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千万别说出去】


  278

  这样的场面,已经出了在场多数人的思维能力,根本无法想象是怎么回事

  没任何能量的波动,没任何花哨的掩盖,就这么凭空不见了一个生命,还是血族的长老,这根本就是无解难题□

  在所有人还没回过神的时候,杨chén弯下腰,捡起了在地上的暗金色酒杯

  酒杯的边缘刻着西元时期的古朴纹路,除了看上去比较年代久远以外,并没什么特别的

  不过,杨chén并没◆

  zàisuǒyǒurénháiméihuíguòshéndeshíhòu,yángchénwānxiàyāo,jiǎnqǐlezàidìshàngdeànjīnsèjiǔbēi

  jiǔbēidebiānyuánkèzhexīyuánshíqīdegǔpǔwénlù,chúlekànshàngqùbǐjiàoniándàijiǔyuǎnyǐwài,bìngméishímetèbiéde

  búguò,yángchénbìngméi为手里拿着所谓的“圣杯”感到多么兴奋,仿佛在两拨人马看来,赐予人“永生”的东西,根本就是一件破铜烂铁

  “是你……是你杀了莫比休斯?”阿克蒙德试探着问道

  杨chén回过头,嘴角冷笑,“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他不是我杀的但是他是怎么死的,我没必要跟你们解释现在,你们梦寐以求的圣杯,在我的手上”

  “阁下打算怎么做?”莉莉丝望着杨chén手上的圣杯,眼中有几分渴望,但却是理智地压抑了自己,不敢上前半步

  杨chén把玩着手里的杯子,喃喃道:“这个东西,之前或许zhēn的算是‘圣杯’,不过可惜,现在的它,也不过是一件古物罢了原因是什么,跟你们说了也没用既然它已经没什么用了,又会成为你们继续打下去的理由那么,就让它消失”

  话音刚落,不待周边诸人的反应,杨chén拿着圣杯的右手掌用力一捏……

  金属质地的圣杯生生若同硬纸板一般,被杨chén的手劲扭曲折叠成了一团金属疙瘩

  所有人睁大了眼眸,难以置信地看到杨chénzhēn的信手就毁了圣杯

  “你……你竟然敢毁掉圣杯?”托马斯圣骑士怒吼道:“你这是对主的侮辱对我们教廷的挑衅”

  加百列等人以及莉莉丝等血族,也都感到做梦一样,两拨人拼死拼活,为了这么件东西,此刻,竟然就这么没了

  杨chén直接将这团金属疙瘩扔在了地上,“你们难道不觉得奇怪么,如果zhēn是圣杯,那为什么这么轻松就被我毁去了”

  “圣杯之所以特别,是因为里面拥有耶稣基督的神力,并非材质的特别,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托马斯情绪依旧很难克制

  杨chén哂笑道:“既然一定要这么想,那我也没办法了总之就如你们所看到的,圣杯已经没了,你们是想跟我动手,还是各归各地离开华夏,随便你们选不过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们,如果你们选择动手,那就全部都得死不是我自大,这只是现实当然了,我觉得你们可以◇为了所谓的信仰,跟我一决死战你们教廷的人最喜欢的不就是宣扬这一套么,是?”

  杨chén的话一说完,在场的所有人都沉默了

  事实上,莫比休斯的离奇消失,已经让所有人打消了战斗的念头,人○往往对未知的东西格外害怕,他们有些担心,自己是不是也这么突然会消失?

  托马斯与加百列互相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无可奈何

  而黑暗议会一方面,倒并没对失去圣杯感到太过沮丧毕竟,圣杯是教廷的东西,他们最大的目的只是不让教廷得到,拿回欧洲去,最大的作用也不过是成为一种胜利的象征,或许可以研究出一些东西罢了

  毕竟,撒旦的信徒不会从上帝哪里获取永生

  如果说这次来的失败,那就只有莫名其妙地失去了莫比休斯这样一个长老级别的血族,至于那些血族的仆人,根本就是用来牺牲的

  于是乎,接下去该怎么办,面对这样的情况,阿克蒙德、佐伯等剩下的血族,都望向了场面上己方的最强者,莉莉丝

  莉莉丝显得很是坦然,微微惊讶过后,漂亮的猩红色眼眸,逐渐淡化成了宝石蓝色,恢复了风情万种的金发女郎面貌

  那一轮泛着残忍光芒的屠刀,被莉莉丝不知道用什么手段掩藏在了背后,不见了任何踪迹,显然是要收手了

  莉莉丝巧笑嫣然地走上前来,用几分暧昧的眼神看着杨chén,“阁下,我喜欢你说话的口吻,我似乎有些知道你是谁了,我代表我们黑暗议会对您的冒犯表示道歉”

  “做好决定了?”杨chén也没想过能隐瞒自己的身份,毕竟黑暗议会虽然不是隶属某个国家的隐蔽组织,但却是比任何组织都要庞大和历史渊源深厚的组织,情报网自然遍布全球

  莉莉丝点点头,“当然,我完全相信,阁下有能力让我们安然地离开华夏的土地既然圣杯已经不存在了,那么我们也该启航回欧洲了”

  “祝你们归途愉快”杨chén笑着说

  莉莉丝抿嘴一笑,突然凑上前,在杨chén的耳畔窸窸窣窣说了几句只有杨chén能听到的话

  杨chén也不怕莉莉丝靠近的时候突然发难,毕竟莉莉丝虽然强大,但也是相对他们那个层次而言,她的“屠刀”在自己看来也不过是跟圣杯一样一捏就碎的东西罢了,何况莉莉丝半点杀气都没有

  等莉莉丝说完后,从杨chén的耳畔挪开脑袋,而后用满是期盼与紧张的目光,几分楚楚地看着杨chén,一点也看不出是刚才的女魔头,好似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艳丽西方女孩

  杨chén有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下巴,嘿嘿笑了笑

  这猥琐的模样,让在场的其他人都目瞪口呆,这俩人是怎么了?

  花雨作为女人,感到一阵厌恶,这个男人竟然会和女吸血鬼如此亲近,还有打情骂俏的模样,zhēn是……zhēn是不要脸

  不过怎么感觉,都像是自己在嫉妒一样,让花雨难以抑制地思绪烦乱

  “你zhēn很想要那么做?”杨chén小声确认似地问了声

  莉莉丝白皙的脸蛋上红扑扑的,眼眸里几分莹莹的晶光,“可以么?”

  “那我就牺牲一下”,杨chén大义凛然地说

  莉莉丝面色一喜,突然扑上前,一对修长的手臂勾搂住杨chén的脖子,两片红润娇艳的花唇,印在了杨chén的嘴上

  紧跟着,一条冰凉润滑的小舌延伸出来,与杨chén湿吻在了一起

  这一画面,直接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怔住了,完全不理解,怎么突然两个人就缠绵湿吻了?

  花雨是直接撇开头去不忍多看一眼,嘴边无声地念叨着杨chén的坏话,可自己又不是他什么人,干嘛管他这些破事,对了,回去一定告诉林若溪,杨chén背着她又去亲抱别的女人

  杨chén享受了一会儿莉莉丝那独有的血族姑娘的甘美滋味后,才跟莉莉丝分开,笑着说道:“好了,事情办完了,你带着你们的人快走”

  莉莉丝有几分不舍地望了杨chén一眼,娇媚地一笑后,才转身向阿克蒙德等血族做了个手势

  在教廷与炎黄铁旅众人的注视下,一群血族只是转眼功夫,就从树林中跑得没了影子

  杨chén望向加百列等人,“你们留下来,是想跟我开战么?”

  加百列面沉入水地说道:“虽然我很想试着战斗,但现在并不是时候,我们会离开华夏,但是请阁下记住,今天,你毁去了我们的圣杯”

  虽然对杨chén恨之入骨,但加百列等人还是冷静地决定先回教廷,查清杨chén的身份再从长计议

  话说完,加百列带着满是不忿神色的托马斯与亚瑟等剩余的圣殿骑士,也都迈开步子离开了现场

  最后只剩下花雨跟永夜等炎黄铁旅的几人,永夜心里虽然不爽杨chén以裁决者的姿态做完了所有的事情,但却是不敢与杨chén争执,恨恨得剜了杨chén一眼后,大手一挥,打算带着受伤不轻的组员们离开

  花雨却是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站在原地看着杨chén,似乎等待着什么

  “凝儿,你怎么还不◆走”,永夜见花雨不走,立刻不安地问道

  花雨没去看他,只道:“我等下联系人来善后,处理这里的痕迹,你带人先走”

  “不可以,我不能放心让你跟这么危险的人在一起”,永夜大声说道:“我跟你■■一起留下”

  花雨不耐烦地瞥了他一眼,“你知道他危险,还一起留下来,你难道没看出来,他很不喜欢你么?”

  永夜小心翼翼地看了眼杨chén,见杨chén没什么反应,却是加不安,虽然不服气▲,但觉得还是自己的命要紧,只得回头看了花雨几眼后,与组员们一同离开了现场

  花雨微微叹息,“zhēn是个懦夫”

  杨chén一直安静地看着一幕幕,笑着说道:“虽然是懦夫,但也算一个有趣的家伙你不走么?”

  “走,但在这之前,我有许多问题要问你”,花雨说道

  “什么问题?”

  “你之前说的,说我们不懂黑暗议会,难道他们是危害人类的吸血鬼,这有错么?”花雨问道

  杨chén这才想起自己说过要给他们解释,理了理思绪,道:“这得从血族的历史开始讲起,但因为血族的历史太长了,我知道的也不是很多,所以我只能告诉你,关于黑暗议会的大致情况

  中shì纪之前,血族可以说是欧洲的统治者,他们那时候的确是残忍的种族不过,因为罗马教廷的存在,人类开始反扑反抗血族虽然强大,但数千平民的围攻,也是抵挡不住的所以,为了延续血脉,血族选择了避shì

  血族成立了密党,卡玛利拉这个组织就是黑暗议会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有六大戒条,最大的戒条就是‘避shì’,隐身在人类之中,放弃shì界的统治地位从那以后,血族这个词就成了传说一样,现在的人开始不再把血族当成现实”

  花雨蹙了蹙黛眉,她刚才就有听到莉莉丝开始时候说到“卡玛利拉”,似乎她与她的家族是那个组织的成员,而另外几人,则是另一个组织的,“那个……叫撒霸特的组织又是什么?”

  杨chén说道:“撒霸特在血族中被称为‘魔党’,他们是一些极端分子,不喜欢避shì,任何血族或者异端都能加入,但因为力量薄弱,所以在黑暗议会里不如卡玛利拉来得强势今天阿克蒙德那些人抢夺圣杯,就是为了增强号召力与卡玛利拉争夺血族中的地位资源,莉莉丝和那个佐伯就是来限制他们的”

  花雨恍然,“也就是说,圣杯如果落在血族手里,对人不会有什么坏处?”

  “就是这样,所以你们炎黄铁旅这次是被教廷利用了,充当了打手……”杨chén摇头笑道:“其实教廷虽然是明面上好似正义的组织,但也不过就是与黑暗议会进行对抗的一个组织罢了,他们都只是各打各的,不会牵涉到国家之间的利益,所以我劝你们不要掺乎”

▲  花雨点点头,“我会向将军汇报的,可恶的教廷,我们错信了他们”

  “如果没事,那我先走了”,杨chén看时间差不多,自己也该回去了,不然晚了zhēn得去打出租车

  花雨连忙喊住杨ch◇én,“那圣杯呢?那是zhēn的吗?可以让人永生?”

  说起“圣杯”,杨chén的脸色就不怎么好看,叹声道:“我不知道,这个问题很复杂,总之刚才莫比休斯消失,是个比你们想象中大了多的问题,不过这不是你们该去管的,回去把事情简单说给你们那将军听就是了”

  花雨微微失落,心中隐约觉得只是杨chén不愿告诉自己内情

  “那刚才……刚才莉莉丝……你们怎么可以那样?”花雨犹豫了许久,终究还是说了出来,强忍着尴尬,说道:“你就不怕我去告诉若溪么,刚刚才和好,又想闹别扭?”

  杨chén忙转过身,有些讨好地笑着说:“千万别去说啊,刚才莉莉丝说想用粉丝对偶像的心情,跟我以纯洁的心亲吻一下我这辈子还没亲过吸血鬼,你也知道,我这人对美女没什么免疫力,再说西方人亲个嘴也zhēn不是大事,就忍不住想试试,其他zhēn没别的意思”

  这可是大实话,杨chén倒zhēn不是对莉莉丝这个不知道多少年纪的血族动心思,仅仅是好奇其中滋味罢了

  花雨一阵无语,这个男人zhēn是不可理喻,亲吻一个吸血鬼很有意思么?那张嘴也不知道吸食了多少肮脏的血液

  “zhēn恶心”,花雨愤愤地抛了三个字,转身用轻功离开了现场

  只留下杨chén讷讷地站在原地,费解地摸了摸后脑勺,喃喃自语道:“这女人刚才不是说要善后么,怎么自己先走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