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二章 苏醒(上)


  “苟真人,麻烦您一定要救救小天,我们夫妻在这谢您le!”

  听到苟心家的话后,原本躺在病床shàng的宋薇兰也挣扎着从床shàng下来le,此时的她正应le病急乱投医那句话,只要有一丝希望,她都会去尝试。

  “叶夫人,不用多礼,小师弟为我麻衣一脉门主,岂是早夭之人?”

  苟心家是老派人,还遵循着解放前的规矩,称呼宋薇兰为叶夫人,笑le笑接着说道:“我来之前曾经推演过一卦,叶师弟吉人天相,自然可以逢凶化吉,你们jiù不用多担心le。”

  听到苟心家的话后,跟在他后面的安娜撇起le嘴,小声嘟囔道:“这人说话怎么那么像神棍啊?”

  宋薇兰脸色一板,厉声训斥道:“安娜,不准乱说话,出去!”

  “是,主人。”安娜吐le吐舌头,低着头退出le房间。

  宋薇兰一脸歉意的看向苟心家,说道:“苟真人,小孩子不懂事,您千万别见怪啊。”

  苟心家摆le摆手,说道:“无妨,叶夫人,不知道我现在可不可以看看小师弟?”

  “这个?”

  宋薇兰闻言有些迟疑,按照韦曼的话来说,叶天现在的生命迹象还是十分微弱的,那无菌病房不能让无关人士进去,否则很可能使得叶天身shàng的伤口fā生感染。

  想le一下,宋薇兰将目光看向le韦曼,开口说道:“韦曼医生,这位老先生是中国的中医,他想去看看叶天,不知道可不可以呢?”

  “中医?jiù是针灸那些?”

  韦曼倒是不像那些西方医生,对中医有什么偏见,沉吟le一会之后,说道:“中国中医的针灸之法,对叶天这一类患者确实有帮助。我同意让他进去!”

  虽然不明白中医的原理,但韦曼曾经亲眼见过一位中医对患者在长期进行针灸的情况下,使得一位植物人苏醒,这也是他不排斥中医的主要原因。

  “好。事不宜迟,那咱们现在jiù去!”

  虽然刚下飞机不久,★但叶天安危无疑要比休息重要,见到韦曼同意之后,苟心家开口说道:“左师弟在外面等候,我和淮瑾老弟进去jiù行le,韦曼医生。不知道可不可以?”

  和韦曼一样,精通中医的苟心家也明白西医的作用,出▲于尊重,最后这句话,苟心家却是用英文问韦曼的,听得韦曼大为惊奇,一脸诧异的说道:“你也懂得英文?”

  “早年我曾经在英国呆过一段时间。”

  苟心家笑le笑,他当年学贯中西。在十多岁的时候甚至跟随被称为“清末怪杰”的辜鸿铭学习过一段时间,后来由于情报工作的需要,对德语和日语都很精通。

  征得韦曼的同意后。苟心家和南淮瑾换le一身无菌衣服,走进le叶天所在的病房,而宋薇兰等人则是一脸紧张的通过玻璃看着他们。

  “元阳兄,叶师弟这情况有些不妙啊?”

  刚一进入到病房之中,南淮瑾的眉头jiù紧紧的皱le起来,以他的修为,自然可以感觉到叶天身shàng那有如风中残烛的气机,生命之火似乎随时都会熄灭掉一般。

  “伤的确实很重!”苟心家围着叶天**的身体转le一圈,脸色也异常的凝重。

  通过叶天身shàng的伤势和周边仪器所显示出的情形来看,叶天后背脊椎竟然有三块都变形错开le。这可是最要命的伤势,一个处理不好,jiù可能落下终身残疾的隐患。

  和脊椎的伤势相比,叶天双臂的骨折都不算什么le,苟心家对着仪器shàng的影像打量le好一会之后,坐到叶天身边的椅子shàng。伸出右手放在le叶天的脉搏shàng。

  “果然如此,还伤le腑脏,小师弟的丹田竟然被废le,这……这可如何是好啊?”

  在给叶天把完脉后,苟心家的脸shàng豁然变色,他没想到,事情的严重性还超出le自己的想象。

  要知道,脊柱不仅仅支撑着人的身体,还有着缓冲身体的压力和震荡,以及保护内脏的器官的作用,当看到叶天脊椎受伤的时候,苟心家已经有le他腑脏受创的心理准备。

  但是让苟心家没想到的是,当他的真气游走于叶天下丹田气海的时候,却fā现那里没有一丝真气的存在,这可是大大出乎le他的意料。

  对于修炼道家功法的人来说,丹田jiù是道家内丹术丹成呈现之处,炼丹时意守之地。

  古人称精气神为三宝,视丹田为储藏精气神的地方,因此对丹田极为重视,有如“性命之根本”。

  以叶天的修为功力,虽然无法像传说中的那般体内缔结内丹,但他的丹田气海所蕴含的真气也是非同小可。

  只是苟心家刚才的一番探查,却fā现叶天下丹田处空空如也,周身shàng下,再无真气游走,宛若如一没有修炼过的凡人一般le。

  如此一来,jiù算叶天能治疗好肉身的伤势,恐怕也无法继续修炼le,而且没有真元的存在,不能调动天地元气,麻衣一脉的诸般术法,怕是叶天也施展不出来le。

  “元阳兄,你我都各自占le一卦,叶师弟应该没有大碍,可这……”

  听到苟心家的话后,南淮瑾也是面shàng失色,同为修道之人,他自然知道下丹田对于修炼内家功法之人的重要性。

  苟心家长叹le一口气,说道:“淮瑾老弟,叶□师弟的命理本jiù奇特,非你我所能推演出来的啊!”

  苟心家之前用le本命真元,去推演叶天的命理,只模糊得出le遇难成祥逢凶化吉的卦象,为此还吐le一口血,但jiù眼前的情况来看,那口精血是白○□师弟的命理本jiù奇特,非你我所能推演出来的啊!”

  苟心家之前用le本命真元,去推演叶天的shīdìdemìnglǐběnjiùqítè,fēinǐwǒsuǒnéngtuīyǎnchūláideā!”

  gǒuxīnjiāzhīqiányòngleběnmìngzhēnyuán,qùtuīyǎnyètiāndemìnglǐ,zhīmóhúdéchūleyùnánchéngxiángféngxiōnghuàjídeguàxiàng,wéicǐháitǔleyīkǒuxuè,dànjiùyǎnqiándeqíngkuàngláikàn,nàkǒujīngxuèshìbái吐le。

  逢凶化吉倒也罢le,可遇难成祥和叶天这惨状,根本jiù没有丝毫的关联,能保住性命jiù不错le,那里还有吉祥可言啊?

  “要是小师弟丹田真气扔在,我将其激fā出来,jiù能引导他自行修复身体伤势,可……可现在怎么办啊?”

  遇到这种情况,jiù是苟心家也感觉有些束手无策le,叶天体内的情况,超出le他之前的预料。

  “元阳兄,别急。”

  南淮瑾闭目用气机在叶天体内探查le一番之后,眼睛突然睁开道:“我感应叶师弟体内气机,倒是有些像是进入le龟息状态,会不会是他故意如此的呢?”

  “龟息?”

  苟心家闻言一愣,仔细的感应le一下,点头说道:“小师弟虽然呼吸若有若无,但气合于神,神融且和,泯泯澄澈,倒真是有些像龟之蛰藏伏气的状态。”

  所谓龟息,也是道家中的用语,谓之呼吸调息如龟,不饮不食而能长生之法。

  像后人称其为“睡仙”的陈抟老祖,经常一睡三年,按照道家典籍中的记载,其实他jiù是处在le龟息状态。

  南淮瑾想le一下,说道:“听说叶师弟在晕迷之前,用身体挡住le空中坠下的楼板,他血肉之躯如何能对抗那万钧之力?如果不进入龟息状态的话,怕是会硬生生的将魂魄震出肉身的!”

  修为进入到炼气化神的境界之后,精神魂魄要远远超出常人。

  虽然没尝试过,但苟心家和南淮瑾都知道,jiù算◎他们肉身死亡,其神识还是能存活一段时间的,不过没有le肉身寄托,这个时间会十分短暂罢le。

  听到南淮瑾的话后,苟心家深以为然,说道:“没错,小师弟还没到炼神返虚的修为,这神识离体,恐怕再也回■不去le,应该是他自fā的行为。”

  苟心家和南淮瑾都是见多识广之人,稍一推断,jiù得出le叶天很可能是在身体受到重创之时,自行进入到龟息状态,用以来降低身体机能的运转,从而保住性命的。

  不过这要是被困在识海之内的叶天听到,肯定会大声叫起撞天屈的,他倒是懂得龟息之法,不过压根jiù没想到用这个,鬼知道是什么原因使得他的神识被困的?

  “元阳兄,叶师弟要说自行进入龟息状态的话,那咱们还真不好把他唤醒的。”

  弄明白叶天气机微弱的原因后,南淮瑾倒是松le口气,如果真是那样,最起码叶天的性命是无虞le。

  苟心家想le一下,说道:“我和小师弟一脉相承,可以用门中术法将他魂魄引出,不过这之前还是要让他的伤势稳定一些,不然怕是会出别的变故。”

  叶天现在的身体状态真是糟糕透顶,体内经脉也不知道断le多少,那脊椎的伤势更是能影响到他的性命,贸然将叶天唤醒,不一定jiù是好事。

  根源已经找到le,再留在这里已经没有什么意义le,苟心家和南淮瑾退出le叶天的病房。

  “苟先生,小天到底怎么样?能不能把他救醒啊?”

  两人刚一出来,宋薇兰等人jiù围leshàng去,刚才苟心家和南淮瑾那沉重的面色,让外面等候的人心里都有种不妙的感觉。

  “你们先别着急!”

  看到众人焦急的样子,苟心家说道:“小师弟的性命无虞,不过他内外伤势太重,要先想办法调理一下,才能将他唤醒。”

  ---

  PS:今儿jiù两更吧,再熬到三点胖子要崩溃le,嗯,拜托诸位新一天的推荐票投给相师啊,要垫榜尾le!

  。(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