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太像了】


  363

  当yáng破军与lín志国一同来到庭院内时候,云淼师太也已经站在了院子里,看到yáng破军,云淼也只是稍微点了下头,但见到lín志国,却是根本不打算理会,直接扭头装作没看到●

  lín志国微微叹了口气,zǒu到云淼身边,说道:“何必如此呢,每次见面都要让我难受,一日夫妻百日恩,你这样待我,对你也没什么好处”

  云淼冷哼了声,“关心你自己就好,我的事情自然不■用你管”

  “我不管行吗?当初要不是你执意让慧儿去跟yáng辰在一起,怎么会闹出今天这样的事情?现在yáng家的少爷受伤了,你满意了?”

  云淼瞪着lín志国,怒声道:“这也比你一个决定,我儿子儿媳全死了要强”

  “你……”lín志国一阵恼怒,却是说不出话来反驳,毕竟的确是自己的决定,让孩子们全战死他乡

  周围几人见云淼跟lín志国一见面没几句就杠上,都装作没听见没看见

  lín志国与云淼是夫妻的事情,在这个圈子里并不是什么秘密,不过周边人也不是很懂其中的关键,只知道二人已经闹了二十来年,所以见怪不怪

  yáng破军向自己的妹妹yáng婕妤交换了一个此次才懂的眼神后,才zǒu到郭雪华身边,神情复杂地望了眼病房关着的门,“那个年轻人,在给烈儿治疗?”

  郭雪华本是温婉的性子,虽然之前跟yáng破军闹得不愉快,但也不会跟云淼那样一闹就闹了☆二十多年,此刻轻轻点头,柔声道:“他说半个时辰内不准去打扰,应该快要好了”

  yáng破军好似无意地问道:“有没有对你说什么特别的?”

  “特别的?你想问什么?”郭雪华怪异地看了丈夫一●

  yáng破军立刻转移话题道:“你让他来,他就来了?没提什么要求?”

  郭雪华自然不会把自己下跪的事情说出来,倒不是觉得没面子,只是知道这么一说,yáng破军肯定大怒,到时候大家尴尬不愉快

  于是,郭雪华只道:“他只让我,以后不准去求他,这是唯一的一次请求”

  “求?”yáng破军眉头一皱,但紧跟着,听到是yáng辰不准让郭雪华去求他,顿时心头一惊……

  yáng破军很快就意识到,虽然郭雪华认不得yáng辰,但yáng辰,很可能已经知道了他与yáng家的关系

  至于为什么不点破,yáng破军可以想到很多理由,但不论是哪个,只要yáng辰不突然间点出这一切,对他就百利无一害

  “你的确不该求他,他不过是你的晚辈,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担待不得你的请求”,yáng破军傲然道

  郭雪华黛眉一皱,也不反驳,她已经习惯了yáng★破军的狂傲

  可是就在此刻,郭雪华望着yáng破军的侧liǎn,忽然脑海里有一点东西被bō动了……

  郭雪华陷入了沉思,怎么好像……

  在院子里沉寂了五六分钟后,yáng烈房间◎的门终于打开了,yáng辰一liǎn的淡漠,隐隐额头上有些细汗,静静地zǒu了出来

  众人一见yáng辰,立刻投去询问的眼神

  而yáng破军、郭雪华,则是目光各异,yáng破军是以一种审视和思虑的目光看着yáng辰,而郭雪华,则是猛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怔在原地

  yáng辰对玉玑子等人道:“一个月,可以康复,功力稍微打点折扣,勤加修炼可以弥补”

  yáng辰的声音略有点虚弱,治好一个人周身的经脉与五脏六腑,所消耗的衍生经内力,可比想象中的多太多,而且yáng烈受的不是外伤,无法用自己的血液加恢复,费尽不是一点半点

  “那么重的伤势,竟然半小时就能治好,宋师兄曾跟我说过《往年衍生经》的神奇,没想到第九层竟然如此恐怖的恢复能力”,云淼喃喃自语道

  这一下,在场的诸人才微微松了口气,毕竟如果yáng烈彻底瘫痪了半死不活了,那yáng家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虽然这些人大多知道yáng辰不会害怕这些,可总归是件对华夏有害的事情,不用提yáng婕妤这样心里满是焦虑着家族的人了

  yáng辰说完,便不想多待在这个地方,可刚要zǒu,一抬头,却见yáng破军已经站在自己的眼前

  如果说正式见面,这还是两人间的第一次,但是yáng辰也好,yáng破军也好,一刹那,许多东西都了然于胸

  郭雪华终于意识到自己之前看到yáng辰的时候,那种奇妙的感觉是什么——太像了

  自己的丈夫,跟这个叫yáng辰的年轻人,长得实在太像了

  yáng破军虽然已经上了一些年龄,变得老陈许多,但年轻时候的他,与yáng辰极为相似,只是郭雪华一直没往那方面想,之前才没察觉到

  当初yáng婕妤跟袁和伟身为局外人,倒是看得格外清楚一些,通过各方面的暗里查探,再结合yáng辰的态度,yáng婕妤才做出判断

  yáng辰与yáng破军对视一眼后,谁也没说话,就如同最普通的陌生人一般,yáng辰直接将目光转向蔡凝,“帮我准备一辆车”

  不等蔡凝答话,蔡云成当先道:“没问题,要多谢你救了yáng烈”

  见yáng辰这就打算要zǒu,lín志国zǒu上前来,道:“年轻人别这么心急,我还有些事情要跟你谈”

  yáng辰早就看到了lín志国,心知肯定没什么好事,果然又找上自己了

  “有事快说”,yáng辰几分不耐烦

  lín志国早就知道了yáng辰的脾气,而且在场有令yáng辰不想多接触的人,他也是最清楚的一个,所以也不生气,微笑道:“这里不方便”

  yáng辰直接径直朝着院外zǒu去,而lín志国望了众人一眼后,也跟着yáng辰出了院子

  其他人见lín志国有事情与yáng辰商量,不会不识趣地跟过去,yáng婕妤、玉玑子、云淼,包括蔡云成父女,都很适时地zǒu去了别的庭院,只留下yáng破军郭雪华夫妇二人

  yáng破军见郭雪华一liǎn怀疑地望着自己,心知自己妻子察觉到了什么,心头一紧,liǎn上却是若无其事一般,道:“进去看看烈儿”
▲   郭雪华不语,跟yáng破军一同zǒu进屋内

  yáng烈此刻躺在床上,liǎn色已经变好许多,近处看着,就跟睡着一般

  郭雪华微微松了口气,为yáng烈扯了扯棉被,寻思了下,背对●着yáng破军问道:“破军,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没有”,yáng破军直截地回答

  郭雪华仿佛是肯定了自己的猜测,笑道:“你说没有,肯定就是有如果真没事,你肯定会问我为什么会这么问这么多年的夫妻,我比你要了解你自己”

  yáng破军眉头一皱,“既然你这么了解我,就不该问我”

  “我能不问吗?”郭雪华猛然转身,目光直直地盯着yáng破军,“告诉我,yáng辰,他是不是我们遗失的孩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