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一了百了】


  373

  “宁总理,这么突然就造访,可真是受宠若惊啊,哈哈”,杨破军爽朗地笑着,老远就向宁光耀伸出了手

  杨辰站在宁光耀身边,却是丝毫没被瞧见一般

  宁光耀一脸快意,“杨破军,跟nǐ说了多少次,私人见面别这么叫我,nǐ当我不知道,nǐ这话都是虚的么?”

  “嘿嘿,还是老宁nǐ了解我,不过当着这么多兵的面,我总得卖nǐ点面子不是”,杨破军道

  宁光耀也不去理会他的客套,虽然身材矮了半个头,但还是一手很随意地勾搭着杨破军的肩膀,感慨地道:“上次见面,还是人大会议的时候,这么快又几个月过去了,我们两个老朋友,也算聚少离多啊”

  “我是天天很闲,当兵的,只要不打仗,总归忙不到哪里去,不像nǐ,天天这里演讲,那里考察,哪天还得去慰问,是没功夫多见面”,杨破军笑道

  “nǐ不是也要去竞选政治局常委了么?以nǐ的资历,当选国家级领导干部也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到时候nǐ没准比我还忙”

  “哈哈……那就承nǐ吉言……”

  两个中年人就这么nǐ一言我一语,站在走道里,说起话来

  宁国栋与一干的保镖都站在宁光耀身后,两名大人物谈话,他们不敢出声

  杨辰知道杨破军是故意装作不认识自己,但也没生气,毕竟也犯不着跟自己过不去,自己来这里也不是为了他的

  不过没想到,宁光耀跟杨破军会是这么熟识的关系,按照年龄上讲,宁光耀应该痴长几岁,不过倒也没差多少,毕竟那个年代,不似当今一般一代代划分地明显

  等两个老朋友谈了五、六分钟,宁光耀才指着杨辰道:“这小伙子说是来找nǐ跟雪华的,nǐ们认识?诶,对了,怎么不见雪华?”

  杨破军终于无法再回避站在旁边的杨辰,脸上的笑容渐渐散去,淡淡道:“这事情,说来话长,老宁nǐ跟世侄先跟我的亲兵进去喝杯热茶,雪华她身体不太舒服,所以今天没能来见nǐ”

  “不舒服?被nǐ当犯人一样关着,禁足,当然不能舒服”,杨辰嗤笑道

  杨破军脸色一沉,“nǐ胡说些什么?”

  “禁足?”宁光耀一惊,“什么意思?杨破军nǐràng雪华禁足?”

  杨破军深呼吸一口气,尽量压着怒气,道:“我们夫妻点一点私事,老宁nǐ不用费心”

  “我能不费心么?nǐ跟雪华,和我都是几十年交情了,nǐ们俩的性子我还不了解?雪华的性子向来温婉,从来不会主动招惹谁,对nǐ从来都百依百顺的,nǐ怎么会无端端把雪华给关起来呢?”宁光耀蹙眉,满是不解

  杨破军脸色越发难看,yǎn里闪过一丝愠怒,但并没发作,只道:“事情很复杂,老宁nǐ就先不要管,我跟这个年轻人,会把事情办妥”

  说完,杨破军目光冷厉地看着杨辰,道:“nǐ跟我来”

  杨辰当然不会怕了他,哪会任他摆布说去哪就去哪,站在原地一动没动,道:“我没什么事情可以跟nǐ遮遮掩◎掩地谈的,nǐ有话就立刻说,要是没话可说,那我就自己去找”

  “nǐ知道nǐ这是在跟谁说话么?”杨破军沉声道

  “我跟谁说话,取决于nǐ的态度”,杨辰丝毫不ràng地说

  “n☆ǐ以为我会任由nǐ在我的军营里乱走么?”杨破军yǎn里快要喷出怒火,“nǐ以为,我不敢当着宁总理的面,把nǐ关起来?”

  “nǐ可以试试看”,杨辰哂笑道

  宁光耀见两人剑拔弩张,满是疑★惑的同时,忙劝阻道:“nǐ们这是干什么?破军,nǐ快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年轻人是跟nǐ们是什么关系?”

  杨破军沉默不语,只是面色含煞地看着杨辰,毕竟是一方统帅,手上也是染过无数敌人的○鲜血,此刻一发怒,整个人就升腾起凌厉的气势,ràng宁光耀身边的几名保镖都神经紧绷了起来

  杨辰浑然不惧地与杨破军对视,yǎn前的男人似乎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不愿意看到自己,杨辰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对自己如此地怀有排斥感,显而易见的,他关住郭雪华,也是因为他自己的这种情感

  正当杨辰懒得多与杨破军废话,打算自己去找郭雪华的时候,却听得从走道的另一头圆形拱门处,传来一个惊喜交加的女声,

  “杨辰?”

  杨辰回过头去,却是见到,头发有些凌乱,面色无比憔悴的郭雪华,正站在那里,目中含泪,激动万般地望着自己

  也不知道这一天多的时间里,她是怎么过的,比之先前自己所见的□
  “yángchén?”

  yángchénhuíguòtóuqù,quèshìjiàndào,tóufāyǒuxiēlíngluàn,miànsèwúbǐqiáocuìdeguōxuěhuá,zhèngzhànzàinàlǐ,mùzhōnghánlèi,jīdòngwànbāndìwàngzhezìjǐ

  yěbúzhīdàozhèyītiānduōdeshíjiānlǐ,tāshìzěnmeguòde,bǐzhīxiānqiánzìjǐsuǒjiànde她,这个女人仿佛苍老了好几岁,脸上黯然无光,一对眸子有点凹陷,唇色有些发白,此刻站在寒风里,就如同随时摇摇欲坠的深秋枯叶

  不仅杨辰,杨破军与宁光耀等人,见到这般模样的郭雪华,也都神色各异,特◆别宁光耀,就如同见了什么惊恐无比的事情一般,随即yǎn里窜起了愤怒,狠狠地瞪着杨破军,显然很不满杨破军把郭雪华折腾得如此模样

  郭雪华却是压根没心思注意自己的情况了,顾不得头发还乱糟糟的,发丝▲在额前飘荡,拼劲力气地朝着杨辰奔跑了过来

  杨辰只是瞬间地皱了下眉头,最终还是任由郭雪华一把抱住了自己的腰,整个人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郭雪华喜极而泣,用力地抱着杨辰,头靠在杨辰胸膛处,不断地喊着,“孩子……孩子……我的孩子……妈妈终于找到nǐ了……”

  这话虽然很模糊,但在旁的几人却是都听得一清二楚

  杨破军脸色铁青,不声不响

  宁光耀与宁国栋父子,则先是震○惊,而后是难以置信地望着杨破军与杨辰

  郭雪华的孩子?那么,这两人是父子?

  虽然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怎么杨家会突然冒出来多一个儿子,但显然,yǎn前的事情不是子虚乌有,不然,杨破□军何必遮掩此事?

  杨辰不知道自己此刻是怎么想的,大脑里其实空荡荡的,任由怀里的女人在自己胸口流yǎn泪,任由她抱着自己,喊自己“杨辰”、“儿子”、“孩子”……她的声音很嘶哑,很无力,但却如同一个个强有力的锤子,猛烈地砸着自己的心脏

  狠狠地ràng自己心脏作痛

  可是,即便心脏很痛,但杨辰却感到很温暖,好似什么东西,在渐渐地融化

  这就是,自己一直没感受过的东西么……杨辰心里想着

  郭雪华的贴身警卫员小文跟小莉也跑到了这里,俩女兵都是面红耳赤,显然有些愧对杨破军,抬不起头来

  杨破军横了两女一yǎn,“谁准nǐ们,放夫人出来的?”

  小☆文小莉彼此互望了yǎn,却是都沉默不敢说话

  “是我”

  一个苍老的声音从拱门处传来,面带几分忧郁的杨公明,带着老妇人一同,又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杨公?”宁光耀肃然起敬,遥遥◇▲地鞠了一躬,连带着宁国栋立马也人清了来人,连父亲都得致敬的前辈,他自然得跟着鞠躬

  杨破军yǎn里的怒火顿时灭了下去,失声道:“父亲?”

  “是我ràng雪华出来的,也是我,告诉她,杨◇辰来找她来了”,杨公明叹声走到几人面前,对目瞪口呆,似乎不敢相信的杨破军道:“破军啊,这次的事情,nǐ做得有些过分了雪华要见亲生的儿子,nǐ怎么能这么对待她?”

  “父亲,我……”杨破军想解释,但却知道这不是解释的时候,喟然叹了口气,望了yǎn身旁已经吃惊地说不出话的宁光耀,杨破军yǎn中满是忧虑

  显然的,这件事情被宁光耀等人听去,他觉得很是糟糕

  郭雪华这时候终于哭地差不多,虽然中间杨辰一句话没说,只是默默地站着ràng她抱住哭,但郭雪华却是开心地展颜笑了起来,情不自禁地两只手抚摸在杨辰的脸颊上,看着杨辰漠然没有任何表情的面孔,痴痴着迷似的

  “杨辰,谢谢nǐ能来找妈妈,妈妈真的很高兴nǐ肯来见我,现在就算ràng我死,我也没有遗憾了”

  “说什么死不死的,这是该当着我这个老人家的面说的话么?”杨公明笑骂了声,转头对宁光耀道:“宁总理,我这老头子处理家事,不知道能不能请nǐ与贵公子回避一下?”

  宁光耀虽然很想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但却不敢不顾杨公明的请求,“好的,杨公,那我带着他们先去破军办公室里”

  等宁光耀带着人走掉,空★落落的走道内,终于彻底安静下来,只剩下几个杨破军手下的亲兵,神情肃然地注视着一切

  杨公明看着满脸忧愁的儿子,又看看,面无表情的杨辰,道:“杨辰,带nǐ妈,去nǐ住的地方”

  杨破军猛◇然睁yǎn,而郭雪华也是愕然地回头望着自己公公,杨辰yǎn里闪过一抹讶然

  “父亲,怎么能ràng雪华跟着这小子去?”杨破军质问道

  “难道,ràngnǐ继续跟关犯人一样,关着雪华么?”杨公明不悦地道:“何况,雪华肯定也希望能多看看杨辰”

  郭雪华望了yǎn杨破军,yǎn里几分失望与冷淡,随即又看看犹豫不决的杨辰,轻声点头道:“只要杨辰愿意,我当然一百个愿意,如果杨辰不想,◎我就跟着公公nǐ回燕京”

  “回什么燕京,nǐ身子这么虚弱,在江南这里好好养养,燕京大宅里头也不缺nǐ这个媳妇,我还要在这里huán顾几日”杨公明对杨辰道:“杨辰,不要婆婆妈妈,既然nǐ的选择□已经做出,就别婆婆妈妈的,她不是别人,是nǐ亲妈,为了见nǐ一面,伤神成这幅模样的亲妈”

  杨辰身子震了下,望着yǎn前郭雪华惨淡虚弱,却满足欢喜的笑容,呼了口气,点头道,“知道了,我可以带她回去,反正房间什么也都有”

  “不行”

  杨破军陡然大喊,双眉倒竖,怒气终于无法抑制,大吼道:“父亲就算是您的决定,这次我也要斗胆违抗一次了我可以容忍他们相认,我也可以容忍您ràng雪华回燕京但我不能容忍,ràng雪华跟这个小子一起去住这算什么?难道我这个丈夫死?还是我比不过这个跟杨家已经二十多年都没关系的毛头小子?ràng他回杨家都已经是莫大的牺牲,他到现在,处处跟我顶撞,凭什么还要什么都迁就他?”

  “破军”

  “不用说了父亲我心意已决”

  杨破军yǎn里露出一抹决然,突然从身边一名亲兵的腰间抽出了一把五四手枪,直直地瞄准了杨辰心脏位置

  “今天nǐ要敢带着我的女人走,不论nǐ身体里是不是流淌着我的血,我宁可把nǐ当作擅闯军营的间谍杀了,一了百了”

  「今天完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