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老狗】


  434

  仿佛自言自语地读完那句词后,林若溪不动声色地将相册合上,看似平静,但她紧抿的花唇与依旧不怎么好看的脸色,却出卖了她内心的真shí情况**泡!书*

  杨辰看在眼里,心◆不自禁地抽搐了下

  林若溪的确对感情的事情不是很擅于处理,但不代表,她是粗枝大叶,无法分辨

  相反的,因为常年身处高位,她能够把握很多细腻的情感,分析出很多延伸的东西所以,当她看到这些照片,zài体味过lái那几句诗词后,她能想到的,远比告诉她的多

  只不过,有些事情,看见了,也是不大愿意多去思考与探究的,不想去相信

  林若溪将相册放回抽屉里,沉默了会儿,转过头lái,一对秋水似的眸子望着杨辰,“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杨辰早知道林若溪会这么问,因为刚才自己试图阻止林若溪继续翻阅

  “什么知道什么的,我连那几句诗是什么意思都不明白,这问题莫名其妙啊”,杨辰随意地笑着说,心里苦涩地感叹,就算真知道什么,这事情没彻底被揭开前,自己也不能说啊

  有些事情,永远被尘封,或者永远别被提及,不论真与假,说出lái都不是什么好选择

  林若溪眼里泛起几丝涟漪,但并未继续追问下去,她不是死缠烂打的人,杨辰不说,她不会强求

  郭雪华在楼下喊两人吃饭的声音传lái,自从她住进这个家里,王妈的很多“职务”都被她接任了

  “下去”,林若溪当先起身,朝屋外走去

  杨辰看了眼床头柜上的照片,轻叹一声,跟着下楼

  午饭一如既往的丰盛,几个人说说笑笑,而林若溪也跟平常一样清清淡淡,细嚼慢咽,看不出丝毫烟火气

  “若溪啊,是不是这几天出了什么事啊,碰到麻烦了?”

  郭雪华问这一句,其shí是已经肯定杨辰夫妻俩有事瞒着她们因为早上的时候她遭到了不明身份人的袭击,虽然蔷薇救下她,并把那个袭击的人交给了警方,但郭雪华可不认为那只是普通的劫匪而针对郭雪华而lái的又不太可能,没人敢招惹杨家的人,敢招惹的人都不会用这么低级的手段

  那么,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林若溪或者杨辰碰到什么对手,想要用家里人去威胁他们,郭雪华可是清晰记得,那个“邮差”用的是乙醚,试图迷昏她的

  王妈跟贞秀都停下筷子,她们早在厨房里讨论了许久,都关心着林若溪与杨辰到底在外面做什么

  林若溪并没觉得意外,“gōng司遇到了些困难,但现在已经解决了,最多后天,就可以把事情了结我已经派了保āngōng司的人,妈你放心”

  “哎,又是gōng司的事情”,王妈心疼地看着林若溪,“小姐,真是苦了你了老夫人一走,把gōng司交到你手上,我就没见你能ān稳过不是这出事,就是那出事,难得gōng司现在稳定发展了,又招lái这么多找事的人这做人呐,不论好与坏,总有人跟你过不去”

  “战战兢兢,如履薄冰……”郭雪华也是怜惜地看着儿媳妇,“一个女孩子,才二十几岁,坐在这样的职位上,很不好受”

  林若溪面色有些复杂,勉强笑了笑,“习惯了,还好”

  “这事怎么能习惯呢,根本就是一直受罪嘛”,素lái对林若溪有些崇拜的贞秀撅着嘴说:“若溪姐姐,我看你把gōng司交给杨大哥算了,反正你们是夫妻这种事情不是男人去外面做的吗?我看你每天起早贪黑的,比我准备高考还累,这总裁不当也罢”

  “小▲丫头,你懂什么”,杨辰一听贞秀这建议,立马瞪了贞秀一眼,一边咀嚼着嘴巴里的米饭,一边大声说:“这跨国企业的总裁是说让就让的?你想玉蕾倒闭还是想让你杨大哥我倒霉啊?”

  “杨大哥真小气”,贞秀鼓◆了鼓嘴,“也不知道疼人,还有,我不是小丫头”

  “你那建议的确疼人,听得我肝疼胃疼牙龈疼”,杨辰刚说完,却见到对面的林若溪正用冰寒彻骨的眼神盯着自己,不由尴尬地笑笑,继续扒饭

  林若溪面无表情地说道:“放心,就算你说要当总裁,我也不会让给你的,所以你犯不着哪里都疼”

  这一次就连郭雪华都不帮杨辰了,自己这儿子也真是,难道林若溪还真会把总裁位置给他?连好话说几句,哄哄老婆都不会,于是不满地对杨辰道:“若溪这么辛苦地工作,你整天这么悠闲还说这种风凉话,跟贞秀丫头争这些有意思么?”

  杨辰心里郁闷,谁让当初林若溪有提过把gōng司交给自己的事情?他有些后遗症性质的害怕◎就是了

  又吃了一会儿,杨辰正打算自己zài盛一碗饭,旋即听到老式的门铃声“叮咚叮咚”响了起lái

  “有人lái?”王妈表情一紧,“不会又是假冒的坏人?”

  “王妈,人家zà★i蠢,也不会同样伎俩接着使”,杨辰笑道

  “还是小心些”,郭雪华望向杨辰

  杨辰当然知道郭雪华的意思,这儿都女人,就他出去最ān全,而且郭雪华也知道自己不是寻常的身手

  放下碗筷,杨辰走出宅子

  一辆加长黑色凯迪拉克静静停在门口,吸引不少路人的目光,而lái的不是什么陌生人,是自己的“熟人”

  穿着颇为正式的袁和伟、杨婕妤夫妇,竟然是站在铁门外,笑意吟吟地等着自己去开门

  自从那次蔡家一别,杨辰还没见过杨婕妤,说起lái,二人的大嫂郭雪华lái到中海常住,两人都该时常lái看看但二人都是心思缜密的人,他们很清楚,如果频繁lái看郭雪华,等于跟兄长杨破军做对

  所以,他们一直都没lái过这里,听郭雪华说,只是电话有联络,不想今天却联袂到lái

  “看你的表情,好像不怎么欢迎姑父姑母?”袁和伟咧嘴笑道

  “杨辰哪是不高兴,他可能是没想到我们会lái”,杨婕妤嗔了丈夫一句

  杨辰将门打开,做了个“请”的手势,“我这才刚搬家你们就能找lái,看lái这中海一切尽在你们掌握了”

  “别人可以不知道,但大侄子搬家了,我们总得瞧清楚”,袁和伟似乎心情不错,佯怒道:“杨辰呐,你拖家带口地搬家,怎么也不跟我们说声,是想让我们找不到你们么?”

  三人一边往里走,杨辰一边对二人道:“这屋子是若溪的,这家是长辈搬的,就我这住‘女生宿舍’的,说不说都一样”

  谈笑间,见到是袁家夫妇的郭雪华已经从门里迎了出lái,露出由衷的笑意,“阿伟,婕妤,你们怎么有空这时候lái了?”

  杨婕妤跟郭雪华轻轻搂了下,显然两人感情甚笃,几分苦笑着说:“大嫂,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玉蕾碰到这么大的难关,我们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侄儿侄媳妇的家业就这么倒了呢?当然是lái跟若溪商量事的”

  这话一出,郭雪华与王妈都是脸色一阵发白,诧异地望向面不改色的林若溪

  她们只听林若溪说是碰到问题,不想这问题是严重到能让玉蕾分崩离析

  看到郭雪华的脸色,袁和伟跟杨婕妤才意识到,郭雪华竟然是真不知道,不由想通了什么,抱歉地望向林若溪

  林若溪摇摇头,示意没关系,说道:“快进lái坐,我们还在吃午饭,两位吃了么?”

  袁和伟夫妇面面相觑,他们不明白,外面都为玉蕾大战国际金融抄手的事情闹翻天了,怎么作为玉蕾总裁的林若溪却是淡然自若地在家吃午饭

  是胸有成竹?还是认命等死?

  等到几人坐到红木鹿皮沙发上,王妈从内间取出了香浓的红茶给每个人沏上,气氛还有些古怪

  袁和伟看着手捧白瓷茶杯,面色淡然的侄媳妇,不由哭笑不得,“我叫你若溪,可以?”

  林若溪轻轻点了点头,“嗯”

  袁和伟也知道林若溪出了名的冷淡性子,倒不介意她的回答不礼貌,继续道:“若溪啊,你知道这次是谁,让玉蕾无法从银行获得贷款么?”

  “不知道呢”,林若溪老shí地说

  杨婕妤看着林若溪云淡风轻的漂亮脸蛋,有些闹心地说:“这孩子,都这时候了还这么ān稳我怎么感觉我们○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呢?”

  林若溪不说话,抿了口红茶

  “你还记得,在你家门前死去的曾心林么?”袁和伟倒不受影响,继续说着,目光则是望向杨辰

  “记得”,林若溪似乎猜到了什么,莹●莹的眸子里流过一丝精光

  仰坐在另一只沙发上的杨辰随口问道:“该不是,杀了小狗,引lái老狗”

  杨婕妤没好气地道:“曾茂怎么说也是曾家上任家主,华夏国务院的老干部,在你口里,就成了老●……老什么的,真难听”

  一旁听着几人谈话的郭雪华几分惊愕,“你们说?燕京曾家的曾茂,茂gōng?他孙子曾心林是被……是被……”

  “没错,嫂子,就是被你的宝贝儿子,杨辰,斩杀在家门口◇的”,袁和伟无奈地笑着说出了真相

  这一下,郭雪华睁大了眼,显得有些慌乱,眼里流露几分焦虑

  杨辰不急不缓,也没多管袁家夫妇怎么知道这些事,毕竟袁家作为中海第一的世家,肯定有非比寻常的shí力,他只是脑海里寻思着,既然知道了源头,是不是立刻去把它给切断,于是问道:“那个……叫曾茂的,现在在哪?”

  「今日完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