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泛黄一页】


  243

  “你来了?”杨婕妤听到脚步声,率先笑着站起身来

  “遇到点小麻烦,不过总算没迟到”,杨辰笑着坐下

  杨婕妤也不多问什么麻烦,直接道:“喝点什么?”

 ■ “随便”,杨辰道

  杨婕妤提议说:“这里有其他地方都没有de努瓦克,要来一杯么?”

  杨辰愣了下,“真有努瓦克?”

  “虽然贵了点,但是你救了小野,请你喝一杯kā啡还是没问题de”杨婕妤笑道

  杨辰摆了摆手,“算了,我知道那种kā啡,不过我这辈子估计不会喝了,简单点就好”

  “为什么,你喝过么?”杨婕妤疑惑地问

  杨辰笑着说,“你不知道努瓦克kā啡是怎么来de么?”

  “我只知道它是世界上最贵dekā啡,每斤可以达到上千美金,还不算其他费用de前提下,难道有什么特别de?”杨婕妤说道

  杨辰调整了下自己de坐姿,点点头,侃侃说道:“你说de没错,物以稀为贵,努瓦克是尚存de最稀有dekā啡,价钱可以说是kā啡中de黄金产地是印尼de苏门答腊,当地de一种kā啡豆”

  “你好像很了解?”杨婕妤眼带神采地问

  杨辰轻松地笑了笑,“当初去过那里一段时间,有当地de朋友送我了一小包,本来我觉得很香,很喜欢,但他说了kā啡de制造过程后,我就还给他了”

  “过程怎么了?”

  “当地de农户在kā啡浆果成熟后,会让他们本地仅有de一种棕榈猫进入kā啡园,那种猫很喜欢吃kā啡豆等这猫吃到腹泻,当地de农户会去寻找棕榈猫de粪便从粪便里挑出那些没被消化掉dekā啡豆这些kā啡豆是最为上乘de,用它们打磨出来dekā啡,才是努瓦克kā啡”杨辰解释着说道:“所以说,世界上最昂贵de,最奢侈dekā啡,其实是猫de粪便……可笑,绝大多数人还引以为傲能喝上一口,可能想法不同,总之我是不喜欢”

  杨婕妤果然有些微微变色,捂了捂嘴,看着已经空了dekā啡杯,苦笑道:“我后悔听你说完了”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喝de就是”,杨辰讪讪笑道

  杨婕妤叫来服务生,给两人换上两杯柳橙汁后,才好像舒服了点

  “听小野说,你是国外回来de哈弗硕士,看来de确见多识广”,杨婕妤恬淡地说

  “一般,国外大学门槛其实不高,只能说混着毕业”,杨辰睁眼说着瞎话

  杨婕妤点头道:“你果然很谦虚,不过按照那天你对付那些恐怖份子de手段,你不仅仅是一个国外海归那么简单”

  “以前学过点武术,参加过一些军事训练,可能练得比别人好,其实也是快死了,被迫爆发出来de潜能,其实没那么邪乎”,杨辰谨慎地回答着,心里寻思杨婕妤今天找自己出来de意思

  杨婕妤又问了一些杨辰在国外de事情,杨辰瞎编乱造地说了一大堆,倒也没什么破绽可寻

  “杨辰,你是个很不错de年轻□人,我们袁野缺少你这样de朋友,不知道你家里还有什么人没有?不如下次一起到我们家来做客怎么样”杨婕妤笑着邀请说

  杨辰面不改色地道:“不用了,我就一个人,我de养父母都已经离世了”

  □“你de养父母?那你de亲生父母呢?”杨婕妤目光灼灼地盯着杨辰

  杨辰叹了口气,淡笑着说:“不知道,我很小de时候就被收养了,我不知道亲生父母是谁”

  杨婕妤眼里闪过几丝异样,面露哀伤地说道:“对不起,你一个人这么多年,过得很辛苦”

  “如果说是因为没父母而辛苦de话,我想没有,我已经习惯一个人了,这样很好”,杨辰面无表情地道

  杨婕妤明显脸色一僵,但还是勉强笑着点了点头,“这样……是啊,抛弃这么小de孩子de父母,de确做得不对”

  “我想他们应该也没在世上了”,杨辰说道

  杨婕妤一怔,“为什么这么说?”

  “如果他们还在世上,那我就很难理解,他们怎么还有脸活着”,杨辰说着,拿起果汁一饮而尽

  杨婕妤见杨辰起身,急着道:“或许你de父母有苦衷也说不定?”

  “哼”,杨辰轻笑道:“也许,不过我已经无所谓了下午我还要上班,先走了”

  杨婕妤还想挽留一下,但杨辰已经朝门外走去,只能无力地坐回了位置上

  等杨辰离开没多久,一名身穿笔挺铅色西装,面容俊朗,目光深邃,浑身流露着一丝不苟de军营气质de男子,从另一处被格挡开de座位后面走了出来,来到杨婕妤de正对面,杨辰原本坐de位置

  杨婕妤抬头,对那男子微微笑了下,“哥,跟你年轻时候,真de很像呢,不论说话还是样貌”

  男子后背挺直地坐着,脸上看不出任何喜怒,“婕妤,今天de事情,就当没发生过以后,也不要再多接近他了”

  “为什么?”杨婕妤不解地问道:“因为当年抛弃杨辰,大嫂自从嫁进我们家以来就没真正开心过,大哥你难道心里就不想一家人圆满吗?他是你跟大嫂de亲生骨肉啊以前是了无音讯,可现在明明就在眼前,而且变得这么优秀,大哥为什么不肯出面认他呢?”

  “正因为突然间冒出来,而且按你所说,又变成一个非同一般de人,才加要注意我们杨家不是普通de家族,今年和明年又都是换届de重要时刻不论是门风还是家风,都要做到滴水不漏,绝对不能让我们de竞争对手有任何de可乘之机突然如果冒出一个儿子,绝对会带来很大de负面影响”◇男子郑声道

  “大哥难道一个官职比亲生de骨肉还重要吗?”杨婕妤激动地道

  “婕妤你是我们杨家de长女,难道你连这点分寸都没有吗?我要考虑de是整个家族,和所有依附在我们杨家旗下de那◎些人,如果我们一倒,那么就会崩堤千里这种时候,我怎么能为一个二十多年前就犯下de错误,再度出错?”男子道

  “错误?那是大哥犯下de错误,为什么要让孩子去承担?”杨婕妤泪水莹莹地道:“我只要一看到杨辰de脸,就跟看到大哥年轻时候一样,他比大哥随和,谦逊,亲切,难道大哥看见他,不觉得有罪恶感吗?”

  男子深吸一口气,脸色冷漠地道:“婕妤,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我们杨家自开国以来,一直门风●严正,之所以能这样,是因为我们舍弃de东西,远远过别人de想象你不用再劝我,这件事,也不准向你大嫂提起我们杨家de接班人,只需要一个清清白白出生de子嗣”

  “哈哈,清清白白……”杨婕妤冷笑了◎几声,站起身来,“表面上de清白,根本只能让人感到内心多么de污秽杨破军,我真对你失望”

  说完,杨婕妤转身就欲离开

  “杨婕妤你要造反吗?”杨破军怒声道

  杨婕妤猛地一停,头也不回地道:“放心,我会当作什么也没发生,不会影响大哥de大好前程,这是你们de罪孽,你们总有一天会后悔de……”

  语毕,杨婕妤快步离开了kā啡厅

  杨破军面容愠怒地坐在位置上,神情变幻不定,眼中隐约浮现各种过往

  时光如同泛黄de纸张,翻到二十多年前……

  大雪纷飞de夜晚,一辆军用吉普停在了华夏北部一个小城de孤儿院门前

  一对穿裹着军大衣de夫fù,将一个熟睡中,两三岁大小de孩子,递交给了面容苍老defù人怀中

  孩子睡得很熟,北风呼啸de夜晚,缩在毛绒绒de毯子里,温暖中,听不到那名年轻女人de啜泣声

  老fù人收下一个沉甸甸dexìn封后,谄笑着抱好了孩子,转身回孤儿院

  年轻de夫fù一直望着fù人抱自己de孩子回院落内,才不舍地上车,在雪夜中艰难地离开

  荏苒中,一年多de光景

  当夫fù再度来到孤儿院时,意外地发现,这处偏僻de院落,已经被拆迁

  这里de孩子们也quán部音讯quán无,甚至连联系de方式也都没留下,仿佛这些人凭空消失一般

  年轻de少fù捧着自己微微隆起de腹部,靠在丈夫怀里,哭得晕了过去……

  这一切,走出了kā啡厅往回走向玉蕾de杨辰quán然不知,杨婕妤最后对他表露de情绪,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饶是见过如此多风浪,凡是涉及到年幼时一些破碎记忆de东西,总让杨辰难以平静

  正当出神走路之时,因为裤子口袋破掉,而放衣服口袋里de手机震动起来

  杨辰拿出来一看,微微诧异,竟然是林若溪打电话给自己

  凡是林若溪主动打给自己,肯定有什么事要通知自己,杨辰笑了下,接起了电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