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窒息】


  「这几天太累了,想早起码字,但睡得太死,闹钟没把我叫醒」

  446

  一手提zhe糕点盒子,一手提zhe盅保温的滋补鸡汤,杨辰穿zhe家里穿的人字拖,走进玉蕾大厦的时候,若不是保安认得他,估计早被卷地出门了

  玉蕾上上下下还处于一片狂喜状态,几乎每个走过的人都喜气洋洋,讨论zhe晚上该如何庆祝之类的

  能在总部做事的人都不傻,这次玉蕾国际九死一生,带来的绝对不是仅仅稳固,未来的前景和外界给予的评价就是最好的证明

  就好像是一起患难与共过的战友,品尝到胜利果实,公司里的气氛也越发融洽和睦,一切看起来美好而单纯

  杨辰的心情也被这些员工们感染,一路上到总裁办公室的顶楼,甚至哼起了很久没哼的街头小曲,每歌词没旋律,仅仅就这么哼zhe

  不过,走到办公室门前,突然拦出来的吴月绝对算个例外,人家的脸上还是一成不变的扑克脸,一对眼睛盯z■he杨辰手上的东西,嘴角一丝lěng笑,“林总正在面见重要的客人,你要献殷勤,换个时间”

  杨辰也不恼,上下打量了下吴月,又在她胸口平坦的部位扫了几眼,摇头笑dào:“我说飞机场啊,你怎么谈恋◇■he杨辰手上的东西,嘴角一丝lěng笑,“林总正在面见重要的客人,你要献殷勤,换个时间”

  heyángchénshǒushàngdedōngxī,zuǐjiǎoyīsīlěngxiào,“línzǒngzhèngzàimiànjiànzhòngyàodekèrén,nǐyàoxiànyīnqín,huàngèshíjiān”

  yángchényěbúnǎo,shàngxiàdǎliànglexiàwúyuè,yòuzàitāxiōngkǒupíngtǎndebùwèisǎolejǐyǎn,yáotóuxiàodào:“wǒshuōfēijīchǎngā,nǐzěnmetánliàn爱了,身材也没变啊”

  吴月脸上难得闪过一抹羞红,“不用你管,我是不会让你进去耽误林总谈事情的”

  “我说你,整天这么守在这儿也不烦么?回你的办公室,或者找你的小情郎……叫……叫什么来zhe……小明?小李?”

  “是李明和副总裁”吴月气愤蹙眉dào:“李副总比你的职位高,小心你的口吻”

  “行行行,你找了个好老公,你老公厉害”,杨辰一脸认可的表情

  一听“老◇公”这词,吴月整张脸“唰”得就红了,两只手无措地乱放zhe,撇过头去什么话也不说,就死守zhe门口不让开

  杨辰觉得颇为有趣,林若溪的助理,其实与林若溪也有几分相似,或者说,平日里就把林若溪当○成了学习的对象

  不苟言笑,一脸lěng淡的样子,可惜身材样貌平平,但真要说到她的心事,也都是脸红心跳,一下看得出来的主

  “呀,李副总”

  杨辰回头,叫了一声

  吴月■立刻猛地转过头来,探望向走廊,只是——空空如也

  与此同时,杨辰很是自然地一把轻推,将吴月挪开,顺带zhe把办公室门打开

  “啊”

  吴月反应过来,却是来不及了

  刚要●lìkèměngdìzhuǎnguòtóulái,tànwàngxiàngzǒuláng,zhīshì——kōngkōngrúyě

  yǔcǐtóngshí,yángchénhěnshìzìrándìyībǎqīngtuī,jiāngwúyuènuókāi,shùndàizhebǎbàngōngshìméndǎkāi

  “ā”

  wúyuèfǎnyīngguòlái,quèshìláibújíle

  gāngyào阻止,杨辰已经闪身进了办公室,同时还回头给她一个得意的笑容,把门给又关上了

  吴月站在办公室外,一阵跺脚,但随之又似乎想到什么,羞涩地傻傻笑了起来

  进了门,杨辰一转身,本以为那吴月是骗自己林若溪有客人,却不想,真有人来,来的人是没事找事的宁国栋

  加让杨辰觉得气氛不大对的,是林若溪此刻的状态

  只见林若溪神情有些呆滞,双目无神,眼眶里竟是含zhe一丝晶莹,手里拿zhe几张纸,地上脚跟前还零散地掉落了一些

  就连杨辰进门,林若溪都没转过头看一眼,仿佛zhe了魔一样

  而宁国栋,见到杨辰进屋,却是厌烦地皱了下眉头,lěng笑了一下,却是也不说话

  杨辰很快意识到问题是出在林若溪手中的纸张上,他眼力极好,略微一走近,就看清楚了掉落在地的几张纸上,清楚地说明zhe什么……

  当看清楚那几张纸具体是什么的一刹那,杨辰的脸色微微一沉,立刻明白了眼下此般状况的原因

  走上前去,将手里的食物放到办公桌上,杨辰不紧不慢地dào:“王妈让我送些鸡汤和点心过来,怕你工作辛苦又不吃不喝,你就吃一些”

  说完,杨辰蹲下身来,将地上的几张纸捡起,同时,又把林若溪手中的纸拿走,林若溪漠然的,什么反应也没有

  杨辰心里微微一叹,掉头走到宁国栋面前,将手里一叠东西扔到他面前,语气显得几分阴森地说dào:“拿回去”

  宁■国栋嗤笑了声,“怎么,你以为这些是假的么?”

  “不管真假,这不是你该拿来的东西”杨辰的眼里已经有几分戾气,但他很清楚,自己不能随随便便就拍碎眼前这个不知死活男人的脑袋

  宁国栋站起身▲来,背zhe双手,踱步到杨辰身后,感叹地说dào:“曾茂果然是人老成精他可能早算到,他也许会失败,所以,他把这样一份东西交给我哪怕他失败了,只要这份东西在我手里,就迟早会放到若溪的面前

  说实话,我很清楚得知dào,曾茂那老狐狸是在利用我,利用我的背景,我的心思但是,我不得不承认,他很成功,因为我就算不喜欢被利用,可还是抵挡不住使用这份文件,所能带来的诱惑”

  这时候,一直处于木然状态的林若溪才抬起头来,不言不语地盯zhe宁国栋,眼里竟是有几分萧索的悲哀

  宁国栋却是不明白这是什么样的含义,只当林若溪还不相信,颇为得意地笑dào:“不要以为,这份病历是假的若溪啊,你知dào么,我在来之前,早派人特地去了你那个名义上的父亲,林坤身前所用的医生所在的医院了那家伙倒好,已经逃到国外去了,看来的确是曾茂他们给了他一笔钱后,就跑路了

  如果这份病历是假的,为什么需要跑路呢?”

  说zhe,宁国栋脸上的笑容缓缓消失,目光森lěng地直盯zhe林若溪,“一个‘先天性精囊缺失’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有后代呢……若溪啊,别怪我狠心,但我不得不说……

  你,其实是你母亲,跟别的男人偷清,生下的野种你可能是李若溪,王若溪,周若溪……甚至没准跟这个男人一样姓杨呢,但是……你铁定不姓林

  以林家继承人的身份,入主玉蕾国际的你,如果被外界知dào,不过是一个母亲跟野男人通姦所生下的野种,你说世人会怎么想呢?

  哈哈,他们会想,你是不是故意隐瞒,夺取万贯家产,是不是知dào这件事,才早早地将你的奶奶暗地里除去……才这么年轻就继任了这个位置?

  对了,你那个绿帽子老爹,林坤,貌似也是前阵子死了他好像还是进了疯人院的,你想想,你这个非亲生的女儿,有个疯掉的绿帽子爹,这叫一般人看zhe,怎么想都有问题啊……”

  宁国栋每说一句话,林若溪的眼里就多几分痛苦与绝望,到最后整个人已经软软地坐倒在地,脸色一片惨白,身体瑟瑟颤抖

  宁国栋仿佛看到了自己所要的结果,在他看来,当林若溪的心灵崩溃,意志倒下,就是她会服软的那一刻

  可正当此时,一只钢钳似的手一把从旁侧伸过来,将宁国栋的脖子给猛地扣住

  宁国栋只感觉一瞬间被窒息,身体被不由自主地往后一带,沉沉地撞在了墙壁上

  宁国栋瞪大了双眼,半张zhe嘴,却是▲说不出话来,痛苦地蹬zhe两条凌空的双腿,惊恐地看zhe眼前的男人

  杨辰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表情,但一对眼里却已经有了择人而噬的凶残

  杨辰的心里,不是一点半点的痛苦

  这份病□▲说不出话来,痛苦地蹬zhe两条凌空的双腿,惊恐地看zhe眼前的男人

  杨辰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shuōbúchūhuàlái,tòngkǔdìdēngzheliǎngtiáolíngkōngdeshuāngtuǐ,jīngkǒngdìkànzheyǎnqiándenánrén

  yángchéndeliǎnshàngkànbúchūsīháodebiǎoqíng,dànyīduìyǎnlǐquèyǐjīngyǒulezérénérshìdexiōngcán

  yángchéndexīnlǐ,búshìyīdiǎnbàndiǎndetòngkǔ

  zhèfènbìng历,显然是当初林坤死时,那个鲍医生给自己看的当初自己以为,只要威胁住姓鲍的医生即可,毕竟在医院里,除去他也不好何况鲍医生没给自己真实病历,只给了复印件罢了

  没想到,世事难料,真有人想到了从林若溪出生、家庭方面zhe实来进行打击,还查到了这份病历,那个姓鲍的医生,也最终没抗住金钱的诱惑,选择跑路来躲避自己

  当看到林若溪失了魂魄一般,软软得倒在地上,眼里满是悲痛欲绝的神色,杨辰只感觉自己的心快被绞碎

  就是眼前这个疯子一样,胡搅蛮缠的家伙,让原本如此喜气愉悦的早晨,变得如此阴沉灰暗

  杨辰死死地盯zhe宁国栋,恨不得现在就一把掐断这个男人的脖子,让他死了一了百了,然后再去安慰劝慰林若溪,可是……

  杨辰冥冥中,却又知dào,自己不能随便杀了他

  不是因为,他是国家干部,不是因为,他是宁家的人——只是,他是宁光耀的儿子……

  宁国栋的脸◆已经变成了猪肝色,他试图用脚去踢杨辰,用手去抓杨辰,但杨辰的身体就跟金属铸造的一般,丝毫起不了作用

  最后,当宁国栋快断气,眼前快变黑的刹那,杨辰终于松开了手

  宁国栋掉落在地,不断地●猛呼吸,眼里几分彷徨和憎恨地看zhe眼前居高临下,蔑视zhe自己的男人

  “你……你会有报应的……”宁国栋狠声地说dào

  杨辰不去理他,转身走到林若溪面前,蹲下,露出几分柔和,轻声dào:“别坐地上了,如果没什么要紧事,跟我回家,休息一下”

  林若溪没任何反应,只是怔怔地看zhe前方,眼里一片空洞

  杨辰不再说话,双手伸过去,将林若溪从地上扶起来

  林若溪终于有了些反应,但却没去管杨辰,而是自顾自地起身后,朝zhe办公室门口走去

  杨辰知dào这时候说什么也没用,皱了下眉头,只好先跟在林若溪身边,等她稳定下来

  看zhe林若溪与杨辰相继出了办公室,宁国栋脸上有几分阴厉的笑容,喃喃dào:“走,走,迟早,你会来到我的身边的,匍匐在我面前的……还有杨辰,你早晚会知dào,你惹的是你不该惹的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