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洗不清了】


  246

  “哄……哄哄……”

  改装摩托车的发动机声低鸣着,三辆开着大灯的摩托车由远而近地来到了手推车摊位前,每辆摩托上都是身穿黑色风衣,戴着头盔的车手

  其中两名车手将摩托车的前轮提起,单单后轮着地地在那儿开始转圈,另一名则是前轮着地来了一个神龙摆尾,如果有年轻喜欢刺激的人在这里路过,肯定会惊叹出声来

  杨辰适才还没注意,顺着贞秀的目光一瞧,竟是三名中海◎警方无比头疼的摩托飞车党

  贞秀的表情有些凝重,突然脱下了方便做菜的白色手套,对杨辰道:“大叔,等下万一出了什么事,你就躲在手推车后面,千万不要做傻事”

  “为什么,他们是来找你的?”●◎杨辰疑惑地道

  “不要多问了,总之按照我说的话做,不然受了伤别怪我没提醒你”贞秀很是利落地说

  不等杨辰问什么,贞秀就走上前去,来到路边面对那三名车手

  三名车手停下摩托,摘下○□头盔,露出三张年轻不失张狂的脸,都是戴着耳钉,发型前卫的年轻男子

  其中领头的一名男子留着长发,胡须稀疏,有些粗犷的帅气,只是脖子上刺了一条黑色的shā鱼,张开血盆大口,让人感到一股子戾气

  杨辰饶有兴致,又有些好奇地边hē酒,边看着贞秀与那三人对峙

  “贞秀,找你还真不容易啊”,男子邪笑道

  “shā鱼,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我已经退出,跟你们没有瓜葛,你们为什么还不放过我”贞秀脸色冷漠而坚毅地道

  shā鱼哼哼一笑,“退出?徐贞秀,进了这一行,这辈子你就别想全身而退跟我们一起干有什么不好,有酒hē,有肉吃,比你现在这小破夜宵摊,可不知道逍遥多少”

  “那是你们觉得,我现在只想好好做人”贞秀说道

  “你想撇下我们这帮子兄弟,做你的人?徐贞秀,你别想地太天真了,你当别人会信么?警察们会信么?社会上那群傻子会信么?谁敢雇佣你?除了我们,谁敢跟你做朋友,谁敢相信你?”shā鱼冷嘲道

  “那是我的事,你们走,以后别来找我了”,贞秀回过身,眼中流露出一抹哀伤,并没被人看见

  shā鱼狞笑一声,“徐贞秀,我shā鱼想得到的女人,从来都没逃出过我的手掌心,我已经给了你足够多的时间,你既然还这么想不明白,那我就帮你一把”

  说完,shā鱼跨回了摩托上,“轰”地发动了摩托,调转车头,竟是要冲向贞秀的小推车

  贞秀反应极快,几乎一个闪身时间就来到shā鱼身边,两只看上去白皙细长的手一把抓住了shā鱼的肩膀,猛地往旁边一扯

  shā鱼那健壮的身躯竟是被贞秀一把扯倒在地上

  “shā鱼哥”

  两名跟班的飞车党大叫了两声,即刻冲上来要跟贞秀出手

  贞秀终于眼里冒出了怒火,冲上去跟两人拳打脚踢起来

  杨辰并没出手,他听着贞秀与shā鱼的对话,差不多了解,贞秀当初应该是他们飞车党中的一员,甚至还不仅仅是飞车党那么简单现在贞秀应该是想退出,不过那些人却不想放过她

  看贞秀的打架姿态,绝对不是一年两年能练就的,虽然没什么章法,却是本能地能做出反应,那是打架经历无数的人才可以做到的,招招发狠,抓住每一丝机会

  可是,贞秀毕竟是女孩子,她力量虽然强于普通女孩子很多,可跟三名男子一挑三,还是吃力了些

  等shā鱼愤怒地起身后,贞秀连续招架了好几轮,终于一不◆小心,被一名飞车党踢中了后背

  “啊”

  贞秀痛叫了一声,刚好扑倒向杨辰这边

  杨辰一把将她jiē住,搂在怀里,确定她没受严重的伤后,对前面围拢过来的三个男子道:“别丢脸了,男★人打女人还三打一,你们觉得有意思么?”

  “你什么人?干嘛多管闲事?”

  “让开,否则老子捅了你”shā鱼恶声道

  贞秀被杨辰抱在怀里,羞愤下要挣脱,却是怎么也无法离开杨辰的怀抱,感觉到一只滚热的手臂环在自己的腰肢处,敏感中贞秀紧张地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大叔你让开别掺乎进来”贞秀着急地大叫

  杨辰伸出另一只手,在贞秀白嫩弹性的脸蛋上摸了摸,“女孩子打架不好,既然决定好好做人,就学着像一个女孩子”

  贞秀被突如其来的亲昵举动给震住了,一时间呆在那里,仿佛忘记了周遭一切

  shā鱼两眼满是阴厉,“贞秀,这就是你找的凯子么,看起来不怎么样”

  贞秀两眼一红,疯狂地挣扎起来,从杨辰怀里钻出来,挡在杨辰面前,“他只是路过的客人,跟我没关系,你有什么事尽管冲我来,今天我全jiē下了”

  “哼,跟他有没有关系,不是你说了算,今天你们两个都别想跑贞秀,我会让你知道,离开我们,你什么都不是……”

  shā鱼说完,跟其他两个飞车族一同冲了上来,三人合围,步步紧贴向了贞秀

  贞秀急忙转过身想让杨辰逃跑,可一回过身,才发现,杨辰已经不在她身后了

  “哎呀”

  只听得两声哀嚎,贞秀仓皇地回头一看,刚刚还很嚣张的两名小混混已经被杨辰一手一个撂翻在地

  杨辰淡淡地扫了那shā鱼一眼,不等shā鱼出拳,一巴掌扇在shā鱼脸上

  “啪”

  shā鱼身子一歪,再度摔倒在地,七荤八素的,像是晕得不轻

  对付这样的三个小家伙,杨辰几乎闭着眼瞎摸都能摸死他们

  贞秀却是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似乎不敢相信刚刚还和和气气的大叔,怎么突然发狠了,而且力量这么大

  突然,从街的拐角处传来几声警笛声,两辆巡警的摩托亮着警灯,呼啸着开了过来

  想来是附近居民看到斗殴事件,惶急中报警了

  贞秀脸色一白,推了杨辰几下,“大叔你快跑,警察来了被抓进去就糟糕了”

  “为什么跑,这又不是我们的责任”,杨辰笑着说

  贞秀根本没空给杨辰解释,推杨辰又推不动,自己逃跑又不能舍弃自己的摊子,何况杨辰帮她出手,她于心也过意不去,只能连着跺脚干着急

  两名巡警一下车,立刻掏出了配枪,质问道:“是怎么回事?”

  不等杨辰与贞秀开口,倒地的两名混混就大叫道:“警察大哥,这对狗男女打我们,快抓住他们”

  “不是的是他们先来捣乱”贞秀忙出声辩解

  两名巡警皱着眉头看了贞秀和杨辰一眼,又瞅了瞅后面的三辆改装摩托,冷笑了几声,“都不用说了,全都回局子”

  很快的,巡警叫来了一辆执勤的面包车,与一辆拖车,载着杨辰等五人一同开往警局

  而贞秀的手推车与那三人的摩托,全都被警方收了起来

  十几分钟后,五人被警察推下了◇车,贞秀见杨辰也被带到警局,心中很是过意不去,低声对杨辰说了句“对不起”

  杨辰无所谓地笑了下,“不用这么说,到时候别收我这顿晚饭钱就好”

  原本一脸黯淡的贞秀终于展颜一笑,“谢谢你,■◇车,贞秀见杨辰也被带到警局,心中很是过意不去,低声对杨辰说了句“对不起”

  杨辰无所谓地笑了下,“不用这么说,到时候别收我这顿晚饭钱就好”
chē,zhēnxiùjiànyángchényěbèidàidàojǐngjú,xīnzhōnghěnshìguòyìbúqù,dīshēngduìyángchénshuōlejù“duìbúqǐ”

  yángchénwúsuǒwèidìxiàolexià,“búyòngzhèmeshuō,dàoshíhòubiéshōuwǒzhèdùnwǎnfànqiánjiùhǎo”

  yuánběnyīliǎnàndàndezhēnxiùzhōngyúzhǎnyányīxiào,“xièxiènǐ,◆大叔”

  杨辰其实心中也是一阵自嘲,自己怎么又来警局了,貌似一回国,自己跟警局就特别有缘啊

  来到了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大办公室内,不少值班的警员都用怪异的目光看着杨辰,显然都纳闷这家伙★○怎么又来了

  三个飞车党显然是重点照顾对象,光看行头,就被警员带到了特殊的一间审讯室,专门有人去照顾那shā鱼之前再怎么嚣张,来了警局也变乖了,似乎已经之前吃过苦头

  而杨辰与贞秀坐在●○怎么又来了

  三个飞车党显然是重点照顾对象,光看行头,就被警员带到了特殊的一间审讯室,专门有人去照顾那shā鱼之前再怎么嚣张,来了警局也变乖了,zěnmeyòuláile

  sāngèfēichēdǎngxiǎnránshìzhòngdiǎnzhàogùduìxiàng,guāngkànhángtóu,jiùbèijǐngyuándàidàoletèshūdeyījiānshěnxùnshì,zhuānményǒurénqùzhàogùnàshāyúzhīqiánzàizěnmexiāozhāng,láilejǐngjúyěbiànguāile,sìhūyǐjīngzhīqiánchīguòkǔtóu

  éryángchényǔzhēnxiùzuòzài两名警员对面,按照流程开始枯燥的问答

  这时候,跟几个警员一边说着事,一边从外面走回办公室的蔡妍瞧见了杨辰,见到杨辰与另一个不认识的女孩子一同在jiē受审问,蹙了下眉头,让其他几个跟着的人先去工作,自己关心地走上前来问道:“杨辰,你又怎么了?”

  杨辰见到蔡妍,有些不好意思,轻声笑着,将刚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贞秀见到蔡妍,似乎是老鼠见了猫,头低得快贴到胸口了,见杨辰与蔡妍轻松交谈,似是熟识,微微惊讶

  蔡妍听完后,突然玩味地一笑,伸手拍拍贞秀的肩膀,“贞秀,这是第四次来我这里了”

  贞秀嘟着嘴,不敢正眼看蔡妍,眼眶有些湿润,幽幽说道:“蔡局长……我……□我不是故意的……”

  第四次?杨辰愕然,感情这丫头也不是省油的灯啊

  贞秀见到杨辰脸上的讶异神色,只当杨辰嫌弃厌恶了自己,面色是惨淡了几分,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

  蔡妍见状,古▲怪地望了杨辰一眼,凑近了杨辰耳边说道:“杨辰,你怎么连贞秀这样的小女生都不放过,她才刚满十八啊”

  她不是说二十么?原来是虚岁……杨辰郁郁地苦笑道:“你说什么呢,我今天才跟她认识的”

  贞秀以为杨辰是要跟她撇清关系,心中一痛,但立刻附和着说道:“蔡局长,大叔是路过我摊子的客人,他跟这次事情没关系的,求求你们放大叔回去”

  杨辰与蔡妍都是一怔,没想到贞秀这种时候还想着让杨辰好快点脱身

  看着贞秀一脸诚恳担忧的模样,蔡妍根本不相信杨辰的话,低叹了一声,用不满的目光看着杨辰

  杨辰哭笑不得,这下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