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你的眼里】


  253

  时间又到了周末,也就在这样的日子,玉蕾国际娱乐文化公司正式挂牌,低调而不张扬地出现在了中海的市中心,玉蕾大厦的正对面位置

  即便这样,还是有不少报刊报导了这一闻,至■于闻发布会,只是由赵腾与王洁出面,作为总监的yáng辰只是出现了一个名字罢了

  在记者招待会上,王洁简单地阐述了公司未来的发展路线,并且发出了公告,玉蕾国际模特部的一些名模,已经签约加盟,以后将会以艺人的身份参与一些综艺活动,参与一些影视制作

  从头至尾,yáng辰这个理论上的领导,都没出现,外界疑云纷纷,而玉蕾国际的员工还是知道yáng辰这个人的,只不过知道的人反而难以置信,这个传闻中一天到晚不务正业的家伙,竟然是公司的总监,那可是按照等级上比公司内部的部长级还高一层的职位了

  只是yáng辰本人半点反应也没有,所以事情在尴尬的气氛中相对较为平坦地发展着

  周六早上,好似什me事情也没发生过一样的yáng辰依然胃口不错地吃了大半桌王妈准备的早餐,让王妈乐滋滋合不上嘴的同时,惹得林若溪一阵白眼

  “你是猪me?吃这me多不会消化不良?”林若溪问

  “我是猪,你就是母猪”,yáng辰说

  林若溪不理他,“有没有考虑过公司未来的发展,很快就要开始实际项目的实施了”

  “现在急了?早知现在,何必当初?”yáng辰笑着说

  “我林若溪不做后悔的事,我只是作为你的上司问上一声”,林若溪皱眉道

  “近期可能会跟别的公司先合作投资,策划一些项目,不过我听王洁说先要签一些艺人扩大本公司的资源,打响名气才行,所以不急”,yáng辰说道

  “听王洁说?你自己的想法呢?”林若溪不满地说

  “我的想法就是争取不赔钱”,yáng辰说

  林若溪切齿不已,清丽的俏脸上有几分忍耐的样子,喝下最后一口碗里的白粥后,转身离开位置就打算上楼

  yáng辰叹了口气,“你又要回书房?”

  “不可以me?”林若溪停下脚步,不悦地反问

  “今天是周六,你看外面,虽然冷了些,但好歹阳光明媚,你何必窝在书房里埋头工作呢,生活中其实有很多乐趣的”,yáng辰劝说道

  林若溪冷笑,“我没你这me闲,我有很多文件要看,我有很多报表要分析,你一个人去享受生活的乐趣”

  “你这样对身体不▲好,现在还年轻,以后会落下病根”,yáng辰认真地说

  林若溪不再回话,转头继续上楼

  yáng辰撇撇嘴,离开位子,紧跟着抢先于林若溪跑上了楼,走到林若溪的书房门口,拦着不让林若溪进去▲hǎo,xiànzàiháiniánqīng,yǐhòuhuìluòxiàbìnggēn”,yángchénrènzhēndìshuō

  línruòxībúzàihuíhuà,zhuǎntóujìxùshànglóu

  yángchénpiěpiězuǐ,líkāiwèizǐ,jǐngēnzheqiǎngxiānyúlínruòxīpǎoshànglelóu,zǒudàolínruòxīdeshūfángménkǒu,lánzhebúrànglínruòxījìnqù

  “你干嘛,让开”林若溪寒着脸道

  “若溪宝贝,我看你就别工作了,我吃了很多,肚子有些撑,想去健身房锻炼一下,你跟我一起去,锻炼可以让你身材美的”,yáng辰冲她眨眨眼

  林若溪盯着yáng辰,直白地道:“没兴趣,让开”

  yáng辰叹了口气,“你要是不听我劝,我就动手了”

  林若溪愤愤地道:“你想打我吗?”

  “我打你做什me……”yáng辰坏笑了两声,突然身体一闪,两手朝着林若溪的后背与腿弯一伸,直接将林若溪横抱了起来

  林若溪一惊,下意识地双臂环绕住yáng辰的脖子保持住平衡,但紧跟着就发现这个姿势太暧昧了,自己的脸蛋就贴在yáng辰脸颊侧面,yáng辰一低头,两人四目相对

  “你……你……”林若溪吓坏了,自从结婚以来,yáng辰还没擅自碰过自己,这一上来就如此亲密的动作,她根本结巴地说不出话

  yáng辰抱着她大步朝着健身室走去,这栋巨大的别墅里本就有健身室和游泳池,只不过平时基本没人用罢了

  “乖乖地听我的话不就完了,还非得让我动手抱你过去”,yáng辰摇着头感叹说

  林若溪娇靥绯红,想要反抗却怕掉落在地,紧闭着美眸,心如鹿撞,感觉到yáng辰那对火热的手臂抱着自己,一种怪异的感觉滋生出来,让她脑袋乱哄哄的,都不知道自己是怎me了

  一直进了健身室,yáng辰才把全身僵硬住一■般的林若溪放到地上,林若溪稍微一个踉跄,身子差点还没站稳

  yáng辰将健身室的门反锁上,自己守在门口,双手叉在胸口,眼带笑意地望着魂不守舍的林若溪,“乖乖的,找个器材锻炼锻炼,我说锻炼量够了▲bāndelínruòxīfàngdàodìshàng,línruòxīshāowēiyīgèliàngqiāng,shēnzǐchàdiǎnháiméizhànwěn

  yángchénjiāngjiànshēnshìdeménfǎnsuǒshàng,zìjǐshǒuzàiménkǒu,shuāngshǒuchāzàixiōngkǒu,yǎndàixiàoyìdìwàngzhehúnbúshǒushědelínruòxī,“guāiguāide,zhǎogèqìcáiduànliànduànliàn,wǒshuōduànliànliànggòule才能出去”

  林若溪回过神来,气呼呼地喊道:“你怎me可以这样对我,这里是我家凭什me要我听你的?”

  yáng辰砸砸嘴,叹息着说:“看来还是没学乖,难道还想让我抱你一次?”

  林若溪立刻倒退了三步,警惕地看着yáng辰,水灵灵的眸子里满是委屈与不甘的神情,却是无可奈何由于从小的修养就极好,林若溪心里恨死了yáng辰,却是连骂人都不知道怎me骂,只能干瞪眼,娇喘着气

  “乖老婆,我又不是让你喝毒药,只不过是锻炼一下身体,你看,这里的器材这me多,从头练到脚都可以,不用多浪费?”yáng辰眼珠子一转,笑道:“难道是亲爱的你不懂怎me用这些器材?要不要我收不收教你?”

  听到“手把手”三个字,林若溪心头一颤,小脸蛋儿唰地又红起来

  难道这个坏人要做比刚才抱自己还要羞人的事情?

  林若溪怕了,撅着嘴,小女生般负气地找了最近的一只跑步机,在上面走动起来

  “yáng辰,你会后悔这me对我的……”林若溪觉得自己太没面子了,忍不住还是硬说了句

  yáng辰浑然没放在心上,走到林若溪身边,伸手在跑步机上按了几下“加快”的按钮

  跑步机的度一下子快了起来,林若溪迫不得已,只能开始在上面小跑起来

  yáng辰还是第一次见到林若溪跑步的样子,因为在有暖气的屋里,所以穿着了身相对宽松的白色棉质休闲服,一头青丝随着跑动▲
  pǎobùjīdedùyīxiàzǐkuàileqǐlái,línruòxīpòbúdéyǐ,zhīnéngkāishǐzàishàngmiànxiǎopǎoqǐlái

  yángchénháishìdìyīcìjiàndàolínruòxīpǎobùdeyàngzǐ,yīnwéizàiyǒunuǎnqìdewūlǐ,suǒyǐchuānzheleshēnxiàngduìkuānsōngdebáisèmiánzhìxiūxiánfú,yītóuqīngsīsuízhepǎodòng飞扬着,嫣红的唇瓣隙张着吐息,随着节奏,胸前那看似不惊人,实则很有料的两团丰盈也跟着颤动,引得yáng辰有些热血沸腾的感觉

  平时或许是根本没那方面的想法,或者根本没给yáng辰机会想起来,其实身边最美的女人就是自己这个几乎天天见面的,法律上的妻子

  只不过,因为种种原因,自从第一次醉酒出事,刻意规避与克制的yáng辰,都没多注意林若溪的外貌与身材,此刻近距离地看着林若溪奔跑,yáng辰微微有些失神

  林若溪注意到yáng辰紧盯不放的目光,心里莫名其妙地有几分窃喜事实上,不论她是多me嫌弃yáng辰,常常为yáng辰生气,可心里早默默把这个男人当成是自己的丈夫而作为一个女人,得不到丈夫的认可,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林若溪从小就知道自己的外貌对于男人来说是多me的致命,如今也是事实但,自己在外面可以吸引无数的目光,回到家中却无法吸引住这个家伙的眼球,甚至,这个家伙明目张胆☆地老去找别的女人

  这自信的林若溪来说,无疑是一种遗憾和不甘只不过这些情感,她绝对不会说出来,只会全当无所谓毕竟从内心深处来讲,林若溪无法完全地接纳yáng辰,而且两人间也隔了许多疙瘩,无法一◆☆地老去找别的女人

  这自信的林若溪来说,无疑是一种遗憾和不甘只不过这些情感,她绝对不会说出来,只会全当无所谓毕竟从内心深处来讲,林若溪无法完全地dìlǎoqùzhǎobiédenǚrén

  zhèzìxìndelínruòxīláishuō,wúyíshìyīzhǒngyíhànhébúgānzhībúguòzhèxiēqínggǎn,tājuéduìbúhuìshuōchūlái,zhīhuìquándāngwúsuǒwèibìjìngcóngnèixīnshēnchùláijiǎng,línruòxīwúfǎwánquándìjiēnàyángchén,érqiěliǎngrénjiānyěgélexǔduōgēdá,wúfǎyī时解开,她还需要时间去思考和感受

  此时被yáng辰一直紧盯不放,一小会儿是还好,可时间长了,林若溪就实在招架不住了到最后只好佯装什me都没看到,脸蛋上的潮红也不知道是跑动还是害羞,难以褪去

  将近一英里的慢跑后,林若溪气喘吁吁,额头冒出了细腻的汗珠

  yáng辰轻笑着,将跑步机按停,说道:“真乖,接下来轮到我运动了,老婆你帮我一下”

  林若溪已经有点浑噩不清了,听到yáng辰说要帮忙,怯怯地应了一声,难得地极为听话,真跟乖巧小媳妇一般

  “做什me运动?”林若溪柔声问

  yáng辰在一张地面的毯子上躺下,“做仰卧起坐,你帮我扶着脚,简单压一下就◎行,小时候体育课应该学过?”

  林若溪“嗯”了声,仰卧起坐她还是知道的,毕竟当年考大学也是需要体育分数,她并非完全千金大小姐

  但是,想到要用自己的手或者膝盖去固定好yáng辰的双脚,■林若溪还是有几分不好意思,迟迟不敢上前动手

  躺好的yáng辰见林若溪一直没动作,心里暗笑,觉得这时候担惊受怕模样的女人有着平日没有的可爱,故作不悦地说:“若溪宝贝,你要是不配合我做,那我只好▲给你做了,你想让我抱你的腿me?”

  “不要”

  林若溪立刻跪了下来,伸出手臂环绕住yáng辰的小腿,双膝顶住了yáng辰的脚,粉嫩的脸颊上满是红晕,羞答答地低下头,“你……你做,我不☆■做……”

  yáng辰强忍着没笑出来,其实他哪用的着运动,纯粹是逗着林若溪感觉开心,这me做也可以让这个工作狂小妞多感受一下生活的滋味,培养一下二人的感情,何乐不为呢

  “我开始做喽”◆

  “嗯……”

  yáng辰的仰卧起坐频率不快,起身,躺下,起身,躺下……

  每一次起身,额头都差不多与林若溪的额头贴在一起,面对面,两人可以呼吸到彼此的鼻息

  林若溪感受到温暖,微微仰头,就能与yáng辰四目相对,看到彼此眼中的自己

  伴随着yáng辰起与落,两人一而再,再而三地见面,又散开,再见面,再度散开……

  到后来,yáng辰越做越慢,每一次与林若溪对视的时间都再慢慢增加,林若溪从开始的羞涩脸红,慢慢变得有些失神,清澈的眼眸里,满是浓浓的复杂情绪,有甜蜜,有烦恼,有苦涩,有无奈……五味陈杂

  当yáng辰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做到第多少个的时候,yáng辰停了下来,与林若溪的面颊近在咫尺,两个人的眼眸里,映射着对方的面容

  “真好,你的眼里,只有我”,yáng辰微笑着说

  林若溪面色一怔,随即立刻撇过头,呼吸急促了▲几分,“你做完了me?”

  “没有”,yáng辰说

  林若溪回过头,“那你……”

  火热的气息淹没了林若溪还没说出口的话语,林若溪冰冷的如花薄唇,被yáng辰突然的一吻吞没

  yáng辰很想伸出舌头去窥探林若溪的香闺,很想热吻上一个上午,让口鼻间的特有女人香充斥自己的灵魂,但他并没留恋,情难自已地深情一吻后,便很快地松开了林若溪的樱唇

  林若溪呆呆的,大脑一片放空,眼里显得有些空洞,一切都乱了

  在她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又被偷亲了

  上次在咖啡店,这次在健身室,下次还会在哪?

  “啪”

  没有征兆的,林若溪猛地甩过来一个巴掌,打在yáng辰脸上

  一个浅色的红印浮现出来

  yáng辰笑着不说话,他有猜到是这样的结果,也没想过去躲避

  林若溪眼眶里有些晶莹,缓缓站起身来,压抑下所有复杂的情绪,恢复到一脸冷漠,“你是不是觉得逗弄我很好玩?觉得这样做很有意思?”

  “并不全是那样”,yáng辰苦笑着说

  “那是怎样?”

  “是因为……”

  “我不想听”林若溪用力地甩甩头,转身跑到健身室门口,打开门锁夺门而出

  听到林若溪用力关门的声yīn,yáng辰无力地叹息一声,“傻妞,夫妻亲个嘴,有什me好害羞的,要打也轻点me……”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