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门外的老桥段】


  “你是说,你是贞秀de表兄?你确定你说de是我们家这贞秀丫头?”杨辰怀疑地问道

  朴贞勋苦涩地yī笑,“是de,我可以确定,虽然我也是前两天才通过下面人de汇报,进行了确认,但我们找了这么多年,绝对不会错de徐贞秀,de确是我那可怜de失散多年de表妹”

  杨辰抬了抬头,望了yī眼二楼贞秀所在de房间

  虽然那窗帘是拉着de,但杨辰de眼力极好,贞秀分明是偷偷拉开了yī条缝隙,在那儿看着自己与朴贞勋对话

  “我觉得,这事情得好好谈谈,进屋去说”,杨辰叹了口气,道

  朴贞勋求之不得de样子,立刻连声说好,随着杨辰进了屋里

  后面yī大群保镖却是纹丝不动守着,杨辰心里微微有些讶异,看来贞秀母亲所在de家庭背景,确实不俗,不然de话,这群保镖可不是随便请de佣人这么便宜de

  王妈跟郭雪华都在家中,看到杨辰终于回家,似乎找到主心骨de样子,两人端了些茶水上来,便到厨房去忙活,显然打算把贞秀de事情交给杨辰来处lǐ

  朴贞勋也只带着那名助lǐ兼保镖de男子进屋,坐在客人de沙发上,开始给杨辰讲述具体de事情始末

  按照朴贞勋de说法,贞秀de母亲,名叫朴智依,是朴贞勋爷爷de长女,当年与华夏男人,也就是贞秀de父亲私奔后,就yī直没跟家里联络

  虽然yī直都知道朴智依有个女儿,但因为当年老人de愤怒,yī直没去lǐ会直到这两年,朴老de身体每况愈下,想起当年最喜欢de大女儿,和yī直没见到面de外孙女,老人迫切地希望能有生之年见上yī面

  于是乎,朴贞勋这个唯yīde孙子,开始着手寻找自己de表妹,通过家族de庞大力量,花了两年多,才找到了贞秀这边

  “华夏de国土这么大,你们家族竟然能找到贞秀,还是跨国寻找,看来家族势力庞大得很啊”,杨辰喃喃说道

  朴贞勋似乎有几分自豪,笑道:“是de,不知道杨先生是否听说过,星月集团,就是我们朴家所缔造de商业王国”

  “星月集团?你是星月集团delǐ事朴贞勋?”

  yī个突兀de好听女声出现在门口,杨辰跟朴贞勋都朝门口yī看,却是林若溪突然地回到家中,bìng且听到了刚才de对话

  林若溪说完话,拎着包包走到沙发边,挨着杨辰坐下,bìng没lǐ会朴贞勋de惊异目光,继续说道:“这么说来,贞秀de外公,就是星月集团de创始人,朴川会长”

  杨辰是知道林若溪到家,只是没多少奇怪,毕竟王妈通知了自己,通知林若溪也不奇怪

  只不过,朴贞勋似乎yī瞬间被林若溪de外貌所震慑了yī会儿,费了◎yī些功夫才回过神,几分尴尬地笑道:“是de,我de爷爷,是朴川您应该是玉蕾国际de林总,闻名不如见面,幸会了”

  杨辰倒是不大清楚什么星月集团,转头好奇地问道:“老婆,那什么‘星月’de很有■yīxiēgōngfūcáihuíguòshén,jǐfèngāngàdìxiàodào:“shìde,wǒdeyéyé,shìpǔchuānnínyīnggāishìyùlěiguójìdelínzǒng,wénmíngbúrújiànmiàn,xìnghuìle”

  yángchéndǎoshìbúdàqīngchǔshímexīngyuèjítuán,zhuǎntóuhǎoqídìwèndào:“lǎopó,nàshíme‘xīngyuè’dehěnyǒu名?”

  林若溪微微蹙了蹙黛眉,被杨辰当着外人叫“老婆”还是有些不习惯,好在自己没懂不懂害羞de习惯,几分无奈地解释道:“星月集团是韩国最大de财阀之yī,会长朴川老先生是韩国de传奇商人,不论是在韩国汽车工业还是电子产业,星月都拥有大量股份,还同时有房地产、旅游业de各种连锁品牌朴川先生已经连续快十年入围亚洲十大富豪了,星月集团de资产粗略估算都过千亿美金,是很了不起de亚洲家族企业”

  杨辰吹了下口哨,感情贞秀de外公还是个彻底有钱人,虽然自己不太管钱de事情,但千亿资产de概念,自己还是大概了解de

  最起码,林若溪这样钱多得几辈子花不完de,距离千亿还差了很远

  “林总不愧是近几年最耀眼de商界星,我们星月虽然有不俗de成绩,但因为我爷爷向来低调,bìng不是有很高知名度没想到林总如此熟悉,让我有些汗颜”,朴贞勋谦虚地道

  “你也很厉害,二十几岁能担任星月集团delǐ事,就已经证明你是个合格de继承者”,林若溪道

  “不不不”,朴贞勋忙摇手,道:“我只是暂时帮爷爷管lǐ,我bìng没打算接手星月集团我之所以急着找寻贞秀表妹,是因为◆我们家族de人都希望表妹能回韩国,从爷爷手上接过星月集团de权力”

  “什么?你是说贞秀?”

  这yī次,连素来淡然de林若溪也有些吃惊了,蹙眉道:“贞秀还只是个刚满十八岁de孩子,你□们想让她回韩国接手资产过千亿de星月,你们觉得那可能成功么?”

  “我很能lǐ解林总您de疑虑,但我们大家会辅佐表妹de,让大姨de女儿继承我们星月集团,是爷爷de夙愿,我们会帮爷爷完成这个愿望de”,朴贞勋说完,诚恳地站起身来,鞠了yī躬,“我希望两位能帮我劝说表妹,跟我回去韩国,表妹这些年受de苦,我们yī定会好好补偿de”

  看着朴贞勋眼眶都红了起来,杨辰张了张嘴,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林若溪也沉默下来,虽然觉得yī切都很突然,可这yī切看来都是真de

  正当三人都不说话de时候,楼梯上传来响声

  杨辰三人转过头去,却是见到,眼里噙着泪珠,哭得有些红肿de贞秀,不知怎de终于走下楼来了

  “表妹,我真是你de亲人,请你跟我回韩国”,朴贞勋忙走上前,无限期盼地望着贞秀

  贞秀de发丝有些凌乱,yī张小脸上,多年de坎坷让她de稚气★几乎消磨殆尽,此刻泪水洗礼过后,漂亮de鹅蛋脸上,流露出几分成熟de绝然倔强

  “我不会跟你走de,你不用多费唇舌当初如果不是你们这些恶人,我妈妈就不会迫不得已私奔到华夏来如果不是你们见死不救◆,我爸爸就不会生意破产,也就不会抛下我们……我妈妈也就不会没钱看病,活生生病死……我……我也不会有这些年受尽白眼de经历……”贞秀微微有些哽咽着,道:“如果你们有良心,那就回你们那儿去,再也别来打扰我de生活我在这里很好,杨大哥若溪姐姐他们才是我de亲人,你们……不是”

  朴贞勋还想说什么,却是被林若溪拦了下来

  “你不用说了”,林若溪走上前来,将贞秀抱在怀里,面色冷漠地对朴贞勋道:“你们不会知道贞秀小时候在孤儿院是怎么生活de,我会照顾好她,她不愿意见到你们,请你们走”

  “林总,可是……”朴贞勋还想说几句,满脸着急

  “杨辰,你是木头么?”林若溪不lǐ会,直接冲杨辰喊了句

  杨辰挠挠头,哪还不知道那意思,终归还是要自己把朴贞勋送出门去

  “我说……朴老弟啊,我也没办法,你还是别让我难做,回去,这事儿没那么简单,大活人yī个,哪能说跟你走就跟你走你也看到了,我老婆疼贞秀可比疼我多得多了,我也怕她呀,你快走”,杨辰念叨着,就把朴贞勋往门外推送

  朴贞勋yī脸着急,却是yī红yī白地说不出什么话来,特别是迎着林若溪冷若寒冰de目光,是开口都难

  直到杨辰把朴贞勋送出门外,关上门,朴贞勋才痛苦地长叹yī口气,道:“杨先生,爷爷是在等着我把表妹送回韩国去de,这样de情况,我该怎么去交差啊”

  “是什么情况就说什么情况,老会长总不能怪你,毕竟你不能把贞秀丫头绑着回去不是?”杨辰笑嘿嘿劝说道

  朴贞勋摇头,锁着眉头,显然是愁苦得很

  “我也知道,这事情不会太顺利,毕竟表妹受到de创伤太多了,可是……我们de确是迫切希望能让表妹回去de”,朴贞勋抬起头,郑重地道:“杨先生,虽然今天我不能带表妹回韩国,但我还会再来de我希望杨先生与林总夫妇,能够帮我们劝说yī下表妹,毕竟,星月集团才是表妹de家”

  杨辰满口答应,“好好,没问题,我肯定帮你劝说”,心里暗道:我连自己老婆都搞不定,谁还有空帮你劝表妹?

  朴贞勋yī脸感激,这才带着助lǐ走出了院子,bìng向杨辰告别

  杨辰刚要松口气,却突然见到yī辆紫色玛莎拉蒂小轿跑飞驰着yī个急刹车,“吱噶”yī声与路面剧烈摩擦,停在了家门外,与那三辆奔驰车停在yī起

  杨辰正纳闷又哪路神仙来了,却不想,是自己yī“熟人”,韩国小天后柳妍熙

  柳妍熙戴着大墨镜,遮盖了大半白皙de面孔,披散着黑发,穿着身黑色春装连衣裙,bìng没怎么化妆,出门前应该是比较匆忙

  “贞勋真是你”

  柳妍熙好像根本没看到杨辰de存在,只见到朴贞勋要进车里,欢喜地大喊了yī声,摘掉了墨镜,飞快跑了上来,好似欢乐de小鸟yī般

  而朴贞勋听到柳妍熙de叫喊声,却是bìng没多么兴奋,脸上de愁苦换作yī脸不耐烦,别过头去,道:“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要来找我”

  冷酷de声音,与之前对杨辰等人说话时,判若两人

  柳妍熙仿佛是遭到yī道电击,刚跑到朴贞勋跟前,就伫立在那,yī对漂亮de大眼睛里,顷刻就湿润,露出莹莹de楚楚神色……

  眼前突然deyī出戏,让刚准备转身回家de杨辰,又停下了动作,饶有兴致地看了起来,感情朴贞勋和柳妍熙还有yī腿,也对,yī个富豪de孙子,公子哥,yī个大明星,放古代说那是歌女,好yī对负心汉与痴情女,这不都快成电影里上流社会老桥段了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