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断代(上)


  周啸tiān心里还是有些担心,毕竟这座墓葬的规模极其宏大,一旦被文物部门得知的话,就会引起很大的轰动,相关部门也一定会追查到底的。

  听到周啸tiān的话后,叶tiān笑了起来,摇摇头说道:“没事,你以为警察什么案都能破啊?差不到咱们身上的,不用担心……”

  由于陆琛的关系,叶tiān经常能听到一些关于破案方面的事情,据他所知,这每年无法侦破案件的卷宗,恐怕都堆满公安局的hǎo几个档案室,破不了的案海了去了。

  加上他和周啸tiān都没有任何的案底,此次来到qǔ阳也是换了车牌住的黑旅馆,根本就不怕警察去查的。

  “去,把这信投邮箱去吧……”叶tiān用左手写hǎo举报信后,将其装在了信封里,递给周啸tiān的时候说道:“注意点指纹,不要留在上面了。”

  “hǎo吧,我听您的!”见到叶tiān坚持,周啸tiān点了点头,用两指夹住信封下了车,在路边不远处就有个绿色的投递箱。

  其实周啸tiān不知道,叶tiān之所以坚持举报这座大墓,一来确实是想让墓中主人不被盗墓者抛尸弃骨,陪葬品能得到妥善的保管。

  第二就是叶tiān并◆不肯定能否在那木盒之中找到线索,所以他想通过官方,了解到这座墓葬主人的真正身份,一般而言,如此重大的考古发现。都是会向公众宣布的。

  周啸tiān回到车上后,叶tiān问道:“要不要我送你回唐◇山?顺便把你母亲一起接到北京?”

  “不……不用,叶哥,不用麻烦您的,我带母亲去找您就行。”周啸tiān连连摆手,迟疑了一下说道:“叶哥,我……我妈不知道我盗墓的事情,您看?”

  周啸tiān是个孝。而他的父亲和爷爷没有去世前,也都是当地比较有名的学者。如果被母亲知道自己干了这勾当,周啸tiān估计老娘会被气死掉的。

  “行了,我知道。”

  叶tiān点了点头,从兜里掏出了一叠钱,估摸着差不多有一千块左右。随手递给了周啸tiān,说道:“就跟你妈说在北京找了个hǎo动作,老板人不错,家里住的地方也宽敞,让你妈放心过来就行了!”

  叶tiān的宅是不适合周◆啸tiān母居住的,但叶家的老宅那也是个中四合院。里面空着的房多着呢,别说周啸tiān娘儿俩,再有几户人家住进去也不嫌拥挤。

  “谢……谢谢叶哥!”

  听着叶tiāntǐ己的话,周啸t☆iān眼泪忍不住的流了出来。用手擦了把眼泪,说道:“叶哥,我走了,您放心,我去到北京一定hǎohǎo干的!”

  看着周啸tiān下了车进了长途汽车站,叶tiān发动了车往北京方向驶去,一直下了高速进入到北京地界后,叶tiān找了个偏僻没人的地方。将车牌给调换了过来。

  “爸,您今儿怎么没去潘家园啊?”

  叶tiān没回老宅。而是将车直接开到自己四合院的车库里,谁知道刚打开通过后院的内门。就见老爸一脸不善的站在了门外。

  “臭小,把病人往家里一扔就是四五tiān,你老我不要过来陪一下啊?”

  教训了儿一通后,叶东平看到自己那像是在泥地了打过滚一般的宝贝车,顿时眼睛瞪圆了,“我说你去干嘛了?怎么把车糟蹋成这样了?”

  周啸tiān是受过穷的人,出外什么的并不是很讲究排场,就是这辆开了三四年的老车,平时保养的也不错,眼瞅着儿给开成这样,顿时是气不打一处来。

  “爸,那些钱不都是在您账上了吗?去买辆车hǎo了,这车给卖掉吧!”

  叶tiān从小就皮实,压根不在乎老爸发火,自顾自的打开了后备箱,伸手抓住偃月刀的刀柄,用力一抽,那把古朴中散发着寒光的宝刀,出现在了叶东平的面前。

  “这……这玩意儿你从哪里搞来的?”

  看见儿变戏法般的手中多了把刀,叶东平的眼中都直了,伸手就往刀柄抓去,想拿在手里hǎohǎo把玩一番。

  “爸,您小心点,这东西七八十斤重呢,小心砸到了脚!”叶tiān出言提醒了一句老爸,将刀立在了地上。

  “这么重?”

  叶东平试着把刀往上提了一下,脸上顿时变了颜色,他也是四十多岁正当壮年的人,只能堪堪把这刀给提起来,要说想挥动一下,那是想都不用想的。

  “hǎo东西啊,虎头为柄龙头吐口,龙盘虎踞,端的是一把杀人利器!”

  虽然不如儿那般可以感应到tiān地元气,但叶东平也能察觉到这把凶器之中所散发出来的寒意。

  仔细查看了一番之后,叶东平看向儿,问道:“叶tiān,这刀有些年头了,应该是唐朝的大关刀,这全品相的物件,你从哪里搞来的?”

  品相是古玩行对于一件物品保存完hǎo程度的评断标准,叶东平所说的全品相,指的就是那种完美无缺没有丝毫瑕疵的物品。

  叶tiān倒是没想瞒着老爸,笑着说道:“墓里盗来的,爸,这可是把镇宅刀,以后放在家里,什么宵小也都不敢进门的……”

  “扯淡,你当老我没下过墓葬啊?这墓里出土的玩意儿会有这品相?说老实话,多少钱收来的?”

  叶东平对儿的说法呲之以鼻,因为不管保存的多hǎo的古墓,总是免受不了水侵泥掩,加上岁月时间以及空气对物品本身的侵蚀,刚出土的东西,绝对不会有这种品相的。

  所以在叶东平看来,这应该是谁传家的宝贝,被儿给忽悠到手上的。

  “叽叽……叽叽!”

  正在叶东平盘问儿的时候,毛头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见到叶tiān顿时亲热的爬到他的脑袋上,使劲的用两个前爪抓着叶tiān的头发。

  叶tiān伸手将毛头揪了下来,笑道:“家里的鱼没被你小都吃完吧?”

  “叽叽!”

  毛头使劲的摇晃着小脑袋,似乎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从叶tiān手里挣脱后,看到立在地上的大关刀,一双宝石般的黑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虽然偃月刀的煞气全部都内敛了起来,但是毛头的感应力比人类要强了许多,而且tiān生就喜欢阴煞聚集的地方。

  它能感受得到,这把刀中的阴寒之气,要远甚于那把朱雀灯,当下舍了叶tiān之后,顺着刀柄爬了上去,死活都不肯松开爪了。

  “这家伙……”

  叶tiān笑着摇了摇头,返身打开后车门,将那包尸骨拿了出来,对叶东平说道:“爸,回屋去说,这次真的是盗了个墓,这一包东西就是一位前辈的尸骨!”

  “死人骨头?这玩意你拿回家里干嘛啊?”刚想询问叶tiān拿的是什么东西的叶东平,被儿的话给吓了一跳,身tǐ连连后退了几步。

  叶tiān撇了撇嘴,说道:“没这位前辈,我还得不到这把偃月宝刀呢!”

  “嗯?你小身上有股泥土味,还真是去盗墓了?”叶tiān今儿早上从古墓出来后也没洗澡,直接就开车回到家里,身上那股气味是掩饰不住的。

  “刚说了您又不信!”叶tiān对身上这股气味也很厌烦,开口说道:“爸,您把车关hǎo,我还有事要请教您呢!”

  叶tiān对于历史不是很了解,关于这把刀的年代和那木盒之中的残破的道袍,少不得要让老爸来鉴定一番。

  一手拿着那包尸骨,叶tiān上前一步,一只手就把立在地上的偃月刀提了起来,毛头却是四个爪死死的抱住了偃月刀,死活都不肯送下来。

  “你个臭小,给我站住!这……这车怎么被你搞成这样啦?”

  叶tiān刚刚走出车库,后面就传来了叶东平的声音,这把大关刀锋刃处很厚,几乎将后备箱一整块铁皮都给划开了。

  听到老爸的吼声后,叶tiān的脚步却是又加了几分,逃也似的溜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将身上的物件都给放了下来,一头钻进了浴室里。

  足足冲洗了半个多小时,将身上搓了两层灰来,叶tiān出了浴室,换上平时穿的那身练gōng服去到了中院。

  “嘿,怎么着,这一百万☆一tiān花的不亏吧?”

  刚进到中院,就见到坐在石椅上和叶东平聊着tiān的唐文远,叶tiān不由笑了起来,唐文远不过在这里呆了三四tiān,那脸上的老人斑都淡了不少。

  “叶tiā□n,我可没见tiān的呆这里啊,按你说的,我隔两tiān来一次的!”唐文远是怕了这死要钱的小,虽然他不差钱,但那种被宰的滋味实在是太难受了。

  “没事,多住一两tiān也不要紧,我给你优惠!”

  叶tiān很大度的摆了摆手,看向面色不善的老爸,说道:“爸,您到后院来一趟,我有事儿向您请教呢。”

  “哎,叶tiān,雪雪那病?”虽然孙女这几tiān气色hǎo了很多,但叶tiān一不给吃药二不给瞧病,唐文远心里还是没底。

  “没事,我晚上就给雪雪熬药,放心吧!”叶tiān哪有gōng夫和这老头磨叽,拉着老爸就钻到自己房间去了。

  ---

  ps:第一,感谢乐hǎo运盟主的再次飘红,谢谢朋友们的支持,六月后一tiān了,大家的yuepiao都投出来吧,浪费就可惜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