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9章 【到底做了什么】


  679

  杨辰蹙眉,怎么突然又变得开xīn了,难道是慧琳打来de电话?不会这么巧?

  只听得lín若溪清柔地对电话里问道:“克瑞斯,你是到中海了吗?”

  克瑞斯?杨辰★一愣,不是慧琳?外国rén么?还是个男rén?

  什么男rén让整天也不见展颜几次delín若溪一来电话就喜悦?

  “哦……你还是跟过去一样喜欢美食,不过既然到了日本,明天应该就能到中海了,我去机场接你,什么时候到?”lín若溪期待地问道

  杨辰眼珠子快掉下来了,对自己这丈夫懒得搭理de,怎么对一个外国男rén这么上xīn?

  “这么早吗”,lín若溪继续谈话着,“嗯……也好,我开车去接你,明早见”

  lín若溪说完,挂了电话,露出一丝淡淡de思念神色,似乎回忆着什么往事,随后才把手机放回去,继续去削土豆皮

  “那个……若溪啊,是什么rén啊,需要你一大早去接”,杨辰忍不住问道

  lín若溪还是没搭话,自顾自地动着手

  杨辰xīn里很不舒服,就跟一块石头压着一般,却是有xīn使不出力,生怕把lín若溪惹毛了

  再kàn◇kàn郭雪华与王妈,显然都不清楚,都没怎么理会

  走回客厅里,杨辰来回踱着步子,盘算了好久,眉头快拧巴成一道了,越想越不对劲……

  其实很久以前就有想到过,凭lín若溪de姿色和身份,●★追求者肯定是如过江之鲫,当初那许智宏也好,曾xīnlín也好,还有现在de宁国栋,都是例子

  可lín若溪身边却没什么男rén真de与她走得近,这虽然可以理解成,她并不喜欢那些男rén,可又怎□么真能保证,她没任何亲密关系de男性朋友呢?毕竟lín若溪也是上过学,经历过高中大学,社会上也有几年阅历,认识derén肯定不少

  再加上现在lín若溪对自己可谓大大de不满,难保会想到与别de男rén有所接触,不管是想气自己也好,还是真xīn对自己失望透顶,这都是严肃de问题

  杨辰可不认为这种时候是要装大度de时候,关系到自己家庭幸福,怎么也得强烈制止任何有危险de因素

  那个克瑞斯到底是谁,杨辰想得直头疼,最终,一咬牙,杨辰决定,既然lín若溪明早要去机场接那家伙,索性自己跟着过去kànkàn

  刚放学回家de贞秀,一进门就见到杨辰咬牙切齿de样子,有点担xīn地问道:“杨大哥,你……没事?”

  杨辰这才意识到自己有点情绪过于激动,这也是真急了,若不是因为自己确实理亏得很,恨不得抓着lín若溪de领口就问个明白,如今也只好默默去应对

  杨辰摆了摆手,道:“没事,我想事情想入迷了”

  贞秀将信将疑地“哦”了一声,忽然想起什么,开xīn地道:“对了,今天学校里有同学拿手机播放了慧琳姐姐de歌,真de好好听啊,我们都忘记复习de事情了,慧琳姐姐什么时候回中海开演唱会呀?”

  杨辰摸了摸这妮子de脑袋,笑道:“会开de,我已经让rén去联系场馆了,你就安xīn复习,等考试完了,让你上台去给慧琳献花”

  “我才不要呢”贞秀头摇得跟拨浪鼓似de,“我就想要个VIP座,嘻嘻……”

  与贞秀谈了会儿天,总算xīn情回升了一截可惜吃晚餐de时候,lín若溪依然没半点要化冻de迹象郭雪华与王妈也是对这对小夫妻de事不多过问,装作一切都没发生一般

  lín若溪吃完后,帮着王妈把碗筷给洗了,伴随着这些日子以来de锻炼,lín若溪做家务de本事确实增进了许多,让王妈喜笑颜开不说,郭雪华也很是满意

  收拾完东西,lín若溪就上楼回了书房,依然是不声不响

  杨辰苦闷地什么话也没能说上,kàn郭雪华与王妈又在kàn韩剧,也就不去打扰,自己回楼上,洗了个冷水澡,早早地歇下

  因为脑海里想起lín若溪那通电话,和那个神秘de克瑞斯,杨辰可谓一晚上没合眼

  等到天色蒙蒙亮,一晚上算过去了,杨辰知道lín若溪会去机场接rén,于是耳朵机敏地听着楼上de动静

  到了吃早饭de点,听到lín若溪下楼de声音,杨辰并没急着下去,而是等到lín若溪开车出门,杨辰才悄然地一个闪身从阳台上跳下,跑去车库开上车子,尾随前往机场

  若说开车跟踪de技术,杨辰根本不需要多练习,完全可以在跟紧lín若溪那辆宾利车de同时,不让lín若溪从后视镜kàn到自己

  杨辰dexīn中忐忑不安,思忖着,若真是什么与lín若溪亲近de男rén,自己该如何处置?总不能直接宰了,可谓越想越头疼

  放下车窗,让晨间de冷空气涌入,杨辰深呼吸一口气,才算压制下躁动de内xīn情绪

  半个多小时后,车子驶入了机场路段

  因为还早,车子不算太多,lín若溪de车子停☆在了国际到达出口de路边

  从那红色de宾利车上下来,一身灰色褶领洋装,套着蓝色西装外套delín若溪显得格外精神,颇有韩式风格de着装,再配上那般容颜,直接让机场外边de无数目光都扫向了她 ★
  lín若溪也已经习惯了这样de注目,不动声色地kàn了kàn手腕上de表,耐xīn地等着出口那儿走出来要接derén

  杨辰将车子停在了近百米开外de位置,远远观望着,如果那克瑞斯与lín若溪没什么亲密举动,自己也就可以悄悄离开,不让lín若溪知道

  没过几分钟,那儿出口自动门一开,一批旅客走了出来

  当一个拉着黑色旅行箱,穿着格子衬衫,身材高大,卷卷de头发,kàn上去约莫四十来岁,却相貌堂堂de成熟男子走出来,lín若溪露出一丝笑意,主动地走了上去

  坐在车里de杨辰霎时神经紧绷了,那就是克瑞斯?kàn着不像外国rén,倒像华夏rén,只是,年龄貌◇似偏大了

  但接下去de一幕,让杨辰顿时忍不住了

  只见那克瑞斯,放下行旅箱,竟是上前笑容洋溢地搂住了lín若溪,还轻轻地拍打着女rénde后背……

  杨辰感觉脑部就是一阵热血◇◇似偏大了

  但接下去de一幕,让杨辰顿时忍不住了

  只见那克瑞斯,放下行旅箱,竟是上前笑容洋溢地搂住了lín若溪,还轻sìpiāndàle

  dànjiēxiàqùdeyīmù,ràngyángchéndùnshírěnbúzhùle

  zhījiànnàkèruìsī,fàngxiàhánglǚxiāng,jìngshìshàngqiánxiàoróngyángyìdìlǒuzhùlelínruòxī,háiqīngqīngdìpāidǎzhenǚréndehòubèi……

  yángchéngǎnjiàonǎobùjiùshìyīzhènrèxuè上涌,牙齿都能发出齿轮摩擦de声音来,二话不说地启动了车子,狠狠de一脚油门

  “轰轰”

  车子发动机疯狂咆哮,M3就如同火箭炮,瞬时加

  周围de路rén和工作rén员都惊恐无比,甚至有rén以为碰上恐怖袭击了,这是演de哪出?

  就见到一道白色de车身,跟流光一样射向了那出口方向

  那百多米de距离,短短几秒就到,杨辰还用力踩了一个急刹车,差点没漂移

  lín若溪与那克瑞斯也是吓了一大跳,克瑞斯松开了lín若溪,慌张地瞪大了眼

  而lín若溪则认出了是杨辰,眼里充满了惊疑不定

  杨辰从车里下来,“砰”地一声甩上车门,面色铁青地□大步走到了二rén面前,冷冷地kàn了一眼lín若溪,又死死地盯住了克瑞斯

  克瑞斯咽了咽口水,才勉强笑着用英文问道:“请问……这位先生是找我有事吗?”

  杨辰冷笑,不带感情波动,同样●美式口音地道:“你就是克瑞斯?”

  克瑞斯僵硬地点了点头,眼前男rén明明很年轻,但那种压迫感让他害怕地不敢大声说话

  “抱别rénde妻子,感觉很好么”,杨辰笑意越来越浓地问

  克瑞斯一愣,“妻子?”转而kàn向lín若溪,吃惊地道:“lín,你结婚了?怎么没告诉我?这位是你先生么?”

  lín若溪俏脸惨白,一堆眼眸里噙着莹光,直视着杨辰不说话

  杨辰冷漠★地望着女rén,冷笑道:“怎么,没跟这男rén说你结婚了de事么,kàn来你是早有准备?呵……虽然我知道我很多地方对不住你,但你可真让我刮目相kànlín若溪,你如果是想找这么一个老男rén来让我吃醋◎,我kàn大可不必了,你也不用偷偷摸摸de,光明正大de多好,像我一样”

  周围不少rén都靠近,想kànkàn究竟发生了什么

  而一名穿着警服de交警挤开rén群,走到杨辰身边,拿起一本罚单,肃然道:“先生,你刚才de开车行为严重违反治安条例,在机场这儿是不准这么危险开车de下次注意,罚款四百……”

  kàn那交警抄写着车牌子,准备写罚单,杨辰嗤笑道:“警察同志,你好像不大清楚现在de情况我现在在处理我老婆和别de男rénde问题,如果你有点良xīn,最好先别打扰我”

  交警面色一苦,“这……先生,我知道你情绪很不好,但我是办公de,罚单是必须de”

  “罚你个头”杨辰怒火攻xīn,直接一把将那本罚单夺过扔到了一边

  lín若溪de身躯瑟瑟发抖着,像是受到了什么巨大de刺激,咬着下唇,临近崩溃边缘

  克瑞斯算是kàn清楚了状况,忙道:“这位……línde丈夫,我想我们有点误会……”

  “误会?”杨辰哂笑道:“我可不觉得,这个女rén会跟一个普通朋友搂搂抱抱是,lín若溪……”

  lín若溪眼眶里de泪水终于落了下来,双手捏成了拳头,像是要把指甲嵌进肉里……

  杨辰感觉自己要发疯,强忍着xīn如刀割de痛苦,道:“你不跟我说话,没关系,你生我de气,我能理解,你就算要打我骂我,我都可以接受……但你竟然不听我de任何解释,就来机场见什么狗屁de克瑞斯……lín若溪,我真没想到……”

  “啪”

  lín若溪突然抬起手,照着杨辰de脸上就是一巴掌

  清脆响亮de巴掌声,让周围rén★发出惊呼

  杨辰并没闪躲,他也不想躲开,摸了摸被掌掴de地方,轻哼了声,“怎么,敢做,不敢被rén说么”

  “先生你真误会了”,克瑞斯焦急地大叫道:“我是línde大学导师我不是……不□是你想de那种rén”

  咯噔……杨辰感觉自己dexīn底好像什么东西直接给崩断了……

  近乎是石化了好一阵子,杨辰才回过神来,僵硬地转过头去望着克瑞斯,沙哑地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克瑞斯苦笑着道:“这位先生,你真是误会lín了我叫克瑞斯安德鲁奥尔巴赫,是lín在大学时期de老师,也是她de研究生导师,主要研究de是rén力资源管理方向虽然我有一半华夏血统□,但我是美国rén,而且我已经结婚了,我de妻子詹妮弗过些天就会来中海跟我相聚

  前两年我回美国教书,最近是收到línde邀请,让我来玉蕾国际担任一些管理职务,因为lín是我最得意de门生,虽然中途辍学没毕业,但我们关系很好,一直保持联络,而且我也很kàn好玉蕾国际de前景,才特意赶过来de

  真没想到,我礼节性de拥抱会让línde丈夫,这位先生您误会……我……哎,上帝保佑,我真不知道lín已经结婚,而先生您是跟她一起来de先生你真是误会lín了……”

  杨辰已经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语言形容自己此刻dexīn情,因为,与其说突然de喜悦,不如说,是突然de灾难……

  一切都恍然明悟了过来……

  因为是大学恩师来华夏帮她打理公司,所以lín若溪才那么开xīn他de到来

  因为是美国教授,不拘小节,可以直接呼名,才直接喊他名字克瑞斯……

  因为是美国rén,师生多年没见,才会按西方礼节地抱一抱……

  杨辰有些不敢面对此刻delín若溪,因为女rén悲伤欲绝de眼眸里,自己de身影显得如此de灰暗……

  周围rén指指点点,虽然很多rén不知道具体发生什么,也能知道是杨辰误会了lín若溪

  杨辰知道,自己不仅给自己丢脸,还让lín若溪当众出丑……

  自己到底做了什么?竟然怀疑lín若溪de忠贞,竟然会▲开车偷偷摸摸跟踪自己de妻子,还……还当众奚落了她……

  如果可以,杨辰都想把自己de脑袋拧下来……可是,事情已经都发生了

  饶是杨辰de大脑可以在武道境界上突飞猛进,领悟到他rén几○辈子都未必能领悟一丝de意境,也对眼前de死结彻底地懵住了

  “若溪……我……”杨辰脑袋就跟浆糊一样,怎么都想不出个话来安慰,紧皱着眉头,快要发狂

  lín若溪紧闭住双眸,伸手擦拭了下泪水,明丽de躯壳中,女rénde灵魂似乎暗淡无光

  良久,lín若溪才对身边de克瑞斯尽可能平静道:“克瑞斯,对不起让你一来就碰到这种事我们走,我带你去公司跟一些主要de高层见见面”

  克瑞斯点点头,犹豫地kàn了kàn杨辰,似乎也知道没什么可说de,只能叹了口气,跟着lín若溪上车

  只留下杨辰一个rén站在原地,就跟斗败了de公鸡,脸上血色全无

  那被扔掉罚单de交警这时候气愤地走上前来,用力写完一张罚单,直接塞在了杨辰手里

  “先生,你de罚单,下次注意交规哼”,似乎说完还不解气,交警又指着杨辰de鼻子教训道:“做男rén做到你这样,也算是失败到家了哼”

  杨辰就跟木头rén似de,置若罔闻,手里捏着罚单,眼睛盯着地面,魂跟丢了一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