到我们家来,那只白色包包忘记在沙发上没带走么,她是故意的,好有个借口约我出去见面……

  说实话,她的那招数很俗套,但跟她性子倒符合,有点单纯地可爱

  就是那次,中午一起吃饭,她突然跟我说,她喜欢我……而且,她从你口中知道,我们是合同婚姻……

  我当时就有些发傻,林ruò溪,你怎么会把那种事情也说出去,呵,如果她不知道这点,或许也不会有那次的告白”,杨chén苦笑着摇头

  林ruò溪听到这里,面色微微有些尴尬,她自己也忘了,自己竟然是告诉过蔡妍合同婚姻的事,如果事情真是那样,的确自己也有推一手的嫌疑……

  杨chén继续道:“不过,虽然蔡妍的话让我很惭愧,也很感动,但我那天是拒绝了她的我当时就觉得,她是你的好姐妹,我不能不管你的感受,真是实话 ★
  可我没想到,蔡妍的性情会那么刚烈,她竟然傻乎乎地认为,我是觉得她不够强,所以才嫌弃她……

  你还记得,那天晚上,她姐姐凝儿跑家里,说我对蔡妍残忍,说蔡妍要是有闪失,绝对不放过我么……☆

  林ruò溪默默点头,她也一直不明白那晚到底是怎么了

  杨chén道:“妍妍为了变得强大,以她一个女警察的身份,参加了一个特种兵的选拔……那是,可能会在训练过程中,意外死亡的特训……”

  这一次,林ruò溪再也无法平静,动容地张开了嘴唇,“真……真的?”

  杨chén苦笑,“不然你以为,那几个月,妍妍怎么会突然警局辞职,还消失不见踪影”

  林ruò溪回忆起那段日子,的确是联络不到蔡妍,只要稍微想想竟然是发生那种事,都为蔡妍捏把冷汗……

  杨chén长叹道:“你知道么,当我那次,再度见到从训练中活下来的蔡妍,跟一群男人站在一起,脸蛋晒地黑黑的,站在阳光下,努力保持严肃,装作不认识我的样子的时候……我根本不能欺骗自己,我怎么能漠视她做的这一切努力?

  一个为了让我喜欢,甚至都仅仅靠她自己臆想,甚至她自己都看不到希望,就做出了差点丧命的决定的女人……我又为她做过什么?我又为她付出过什么?如果我还去漠视她的存在,我还是人么?

  毕竟,过去跟她也有不少交集,点点滴滴的,说我对她完全没感觉,那是自欺欺人,只是,通过那件事,我承认了那一切而已”

  林ruò溪咬着唇瓣,目光迷离地问道:“好,就算妍妍的事情,我可以理解,那蔡凝姐呢……”

  杨chén一阵无力地道:“凝儿的事,其实你也有参与”

  林ruò溪蹙眉,“为什么又是我,我虽然认识蔡凝姐,但根本不熟”

  “曾心林,曾家的事情,难道不是你一手策划的么”,杨chén苦笑道:“如果不是你一个大杀招,直接把曾心林的长林传媒打垮,就不会有后来曾心林与许智宏联合的复仇如果他们不丧心病狂,歇斯底里地要杀你,我也不需要把曾心林宰掉,如果不是曾心林死了,燕京曾家的老头子曾茂,也不会来中海替他孙子复仇……

  如果不是曾茂不顾一切地要灭掉玉蕾国际,要伤害你,要干掉我,我也就不用承担风险地去杀曾茂……”

  林ruò溪听着一连串的前因后果,不解地道:“就算……这一切我有很大的责任,但我只是做一个商人要做的事,我也不能预料这一切的发生何况……这跟蔡凝姐有什么关系?”

  杨chén白了女人一眼,“你以为,曾家的家主曾茂死了,是这么好收拾的?你知道么,人最后不是我杀的,是凝儿为了不让我承担风险,不遭到曾家党羽的大范围报复,好让我和你们这些周围的人,都能安心过日子,凝儿动手杀掉了曾茂,并且承担了那一切责任……”

  “什么……”林ruò溪睁大了眼眸,显然不能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

  杨chén叹声道:“其实,你也该找个机会跟凝儿说声感谢的话,如果不是她冒着上军事法庭被审判的风险,保下我的话,或许我不会有事,但你和玉蕾就难保不遭到外界的干扰,可能……我们现在是否还生活在华夏还是问题”

  林ruò溪紧闭上眼,捂着额头冷■静了下,才问道:“那……蔡凝姐……事情都解决了吗?”

  杨chén点点头,感慨地道:“幸好,这次去燕京跟燕京李家的人打好了关系,算是解决了如果不是我这次去了一趟,蔡凝竟然要听她母亲的话,嫁给一●个草包一样的家伙

  一个跟我没半点牵扯的女人,却为了我甘愿遭到军事法庭审判,身败名裂不说,还差点嫁给一个完全不喜欢的男人……你说她到底得有多傻,什么都没捞到,反而把她一辈子都赔光了……

  如果,我愚蠢地不知道她的心,如果我真的让她嫁给一个乘机想霸占她的蠢货,那我不就比那只蠢货还不如么”

  林ruò溪没说话,痴痴地听完,手捧着咖啡杯,心里的滋味让她难受无比

  哪怕付出一切,哪怕是生命和人生愿意抛弃,也不求回报的心么……

  相比之下,自己为杨chén所做的那些事,好像真的少得可怜……

  杨chén自嘲地笑道:“我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好像总能捡到天上掉的馅儿饼什么好事都让我碰上了当然了,我没说ruò溪你不好,我只是想要很明确地说出来——我,不会放开任何一个深爱我和我深爱的人的手的因为,这一切都是她们应得的”

  林ruò溪抬起头,与杨chén目光交错

  “林ruò溪,我很感谢你这一年的陪伴,虽然好像最后并不怎么美好,但……这些记忆,真的很温暖……”杨chén淡笑着道

  林ruò溪眼眶有些泛红,思绪纷飞,一段段的记忆就像黑白○交卷,从脑海里不断流转浮现……

  ……

  “林小姐,你该不会让我偿还你保释我的人情债,我要钱没有,烂命一条”

  “娶我”

  “林小姐,你说清楚些,我怎么觉得我有些幻听…■jiāojuàn,cóngnǎohǎilǐbúduànliúzhuǎnfúxiàn……

  ……

  “línxiǎojiě,nǐgāibúhuìràngwǒchángháinǐbǎoshìwǒderénqíngzhài,wǒyàoqiánméiyǒu,lànmìngyītiáo”

  “qǔwǒ”

  “línxiǎojiě,nǐshuōqīngchǔxiē,wǒzěnmejiàodéwǒyǒuxiēhuàntīng…◆…”

  “你没幻听,我说,要你娶我立刻结婚”

  ……

  “没恋爱的婚姻,最后都会像他们那样么?”

  “不会,起码我们不会,如果ruò溪小宝贝你想去夜店酒,叫上我就行,我○很开放的,要玩大家一起玩……”

  “你滚”

  ……

  “给你三个选择,看电影,逛商场,水族馆,想去哪儿?”

  “去水族馆,我喜欢那些热带鱼,很漂亮”

  “大晚上◇的水族馆很快就关门,换一个”

  “那……逛商场也行”

  “逛商场,那不得累死我”

  “那去哪里?”

  “去看电影啊”

  “那干嘛还要让我选?你直接说去看电影不就●完了?”

  “民主,民主,嘿嘿……”

  ……

  “亲爱的,我们的合同还剩多久”

  “还有一年半”

  “缩短下怎么样,就再过半年,就让我们两只蝎子,再过上半年,到时候,估计就算是同类,可毕竟档次有差距啊,也该厌倦了”

  “我接受”

  ……

  “你是在讽刺我吗?讽刺我谁生谁养的完全无所谓,讽刺我是没人要的孩子是么?”

  “你错了,你从哪里来并不重要,你过去是谁的女儿,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在哪里,你现在,是我的妻子”

  ……

  一幕幕锥心的画面,让林ruò溪难以控制地落下两行清泪,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后,林ruò溪擦了擦面颊

  杨chén看在眼里,一脸从容的笑意

  “给我……”林ruò溪伸手

  杨chén一愣,“什么?”

  “笔……”林ruò溪幽声道:“不是要签名么,离婚协议书……”

  杨chén怔了片刻,低声问道:“ruò溪,你刚才不是哭了么,怎么还要签名?”

  林ruò溪迷迷糊糊地道:“什么意思……”

  “我说了这么多,你难道不感动吗?”杨chén窘迫地笑着问

  林ruò溪眼里的目光逐渐清澈起来,说:“这有关系吗,你不是说要离婚吗”

  杨chén咽了咽唾沫,咳嗽两声,一脸正经地道:“其实……我们一路走来也不容易,你看你都●回忆地感动落泪了这要是放弃了,得多可惜啊……”

  话到这边,林ruò溪终于慢慢理清了头绪,眼里的泪光掩盖下去,流露出一丝明悟

  轻笑了一声,林ruò溪道:“是么,我没觉得可惜啊,把笔拿□◇来”,女人再度伸手

  杨chén忙把笔放到背后,摇摇头,“你再仔细想想,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杨chén,是你提出要离婚的,你写的离婚协议书,现在你难道要反悔吗?”林ruò溪瞪大了双◆眸道

  杨chén面如苦瓜,最后只得慢慢把笔掏出来,交给林ruò溪

  林ruò溪一把夺过笔,冷厉地瞥了杨chén一眼,找准了签名栏,准备落笔……

  可还没等林ruò溪下笔,那张协议书又被杨chén飞快地夺走了

  “我了个娘啊林ruò溪你这女人忒铁石心肠了?我让你签名你真签名啊我说离婚你真离婚啊?

  你到底有没有良心啊,听了这么感人的故事,你难道就不会觉得你男人很有担当,不觉得女人很可怜吗?你就不会说一声‘亲爱的老公,全理解了,我支持你’什么的?你这让妍妍和凝儿怎么活啊都这样了你还不给条活路吗?你签什么离婚协议啊?”杨chén欲哭无泪地大叫

  林ruò溪冷笑着,一副早知如此的神色,捋了捋发丝,道:“我没那样的想法呀,你既然要离婚,我当然配合你,你都当着公司这么多人的面对我乱来了,我还犹豫什么来,协议书给我”

  杨chén眼珠子一转,不管三七二十一,当着林ruò溪的面就把那张纸撕成了碎片,全都捏成一团,扔到一边地上

  “你……你怎么撕掉了?”林ruò溪气鼓鼓地质问道

  杨chén一脸茫然的样子,傻乎乎地反问道:“什么东◇西撕掉了,我什么也没干啊,我们不是来喝咖啡的么,咳咳……”

  林ruò溪呼了口气,蹙着黛眉,一脸无语的表情,“真是要死了……我怎么会碰见你这么厚脸皮的男人,就算过了一年,你这男人怎么还是这么差□劲,根本就是无赖”

  杨chén端着咖啡,头转一边望着窗外的喷泉,啧着嘴,装模作样地道:“呵呵,夫人啊……今天的喷泉真好看,水好像比平时喷的多啊,呵呵呵呵……”

  林ruò溪瞪着死皮赖脸的杨chén,咬牙切齿,又想笑又想大骂,最后索性霍然起身,高声道:“服务员我要买单——”

  “哎买什么单啊我还没喝完呐”杨chén忙转过身叫道

  “喝,喝死算了”

  林ruò溪都懒得等那服务生,直接掏出了几张百元红钞就愤然离开了

  杨chén哪还坐得住,大口喝完咖啡,想跟着走人,却见林ruò溪那杯蓝山没喝完,于是又一大口把那杯也喝干净,才屁颠屁颠地追上林ruò溪

  一只追到咖啡厅外,杨chén才拦着林ruò溪的去路,腆着脸笑着问:“亲爱的ruò溪乖乖,你别生气嘛……我……我这也是没法子啊,我可是一心一意,一生一世跟你走的”

  林ruò溪其实也已经气消了大半,对蔡凝蔡妍的事,也已经不是那么觉得委屈,多的是对杨chén耍花招的不满,仰着头,撅嘴道:“算了,像你这样言而无信的无赖,我可不敢相信你的话”

  “别呀,再说我们现在的关系,公司里的人都知道了,难道我们刚宣布是夫妻,就立马离婚么?多难为情啊……我丢脸事小,你总裁大人丢脸事大啊”杨chén正气凛然地道

  “你……你还有脸说这事?”林ruò溪一想到公司里此刻在疯传自己与杨chén的关系,就要抓狂

  “别冲动别冲动既然这样……”杨chén又露出一抹凝重的神色,忽然一把拽住林ruò溪的柔荑,道:“老婆,你再陪我去一个地方,这次我真不耍花招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