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送女儿来了】


  296

  翌日清早,天才蒙蒙亮,杨chén的手机就震动起来

  杨chén正抱着蔷薇躺温暖的被窝里,郁闷地拿过手机一看,这号码貌似有些熟悉

  接起电话,立刻传来一个杨chén打死不想听到的嗓音

  “都几点了还在睡懒觉吗?”

  竟rán是云淼师太那老道姑

  杨chén长叹了一口气,打了个哈欠,“师太,你也不会看看时间,这才早上六点多,我上班去都★得再过一小时呢”

  “哼,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每天练功五点不到就起床,这个时间,早就挑着两桶水从山下走到山上了”

  “师太,那是少林寺,你们峨眉一群nǚ人也玩那套?”杨chén蛋疼地●

  “闭嘴我在说正事”

  杨chén瞌睡虫全醒了,这道姑说话声音分贝也太高了些,就连被吵醒的蔷薇也都露出了惊恐的可爱表情

  “那说说还有什me正事”,杨chén无奈地说

  云淼师太哼了一声,突rán问道:“慧琳现在怎me样,到你那里后还习惯me?”

  “慧琳?”杨chén纳闷地反问:“什me到我这里,她来了me?”

  云淼师太顿时高声道:“什吗?你不知道她到中海?昨天她没联系你?她的火车是下午就到的”

  杨chén懵了,不是说到了会给自己打电话me?压根没给自己联系,自己怎me知道那小道姑到没到

  “师太,我真不知道,她没给我打电话啊,你是不是记错了?”

  “我亲自送那丫头上的火车,哪会记错,这是她第一次独自一人离开我身边这me远,莫非是走丢了?不对啊,我给了她手机,如果有问题也可以打你电话啊”云淼师太几分着急地道:“你立刻去火车站看看,找一找,必须找到我孙nǚ,万一要是出了什me事,我就是拼了老命也要你还我宝贝孙nǚ”

  吗的,这关老子屁事老子哪知道你孙nǚ啥时候到的?大活人又会武功,能出啥事?

  杨chén一阵纠结,却是不敢跟这没爱的滋润而性格暴躁的老道姑扯淡,只得关了电话后,匆匆起床

  蔷薇疑惑地问道:“老公,你怎me还认识什me师太啊?”

  “一个有老公还自欺欺人去出家的老nǚ人,不用理她”,杨chén嘟囔着嘴说

  “那她孙nǚ是怎me回事?”蔷薇几分怪异地看着杨chén

  “别多想了,你怎me也八卦起来了,你看我像是对小道姑出手的那种人me?”

  “像”,蔷薇毫不犹豫地说,说完后憋着不笑

  杨chén脸上挂了几道黑线,却是一口气噎着说不出话来

  半小时过后,杨chén开车来到中海火车站,跑进大早上空落落的车站的到达点,整个大厅里没多少人影走动

  杨chén扫过一排排的座位,角落,刚刚要开始怀疑是不是慧琳已经走了,却不想,一个孤零零坐在门口附近的背影,吸引了他的目guāng

  一头长发披散下来,整齐地梳▲理到两边,细润的瓜子脸肤色白皙水嫩,哪怕在冬天也感受不到一丝干燥清丽的五官还是那样精巧别致,只是似乎比较疲劳,脸蛋儿上是困顿的可爱表情,嘟着粉唇,期期艾艾的模样

  换下道袍,穿了身都市里普通n◆ǚ孩的浅咖啡色大衣,黑色紧身长裤,勾勒出完美的线条,下面是一双带着鬃毛的长筒皮靴

  从古典打扮的小道姑,变成现代都市nǚ孩的慧琳,让杨chén差点没认出来

  走到nǚ孩面前,杨chén看着她身边的一粉色旅行箱,又看看瞌睡状态的慧琳,皱眉问道:“什me时候到的?为什me不给我打电话?”

  慧琳的瞌睡虫似乎一下子都醒了,听到这个声音,噌得从座位上站起身来,擦了擦眼睛让自己清醒一些,几分紧张和畏缩地看着杨chén,楚楚可怜的小摸样像是受了什me欺负

  “你……你怎me来啦……”

  “我怎me来了?”杨chén哭笑不得,“你奶奶都打电话说要找我拼命了,我能不来找你me?不是让你打电话的me?干嘛要在这里一直坐着?你不会在这里坐了一整晚?”

  慧琳害怕地缩了缩身子,委屈地点点头

  杨chén真不知道说什me好了,虽rán说火车站里有暖气,但一个nǚ孩子,在这里孤零零地坐上一整晚,又不是孤苦无依的流浪者,这算个什me事?

  “为什me不给我打电话?”杨chén再问了一次

  慧琳目guāng瞥到别处,幽幽地说:“我……我觉得不好意思”

  杨chén苦笑道:“有什me不好意思的?你不会真以为你师傅说要你做我老婆,我就真把你当老婆看了?你在我眼里,就跟一个小妹妹一样,你来中海,当我是你远房亲戚就是了,干嘛不好意思?”

  “可是……可是我们不是亲戚啊”慧琳幽声回答说

  杨chén对这个单纯脑袋瓜的nǚ孩子也显得比较难以交流,抬了口气,拉起了慧琳的旅行箱,“走,我带你去住的地方”

  “不用帮我的,我自己来拉”,慧琳立刻红着脸上去拿自己的旅行箱

  杨chén瞪了她一眼,“抢什me抢,你师傅让你来这里,就听我的话,乖乖跟在我屁股后面走就行了”

  “哦……”

  慧琳立刻缩回手,低着头跟杨chén一路走到停车场上了车

  等开车上了回别墅的高路,杨chén才打电话给云淼师太,告诉她已经找到慧琳,不过当云淼问起为什me现在才到,杨chén直接把电话给了慧琳,让慧琳自己解释

  当慧琳说是因为自己害羞,不好意思打电话给杨chén来接她的时候,云淼师太直接臭骂了慧琳一顿,说得慧琳都快哭鼻子了

  之后,云淼师太只说让慧琳住杨chén家中,具体做什me,就让杨chén看着安排,但绝对不准整天关家里蹲着

  杨chén算是看出来了,云淼师太这不是要给自己送老婆,这是给自己送“nǚ儿”来了,这me大的人了,吃喝住宿,全得自己看着办不说,连工作都得帮着找啊

  至于住的地方,杨chén原本还想考虑让慧琳住别处的,毕竟自己跟林若溪也处于一个尴尬的阶段,可慧琳如此之单纯,一个人把她放外面住,还真的不靠谱,自己既rán答应了云淼照顾她,总不能太残忍了硬着头皮,让她跟自己住得了

  来到龙景苑别墅的时候,林若溪已经早早地去上班,家里只有正在收拾餐桌的王妈

  王妈见到杨chén带着一个陌生的漂亮nǚ孩子进门,好奇地问道:“姑爷,这位小姐是……”

  “哦,是我远房的表妹,想来中海做点实习工作,最近这段时间就住我们家里,我之前跟若溪说过”,杨chén道

  王妈一听是杨chén亲戚,立刻热情地招待着慧琳把行李带上楼,并很快地安排慧琳住了一个客房,反正家中的空房间也多,平日里有专人打扫都很干净,随时可以入住,倒不是什me麻烦事

  慧琳进房间整理自己带来的行李,王妈听说还没吃早饭,立刻跑下楼,帮着简单做了点小菜,盛了◇剩下的白粥,让杨chén上楼把慧琳叫下来吃点,别饿肚子

  显rán,长相乖巧清丽的慧琳很容易讨得了王妈的喜爱

  杨chén看也来不及上班了,便也就不急,走上楼去,慧琳的房间就在自己的房◆shèngxiàdebáizhōu,ràngyángchénshànglóubǎhuìlínjiàoxiàláichīdiǎn,biéèdùzǐ

  xiǎnrán,zhǎngxiàngguāiqiǎoqīnglìdehuìlínhěnróngyìtǎodélewángmādexǐài

  yángchénkànyěláibújíshàngbānle,biànyějiùbújí,zǒushànglóuqù,huìlíndefángjiānjiùzàizìjǐdefáng间旁边,敲了敲门,也没动静

  杨chén没多想,将门推开,刚一进房间,就乐了,只见到慧琳穿着衣服裤子,甚至鞋子也没脱,竟rán是倒在大床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一天的火车,一晚上没睡觉,又冷又饿的,倒也难为这nǚ孩了

  从小到大都没这样一个人出远门,又到人生地不熟的大城市里,这me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坐在全是陌生人的火车站,过了一整夜,冷静下来的杨chén倒是升起不少怜惜的情绪

  走到床边,杨chén拉起被子,就给慧琳盖了上去

  可是,刚刚才盖上被子,慧琳就猛地睁开眼,坐起身,警惕地看着杨chén,大眼睛里满是激动的情绪,退缩到床的另一头,“你……你要做什me?你不要……不要乱来……”

  杨chén郁闷了,“你这是干什me,我怕你着凉给你盖下被子”

  慧琳这才注意到杨chén手里的被子,一想到自己误会成了那种事情,立刻羞红了耳根,其实她也仅仅对男nǚ之事模模糊糊,出来前云淼师太强行灌输了一些事情,也只是听了个半懂可毕竟是二十多的年轻nǚ孩,肯定对男nǚ之事抱有羞涩与向往,所以见到杨chén这个唯一在自己心里留下不排斥的痕迹的男人,总归◎有异样情感

  “对……对不起,我太紧张了”,慧琳羞赧地说

  杨chén无奈地摇了摇头,“既rán不睡了那下楼吃早点,王妈给你准备好了”

  “哦……”慧琳乖巧地应声

  …□yǒuyìyàngqínggǎn

  “duì……duìbúqǐ,wǒtàijǐnzhāngle”,huìlínxiūnǎndìshuō

  yángchénwúnàidìyáoleyáotóu,“jìránbúshuìlenàxiàlóuchīzǎodiǎn,wángmāgěinǐzhǔnbèihǎole”

  “ò……”huìlínguāiqiǎodìyīngshēng

  …

  与此同时,燕京某一处隐蔽的看似平平无奇的陈旧楼房内,一个安静的大办公室中,林志国放下了手头的报纸,摘下老花镜,问一旁恭敬站着的灰衣,“慧儿到若溪的家里了?”

  “刚刚接到汇报,杨chén已经带着慧小姐进家门了,老爷可以放心了”

  “哎……谈什me放心,灰衣,你知道me,我很希望若溪能够跟慧儿好好相处,但我又担心,如果她们知道彼此是血亲姐妹,又会是如何的反应慧儿天性温柔单纯,或许不会多me排斥,可若溪对我的排斥,你也知道,一旦知道真相,恐怕很难平静啊”,林志国深锁着眉头道

  灰衣默rán,常伴林志国左右,自rán知道其中要害

  “对了”,林志国又突r◎án想起什me,问道:“上次我把那份DNA鉴定给了杨公明后,杨家有什me动静没?”

  灰衣露出一个玩味的微笑,“老爷的那招,甚是巧妙啊杨老既感谢老爷告诉了他,长孙尚在人间的消息,又代老爷出面,▲与曾家的家主见了一面”

  “哦?杨公明,终于再度出山了?”

  “自己失散多年的孙子有望回家,作为老人自rán是不愿看到有人去伤害,何况道理在杨chén那边,杨老也不会有什me心理负担根据下面的人回报,曾家原本暗里集结要对杨chén动手的计划,已经终止了”,灰衣道

  “曾家虽rán势大,但跟开国元勋之后的杨家比,却是不如的,不说杨公明自己桃李满天下,就算靠着儿子杨破军与nǚ婿袁和伟,也足以风guāng耀眼若非杨家人丁单薄,在燕京这一亩三分地上,早以他们为尊了”,林志国笑呵呵地道:“没想到杨chén那小子,竟还能带来这样的一层关系只不过,曾家现在罢手,未必以后也不动手,盯的人,不能松懈”

  “是,老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