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章 植物人(上)


  “跳下来的是小天,真的是小天!”

  虽然只看到画面遗留的一个镜头,但那是和自己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儿子啊,叶东平一眼就认了出来。

  从二十多层的高楼上往下跳,即使叶东平知道儿子不同于常人,脸色也是变得有如死灰一般,一股绝望的情绪在心中蔓延开来。

  叶东平变得激动了起来,在看到画面上再没有相关的报道后,一步冲到了宋浩天的面前,大声吼道:“是你拆散了我们,把薇兰逼到了měi国,这就是你想要的?”

  压抑了二十年的愤慨,在这一刻终于爆发了出来,叶东平的脸色青筋毕露,双手紧紧握成了拳,如果不是面前的宋浩天已经是年过八旬的老人,他真的会把拳头挥出去的。

  “怎么会这yàng?怎么会这yàng啊?!”

  宋浩天这一刻像是突然衰老了十多岁一般,原本笔挺的身体也佝偻了下来,眼中淌出浑浊的老泪,他同yàng也无法忍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

  “东◎平,别这yàng。”

  老太太叶冬竹眼中也噙着泪水,一把拉住了叶东平,说道:“我看着小天身上好像绑着什么东西,那孩子鬼精着呢,他还能自杀不成?”

  叶冬竹是最先看到电视画面的,依稀记得★叶天身上好像缠绕着什么东西。

  “对,对,我儿子肯定不会死的,薇兰也会没事的!”

  听到大姐的话后,叶东平就像是刚把魂魄找回来一般,连声念叨了起来,似乎只有这yàng,才能让他的心得到安宁。

  见到弟弟的情绪稳定了一些,叶冬竹开口说道:“还有,这事儿别告诉清雅啊,我把那丫头撑不住的!”

  叶天结婚尚不到一年的时间,如果真是出了事。于清雅肯定无法接受的,老太太这是想先瞒着,等搞清楚情况再说。

  只是老太太话声刚落,于清雅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大姑。我……我都看到了!”

  站在厢房门口的于清雅脸上满是泪水,不过声音却是十分坚决,“我不相信叶天会死,他一■定没事的,他还说要带我去环游世界的!”

  “好孩子,小天一定没事的。”

  叶冬竹走了过去,一把将于清雅搂在了怀里。自己却是忍不住老泪纵横,老叶家可就剩了这一个独苗了啊。

  “大★姑,我要去měi国,我要去纽约!”

  于清雅看似柔弱,但性情却十分的刚烈,短短时间内就拿定了主意。

  叶东平回过神来,连忙说道:“对,清雅。我和你一起去,咱们现在就走!”

  宋浩天摇了摇头,沉声说道:“不行。现在情况不明,不知道还会不会有进一波的恐怖袭击,你们现在不能去!”

  今天suǒ发生的恐怖袭击,可谓是měi国自珍珠港事件后,本土受到的最大伤害。

  目▲前除了双子塔遭受自杀式袭击,měi国国防部五角大楼西翼也受到了飞机的撞击并且引起了大火,里面上百人都没能来得及逃出。

  虽然事件发生到现在仅过了短短的四五十分钟,但是世界各国的情报部门已经全力○□运转了起来,在最初的二十分钟时间里,宋浩天已经查阅了好几份绝密文件。

  那几份绝密文件中的内容显示。这次měi国的恐怖袭击很可能是宗教极端组织的行为,而选在911这一天,显然是对měi国政府的◎▲一种挑衅。

  更让人吃惊的是,情报显示,恐怖分子似乎还拥有威力更大的武器,怀疑是从俄罗斯流漏出去的核弹。这一情报,愈发让各国紧张了起来。

  suǒ以宋浩天才会阻止于清雅和叶东平前往mě◎i国,万一他们俩再要出点什么事情,自己这晚年可都要在悔恨中度过了。

  “就算是死,我也要去!”于清雅一步不让的看着宋浩天,她的眼神里充满了坚定!

  “好吧,我安排专机送你们过去……” ◇
  见到于清雅那坚定的眼神后,宋浩天叹了口气,说道:“另外在纽约的中国领事馆人员,会全力搜救叶天母子的,一得到消息,我马上就通知你们!”

  国家机器运转起来suǒ产生的能量,远非常人想象☆
  jiàndàoyúqīngyǎnàjiāndìngdeyǎnshénhòu,sònghàotiāntànlekǒuqì,shuōdào:“lìngwàizàiniǔyuēdezhōngguólǐngshìguǎnrényuán,huìquánlìsōujiùyètiānmǔzǐde,yīdédàoxiāoxī,wǒmǎshàngjiùtōngzhīnǐmen!”

  guójiājīqìyùnzhuǎnqǐláisuǒchǎnshēngdenéngliàng,yuǎnfēichángrénxiǎngxiàng的到的,虽然宋薇兰心中只有儿子,甚至忘了打电话回去报平安,但她很快就被中国在纽约的相关人员给找到了。

  得到这个消息后,于清雅和叶东平还有心急如焚的周啸天正准备登机,当知道叶天还在昏迷不醒的时候,三人还是登上了开往měi国的飞机。

  与此同时,远在香港的苟心家和左家俊也登山了前往měi国的私人飞机。

  ----

  “我这是在哪里啊?”

  从二十多米的高空摔下,用尽了全身最后的力气夹住消防水带后,叶天那一身真气可谓是贼去楼空,再也没剩下一点了。

  没有真气护体,他那腑脏和双臂suǒ受的伤势瞬间爆发了起来,在被消防队员接住后,叶天心神一松,整个人顿时■晕迷了过去。

  叶天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他只知道,当自己恢复了神智之后,整个思维都被局限在了一个黑暗的空间里,眼前没有任何的光亮,到处都是一片死寂。

  无论叶天怎么呼喊,这个空间都◆没有丝毫的回应,叶天面前还是一片黑暗,这种黑暗,仿佛在侵蚀着人的内心,让人有一种要发狂的感觉。

  叶天不知道母亲究竟怎么yàng了,那漫天的砖石是否会伤害到她,这让叶天心头愈加烦躁起来。

  一个声音像是魔鬼般的在叶天心头响起:“叫吧,尽情的叫吧,你的母亲快死了,你再不叫就出不去了!”

  “嗯?心魔?真是笑话了!”

  叶天从小修道,心境虽然比之苟心家尚有不如,但也远非那些suǒ谓的高僧大德可比的,心魔一出,他马上就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妥。

  “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清者,浊之源,动者,静之基,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

  叶天心头一动,诵念起太上老君suǒ流传下来的《常清静经》,这和佛教的《清心咒》有异曲同工之妙,短短的三百九十一个字念出后,叶天心头顿时一片安宁。

  “自己这神识应该被困在识海了,看来身体是受到重创了!”

  心神安定下来后,叶天心有suǒ悟,他的修为已经堪堪快要踏入炼神返虚的境界,如果不是受伤太重,是绝对不会出现目前这种情况的。

  这就是修道和练体之人的区别了,练体☆是强健体魄,开发身体suǒ能承受的最大潜力,从而拥有超出常人的能力,不管是国内的外门功夫还是国外的格斗术,都是遵循的这个道理。

  而修道之人修的是人身的精气神,讲的是求得真我。

  老子■◇道德经曾云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即对应道家的三返二、二返一、一合于道,其名词就为炼气化神、炼神还虚。

  后面虽然还有炼虚合道的说法,但那就更加的飘渺虚无了,传说中还没有人能达到那一▲境界的。

  而这一过程,就是精气神的返还过程,如果修炼到炼神返虚的境界,就可以神识外游,再不受身体的桎梏,也就是佛门说的舍去了这身臭皮囊。

  按照叶天自己的分析,现在的情况,极有可能是在身体受到危及性命的重创之后,他的神识自行缩回到了识海之内,将精神和身体之间的联系给掐断了,让叶天不用去承受**的痛苦。

  “妈的,老子这yàng不是要成为植物人了吗?”得出这个判断之后,叶天忍不住破口大骂了起来。

  《常清静经》这会也不好使了,叶天也不知道自己的**伤到什么程度,万一十年八年的治不好,那自个儿岂不是永远都要被困在识海内?

  “一定要想办法出去,奶奶的,老子这个yàng子,还不知道老妈和媳妇得哭成什么yàng子了?”

  叶天恨恨的骂了一句,在脑中传承里搜刮了起来,修为越高,他越感觉到传承的可贵之处,留下这传承的麻衣老祖,其道家修为绝对不亚于张三丰葛洪之流的。

  ------

  在中国驻纽约领事馆人员的带领下,于清雅等人很快的就来到了纽约一家专门为某些特殊人士服务的医院里,这是在叶天被送往医院的途中,宋薇兰临时决定的。

  这家医院拥有着世界上最先进的医疗技术和设备,甚至很多尚未推广到社会上的技术也在这里被广泛应用了,当然,它每天suǒ需要的费用也是极其昂贵的。

  “妈,叶天他是怎么了?”

  穿着无菌服装,隔着玻璃看到满身插满了各种管子的叶天,一路上都很坚强的于清雅忍不住小声哭泣了起来。

  病床上的叶天,让于清雅的心像是被人给狠狠的揪了一把,那种疼痛让二十多个小时都没有休息的于清雅差点晕厥了◆过去。

  “孩子,别哭,咱们出去说话,别吵了小天!”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多个小时,宋薇兰的眼泪早已哭干了。

  --

  PS:第三更,唉,说了不熬夜的,又是到三点,嗯,不过今天是猪儿●生日,祝总盟生日快乐啊,哈哈哈,你们都有yuepiao推荐票来祝贺吧!

  。(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