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 【较真的疯女人】


  423

  一顿烧烤的午餐,杨辰跟安心、慧琳都吃得有滋有味,杨辰感觉自己还是适合干这老本行,比在办公室里的时候像模像样多le

  杨辰甚至想,哪天让林若溪把玉蕾国际扔le,跟自己去菜市场街头卖羊肉串去得le,大不le租个店面卖,不过这样美好的愿望估计这辈子méi指望le

  林若溪却是味同嚼蜡

  她想起自己看过的一部小说,里面的女主角是女博士,嫁给le一个军官,两人因为文化差异过大,女博士总是会觉得自己的丈夫俗不可耐,但却实在舍不得这个男人一直到小说的最后,女博士都méi跟那丈夫离婚,可她也想不通到底是什me让她能忍受这个可谓“低俗”的军官丈夫

  当时林若溪还觉得那女博士根本是矛盾的,怎me可能会明明觉得俗不可耐,还不愿意离婚呢?如今她算明白le,男女之间的那点事,还真是自己也猜不透自己

  看着身边木椅子上坐着的男人,赤膊着上身,跟干农活似的,大口啃完油滋滋的肉肠,连纸巾都懒得拿,直接手臂就往嘴上擦,油渍搞的手上嘴上全是,林若溪不禁幽幽叹le口气,从旁拿过一叠纸巾递给杨辰,“别用手,多脏啊”

  杨辰露齿一笑,“以前习惯le,那时候吃饭压根连碗都méi,别提纸巾le,就不自觉拿手擦le”

  杨辰接过纸巾,含糊地擦le擦嘴唇

  林若溪虽然对杨辰过去的生活有些好奇,她只模糊知道一些,但她并不想去问杨辰,她觉得,如果是她应该知道的,杨辰会告诉自己,要知道,这家伙平日里话可多le

  他不说,应该是他觉得,自己也méi必要去知道

  林若溪突然颔首柔柔地笑le起来,清丽若仙的面容流露出一抹动人的韵味,但偏偏手里拿着烤好啃le一半的鸡翅,这样子在旁人看来怪怪的

  可惜,méi旁人发现

  吃完le午餐后,不知道哪里跑出来一些早就蓄势待发的服务生,帮着把所有的垃圾都清理le

  林若溪皱le皱眉头,跟一个服务生说:“让你们经理不用派人跟着我们,搞的跟监视一样,不舒服”

  那服务生噤若寒蝉,忙低头哈腰,“总……总裁请见谅,我们真不是监视,我们只是想为总裁服务一下,总裁难得才能过来一次”

  林若溪挥挥手,让他们快点走,在自己下属面前,她总能表现得几分威严

  “若溪姐姐好威风啊”,安心小声说

  杨辰戏谑地看le她一眼,“你心里也这me想的?”

  “当然le”,安心一本正经地说,但两眼里的笑意出卖le她的本心

  吃完饭,杨辰也就穿上le外套,其实他挺享受光上身吹寒风的感觉,这在以前西伯利亚做任务的时候常干那时候全身还要画满乌黑的杂乱线条,用于隐藏在黑树林里,一是可以避开一些猛兽,二是潜伏着蓄势待发,追求一击必杀

  那些时光,现在想来,还恍如昨天,但此刻,自己却是娇妻美妾,在都市里当白领le

  柴米油盐,家长里短,这样的生活,杨辰méi觉得单调,反而让自己的心加满足

  当然le,如果自己这妻子配合一点,跟自己的情人们和睦相处,那就再好不过le

  四人沿着湖边慢悠悠地散着步,瑟瑟的风吹拂过发梢,带来泥土枯叶的气息,慧琳的脸上笑容méi散去过,跟安心与林若溪讲着过去她在峨眉山上的一些见闻,三个女人一台戏,絮絮叨叨地说个méi完

  此刻看来,带慧琳出来散心倒是méi错的

  不远处,是一个小休息区,主要给度假村的游客提供歇息,小店铺里卖着热腾腾的茶叶蛋,豆腐干,还有一些饮料

  不过此时正巧多数人还在吃午饭的时间,休息区里空荡荡的,只留下一个穿着棉背心的老大爷看着铺子

  在铺子外头,有一个小游戏点吸引le三个女人的目光

  那是一个放满le卡通绒毛玩具的阶梯台子,让顾客投掷小塑料球,将玩偶打下台子,那玩偶就归你的游戏

  这样的游戏很多游乐场都会见■到,不过林若溪与慧琳、安心都是méi怎me见过,立刻有le兴趣

  最主要的是,那台子上放着最高的一处,有一个白绒绒的大北极熊玩偶,那家伙圆不溜秋的,着实招人眼球

  安心倒还好,林若溪跟○慧琳一对姐妹都是童心未泯的,特别是林若溪,当初就是盯着饺子店的布偶不放,才有le杨辰挑战八十八只饺子的后续,如今见到那只大玩具熊,林妹妹又两眼冒精光le

  杨辰知道林若溪是不好意思自己开口过去玩的,所以装模作样地道:“那游戏看起来挺有意思的,反正就闲逛,过去玩玩?”

  林若溪眼里流过一丝喜色,但还是面无表情地说:“我随便,慧琳想玩吗?”

  慧琳当然用力地点头,于是四人就走到那老大爷跟前,杨辰开口问道:“大爷,这游戏怎me收费的?”

  老大爷指le指一旁一块不起眼的小木板,上头用毛笔字朱砂写着,“五块钱两次,十块钱五次”

  “那先买三十块钱,刚好你们每个人◇五个球”,杨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五十的纸钞,他也就随身带le些小钱,大钱méi有

  大爷似乎有些冷,颤抖着手接过钱,找给杨辰二十后,拿le一旁三个小塑料篮子,分别发给林若溪三女

  “小姑◆娘们站这桌子外头砸,砸不砸得中就看你们运气le,建议你们砸小的,大的那些看着好,可砸中le也不一定打得下台子”,大爷好心地指点le下

  那塑料球是空心的,所以扔过去,基本力量就大半méile,再加上本身轻,风吹一下立马méi准头,所以看似不远的距离,想砸中是很辛苦的一活

  慧琳先站到le桌子后头,她可是有功夫在身,虽然不擅长投掷暗器,可准心和劲道,绝对是不俗的

  第一个球“嗽”地扔过去,一只中间的小泰迪熊就被砸le下来

  大爷吃惊地一拍手,“小女娃子准头不错啊”

  慧琳甜甜地笑le下,等着大爷将泰迪熊送到她手里后,继续又砸le三个球,不过都méi砸中什me,最后第五个球,慧琳又砸中le一个白色的小马驹,大爷也将马驹捡起来送给le慧琳

  杨辰算看出来le,慧琳这是放水呢,偷偷小声问慧琳,“怎me不打那只大北极熊?你稍微用点内力,那熊就会被打下来的”

  慧琳感觉到杨辰喷在自己耳根的热气,羞涩地红le下莹润的小脸,小心翼翼地看le看林若溪,见林若溪méi注意,才说道:“那个大熊留给姐姐,姐姐好像比我喜欢呢,而qiě大爷这me冷的天做生意不容易,我会武功已经算作弊le,不能欺负大爷”

  杨辰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随手在慧琳马尾辫上摸le摸,“就你心肠软”

  虽然杨辰只是随手摸le摸,可慧琳却是心头小鹿乱撞,在慧琳的眼里,摸她发丝就是很亲昵的动作le

  只是,杨辰也méi多注意,他的目光投降le第二个上去投掷的安心

  安心可méi慧琳的准头和力道,扔完五个球,还是méi打到半个娃娃,不由撅le撅小嘴,对大爷道,“大爷,我还要五个球”,说着,掏出皮夹拿出张十块

  大爷当然乐得如此,收le钱,继续给le安心五个球

  安心这次méi失望,扔第四个球的时候砸中le一只最小的晴天娃娃,好歹是高兴le,也就méi打算继续砸

  “若溪姐姐加油”,安心退下来,还不忘记装模作样地给林若溪鼓个劲

  林若溪随口应le声,她可méi空理会安心,深呼吸一口气,似乎有些紧张,拿着塑料框子○来到桌子后面,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就盯着那最高处的大北极熊玩偶看

  “姐姐好认真呢”,慧琳情不自禁地说

  安心走过来,小声说:“那眼神好像不是要打北极熊玩偶,是要猎杀北极熊,咿……真是越◆看越小女孩le”

  这时候,林若溪终于算是“酝酿”好le作战情绪,拿出一个塑料球,对着那个北极熊玩偶,就是一记用力的投掷

  “嗽”,那球力道是够le,可却是直接飞偏le

  林若溪的脸蛋立刻红扑扑跟个熟透苹果似的,显然对于她来说,在情敌与丈夫、妹妹面前如果打不中,是件丢脸的事情

  林若溪选择不去看旁边人的表情,继续拿起球,用力地去砸那北极熊玩偶

  可惜,林若溪投光le五个球,还是méi擦到那北极熊的边,别说打下台子le

  二话不说,林若溪从皮夹里掏出le一张五十的,给le大爷,说道:“我要二十五个球”

  那大爷乐不可支,立马送上二十五个球,将五十的钞票塞进背心口袋里

  林若溪拿着满满一筐子的球,继续朝那北极熊猛砸,可是,也不知道林若溪是怎me控制的,这球不管怎me砸,不是左飞出就是右飞出,偏偏是不砸到北极熊身上甚至连别的小玩偶,□也是边都méi擦中

  扔完二十五个球,林若溪脸色已经不是红le,变得有些发白,但眼神却是变得就跟要杀人一般,凛凛然叫人害怕

  “大爷……”林若溪唤le一声,那声音足以把人冻僵,饶是这天◇气本就很冷,那大爷还是感觉骤降十几度

  “小……小姑娘,你还要?”那大爷其实也有些呆住le,他méi见过这me衰的顾客,砸le三十个球,连个最小的玩偶都méi打下来

  林若溪从皮夹里掏出le一张一百元大钞,说道:“给我五十个球”

  大爷哭笑不得,“小姑娘,你这me扔,我都不好意思le,你把钱收着,不如我给你个小娃娃算le,你也甭生气,就当运气不好”

  “不可以”

  林若溪突然声色俱厉,面带寒霜,直瞪得老大爷心跳到嗓子眼

  “我就不信,我连一个小玩偶都打不下来凭什me她们都能打下来,就我打不下来?大爷你就别跟我谈什me送不送的,我不要,我就要自己打”林若溪指着不远处的慧琳跟安心说

  慧琳与安心互相望le眼,彼此都有些莫名其妙的样子

  杨辰却是苦笑不已,林若溪要强的性子他早就知道,不然也不会这me拼命地工作,非要证明给世人看,她能▲驾驭玉蕾国际le

  可如今,杨辰发现,自己是小瞧le林若溪要强的一面,这妞的较真劲儿,也算到le“奇葩”的境界le,竟然连打个小玩偶,都能上升到这样的严肃程度

  想来,林若溪是把安心当★☆成le假想敌le,她不愿意在任何方面输给安心,而qiě她本就是不服输的性子,打不到那喜欢的北极熊,她是不会轻言放弃的

  这可怜的老大爷算是被震慑住le,这小女娃的眼神,哪是要打玩具,压根就是要□杀人啊

  不过人家非得送钱,老大爷也不能多说什me,给le林若溪两大筐五十个球,老大爷苦笑着摇摇头

  林若溪拿过两筐球放身前,开始继续对那北极熊的射击,几乎是连珠炮一般,不断地投掷出五色斑斓的塑料球

  可惜,不管林若溪怎me瞄准,怎me使劲,这球就是不打中玩偶

  “我说小姑娘,你就别老盯着那大熊le,那熊看起来最大容易打,可其实距离也最远些,你不如打打小的,那些近,反而好打”,大爷劝说着,他已经不忍心看这me漂亮的小姑娘干受气le

  林若溪咬le咬唇瓣,眼里的目光笃定而坚韧,“不行,我一定要打中那个大熊”

  这时候,林若溪的五十个球又打完le,于是又从皮夹里拿出两百块钱,对大爷说:“大爷,我要一百个球”

  大爷无奈le,可méi办法,只好又送le一百个球过去

  这一百个球,哪是这me容易扔完的?林若溪扔十几个,休息一下,继续扔,这me一来二去的,半个小时就过去le

  慧琳跟安心都快等哭le,她们都觉得匪夷所思le,哪怕是闭着眼睛扔,一百多个球,也该砸中一个?

  当林若溪再度扔完球,从皮夹拿出四百块钱,要两百个球的时候,换成老大爷脸色煞白le

  “小姑娘啊算我求你le,我把那大熊,还有别的小玩具都送你,那儿的玩具加起来都不值四百块啊”大爷说出le真心话,他已经被林若溪吓住le,这世界上怎me会有这me恐怖的客人呢?

  “若溪,要不我帮你砸?就当老公送你的”,杨辰上前,想劝劝林若溪,这me下去,都得天黑le

  林若溪寒气鄙人地看着杨辰,“怎me,你也觉得我不行?安心能砸到,为什me我不行?我不会输的”

  杨辰摸le把脸,顿时méi话可讲,他总不能说,“其实你已经输le”

  这一次,林若溪几乎是从老大爷那抢来le两百个球,跟小山包似的,两百个球放满le小桌子

  林若溪舒活le下手臂,继续开始“球如雨下”……

  但世事难料,这就跟枪林弹雨里,偏偏有人能活下来一样,四、五百个塑料球的投掷过后,林若溪依然méi打中半个玩偶

  这时节,本就白日还不怎me长,等林若溪打完le两百个球,这太阳,已经慢慢西沉le……

  林若溪此时已经面色阴沉,漂亮的脸蛋让人有些害怕的气息,特别是那乌黑的眸子里,好似能喷出烧死人的火焰

  老大爷佝偻着背,不知道何时已经偷偷躲进铺子里,他是打死不愿意再收钱le,只盼着这小姑奶奶越早走越好

  杨辰看到慧琳与安心已经郁郁地在一旁发起le呆,知道不能再这me下去,走上前去,拉le拉林若溪的手臂,“走,别再玩le,哪有人出来散心玩个游戏还生气的?”

  林若溪虽然很是不甘,可也知道自己有些过le,气鼓鼓地看le会儿那只屹立不倒的大北极熊,才点点头,说道:“等我一下”

  接着,在■杨辰诧异的目光中,林若溪走到店铺门口,放le一张十块钱在桌子上,对那不敢看她的老大爷说:“大爷,我用这十块钱,买你十个塑料球”

  “啊?”

  大爷怀疑自己听错le,哭丧着脸,“小姑娘,●你还要砸?我年纪也大le,这容易出心脏病啊”

  “不是的,我是把球买走,我回去练习,练好le继续来”,林若溪严肃地说,“那个大熊大爷你帮我留着,我一定要拿到手的”

  这一下,不仅老大爷☆,就连杨辰跟慧琳、安心,都目瞪口呆

  安心在胸前划le一个十字,小声在杨辰背后说道:“老公,我以后一定乖乖当小的,我才不要跟这样的疯女人去抢男人呢……砸个玩具熊都能较真地把人吓死,跟她抢老公,☆我估计méi开始就被她弄死le……”

  杨辰不满地训斥,“什me叫‘疯女人’,不准乱说话”

  安心吐le吐舌头,嘟着嘴,显然méi觉得自己说错le,偷偷瞧le眼在那儿一丝不苟拿塑料球的林若溪,眼里竟是第一次露出几分由衷的惧怕

  「说些题外话」

  有书友质疑我书里节气问题,说春天怎me有枯叶请注意,这是南方,南方的春天要到三月左右才真正开始,不是说一月就是得开始都冒芽的反正我的家乡是那样,现在书里的时间是二月底三月初,枯叶乱飞是很正常的,何况那还是高地上

  我说这些话,不是说我怎me有常识有学问,我只想说,我是在认真考虑后写下文字的当然,有疏漏是必然的,我仅仅解释一下

  另外,今天完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