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不是数学题】


  131

  小秘密被意外拆穿,林若溪也méi像其他女孩子那样害羞地不敢见人,虽然脸色一片绯红,但即刻就控制住情绪,一把从杨辰手里夺过封面精美de“攻略书”,说道:“愣着干什么,又不是你▲看de”

  杨辰似笑非笑地méi说话,而是从购车里又拿起了另一本林若溪买de书,这本书de名字直白:《夫妻相处法则100条》

  “你……”林若溪防不胜防,咬着嘴唇一把又夺过来放怀里,“●◎快点搬,我先上车”

  说完,林若溪跟阵清风似地飞快上了车,“砰”地把门关上

  杨辰摸摸鼻子,不由觉得这画面有些滑稽,méi想到林若溪会买这样de两本书,怎么看都不像她de风格

 ◇ 开车回去de路上,林若溪又恢复成一脸漠然de表情,甚至比来de时候还要冰冷,半句话不说,事实上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想快点到家后往自己房间里一关,钻进被窝里谁也不见

  杨辰见她一副如临大敌de紧张模样,终于忍不住笑着道:“用de着这么较真么,不就是两本搞夫妻关系de书,不是什么禁读书物,méi什么好藏着掖着de”

  林若溪突然把方向灯一打,在路灯光线黯淡de清静马路边把车停下,并○且熄火

  周围是一条小商铺满是de步行街道,此刻夜籟无声,méi有什么行人车辆,幽幽dehěn是静谧

  车里de灯光自动地亮起,柔和de黄晕打在林若溪清冷de面容上,显出几分朦胧感

  “hěn好笑对么?”林若溪突然清声问道

  杨辰纳闷怎么突然停车下来,还问这样de问题,莫名其妙地反问:“什么好笑?”

  林若溪以为他装蒜,惨然冷笑:“你是不是觉得我hěn笨,连怎么做个妻子,怎么跟一个男人相处都不会”

  杨辰愣了下,刚想说“méi有”,可突然想起这段日子来de两人相处,好像de确不怎么样但杨辰méi觉得纯粹是林若溪de问题,而是被这么问到后,开始思考两人间缺少de是什么

  林若溪只当他默认了,眼里有几分酸楚,“你知道吗,刚才在书城里,看见兆老夫妇de那样子,虽然感觉hěn辛酸,但是我觉得他们好幸福虽然兆夫人甚至已经无法记清自己爱人de名字可是兆老依然陪着她,放下一切地站在她身边,陪伴她走过最后de日子我hěn羡慕他们……”

  “你还年轻,干嘛想这些”杨辰说道

  “人总会老de,人总想要有个归宿”林若溪继续道:“我在想,如果等哪天我也走不动了,我也脑子混混噩噩了,你还会不会在我身边?”

  “当然会,我们是夫妻嘛”杨辰笑着说,“这点品质我还是有de”

  林若溪摇摇头,“现在是,以后如果不是了呢?”
●   杨辰觉得一阵古怪,“什么叫现在是,以后不是,你们林家人de规矩不是规定,只能有一个爱人么,你难不成还想换老公?”

  虽然说两人关系一直hěn一般,甚至不怎么好,但如果哪天林若溪突然说要跟★别de男人,杨辰觉得自己肯定会把那男人杀了,不论道德伦理,自己就是不能忍

  “我早说过,我不是林家人,那个老头子跟我méi关系我也不是因为那可笑de规矩跟你结婚de”林若溪几分愠怒,肃然道

  杨辰莞尔,“不会真是为了拿我当挡箭牌,签合同两年,我觉得我这块挡箭牌基本已经作废了”

  林若溪微微摇头,“我承认那时候我骗了你,其实那也只是个hěn小de原因”

  “那还有什么原因?”杨辰问

  林若溪突然俏脸泛红,抿了抿花唇,“我……我是个hěn保守de人”

  车内de气氛瞬间暧昧起来,杨辰强忍着笑意,故作严肃地再问道:“那个……我méi听清楚……再说一遍?”

  林若溪切齿不已,这男人又开始耍无赖,也不知从哪里鼓出来de勇气,林若溪决定豁出去了

  “我说我是个保守de女人”林若溪放大了声音,句句清晰,“我奶奶从小就教育我要从一而终,我不能忍受我de第一次给一个陌生人”

  杨辰笑了,看着一脸气呼呼de女人,“这méi什么好丢脸de,早说明白不就得了”

  “别假惺惺de,你肯定觉得我是个傻女人”林若溪幽幽地说道,“在这个年代还这么在乎所谓de第一次,可我就是想不开,我做不到漠视发生de一切,哪怕后来发现你是个卖羊肉串de……我还是想到了跟你结婚”

  杨辰默然,看着一脸沮丧de女人,问道:“后悔这个决定了?”

  出乎意料de,林若溪摇了摇头,“一开始是那样,你粗俗,无赖,不求上进,说起话来也不正经……跟我梦想中de伴侣完全不一样……不过自从那天你把我从港口de仓库救出来后,我就已经决定要跟你一起过日子了”

  港口仓库,自然是指那次被林坤绑架de事情,méi想到那时候林若溪什么也méi问,心里却是下了那样一个决定

  “我当时被绑在仓库里就想,这大概是上天给我一个抉择de机会如果你胆小,méi想办法来救我们,那么我de一切都将失去了,就连倩妮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所以我自己就跟自己打赌,如果你来了,那我就不再想着后悔de事,不论你以后怎么对我,只要不离婚,我都都会跟你走完以后de日子如●果你不来,那就当我de人生注定走上这样de悲剧,反正我活着也méi太多意思,又苦又累……”

  “什么叫活着méi意思,你有这么大de公司,这么多员工喜欢你,你长得比谁都漂亮,是男人看你一眼就升▲guǒnǐbúlái,nàjiùdāngwǒderénshēngzhùdìngzǒushàngzhèyàngdebēijù,fǎnzhèngwǒhuózheyěméitàiduōyìsī,yòukǔyòulèi……”

  “shímejiàohuózheméiyìsī,nǐyǒuzhèmedàdegōngsī,zhèmeduōyuángōngxǐhuānnǐ,nǐzhǎngdébǐshuídōupiāoliàng,shìnánrénkànnǐyīyǎnjiùshēng天了,你还这么有钱,怎么叫活着méi意思?”杨辰感慨着问道

  林若溪冷冷看了他一眼,轻声道:“小时候,家里只有奶奶和妈妈,家里de男人都不要我们到我上大学de时候,奶奶离开了我,后来,妈妈也离开了我家里只剩下王妈陪着我我大学méi上完,就辍学开始去管理玉蕾,这几年,méi有一天能安安稳稳地睡觉那样也就算了,我de亲生父亲还要和别人一起来对付我,谩骂我……

  有钱有什么用?漂亮有什么用?嫉妒de人只会认为我是靠身体换来今天de成就,他们只会关注我de外表,忽视掉我de努力付出

  你知道么,就算过了今年de生日,我才二十三周岁跟我差不多年纪de女孩子,都还在大学里学习,玩乐,泡,谈恋爱,看言情小说,看日韩电视剧,幻想着成为里面de女主角……我呢?想玩de不能玩,想穿de不能穿每天对着空荡荡de办公室,看着满是数据和密密麻麻文字de报表、文件对着一群各怀鬼胎de公司高层开会,给下面几千de员工发工资……股市好了,我要去鞭策下面de人不要放松,销售出问题了,我得故作镇定地鼓励下面de人不要灰心……”

  车里de灯光已经自动暗了下去,黑暗中,看不清林若溪脸上de表◇情,只有两行晶莹显得格外清晰

  杨辰缓缓伸手,想帮她把眼泪抹去,可林若溪立刻撇过了头,自己拭去了泪水,让杨辰de那只手僵在半空

  “你不用怜悯我,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奶奶告诉我,女人不◎能靠男人那个男人抛弃了我奶奶,所以我奶奶创建了玉蕾国际,还把玉蕾国际做到了今天de规模我也不奢望你能对我有多好,我知道自己或许是个合格de公司管理者,但绝对不是个好妻子,你不喜欢我,我也不会怨恨你”

  “谁说我不喜欢你,我不喜欢你会娶你么?”杨辰皱着眉说道

  林若溪沉默了会儿,道:“你不了解我,就算喜欢我,也只是喜欢我de外表罢了不过那也无所谓,我虽然不知道怎么做个好女人好妻子,但我可以看书,可以学习,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成为一个好妻子de”

  杨辰苦笑道:“这东西不是数学题,不是看书能解决de?”

  “那怎么做?”林若溪蹙眉,有些茫然,这个问题对年轻女总裁来说比那些金融上de问题复杂得多

  杨辰语重心长地道:“这个问题先不说,若溪,你说你愿意跟我一路走下去,是因为那天我去救了你,其实这并不是一个好理由我希望我de妻子愿意跟我在一起de唯一原因,是因☆为她爱我,爱到无法离开你de理由不是爱,是一种对我de感激,我不需要你de感激,我救你是因为你是我de女人,你懂么?”

  “我不是小女孩,我是hěn理智地做出判断”,林若溪辩解道

  “★因为你是理智de,所以才是错误deméi有理智de爱,只有理智de责任”杨辰说道

  林若溪闭口不说,似乎在想着话里de意思,但她那可怜de爱情细胞,根本无法明白这些事

  杨辰继续道:“就像今天,当你看到兆老夫妇,这对年老de夫妻,一生相伴不离不弃,你对那样de爱情产生羡慕,向往,所以激发了你对夫妻生活de渴望这是件好事情,也是人之常情其实我也希望能跟你一起走过这辈子,正如你所说de,或许我喜欢你de外表,当然也可能是我想对你负责,做个好丈夫,我自己其实也不清楚可是我hěn确信,就算合同婚姻到期了,只要你不离开我,我不会主动离开你,一辈子都不会,这是我可以给你de男人de承诺刚刚,你说你要努力做个好妻子,我hěn高兴,但你选择de方法却是看书来学习怎么做妻子,那就hěn离谱了你觉得兆夫人或者兆老是看着书上de理论,参照着过日子de么?”

  林若溪摇摇头,她也觉得这好像不太现实,问道:“那该怎么办?”

  “跟着感觉走,爱情是méi有理论可言de”

  “感觉?怎么样有感觉?”林若溪又开始头疼起来

  杨辰嘻嘻一笑,“恋爱,我们之间是个hěn奇妙de情况,一般男女在一起,是先恋爱,有激情,然后才有婚姻,有责任可我们呢,先有了婚姻与责任,你要对你de人生负责,我要对我de行为负责,我们之间或许对彼此都有夫妻de责任,但缺少了男女之间de爱情”

  “恋……恋爱?”林若溪听到这个词,耳根烧红,“我……我不懂怎么恋爱……”

  “这个……其实我也不懂……”杨辰摸摸后脑勺,他真de不懂,以前de女人都是抓来就上,现在身边de女人,也mé○
  “liàn……liànài?”línruòxītīngdàozhègècí,ěrgēnshāohóng,“wǒ……wǒbúdǒngzěnmeliànài……”

  “zhègè……qíshíwǒyěbúdǒng……”yángchénmōmōhòunǎosháo,tāzhēndebúdǒng,yǐqiándenǚréndōushìzhuāláijiùshàng,xiànzàishēnbiāndenǚrén,yěméi说有男女朋友,只有情人罢了

  林若溪泄气地道:“那你说这么多干嘛,都是废话”

  “其实也不是méi办法……”杨辰小声地说着,瞄了瞄眼前de女子,享受地吸了口林若溪身上独有de芬芳

  “什么办法?”林若溪好奇地问

  杨辰咽了咽唾沫,斟酌着用词,说道:“我觉得……我们应该从原始de角度去寻找男女间de爱,什么是原始de角度呢?就是身体与身体de碰触,所谓我中有你,你中有我,……阴阳调和,灵肉交汇……比如现在啊,在这个车里面,有些事也可以做做de……那个……若溪你明白我de意思……”

  渐渐de,黑暗中,林若溪de呼吸变得压抑起来,一对水灵灵de眸子里闪过一道冷厉de光芒……

  “流氓”

  林若溪似乎气得不轻,娇斥一声,直接发动了车子,还挂上运动档,猛踩油门

  “哄——”

  奔驰小跑犹如小钢炮似地飞射了出去,强大de后座力◎让杨辰紧贴在了座椅上

  “喂喂别激动啊开这么快干嘛”

  “不要你管”

  “大姐我说错了你慢点行不要撞车啦”

  “撞死你这个色鬼无赖”

  “撞死我你也先把车de手◎刹放下啊”

  “不用你管”

  “我擦你妹你丫de才是马路杀手啊”

  鲜红de车尾灯在夜里划过电芒似de曲线,消失在黑暗de路尽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