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5章 【心魔与亲王】


  「今天去真枪射击场,玩了一天打了五百发子弹,回家才感觉手被枪后座力震伤了,手指到肩膀骨头都疼勉强码完这一大章,5000字的今天就一章了,太累了」

  525

  恰好是中午时分,位于巴黎塞纳河北岸的著名博物馆,卢浮宫外

  刚从卡鲁塞尔大厅看完了上午的时装展,林若溪一个人挎着包包,漫步地走过著名的玻璃金字塔

  一身黑色短肩百褶裙,黑色水晶质地高跟,一头青丝随风微微轻抚,简约的剪裁,简单的搭配,却带走了大片周围碌碌行人的目光

  这座浮夸的城市从来都不缺乏多彩的装扮,前卫的理念,但也正因此,人们的审美标准显得格外挑剔,可毫无疑问,林若溪还是打破了东西方审▲美的壁垒,即便她并没tè意打扮多么花哨,仅仅是有些人仿佛注定是鹤立鸡群的

  若不是有眼光的人,都能看到林若溪这身看似简单的衣物,事实上却是没有两万欧元下不了的春季奢侈品,能穿的人非富即贵,恐怕☆早有好些星探或者摄影师,想要上前来搭讪了

  正当这时,一对亲密搂抱着的白人俊男靓女从一侧的水池边站了起来,朝林若溪打了声招呼

  “嗨——林小姐,您终于出来了,等得我们好辛kǔ啊”,打着招呼的金发帅哥自然是斯tè恩

  林若溪正回想着刚才所看的那些时装,仔细筛选一年所要联络的品牌供应商等一些事情,突然见到斯tè恩与艾莉丝冒出来,稍微吓了一跳

  “斯tè恩先生,艾莉丝小姐,你们在这里是等我?”林若溪有些不解,今天早上出来的时候,杨辰因为要办他自己的事,并没跟自己一同而斯tè恩兄mèi,昨晚回酒店就分开了,上午也没见上面

  原本以为这对克伦威尔家族的活宝兄mèi是总算到别处玩了,没想到突然又出现在自己眼前

  “其实刚才在大厅就有见到林小姐,但我们觉得那里空气太闷,就早早出来了等着林小姐快一个多小时了”,艾莉丝几分痛kǔ地说

  林若溪有种不好的预感,恬然dào:“不知dào两位等我做什么,有什么事吗?”

  斯tè恩嘿嘿笑着问dào:“林小姐,杨先生不在吗?”

  “嗯,他好像去见他在欧洲的朋友,可能明天才回来”,林若溪如实dào

  斯tè恩“哦”了一声,“那林小姐现在去哪?”

  林若溪看着这兄mèi俩期盼的yàng子,越发好奇,dào:“我打算吃些东西,就去小哈里那里看看他,顺便买些礼物过去毕竟能在巴黎遇见,发生这yàng的事情,也算是缘分”

  “太好了”斯tè恩突然大叫一声,一脸感动地dào:“林小姐真是圣母玛利亚转世,实在好让我们感动我们也想像林小姐一yàng去看望小哈里,不如我们就一起去吃饭,再一起去医院”

  一起去吃饭?

  林若溪明白过来,想来是这对兄mèi又是想蹭吃蹭喝还蹭车了,虽然不知dào为什么总缠着自己,但自己总不能严词拒绝他们,想想也算了,就这么几天,随他们去

  “好,反正我也是一个人,算是有两个伴”,林若溪同意说

  只见斯tè恩跟艾莉丝都一脸放松的神态,斯tè恩几分腼腆地小声dào:“林小姐您真是太善良了,昨天晚上杨先生说,您不介意多请我们吃几天,我还担心您不愿意,看来是我多虑了不过您放心,关键是我们现在跟家里沟通出了点问题,等家里明白我们真实情况,就会立刻有钱还给林小姐的”

  林若溪一听,才醒悟过来,原来是杨辰那家伙多嘴的谁告诉他自己很愿意请这对兄mèi好几天了?钱不是问题,关键是这对兄mèi是一般人受得了的吗?等会万一又在自己车上做那种事怎么办?

  现在好了,这两人还真粘着自己了,而且有了这一开始,自己难dào还中途突然说不愿意吗?

  林若溪脸上没动什么声色,但心里恨得牙痒痒……

  该死的杨辰,臭杨辰要出去鬼混就去,干嘛人走了,还丢下两个活宝在自己身边?

  但不论怎yàng,林若溪都只好跟斯tè恩兄mèi有句没句闲聊着,走向停车场方向

  只是,林若溪却没发现,另外还有几个身影,在茫茫的人群中,同yàng跟踪着他们几人……

  ……

  勒阿弗尔港口边,路易十六级游轮的登船口处

  佛德萨等人,与石中剑的七人都望向了不远处渐渐走近的那个男子

  男子的面容长相几分清秀,但不修边幅,好像早晨出门忘记刮胡须,穿着一身红黑色格子棉衬衫,下面是一条松垮垮的米色休闲运动裤,一双耐克球鞋脏脏的

  此刻一个人散布似地走近,嘴里还叼着根烟,双手插在口袋里,活生生一混混胚子

  “恶魔?你是说那人?”

  佛德萨其实已经认出了男子是谁了,不就是前两天,才被威尔士女王亲自保释走的杨辰吗?

  这个神秘的男人,到处透着疑问,但佛德萨却公务繁忙,也没抽空查个清楚,到如今还是对杨辰不知该采取什么态度

  恐怖分子?他不怕,但威尔士●女王?他不怕也得怕

  杨辰走到众人身前大约二十几米的时候,一手夹着烟蒂,咧嘴笑着打招呼dào:“这不是佛德萨副局长吗,又见面了,真是缘分啊我还想上船负责检查的人会不会拦着我呢,既然是副局长你,◎◆那看来没问题了啊,哈哈哈哈……”

  佛德萨一脸铁青,自己跟他很熟吗?

  “恶魔跟我决斗,我要杀了你”

  突然,面部表情满是愠怒的少年普林斯大吼了一声,跨前一步,一只左手朝上展开○,一个水晶球状的光球出现在他手心上空悬浮,散发出绚烂的光华

  就算是白天,这个光球的美丽光彩还是让人心旷神迷,佛德萨等人怔怔出神了几秒,都来不及去细想,这个球是什么东西,怎么说变出来就变出来?

  “普林斯住手”

  暴风女萝拉厉喝了一声,一把拽下了普林斯的左手,光球也随之消散

  “萝拉为什么阻止我你明明认识他的”普林斯大叫,眼眶里甚至有些愤怒而出现的莹光

  萝拉冷声dào:“正因为我知dào他是谁,所以不准你出手,你还不是他对手”

  一直安静看着一切的杨辰这时候将烟蒂随手往海水里一扔,仔细打量了会儿普林斯的yàng子,又看了看萝拉等一群人,皱眉dào:“你们说什么屁话呢,我跟这孩子有仇吗,这小家伙干嘛见我就要跟我决斗?啧啧,小家伙,你知dào决斗是什么意思么?”

  “我知dào”普林斯白皙俊秀的脸上露出恶狠狠的表情,就像要把杨辰活剥吃了一般,大声dào:“决斗,就是以性命为赌注的战斗,恶魔,我一定要把你杀掉”

  杨辰挠挠头,“我不记得对你做过什么啊,你这么小,我也不可能跟你抢女人,我也不缺钱,不会抢你的零花钱,你干嘛这么恨我?”

  普林斯怒火中烧,嘶声dào:“恶魔,你别想逃避你肯定知dào我是谁的你别想逃避”

  一旁担忧地看着普林斯的女孩爱玛这时上前,扶着普林斯的肩膀,弱弱地劝说dào:“小普林,不要这yàng好不好,你这yàng好吓人……”

  “不用你管女人你滚开”普林斯一挥手把爱玛甩开

  爱玛被推开,只能可怜巴巴地看着普林斯,却是不敢说什么,倒是萝拉怜惜地在爱玛头上摸了摸,让爱玛别太难过

  看到刚刚还很是冷酷的普林斯,突然变成这副疯狂模yàng,佛德萨等人额头冒着冷汗

  要不是暴风女强行制止,估计刚才真就打起来了,话说这个小酷哥,跟杨辰这痞子有什么关系?

  杨辰撇撇嘴,翻了个白眼,“你不说我怎么知dào我做了什么,我连我上次拉屎是什么时候都不记得”

  “冥王,你不认识普林斯,但你肯定认识他父亲,‘心魔’,莱斯温tè”,萝拉眼里含着仇恨,一字▲一顿地说dào,不过很容易看出,女人是强忍着愤怒

  杨辰一愣,这才加仔细地盯着这七人瞧了瞧,认真回想了一会儿,自嘲地一笑,拍着额头dào:“真是不好意思,安逸日子过多了,差点没认出来你们是谁竟◇yīdùndìshuōdào,búguòhěnróngyìkànchū,nǚrénshìqiángrěnzhefènnù

  yángchényīlèng,zhècáijiāzǎixìdìdīngzhezhèqīrénqiáoleqiáo,rènzhēnhuíxiǎngleyīhuìér,zìcháodìyīxiào,pāizheétóudào:“zhēnshìbúhǎoyìsī,ānyìrìzǐguòduōle,chàdiǎnméirènchūláinǐmenshìshuíjìng然是石中剑的人,好些年前跟你们打了不少交dào,不过因为碰到的人太多,也就一下子想不起来了”

  杨辰说到这里,顿了下,笑dào:“莱斯温tè么……那个男人我倒记得比较清楚,毕竟是曾经差点让我死了的男人,嗯……不过最后还是被我杀了,哈哈,决斗吗,在所难免总得死个人”

  杨辰再望向那气势汹汹的普林斯,啧啧叹dào:“我说呢,你刚才那招术怎么这么熟悉的感觉,看来你父亲是心灵魔法师,你这儿★子也是心灵魔法师啦?不错不错,从你刚才的魔力上判断,似乎不比你父亲弱啊”

  “我已经越了我父亲,我一定可以杀了你,你这个恶魔,我会为我父亲报仇的”,普林斯低沉着嗓音dào

  这时候,石☆中剑中那魁梧的大汉伍德站了出来,高声对杨辰dào:“冥王阁下,还记得我吗?”

  杨辰抬头看了眼,仔细一回想,疑似地问:“你是……当年那个石头人?你没死?”

  伍德咧嘴一笑,“当年,我眼睁睁看着冥王阁下你一个人屠尽了我们石中剑整一团的精锐,包括十一名异能者,可能是上天的眷顾,重伤的我活了下来而当年的普林斯还是刚刚进入我们梅林魔法协会的学徒,只是看到了战斗场面最初的几个画面,就被我们的人拉走只不过,他还是记住了你的yàng子,是你,在他面前第一个就杀了他的父亲”

  杨辰沉默了下来,脑海里不由浮现当年在英格兰腥风血雨的一段日子

  当初答应了凯瑟琳的委托后,自己几乎是孤身一人就将英格兰皇室搅得天翻地覆杀尽了想要置凯瑟琳母女于死地的那些主要皇室成员后,英格兰女王终于坐不住,让石中剑破例参与进了这场皇室地位争夺中

  而石中剑中,梅林魔法协会的精锐队伍统领,正是有着“心魔”之称的心灵魔法师,莱斯温tè

  莱斯温tè的心灵魔法造诣极高,召唤出了杨辰体内的负面心理,产生了心灵上的强烈痛kǔ,从而让身体也受到非常规刺激,大脑在不受控制的情况下,判断出了各种痛不欲生的感觉产生

  杨辰本就拥有极为黑暗的一面,被心灵魔法一刺激,几乎一瞬间就陷入了万丈深渊

  可是,真正的强者总是在绝地能够作出反击

  用最后的一丝清明,杨辰硬生生催动往念衍生经稳住心神,摒除了杂念,抓住了机会,当场斩杀了本身并不具备反抗能力的莱斯温tè

  那几乎是杨辰最接近死亡的一次战斗,但毕竟已经过了七、八年,杨辰也就没第一时间想起来

  场面此刻有些清冷,石中剑的七人满含着对杨辰的憎恶与仇恨,却是不敢随意出手,而杨辰则是陷入对过去的思绪,那些种种,让他感慨颇多

  最为震惊,难以平静的是佛德萨等人了

  他们虽然不太清楚“冥王”这个称呼代表着什么,但这个男人,竟然一个人屠戮掉了石中剑的精英团?

  那么说来,当年帮助威尔士女王重夺回了王位,并且奠定真正英国皇室霸主地位的神秘人,就是这个其貌不扬的华夏男人?

  这么一来,威尔士女王愿意亲自到警局保释的原因,就说得通了……佛德萨冷汗涔涔地想着,有些后怕,若是这男人真被惹恼了,法国安全局不得被掀了?

  过了一会儿,杨辰轻声一笑,抬头dào:“被你们这么一提起,我倒★想起来了随你们的便,我杀了你们石中剑这么多人,你们恨我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不代表我会让你们把我杀了,有本事就来报仇,我最近修身养性的,估计也不会随便把你们杀了不过现在呢,我要先上船了”

  见杨辰◎这就要走上船去,佛德萨悚然一惊,问dào:“那……那个杨先生,请问您也是这次的参会成员吗?”

  杨辰有些尴尬地笑dào:“虽然我没被邀请到,但没说非得邀请才能去啊你看我都跑到这儿了,你总不好意思让我又屁颠屁颠跑回巴黎去,我可开了差不多三小时车,又找了好一阵子才找到这里的呢”

  “这个……我们在每个dào口都有人把守,没有通行许可,是进不了这里的,杨先生不会是……把我们的人给……”佛德萨感觉说话无比憋闷,心里恼火,又不敢对这个男人发作

  杨辰忙挥挥手,“绝对没有,只是晕过去了而已”

  佛德萨脸皮一阵抽搐,不知dào如何是好,这个男人要阻拦他似乎无比危险,但让他上去,会不会打乱这次密会的计划呢?

  “佛德萨副局长,让这位先生上去,别到最后,迫使他只能动强才能上去,那只会是你们的自取其辱”

  一个彬彬雅致的男中音忽然从众人背后传来

  杨辰倒没什么意外,瞥过头去,看着朝自己这边走来的两个身影,露齿一笑,还冲其中一人招了招手

  走来的男子穿着一身黑色绅士风格的大衣,扣着精致的金纹纽扣,身高足有一米九的yàng子,梳理着光洁的淡金色头发

  男子的面容英俊沉稳,剑眉星目,肤色白皙,如同女子般细腻,怎么看都是一个帅得一塌糊涂的成熟男人

  而在男子身边,此刻正嘟着嘴,似乎生着某人的气的曼妙性感女郎,与男子长得有许多相似之处,让人很容易看出,这是男子的女儿,而非伴侣

  “你是……是萨格拉斯亲王?”

  暴风女萝拉仔细一辨认,终于认出了来人是谁,眼里充满了紧张感

  萨格拉斯亲王的出现,甚至让一直没动静的三名圆桌骑士也都身体紧绷了起来

  “不用这么看着我,我和大家一yàng,是带着我的女儿莉莉丝一同参加这次的密会像我这yàng一个过着隐居生活的老人,应该不值得这么隆重地对待”,萨格拉斯和气地说dào

  “父王,跟他们废话什么,他们这群胆小鬼,只是忌惮您的名号,根本就没见过您动手,就已经怕成这yàng”,莉莉丝娇哼了一声,目光锁定到杨辰身上,撅嘴说dào:“冥王阁下,真是不幸,又见面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