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黑天与星云】


  383

  当纳加神蛇吐出毒物的刹那,屋内还清醒的几人,立马意识到,为什么这三人大摇大摆地进入蔡家的大院,却是根本没有任何阻拦了,这条大蛇的度,再配上这yī看便zhī有着剧毒的青雾,那些普通的士兵,根本就是炮灰

  云淼师太的剑不zhī何时已然握在手上,殷虹的剑穗随风摆舞,周身散发出澎湃的真气,迎着那纳加神蛇,抬手便是yī片剑光

  那毒雾被剑光阻挡,直接被绞散在空气里,并没能构成太大威胁

  “道长,我来对付这孽畜,你只管攻那吹笛者”

  玉玑子早有此想法,本就轻功不俗的他,腾空yī闪便来到吹笛的迦楼罗面前,运起昆仑绝学乾元功的真气,yī掌直拍迦楼罗脑门

  可不等玉玑子打中迦楼罗,迦楼罗迅地yī闪后退,而另yī名身材魁梧的大汉却是横身挡在了玉玑子面前

  “哼”

  大汉的胸膛处,恰好就中了玉玑子乾元功内力的yī掌,大汉随着闷哼了yī声,却是纹丝不动

  玉玑子心中骇然,自己这掌所饱含的内劲,足以拍碎千钧大石,这汉子竟然能硬扛下来

  “华夏的内功,的确有些门道,我弟弟大力罗摩能被你打得出声,你已经值得为傲了”,那名黑发男子好似看戏地评价道

  玉玑子却是不敢大意,后退开两步,见那大力罗摩果真没什么事,还是yī脸戏谑地看着自己,当即大怒

  “莫要以为,你能挡住我这yī掌,老道士我就没法子治住你”

  玉玑子观察到云淼师太与那大蛇缠斗,剑气澎湃,不落下风,心里大安,直接从腰间抽出了yī柄缠身软剑

  “仓琅”

  剑光如月华流转,隐约间,yī个阴阳八卦太极图在剑光中成型

  “看你能否接住我这昆仑八卦龙形剑”

  黑发男子眉头yī皱,似乎察觉到玉玑子的攻势颇为难缠,但并没有与大力罗摩yī同出手对付的意思,而是将目光移向了正厅方向

  已经将蔡云成安顿到后方的蔡凝已经赶了出来,她zhī道自己的实力与云淼师太、玉玑子都有不小的差距,特别是玉玑子这等迈入先天的高手,是两种境界,但她此刻除了迎敌,没有别的选择,毕竟,这是她家

  龙二组的成员却是多少都◎中了些笛音的攻击,浑浑噩噩,yòu受那纳加神蛇的惊吓,直接就选择从后方撤退,打算将这里的情况报告给林志国,好做具体的打算

  永夜挣扎了下,劝说蔡凝逃跑无果,最后yī咬牙,也是跟组员们yī样,“★战略性撤退”

  “女人,你不是我的对手”,黑发男子见到蔡凝战意浓浓的目光,讽刺地笑道

  “要打了才zhī道”,蔡凝不动声色间,yī手已经握满了细如牛毛的银针,而另yī只手则是柳叶刀片 ●
  黑发男子眼里流过yī丝讶异,“这是华夏传说中的暗器么,以前倒没见过,嗯,或许你真能给我些许惊喜”,男子悠然地说道:“我叫黑天,女人,你呢?”

  “花雨”

  蔡凝刚说完,yī手◆柳叶飞刃已经如同飞蝗般朝着黑天的四肢与胸前、咽喉飞射而去

  黑天的脚步丝毫未动,只是yī对黑褐色的眸子,不zhī道何时已经变成了灰白色

  紧跟着,蔡凝射出去的所有柳叶飞刃,竟是如同着了魔yī般,朝着蔡凝反射了回来而且,度分毫不减

  蔡凝后脊yī阵发凉,眼前的景象颠覆了她对武学的认zhī,虽然她曾经见识过yī些能力,但如此轻而易举地用出这种能力,却是从来没有过

  yī■直隐蔽在印度不为人所zhī的梵天,竟然有这样的能耐吗?

  蔡凝的轻功还是极为出色的,毕竟出身身法卓越的唐门,自己的所有飞刃都被闪身躲过

  “花雨,小心提防对方的精神力”,yī边与纳加神◇蛇作战的云淼师太乘着空隙大喊道,“对方是古瑜伽高手,精神力深不可测,那种能力是无迹可寻的,寻常手段是无法破他的精神力的”

  精神力?

  蔡凝心头凛然,年幼时有见过yī次修炼精神力的高人,用精神力转化的念力,硬生生盯着yī根钢筋,使其弯折当时并没觉得这种能力修炼起来有什么大用处,今日yī见,才zhī道,高深的精神力,所凝结出来的念力,竟然能强大到这种地步

  “女人,不要发呆”,黑天冷笑了声,“该我发‘暗器’了”

  黑天说完,他周身两丈内,地面上无数的石子、落叶、草屑,竟然都变得失去重力yī般,开始悬浮到半空中

  “我没有你那么漂亮的暗器,但对我来说,任何物体都是暗器”

  语毕,那些杂七杂八的废渣,都变成了锋锐的杀人利器,带着无数的破空声,朝着蔡凝冲击而来

  蔡凝连续几个跳跃,闪开了这些砸碎所变成的暗器,同时,手里yī把牛毛般纤细的银针几乎难以察觉的轨迹,从四个角度分别扎向了黑天的周身死穴

  “没用的”,黑天轻蔑地笑了声,那些银针在他身前yī尺之时,全数都悬浮在半空中,再难寸进

  “还给你”

  蔡凝难以置信自己的招数竟然如此轻松就被破解,如果任何暗器都会被这样挡住,那就算施展漫天花雨的终极绝技,也不过是杂耍罢了

  与此同时,云淼师太,见情况已经险象环生,再也不敢保留任何战斗力,奋然地yī记破空剑气,将那纳加大蛇挡开yī阵后,手里的三尺青锋划出了yī道复杂多变的圆弧

  “星云剑法”

  云淼师太yī声厉喝,腾空飞起,直直地越过了屋顶,在半空中身体飞地旋转了起来

  紧跟着,云淼○师太手中的长剑也开始绽放出夺目的绚烂色彩,红橙黄绿,姹紫嫣红,远远观去,果真如同yī团浩淼星云

  那迦楼罗指挥着纳加神蛇,试图跃起来咬住云淼师太,但神蛇虽然尾力强横,也是无法yī下子跳跃地太高☆,只能眼睁睁看着云淼师太凝结完了yī身剑气

  蜀山绝学本就擅长狂烈的破坏,此刻云淼师太打算殊死yī搏,自然毫不保留,将破坏力凝聚到了最高程度

  “道长蔡凝退开”云淼大喝道

  玉■玑子与飞身缠斗中的蔡凝见状,立刻zhī趣地腾身闪开

  绚烂的星云陡然间yī阵爆闪,yī圆形的彩色气团,发出阵阵闷响

  “sùsù、sùsùsùsù……”

  各种色泽的光亮剑气,□■玑子与飞身缠斗中的蔡凝见状,立刻zhī趣地腾身闪开

  绚烂的星云陡然间yī阵爆闪,yī圆形的彩色气团,发出阵阵闷响

  jīzǐyǔfēishēnchándòuzhōngdecàiníngjiànzhuàng,lìkèzhīqùdìténgshēnshǎnkāi

  xuànlàndexīngyúndǒuránjiānyīzhènbàoshǎn,yīyuánxíngdecǎisèqìtuán,fāchūzhènzhènmènxiǎng

  “sùsù、sùsùsùsù……”

  gèzhǒngsèzédeguāngliàngjiànqì,好似流星雨yī般,对着纳加神蛇以及它背后的迦楼罗、大力摩罗、黑天,就是yī阵狂风扫落叶般的洗礼

  那剑气就跟锋锐的刀片无异,但比之刀片,加具有穿透力与杀伤力,还带有各种爆炸的性质,极为难缠

  纳加神蛇的表皮极为坚硬,虽然吃疼开始狂扭,但却能承受住,可惜那迦楼罗却是没有那坚硬的蛇皮,被剑气yī近身,立刻全身挂彩,却是再也不能好好地吹奏笛子

  大力摩罗也不zhī是何种功夫,竟是两只*的臂弯yī抗,愣是对着无数的剑气,脚步yī动不动

  只不过,他那手臂上迸裂的伤口,飞溅的鲜红,能看出,其实他并不好受

  就连刚才气定神闲的黑天,也是yī阵凝重,无暇顾及身边二人,■两眼灰白色的光芒逐渐扩散,所有在他身边的剑气都被无形地抵消在了半空中

  当云淼师太落地的时候,迦楼罗已经成了血人,无力战斗,纳加神蛇似乎关切主人安危,游回了迦楼罗身边,朝着云淼师太吐信不已

  大力罗摩怒吼yī声,“砰砰砰”地连续踩破了三块青石地砖,赤红了双目,朝着云淼师太冲了上来

  云淼师太施展完破坏力极强的星云剑法,体内真气耗了七七八八,哪还能继续鏖战?

  玉玑子正是看清这点,横身挡在云淼身前,手里换上了玉龙天罡剑法,与受了不少伤的大力罗摩开始硬撼

  承受了大量剑气破坏力的大力摩罗已经力量大不如之前,拳脚间与玉玑子充沛的先天真气所附着的软剑对抗,立刻被迫步步后退

  “退下”

  黑天见情况不妙,直接yī人挡在了玉玑子面前,yī对灰白色的眸子爆闪yī阵,玉玑子那龙抬头的yī剑,愣是没能刺下去

  “雕虫小技”

  玉玑子并未使出全力,此刻见黑天竟然敢直面自己的长剑,哪肯示弱,全身的乾元功力暴起,先天真气如同洪水开闸,形成yī团螺旋气流,生生破开了黑天的精神念力场

  “呲”

  黑天仓皇之下倒退了三四步,堪堪避开了玉玑子杀气凛然的yī剑

  不想,还没等站稳,后脑门处就飞来了十多枚梅花镖

  “可恶”

  黑天zhī道是蔡妍突然的弧度暗器,勉强立刻yòu分散出yī层念力,将那些梅花镖的轨迹改变后,闪身来到大力摩罗身旁

  “走”

  却是黑天zhī道无法立刻拿下玉玑子等人,带着还存有战斗力的大力摩罗打算逃跑

  大力摩罗极听黑天的话,也不恋战,直接跟着黑天跃上了围墙,跳了出去

  蔡凝还打算追上前,却被玉玑子拦着,“莫追,敌在暗,我们在明,若有埋伏,万劫不复”

  “可是……”

  “你看,云淼师太真气耗得太多,需要立刻静养yī阵,况且我们遇到袭击,其他人必然也受到袭击,立刻联络将军才是正事,不要忘记此次他们来的主要目的”玉玑子指了指地上盘腿调理的云淼师太,解释道

  “道长,你是说……”

  “没错”,玉玑子脸色凝重地道:“他们的大部队,必然是已经前往航母开发基地,我们需要联络将军后,立刻前往那里才是”

  蔡凝冷静下来,立刻掏出了炎黄铁旅内部的联络用手机,拨通了林志国的电话,想询问如今的事态发展情况

  电话没响了几声便被接起,蔡凝微微松了口气

  “将军,您没事,真是万幸”

  电话那头沉默了阵子,突然传来yī个浑厚的男子嗓音,说着生涩的中文:“是炎黄铁旅的人吗?”

  蔡凝刚刚放下的心立马提到了嗓子眼,睁大了yī对明眸,冷声问道:“你是谁,为什么有将军的电话,将军呢?”

  “你们的将军,他很好,就在我的身边,只不过暂时不方便与你们说话”,那名男子的口吻显得极为平淡,不带丝毫情感,“至于我,他们都叫我,大梵天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