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章 【你是不是】


  586

  看到杨辰这么轻描淡写就把事情给办了,蔡妍心里复杂难言,为自己的男人如此凌厉感到心动,可又觉得杨辰把她的工作给抢了,作为要强的蔡局长本人,比较难以接shòu_泡&书&

  可蔡妍也知道,不能为这事跟杨辰闹别扭,人jiā愿意赔笑着跑警局来跟自己道歉,就已经很难得,自己总不能因为他帮自己处理了这桩案子,没给自己惩治罪恶的机会就跟人jiā抱怨

  所以,蔡妍把负面情绪全都宣泄到了失魂落魄的高越身上,叫来两名警员,把所有条条款款的罪行都给加上后,去打印了两份认罪书来

  高越的律师虽然来了,但一听说刘青山都已经放弃了保释高越,自然也就不敢说什么话,灰溜溜就掉头走人

  说到底,高越只shì一名打下手的,救不救他,只shì刘青山一句话的事

  没了倚靠的高越只能硬着头皮把字签上,但眼里的怨毒,却shì骇人心魄

  罪犯那如同诅咒你祖宗十八代的眼神,蔡妍看多了,要shì胆小也不会当警察,办完了这些,她就交待警员把高越带去拘留所,等着开庭,自己则跑出了警局

  杨辰已经在停车的地方一个人等了不少时间,叼着根烟,也不知道想些什么,靠在车子上,望着警局外马路上的车流发呆

  蔡妍也不知道杨辰为什么会露出这种内敛的神色,从认识杨辰至今,见到的杨辰一直都大大咧咧,无耻赖皮的样子居多,突然一低沉,她有些不适应

  “你在为怎么跟青龙会的那个小姐交待,觉得头疼么?”蔡妍走上前,与杨辰一同靠在车子上,问道

  “青龙会的小姐?”杨辰差点还没反应guò来,随即想到蔡妍指的shì刘明玉,摇头笑道:“这有什么好头疼的,如果明玉○知道,那就把事实说给她听,如果她不知道,那也就没必要说”

  “shì叫刘明玉,你跟她怎么认识的,我记得青龙会以前shì在燕京的黑帮”,蔡妍好奇地问,她很想知道这男人怎么到处都能惹上桃花

  杨辰撇撇嘴,把烟蒂扔进花坛,道:“在玉蕾里面认识的,以前shì同事,后来发生了点事,也就chéng现在这种关系了你可别以为我shì饿狼扑食,真shì不小心就不知不觉chéng这样的”

  “●不知不觉……”蔡妍酸溜溜地说:“若溪也真shì,在她眼皮子底下,竟然也让你‘不知不觉’地跟别的女人好上”

  “怎么醋味怎么大”,杨辰笑道:“没看出来,我们jiā妍妍还shì一个醋坛子”

  蔡妍白了男人一眼,“难道突然知道你又多一个女人,我不该吃醋么,要shì明明吃醋还表现得很大方,那就shì虚伪”

  “不愧shì警察局长,眼里揉不得沙子”,杨辰为女人的直白感到有些好笑,不管guò多久,不管身份变chéng什么,蔡妍还shì那个蔡妍,有什么说什么

  蔡妍闷闷地道:“你还笑,这很好笑么?我现在心都凉了半截,很想问问清楚你到底有多少女人,可又怕问出的结果让我发疯,真s■hì烦死了”

  “那就别问了,该知道的时候自然知道”,杨辰也有点不好意思开口谈这个问题,继而反问道:“刚才你说你姐姐怎么了,我还等着你讲清楚呢”

  蔡妍也知道多说无益,轻叹了一口气,道◇:“我姐姐,要结婚了”

  “什么?”杨辰张开了嘴,怀疑自己听错了,蔡凝……要结婚?

  “我刚知道这个消息,我也shì你这样的表情,不guò这消息shì我妈说给我听的,所以肯定不会错”,蔡妍微微沮丧地说

  杨辰皱眉,问道:“花雨她,跟谁结婚?”

  “一个就会狐假虎威的懦夫,你也应该见guò,他在龙组的代号shì永夜”,蔡妍的口吻里显然充满不屑

  杨辰当然记得那jiā伙,之前几次碰到,那永夜就shì死缠烂打着追求蔡凝,只不guò那jiā伙本身实力太次,又胆子小,总当缩头乌龟,怎么也想不通蔡凝为什么要跟他结婚

  看到杨辰眉头深锁的样子,蔡妍眼里露出一丝异色,幽声问道:“我姐姐结婚,你shì不shì很不好shòu”

  杨辰心头一颤,有点不敢直视蔡妍的双眼,因为他突然感觉到,自己貌似真的不怎么好shòu

  这shì很复杂的感觉,空落落的☆,有点伤感,有点怨念,又有点无奈,五味杂陈

  突然,杨辰想起之前蔡妍说的话,貌似蔡凝结婚shì跟自己有关系,脑海里猛然闪guò什么线索,杨辰脱口而出道:“shì因为当初帮我顶替杀曾茂的那件事?□◇”

  蔡妍低着头,脚尖在地上画着小圈,道:“姐姐虽然在炎黄铁旅里shì重要的骨干,但也shì要以身作则的,明知故犯,当然就罪加一等”

  “她shòu惩罚了?”杨辰目露几分急色

 ◇ 蔡妍摇头,“当初召回燕京的时候,原本shì要上军事法庭的毕竟曾茂不shì普通的小角色,曾jiā的很多亲戚也都在中央有着不小影响力我们蔡jiā虽然不shì好欺负的,可姐姐担下了那些责任,我们也无法掩盖

  后来,我妈担心姐姐被判刑,就想到了一直追我姐姐的永夜他们jiā……”

  随着蔡妍的叙述,杨辰把事情的经guò渐渐理清

  当初,蔡妍为了让自己不再继续引来多骚乱,代替自己将曾茂给杀害,从而背负了那个责任

  曾jiā在燕京的残余势力,自然不肯罢休,包括曾茂的一些门生,也都在华夏高层有不小的影响力

  于shì乎,蔡jiā想保住蔡凝chéng了不可能的事,蔡云chéng虽然chéng了炎黄铁旅的将军,且不说这个身份大多数情况shì保密的,就算大jiā知道,也不起什么作用

  蔡凝作为炎黄铁旅的骨干,也属于国jiā安全局的人员,这样的行为,无异于知法犯法●

  眼看着蔡凝就要遭到军事法庭的审判,遭到刑法制裁,蔡云chéng愁眉不展,但蔡jiā姐妹的母亲姜珊,却shì爱女心切,到处寻求友jiā的帮助

  可蔡凝坐实的罪名,和得罪的这些人,岂s◎

  yǎnkànzhecàiníngjiùyàozāodàojun1shìfǎtíngdeshěnpàn,zāodàoxíngfǎzhìcái,càiyúnchéngchóuméibúzhǎn,dàncàijiājiěmèidemǔqīnjiāngshān,quèshìàinǚxīnqiē,dàochùxúnqiúyǒujiādebāngzhù

  kěcàiníngzuòshídezuìmíng,hédézuìdezhèxiērén,qǐs■hì好惹的,没绝对的慑服力,谁敢逆流而上地帮蔡凝掩盖掉这次刑事责任?

  到最后,走投无路下,姜珊想到了一直追求蔡凝的永夜,永夜虽然不怎么样,但他父母,李跟郭亚丽,却都shì政坛高层,重要的sh●ì,永夜一jiā,乃shì四大jiā族之一,李jiā的嫡系

  李jiā可shì国jiā安全局的真正主导者,如果李jiā的人愿意求个情,以蔡凝多年来在炎黄铁旅的功勋作为说辞,那么军事法庭也不会驳了面子加重要的shì,曾jiā那些余党再嚣张,也不敢招惹李jiā

  当姜珊求到永夜一jiā的时候,永夜的父母,李与郭亚丽,并没直接回绝,他们也愿意出力,可shì,要求也很明确——必须让蔡凝跟他们儿子永夜结婚

  按照永夜一jiā的说法,如果蔡凝chéng了李jiā的儿媳妇,那么,一切都顺理chéng章了

  终于找到救命稻草的姜珊,哪管其他的,立刻答应了下来,但立刻chéng婚总归不太可能,所以只答应了先让蔡凝与永夜订婚,等事情彻底平息了,再选个日子chéng婚

  这件事让蔡云chéng得知后,蔡云chéng并没阻拦,他也知道,他不能出面去保下女儿,而能堂而皇之出手的,只有李jiā这样的豪门女儿嫁入豪门,即便不shì她喜欢的男人,总比去牢狱里虚度青春来得好

  而蔡凝本就shì平日里沉默寡言的女子,在得知母亲到处求人的guò程后,也没拒绝母亲的心意,不声不响的,就跟永夜订了婚……

  订婚以后,永夜一jiā果然有出力,嫡系的子孙李联络了李jiā本jiā后,只说了要跟蔡jiā联姻,李jiā本jiā当然不会介意开点小后门

  毕竟,蔡jiā也算■不俗的jiā族,军事法庭一半也shì李jiā掌控的,至于曾jiā没了曾茂,在李jiā看来根本二流jiā族也算不上,哪有掌握一定军权,又暗中shì炎黄铁旅将军的蔡云chéng来得重要?

  于sh■■不俗的jiā族,军事法庭一半也shì李jiā掌控的,至于曾jiā没了曾茂,在李jiā看来根本二流jiā族也算不上,哪有掌握一定军权,又暗中shì炎黄铁旅búsúdejiāzú,jun1shìfǎtíngyībànyěshìlǐjiāzhǎngkòngde,zhìyúcéngjiāméilecéngmào,zàilǐjiākànláigēnběnèrliújiāzúyěsuànbúshàng,nǎyǒuzhǎngwòyīdìngjun1quán,yòuànzhōngshìyánhuángtiělǚjiāngjun1decàiyúnchéngláidézhòngyào?

  yúshì,李jiā稍微一上下通气,蔡凝的案子就被搁浅,没人敢提起

  当然,要真正地让蔡凝不再被起诉,还要等蔡凝嫁给永夜,chéng了李jiā的媳妇,才会算保险

  听到这里,杨辰面无表情,他算明白为什么蔡妍说,蔡凝在燕京guò得很辛苦

  蔡凝在guò去就摆明了非常厌恶永夜的追求,但如今,却由于母亲求着李jiā,又shòu到永夜父母的恩惠,不仅跟永夜订了婚,还要在不久后与永夜chéng婚

  这样的事情,落到蔡凝的生活里,就算蔡凝如今shì自由的,也等同于将她关押在了一个金色鸟笼里

  杨辰恍然间,回忆起那一天下午,蔡凝在自己面前,摸出丧魂钉将曾茂瞬间杀掉的时候,所露出的一抹灿烂笑容……

  那个女人,其实那一刻就很清楚,她将面对的shì怎么样的后果

  杨辰心底涌现一丝火气,他知道,蔡凝当初那么做,很大因素不shì怕自己斗不guò曾jiā那些人,shì担心自己又一度造chéng血流chéng河,铸chéng大的麻烦,最后引来各种连锁反应,周围人shòu到牵连,一发不可收拾

  但杨辰就shì难以释怀,这原本shì自己该承担的责任,就算自己把曾茂杀了,曾jiā那些余党,甚至别的燕京jiā族,都会继续跟自己一直闹个没完,但也没理由,叫蔡凝这一个国jiā安全人员,又shì局外人的身份,帮自己挡下这些麻烦

  杨辰不喜欢被别人保护,但他知道,蔡凝似乎真的帮他抵挡了一阵雷雨

  “你姐姐不喜欢那个永夜,就别跟那jiā伙结婚了,如果谁敢动你姐姐,就让他们冲我来”,杨辰压着怒火,低沉地说道

  蔡妍似乎早就猜到杨辰会有这样的反应◎,轻笑道:“如果那样,姐姐不会答应的,她肯定立刻就跟永夜chéng婚”

  “为什么?”杨辰不解地抬头

  蔡妍眼里闪guò一抹哀伤,“虽然我没亲眼见到这些事情发生的经guò,但我想,姐姐●最不希望的,还shì你又搅进那些争端里”

  杨辰默然,他知道,以蔡凝的性格,的确可能一不做二不休地与永夜结婚了事

  蔡妍看到男人眼中的没落,心里颇为酸楚,柔肠千转,惨然一笑,问道:“你shì不shì……喜欢我姐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