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五六六】


  燕京,杨家军区大院,后花园中

  杨gōng明一如既往的一身朴素灰色布衫,拿着把剪子,在几株黄杨树上修剪着多余的枝桠,只不过眼睛有些花,看着比较费劲

  在不远处的石桌石凳边,脱★下外套,穿着件低领线衫的李莫伸,颇为耐心地看着老友在那儿摆弄树木,手里捧着茶杯,一点都没急着要说话的意思

  站在庭院走廊边的,只有燕三娘一名老妪,眯着眼,笑吟吟地看着院子里两个老人,谁也不清楚▲◇她在笑些什么

  约莫十几分钟后,杨gōng明终于觉得修剪的黄杨树已经可以le,圆溜溜的很是平整,于是才走回到桌子边,将剪子放下,跟李莫伸坐面对面

  拿起茶杯,喝le一口温热的茶水,杨g●ōng明长出一口气,像是有些累le,但脸上却是光彩焕发,很是享受地回头看le眼那几株黄杨树,道:“这树啊,就得时不时去剪剪,别看它好像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可真要是拿着剪子去上面修一修,就会发现,其实很多地方都该修剪,只是平日里看不大出来罢le”

  杨gōng明像是自言自语地感慨,而李莫伸也顺着接过话茬,“wǒ可没你这么闲情雅致,平日里事情多呀,家里的花花草草,也就交给下人去做le不过这些个花草,该修剪的时候倒的确不能偷懒不过wǒ可没你那耐心,真要是看着不对,索性铲le得le”

  “哎,不可”,杨gōng明摆摆手,道:“一棵树长到能被修剪,那也不是容易的事,你把树枝截le,还有树干,你把树干砍le,还有树根树根还没准连着别的树,兴许还有不少小树苗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谁能说草木无情,要是能被修剪好的,花些力气也就是le”

  李莫伸抿le口茶,呵呵笑le会儿,才道:“杨gōng这里的香茗,茶味儿还是浓郁得很啊”

  “哈哈,老李要是喜欢,大可以带些回去,这茶叶也不是什么名茶,不过是wǒ们杨家老宅院那边几株茶树自摘自炒的wǒ这人受不le好日子,粗茶淡饭惯le,真要是让wǒ喝什么几千块一斤的好茶,wǒ都嫌那甜味道太腻味”,杨gōng明摇摇头道

  李莫伸爽朗笑道:“粗茶淡饭的好wǒ们也年纪大把le,油水要是太足le,不说能尝得le多久,恐怕这把老骨头也撑不住,迟早要得些个富贵病照wǒ看啊,不如你送wǒ些土茶叶,wǒ也礼尚往来,让云鹏送些wǒ老伴自己腌的酸菜,你看怎么样”

  “你这老小子,就当便宜你le,不过说好le,别随便从外头买le酸菜糊弄wǒ”

  “那也得糊弄得成才敢糊弄啊”,李莫伸一脸老实态度地道

  就这样,几番言谈,聊聊园林,聊聊家常,两位老人就像是老友多日不见的唠嗑,若是这些个话语传到他人耳里,定然还以为这两位都老年痴◆呆le

  至于鲁民遇害,杨辰追杀的一些个事,两人却是没提起半句

  ……

  中海玉蕾国际总部大厦,一大早,外头便车来车往,大厦各处人流不息

  随着玉蕾国际型材料的成功运营★,利润翻le数番,gōng司股票又连续两次死里逃生,绝地反弹,玉蕾国际的声望日趋显赫

  特别是那次震惊世界的股市大战中,玉蕾国际突然在最后关头抛出的五百亿现金,力挽狂澜的一战,让外界对这个原本以为还显得稚嫩,框架不够稳定的跨国企业,有le彻底的改观

  现如今,想要进入玉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不少其他时尚产业gōng司的高管也想着跳槽前来这样的局面,叫玉蕾的普通员工们也都得到外界的羡慕,觉得雄赳赳气昂昂,走在大道上就跟打le兴奋剂一样精神抖擞

  自然而然的,作为最高领袖人物的林若溪,加深刻地成为le下层员工心目中的精神领袖,崇拜的偶像林若溪的粉丝“洗衣粉”军团的数量,与日俱◆增,甚至大有成为华夏年轻一代当红偶像的势头

  玉蕾娱乐gōng司里的不少策划,甚至都在异想天开地设想,要是能把林若溪打造成一个艺人,估摸着该是很赚钱

  当然le,这样的想法,策划们敢想■◆增,甚至大有成为华夏年轻一代当红偶像的势头

  玉蕾娱乐gōng司里的不少策划,甚至都在异想天开地设想,要是能把林若溪打造成一个艺人,估摸着该是很zēng,shènzhìdàyǒuchéngwéihuáxiàniánqīngyīdàidānghóngǒuxiàngdeshìtóu

  yùlěiyúlègōngsīlǐdebúshǎocèhuá,shènzhìdōuzàiyìxiǎngtiānkāidìshèxiǎng,yàoshìnéngbǎlínruòxīdǎzàochéngyīgèyìrén,gūmōzhegāishìhěnzuànqián

  dāngránle,zhèyàngdexiǎngfǎ,cèhuámengǎnxiǎng却半点也不敢表露,敢打顶头上司的主意?是不想干le还是想不开le?

  这些情况,作为在玉蕾娱乐当总监的杨辰,自然大概都le解一些,不过对于gōng司如今蒸蒸日上的势头,杨辰却没太大感觉,gōng司这么赚大钱,也没见自家老婆又变得多开心,反倒两人的感情总是有分崩离析的危机感

  从家里一路开车来到玉蕾总部后,杨辰坐着电梯,直接来到最顶楼的总裁办gōng室楼层

  刚一出电梯,就看到一身黑色套裙,戴着黑框眼镜的总裁助理吴月正站在通道里,像是在等着什么人

  因为之前被杨辰撞破le她与李明和的关系,吴月对杨辰又气又不敢过分说什么,她一直都觉得自己跟李明和的关系,是没人发觉的,却不知道,早就被林若溪看出来le,只是顾及她的颜面不点破

  见到杨辰出现,吴月冷冰冰的脸上露出一丝厌恶,生硬地说道:“林总在等你,进去”

  杨辰还以为吴月又要阻拦自己见林若溪,却不想,吴月竟然是在专门等着放自己进去?

  “若溪让wǒ进去?”杨辰犹豫着,确认地问一声

  吴月恼火,“难道还有别人叫杨辰么?林总说le,今天上午,除le你,谁也不见,所以让wǒ在这里守着”

  杨辰加纳闷le,林家妹子这又是什么意思?不是在生自己气么?怎么又突然单单等着自己来le?

  不过,早就见识过林若溪那跟表面完全不符的缜密复杂心思,杨辰也没意外林若溪能猜到自己会来,不过一切显得诡异而难以捉摸倒是真的

  杨辰寻思着,缓步走到总裁办gōng室门口,敲le敲门

  “请进”

  林若溪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动人清脆,不带丝毫烟火气,波澜不惊,听不出什么情绪

  这样的平静,让杨辰加摸不着头脑,这一切都跟自己预想的不对啊

  但走到这一步,总不能退回去想明白再进去,杨辰硬着头皮推开门,走进宽敞的大办gōng室

  办gōng室里还是如第一次进来时那样,干净整洁,通透而典雅,除le换le几盆室内的盆栽以外,一切如旧

  穿着米色英伦风衣裙的林若溪,并没因为回gōng司而改变装束,此时正站在办gōng桌后面,双手撑在桌子上,低头看着一张宽大的图纸

  杨辰将门关上后,往前走le几步,才发现,林若溪看的不是什么时装设计图,竟是一张建筑的工程图

  气氛有些尴尬,杨辰佯装咳嗽两声,瞅着林若溪道:“老婆,听吴月说,你……在等wǒ?”

  林若溪没正面回答,而是指着桌面上铺开的大图纸,随口问道:“你觉得这几个别shù和楼房的设计方案怎么样”

  “啊?”杨辰纳闷地走上前,这才仔细看那建筑图纸,事实上,那儿摆le不下三张图纸,不是别shù就是几层高的大规模颖楼房

  这些别shù的设计,结合le东方的对称与西方的圆柱、尖顶等元素,倒是显得较为别致,应该不是寻常的设计师能做出来的

  而那楼房的设计,像是什么大规模的酒店和宾馆,造型是前卫得很,但真的工程落石,前期没有十几个亿的投资,那是天方夜谭

  “好是好,不过你看这些做什么”,杨辰心里那个急啊,这时候看什么图纸,他可是憋着劲,努力整理好le讲明事实的所有语言,不管有没有用,就盼着能给自己拉回点分数呢

  林若溪却是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意思,“好?这很笼统,具体说说好在哪里”

  杨辰嘴角一阵抽搐,自己这是来做工作报告的?不是来解释家庭问题的么?

  “这种问题wǒ哪说得上来,wǒ只知道造这样的别shù,肯定得花很多钱,钱花得多,东西自然就会好”,杨辰意兴阑珊地道

  林若溪抬头,不施粉黛,有些疲倦的脸上露出一抹浅浅的无奈,“哪有这样的道理,照你这么说,设计图根本不需要花大价钱买le,直接省下钱去造贵的不就得le”

  杨辰郁闷,这女人还真要跟自己争论造房子的事le?懒得再拖下去,再这么下去☆就快忘记来这里的主要目的le

  于是直接开口道:“若溪,wǒ知道你现在心情肯定很不好,你也别跟wǒ绕圈子le,wǒ来这里就是要把这一切讲明白的不管你相不相信wǒ,wǒ要说的是,今天早上你看到听◆●到的,并不全是你想的那样,wǒ是有不对的地方,但其实wǒ也是今天早上才到的家,wǒ之前……”

  没等杨辰继续说下去,林若溪就伸手示意让杨辰停下,微微摇le摇头,幽幽叹le声,柔柔地道:“你不用☆跟wǒ解释,wǒ知道你赶回中海,不会是为le那么点事,你也不会为le这种事情而骗wǒ”

  杨辰愕然,这丫头挺想得开啊但问题是,既然想得开,怎么就生气离家立马来gōng司le呢?

  林若溪不理会杨辰呆呆的表情,莲步轻移,走到办gōng室后头的落地窗边,望着大厦外鳞次栉比的大楼,那一条条被缩小到指尖宽度的马路,沉默le会儿,才悠然道:“本来,wǒ是想就这样算le的,其实也没什么可说的,但现在看来,就算wǒ不听,你也想说,那么,你就先听wǒ说”

  林若溪的背影此时看着略显单薄,话语间流露着几分萧瑟,但多的却是海潮平息后的宁静

  “杨辰,你还记得那次,杨烈第一次找上wǒ们家门的时候,你做的那些事吗因为杨烈惹到le你,你把杨烈打得好惨,后来还是那个道长跑来,跟蔡凝姐姐一同求情,到最后,袁野又站出来,认出来杨烈是他表哥,最后你才没杀掉杨烈

  那次,因为慧琳的身份被wǒ确认是林家的人,所以wǒ心情有些低落,并没多想其他的但是事后wǒ就想,杨烈跟那个道长,都是这么非比寻常的人物,但在你眼前,却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那你得有多么厉害可以说,那次是你第一次带给wǒ最正面的刺激,让wǒ觉得,其实你跟wǒ距离好远

  而且……其实那天,袁野认出杨烈是他表哥,而你又突然放le杨烈,就让wǒ大概猜到你父母的身份le但是wǒ觉得你好像并不希望接受,所以wǒ也就一直当作○什么也不知道le……”

  听着林若溪的叙述,杨辰渐渐睁大le眼,这个女人果然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但心里藏着的,却是一点都不少

  “后来,因为wǒ耍le一些伎俩,把长林传媒和许家的○○什么也不知道le……”

  听着林若溪的叙述,杨辰渐渐睁大le眼,这个女人果然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但心里藏着的,却是一点都shímeyěbúzhīdàole……”

  tīngzhelínruòxīdexùshù,yángchénjiànjiànzhēngdàleyǎn,zhègènǚrénguǒránkànqǐláishímedōubúzàihūdeyàngzǐ,dànxīnlǐcángzhede,quèshìyīdiǎndōubúshǎo

  “hòulái,yīnwéiwǒshuǎleyīxiējìliǎng,bǎzhǎnglínchuánméihéxǔjiāde●产业都打垮le,遭到曾心林跟许智宏的报复wǒ知道你心里肯定觉得,wǒ一个女孩子家的,做生意这么不留手,非要拼个你死wǒ活,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是件很傻的事情……

  其实wǒ那时候,虽然没接受林○志国做wǒ的爷爷,但wǒ知道,如果wǒ真的出le什么事,林志国肯定不会不管wǒ的wǒ不清楚林志国到底有什么本事,但他既然能保住wǒ奶奶,那肯定能保住wǒ所以,wǒ就利用林志国,不顾一切地把曾家跟许家打●垮……

  但是最后,wǒ发现林志国并没有做出什么援救,反而是你又帮wǒ挡下le那次灾难wǒ当时就意识到,你应该是和林志国所掌握的势力是有联系的,或许是林志国拜托你照顾wǒ但对wǒ来说,其实这都★kuǎ……

  dànshìzuìhòu,wǒfāxiànlínzhìguóbìngméiyǒuzuòchūshímeyuánjiù,fǎnérshìnǐyòubāngwǒdǎngxiàlenàcìzāinánwǒdāngshíjiùyìshídào,nǐyīnggāishìhélínzhìguósuǒzhǎngwòdeshìlìshìyǒuliánxìde,huòxǔshìlínzhìguóbàituōnǐzhàogùwǒdànduìwǒláishuō,qíshízhèdōu无所谓,wǒ只需要有人帮wǒ挡住那些人的反扑就可以le”

  说到这里,林若溪回过头,朝着目瞪口呆的杨辰微微扯动le下嘴角,笑地有些苦涩,“杨辰,还记得那次,当你杀掉曾心林跟许智宏后,wǒ用来劝□说你不要介意的话吗……”

  “记得”,杨辰木然地道:“你说,wǒ跟你,都是毒蝎子,害死wǒ们自己的,只能是wǒ们自己”

  “是啊”,林若溪的香肩轻轻耸动,像是忍不住要笑出来,“杨辰,你■真的好傻,好傻……wǒ只是讲le一个骗小孩子的故事,你就真的相信le

  杨辰,你觉得,像wǒ这样一个从小就没见过死人的女人,当看到一个男人,在wǒ眼前,徒手就把一个人的脑袋拍成碎末,wǒ……能这么快地坦然接受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