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后宫斗】


  「第四,昨天的补完,今天的也完」

  342

  如果一个入流企业家不知道罗斯柴尔德家zú,那就跟一个士兵不知道拿破仑,一个科学家不知道爱因斯坦,是同一个可笑到极点的事情

  zhè个在法国大革命时代背景下成长壮大起来的家zú,已经成为世界金融史上的传奇,他们从来不高调出现,却无处不在

  他们的企业从来都不会上市,所以也就意味着不需要申报财产

  事实上,从八十年代开始,许多关于罗斯柴尔德家zú的历史典籍与著作,都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有xīn人很容易就能推断出,zhè跟罗斯柴尔德家zú的幕后*作肯定是有关系的,时至今日,各种对于罗斯柴尔德家zú的闻,无论正面反面,都无法被真正确认

  不少人认为经过二战与冷战,罗斯柴尔德家zú的大量资产遭到了毁灭性打击,但zhè个在战争中崛起的家zú,真正的实力,又哪是能随便猜度的?何况,经过百年数代■的经营,家zú的产业已经涉足全世界各个领域,又有多少潜在的实力犹未可知

  安在焕几乎是颤抖着用手翻开了文件,当看完了大致的文件内容后,安在焕终于明白了杨辰所说的意思

  因为罗斯柴尔德家★dejīngyíng,jiāzúdechǎnyèyǐjīngshèzúquánshìjiègègèlǐngyù,yòuyǒuduōshǎoqiánzàideshílìyóuwèikězhī

  ānzàihuànjǐhūshìchàndǒuzheyòngshǒufānkāilewénjiàn,dāngkànwánledàzhìdewénjiànnèirónghòu,ānzàihuànzhōngyúmíngbáileyángchénsuǒshuōdeyìsī

  yīnwéiluósīcháiěrdéjiāzú的企业是不准上市的,所以,爱德华zhè名家zú的嫡系成员如果想派人帮安在焕接手碧云,也不会以碧云的主导者身份出现只会是在幕后帮助安在焕摆平商业运作上的问题

  但是,同时付出的条就是每年碧云集团一半的利润

  zhè对于安在焕来说是笔巨大的数字,但,只要罗斯柴尔德家zú愿意出手,那碧云的未来还需要担xīn么?

  哪怕只能拿一半利润,也绝对比过去的碧云强多了

  当安在焕急着满身上下想摸出笔来签字的时候,杨辰与爱德华相视一笑,事情算是圆满结束了

  等安在焕签署完同意的文件后,爱德华走上前,与畏畏缩缩的安在焕握了握手

  “安先生,在华夏,我们家zú并没太多的资产,希望我们的合作会是个不错的开始”,面对正经工作,爱德华显得气宇轩昂

  安在焕面部表情还很僵硬,“爱德华先生,我知道贵家zú的实力,但我担xīn,公司有外部人员渗入,会产生其他股东的○逆反xīn理”

  “安先生,您知道我们家zú的祖训么?”爱德华诡异地问

  安在焕摇摇头

  “金钱一旦作响,坏话,随之戛然而止”爱德华笑地很灿烂

  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得多◇,在询问过安在焕的意思后,安在焕决定立刻动身回中海,并不打算在北海道多停留休闲几日了,毕竟许多国内的宾客一返回中海,必然会把柳家婚礼的事情炒得沸沸yángyáng,如果柳家父子早点回到中海,碧云集团就不会大乱

  杨辰dǎo无所谓安在焕的选择,只是问安xīn是否也早早回去

  安xīn毫不犹豫地决定要留在北海道再玩几天,显然她是不乐意跟自己zhè个父亲同坐一班飞机返回中海,zhè对她已经有xīn理阴影

  爱德华安排了两名助理跟随安在焕回中海,作为以后的直接联系人,杨辰则让般若派了两名机灵些的八歧会成员假扮为柳家父子,等到哪天把柳家父子安排一次“意外车祸”,两名忍者再回日本就可以

  送安在焕离开度假村前,安在焕犹豫了下,谄笑着走到杨辰跟前,说道:“杨先生……不知道能不能,让我跟我女儿说几句话”

  杨辰莞尔,“当然,你是安xīn的父亲,我又不是什么强盗,干嘛★不让你们父女说话”

  安在焕xīn里说“你比强盗霸道多了”,但脸上却是笑得越发谄媚

  拉着脸色淡漠的安xīn到一个僻静角落,安在焕脸上春风得意地说道:“宝贝女儿啊,你给我找的女婿,你爸□我非常满意啊,我安在焕,终于能出人头地了安家以后就是中海最顶尖的家zú啦”

  安xīn看到自己父亲的zhè副嘴脸,xīn里就一阵烦躁,之前让自己嫁给柳云是为了安家,为了他的面子,如今,自己跟杨辰在一起,他还是想到他的面子,他的事业,却唯独没说半个字,来表达对自己未来的祝福或者期盼

  安xīn精致的俏脸上看不出异样,xīn中却是一片凄凉惨淡

  “你想跟我说的,就zhè些么?我亲爱的爸爸”

  安在焕浑然没感觉出什么异样,继续笑眯眯地说道:“你跟杨辰,什么时候成婚啊?”

  安xīn讽刺地一笑,“难道你不知道,杨辰是有妻子的么?你女儿只是给人家做小三,做情人罢了”

  安在焕愣了下,皱眉想了想,便松开了眉头,笑着说:“做情人就做情人,像他zhè么有能力的男人,三妻四妾都正常,反正他对你zhè么好,你也不吃亏你可千万别跟他使小性子,多顺着他,伺候好他,你爸我也能跟着有好处,知道吗?”

  安xīn两只素手紧紧地攥成了拳头,指节发白,冷笑道:“你想说的就zhè些么?”

  “差不多,我就怕你惹恼了他,他可不像什么善人”,安在焕叹息着,转而又突然道:“女儿啊,好女儿,你说有没有可能,你把杨辰老婆的位置抢过来?你当他正牌的妻子?没准他要是喜欢你到神魂颠dǎo的地步,真愿意离婚把你扶正呢?”

  “够了”安xīn已经听不下去,强忍着怒火,道:“我当他的情人,是因为我爱他当我认为他一无所有的时候,我就xīn里念着他,不是因为他能带给你的安家荣华富贵,带给你面子,我才会愿意待在他身边当小三不过也是,像你zhè样的人,是根本不能理解什么是◆真感情你回去,以后好自为之,如果你做错了什么,就算杨辰要杀你,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安xīn愤然地转身,径直离开,只留下安在焕呆在原地,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样

  接下来的三天,众人留在度◆假村中,也算过得逍遥自在

  杨辰带着安xīn去海边钓鱼,去雪场滑雪,安xīn不会滑雪,dǎo是喜欢让杨辰背着她在山林间飞快地滑行

  到了晚上,浓情蜜意的二人,自然是缠绵悱恻,如胶似漆 ◆
  杨辰算领教了什么叫天生媚骨,安xīn在床上的体力与**绝对是自己生平所见的女人里数一数二的,白天偶得闲暇就会大胆地要求来上一两次,晚上是奋战到深夜才肯酣然入睡

  若非自己体质特殊,寻●常男人压根吃不消zhè个娇媚可人的尤物

  其实安xīn也有特意地成分在,毕竟与杨辰虽然彼此都知道对方xīn意,可真正的了解还是太少了如今既然已经认定了要跟zhè个男人走一辈子,安xīn也就开始打算怎么为自己争取加分,即便当小三,也得当小三中的战斗机

  特别是旁边有简那样的西洋美女在晃悠,安xīn实在难以“安xīn”,万一以后多的美女要跟自己争夺男人,自己失宠怎么办?

  安xīn也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外貌、身段虽然出类拔萃,可比之简那样的外貌气质都可谓极端的女人,还是有距离的,所以怎么让杨辰对自己泥足深陷,才是安xīn最多考虑的想来想去,只有放开内xīn的矜持,在男人面前彻底扮演好自己狐狸精角色最合适

  杨辰隐隐也猜到了安xīn的用意,不禁想到了古代皇帝的后宫妃子们,妃子们争宠,估计就像安xīn那样的xīn态

  不过,古代皇帝的皇后娘娘好歹让皇帝去睡,自家那林妹妹,自从那天接了自己电话后,之后再也没接过电话,别提敞开蓬门让自己去亲热了……

  杨辰寻思着,回国是不是该采取强硬态度,甭管三七二十一,先就地正法了再说,用钢枪屈服玫瑰

  可转思一想,以林若溪的死脑筋,倔脾气,没准会直接撞墙死也说不定,想着就一阵冷汗,果断放弃

  悠闲的假日总归快要过去,杨辰与安xīn还得回国内过春节,是以第四天上午就得去机场

  临行前的夜里,在度假村简的豪华套间内,作为表兄的爱德华坐在沙发上,对面则是站在窗前望着夜空的简

  简的一头琥珀色长发似乎刚刚洗过,光彩照人,犹如最珍贵的绸缎

  爱德华手里举着一杯嫣红的拉菲,细细地品了两口后,说道:“简,zhè三天,杨辰一直跟安xīn小姐在一起,zhè对你来说,不得不说是一个不好的信号”

  “zhè是我的事,我早说了,我怎么跟杨辰相处,我自己决定”,简平静地道

  爱德华摇头,“问题是,你连说话都没怎么跟杨辰说,zhè怎么能促进你们的感情?终有一天,你会来不及博得他的xīn”

  “我是他的医生,他离不开我”,安xīn道

  “可他如果病情不发作,就是离得开你”爱德华语气有些加重,“我亲爱的妹妹,你应该知道,家zú的人,都在关注你”

  “我为家zú做的事情,已经过了绝大多数家zú成员,难道一定还要让我在自己的人生上也当作任务去完成么?”

  爱德华眯了眯眼,一抹精光闪过,但随即又叹了口气,“简,你应该很清楚我们罗斯柴尔德家zú,已经快要过三十对的夫妻,是家zú内部近亲了我们高贵血脉,已经逐渐步入腐朽我们需要一个全的,绝对高贵的血液混入我们的家zú之中

  你是我们最值得骄傲的女性成员,而杨辰将是我们稳固家zú在世界地位的重要筹码只有让他与我们家zú发生实质性关系,他才能算我们的一员我们也能从他那里获取对其他家zú的威慑zhè个道理,你应该很清楚老人们对你的期盼,比你想象的还大得多”

  “爱德华”,简转过身,目光如刀地看着自己的表兄,“你作为杨辰的朋友,难道仅仅是为了利用他的影响力么?”

  “当然不是,但我除了是他的朋友,也是罗斯柴尔德家zú光荣的一员,同时,我也是希望妹妹能获得幸福的兄长”爱德华正色道:“简,不要畏首畏尾,zhè不像你,既然爱,就该说出来就算他已经有了冥后泊耳塞福涅,又有别的情人,zhè不代表你不能同时获得他的爱”

  简面沉如水,不发一言,良久,幽幽地道:“爱德华,我累了,你走”

  爱德华长叹一声,将葡萄酒一饮而尽,起身离开了房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