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六章 阳神妙用


  叶天脊椎的伤势,可不是简单的肌肉损伤,通过X光透射可以看到,叶天的整个脊椎都已经变形,并且有三段明显的断裂层。

  那里连接着中枢神经,就算平时稍加撞击,也会ràng人疼痛难忍的,用痛■入骨髓来形容此时叶天的感受一点都不为过。

  牙关死死的咬着白毛巾,豆粒大的汗珠不断的从额头滑落,将枕头都给打湿掉了,叶天恨不得给自己脑袋上来一拳,就算昏迷过去,也比现在要强。

  “小师□弟,不行就打一针吧,适度的麻醉剂,不会对你的身体造成什么伤害的!”

  看到叶天痛苦的yàng子,苟心家脸上也露出不忍的神情,他当年一臂被斩断,也是强撑过来的,甚至那种非人般的疼痛。

  叶天闻言睁开了眼睛,用的摇了摇头,他现在体内没有一丝真气的存在,如若不能撑过去,恐怕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离不开麻醉剂了。

  这种东西偶尔用一次倒是无妨,但长期使用的话,叶天怕它们会破坏自己的身体机能,如果有了依赖性,那更是得不偿失了。

  “妈的,老子又不是丹tián被撞,这真气都跑哪去了?”

  一边咬牙忍受着,叶天一边思量着自己的身体状况,要是真气仍在的话,这点伤势对叶天而言★根本就不算什么。

  “难道是在撞击那石板的时候,将丹tián给撑爆了?”

  叶天脑中忽然生出一个念头来,他记得那会自己体内的真气已然是所剩不多了,为了相救母亲,叶天几乎激发了身体所有的☆gēnběnjiùbúsuànshíme。

  “nándàoshìzàizhuàngjīnàshíbǎndeshíhòu,jiāngdāntiángěichēngbàole?”

  yètiānnǎozhōnghūránshēngchūyīgèniàntóulái,tājìdénàhuìzìjǐtǐnèidezhēnqìyǐránshìsuǒshèngbúduōle,wéilexiàngjiùmǔqīn,yètiānjǐhūjīfāleshēntǐsuǒyǒude潜力。

  其实叶天的猜测,和事实已经相去不远了,他最后击向楼板的那一击,的确是导致他体内真气消失的主要原因。

  要知道,那块楼板本就重达数千斤,再加上从数百米的高空下坠所累积的重量。别☆说是一个血肉之躯,就是一辆消防车也能给砸成铁饼。

  虽然叶天找到了楼板的弱点所在,但那巨大的冲击力还是叶天无法抵御的。

  在楼板即将砸到叶天背部,生命危在旦夕的时候。叶天的身体自动做出▲了反应,他全身的真气全部都集中在了背上,硬生生的抗下这一记重击。

  不过人力终究难以胜天,那股巨大的力量不但击溃了叶天的护体真气,还重创了他的腑脏,这其中就包括叶天的下丹tián。

  如果不是叶天的神识被拉入到泥丸宫的话,恐怕事情就要像苟心家所想的那yàng。他的魂魄都会被震出肉身的。

  “也不知道日后能不能再修炼了?”

  即使叶天心性再豁达,一时间也难以接受丹tián被废的事实,心念一动,叶天的神识往体内探察而去。

  “嗯?怎么会这yàng?”

  就当叶天神识内查的时候,他猛然发现,自己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清晰无比的映入到了脑海之中。

  那嘭嘭作响的心脏,一张一合的肺叶。还有背部断成几截的脊椎,就像是用眼睛直接触及一般,叶天甚至能看到附在上面的肌肉跟腱和经脉。

  要知道。叶天在进入到炼气化神的境界之后,也能动用神识来观察身体的状况。

  只不过和现在相比,那会简直就像是雾里看花一般,根本就没有现在这般清晰直观,两者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这个突如其来的发现,ràng叶天的注意力顿时全部集中到了神识上,脊椎处传●来的痛楚,似乎也消弱了几分。

  “神识居然壮大了这么多,不知道对我的伤势会不会有用呢?”叶天心中一动,将神识都放在了脊椎受伤的地fāng。

  “果然可以!”

  当叶天的神念包裹○●来的痛楚,似乎也消弱了几分。

  “神识居然壮大了这么多,不知道对我的伤势会不会有用呢?”叶天心中一动,将神识都放在了脊椎受伤的láidetòngchǔ,sìhūyěxiāoruòlejǐfèn。

  “shénshíjūránzhuàngdàlezhèmeduō,búzhīdàoduìwǒdeshāngshìhuìbúhuìyǒuyòngne?”yètiānxīnzhōngyīdòng,jiāngshénshídōufàngzàilejǐzhuīshòushāngdedìfāng。

  “guǒránkěyǐ!”

  dāngyètiāndeshénniànbāoguǒ住脊椎断裂的几处地fāng后。一股暖烘烘的感觉由心头升起,背部传来的疼痛立马减轻了许多。

  这ràng叶天欣喜若狂,以往叶天行事,多是依仗苦修出来的真元,对阵杀敌施展术法无往而不利,这也ràng叶天对真气有了一种依赖感。

  但是现在神识更加好用。对身体细微处的探查甚至比真气要超出百倍,心念一动随之流转,使臂使指控制自如,ràng叶天窥得一片新的天地。

  “莫非是这几日的修炼有了成效,我已经进入到炼神返虚的境界?”

  分出一部分神识蕴养脊椎处的伤势,叶天闭着双眼,将心神顺着督脉穴道往上运行,待得行到双眼印堂之处的时候,眼睛猛的张开了。

  叶天以前虽然可以真气外放,但那毕竟是他修炼出来的罡气。

  可是此刻,随着叶天的眼睛睁开,整个人忽然感觉一轻,眼前似乎有一道大门被打开了,他的神识竟然脱离了肉身的桎梏,来到了病床上一米之上的空间。

  “阳神离体?这是炼神返虚的境界啊?”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自己和身边一脸焦急的苟心家,叶天心中畅快之极,他没想到经此一难,却是ràng自己最终勘破了那道门槛。

  阳神的本意是丹道修行的一个第次,乃指身外化身,阳神脱体而出,称为“出神”,出神时囱门自开,前后一路皆动,神祇可由天门出。

  道家典籍的记载,和叶天此时的情况完全一yàng,是以叶天已经可以断定,自己进入到了炼神返虚的境界●。

  叶天心念一动,他的神识无声无息的穿破了病房的墙壁,来到了宋薇兰等人所在的房间,看到了哭泣的母亲和妻子还有一脸悲伤的父亲和弟子。

  “难道世间真的有仙?”

  此时的叶天,还●沉浸在阳神脱体的喜悦之中,心中不由升起了这yàng一个念头,以他现在的状态,称之为仙怕是也不为过吧。

  “传说阳神修炼到了极致,就和身外化身一般无二,却不知道能不能形成实物呢?”

  叶天那团神识忽然落下,心念动时,一双婴儿大小的手掌伸向了于清雅的脸庞,轻轻将一滴泪水拭去。

  “嗯?怎么回事?有人摸我的脸吗?”

  心中悲痛的于清雅,忽然感觉脸上一凉,似乎被什么东西拂过一般,转头四顾,却是发现宋薇兰的双手正搂在自己腰间,周围并没有人靠近自己。

  “哎呦!”

  正当叶天心中窃喜的时候,忽然神识一阵虚弱,一股头疼欲裂的感觉出现在了脑中。

  “神识◆归位!”来不及多想,叶天强忍着那股刺入脑中的痛楚,神识穿过墙壁,重新回到了身体之中。

  “大意了,太大意了!”

  回到体内之后,叶天还是忍不住一阵后怕,即使是在刚才那空气基本静止的房间□里,叶天都有种魂飞魄散的感觉,好像他的阳神随时都有可能消散一般。

  叶天熟读道家典籍,稍一思考,就明白了症结所在。

  要知道,阳神初出,喻如婴儿,柔弱纤细,不可边行,耐如婴儿学步,—步步锻炼,锻炼至出入自在.然后再练习出神后一分为二,二分为四,乃至分身至百千万亿。

  据称阳神初出时,为白色小人,形貌毕肖自己,叶天只不过是一团神识出窍,和阳神状态还有很大的差别,本来就不能持久的。

  陈楠曾经《翠虚吟》说:“有—婴儿在丹tián,与我形貌亦如然,阳神出后.据说往往有幻象魔境,须十分慎重,时刻保持正念。

  叶天刚才情绪激动,再见母亲妻子哭泣,又受到一些牵绊。

  如果不是叶天反应及时将神识归位的话,这位刚进入炼神返虚的大高手,轻则又要被拉入到泥丸宫去修养,重则变成白痴也说不准。

  “以后还要时时蕴养,这阳神妙用无穷啊!”

  虽然脑中还是感到阵阵虚弱,但叶天心中却是兴奋之极,古往今来多少有道之士,均是被卡在炼气化神的境界上,自己能再进一步,也算是机缘巧合了。

  “不知道当年陈抟老祖和张三丰等人,将阳神修炼到何种境界?他们所谓的白日飞升,莫非就是指的阳神出窍?”

  想着典籍中的一些传说,叶天不由心潮澎湃,他原本以为炼气化神就已经到了修炼的顶点,没成想这一番际遇又给他打开了一扇门窗。

  “小师弟,好点了吗?”正当叶天沉思在炼神返虚一些相关记载中的时候,耳边响起了苟心家的喊声。

  “无妨了!”

  叶天吐出毛巾,一股神念灌输到右臂上,用那打着石膏有些僵硬的右手,将自己脸上的眼罩取了下来。

  “不可!”苟心家正待劝阻的时候,整个人忽然愣住了,“小师弟,你这手臂如何能动的?”

  叶天当时是用双拳击向那石板的,双手手背血肉模糊不说,连带着两臂也都断折了,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叶天又无真气护体,他原本应该动弹不得才对啊。

  “嗯?小师弟,你这到底是功夫消失了,还是怎么回事啊?”

  仔细打量着叶天的双眼,苟心家有些犯迷糊了,以他的修为,即使叶天再收敛气机,他也能感应出一二的。

  此时苟心家观察叶天,就是一普通人,可是叶天眼中的那层润泽光芒,分明又不是一个身受重伤的人所能拥有的……第二更,求推荐票啊,这个是每天刷新的,俺不要垫榜尾,兄弟姐妹们多多支持!

  。(未完待续)RQ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