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一言千金【求月票】


  着叶天和跟在他身后的叶dōng平都是两手空空,卖玉老头的脸色顿时拉le下来,他也不是什么专业盗墓的,就是在村里年龄大点,组织le一帮伙在农闲的时候捞点外块的。

  原老头以为这次多能赚个万儿八千的,没想到那几块破烂玩意后居然卖到le五十万的天价,欢喜之余他也怕叶天反悔的。

  走进fáng间之后,叶天开口道:“大叔,您是要转账还是要现金呢?”老头想都没想,直接道:“现金啊,俺老汉没有什么银行账户,只要现金!”老头心里也有自己的算盘的,乡下人眼皮浅,他把这五十万私吞个四十五万,只拿五万块钱回村,那帮估计都能乐呵坏的。

  不过如果转账的话,就需要两个银行账户,操作起来比较麻烦,所以老头一口咬死le要现金。

  “得,那就现金吧,这位姐,麻烦您叫下纪总!”

  叶天闻言点le点头,我纪然周转个几十万,在他来不是什么大事,话今儿纪然光是抽取的佣金,都不止五十万le。

  等到那工作人员出去之后,叶天从老爸的兜里掏出一包烟来,发给le老头一只,道:“大叔,您这几个物件,是从哪里起出来的啊?这十二肖,可是还缺le六个啊?”

  不管是殉葬品还是◎祭祀礼器,一般都是成套成对的,叶天知道,这dōng西绝对不可能只是六个,那也就是,老头手上极有可能还有剩下的六件玉器。

  至于那六件玉器是法器的可能性也很大,因为这套祭祀玉器的所占的体积很,下■葬摆放的时候肯定是放在一起的,同被一个灵穴蕴养,没可能一半娄为法器,另外一半却是普通玉器的。

  “嘿嘿,伙,你这问的可不合规矩啊?”老头虽然不是专业盗墓的,但是能进入到这个圈里,自然也懂得里面的规矩le,打听对方的来历,这可是大忌的。

  听到老头的话后,叶天轻描淡写的道:“大叔,你们那一行我干不le,又不会抢le您的买卖,我只是想把这几块玉凑成一套,要是您手上没有,那就算le!”

  “这个……”老头脸上露出一丝犹豫。

  “大叔,没有就算le,我和您句实在话,您这几块玉也就是碰到le我,换个人能给您个三五千的就不错le!”叶天给老头又加le一把火。

  叶天这倒不是在蒙老头,来这里参加交易的那帮古董商人们,

  没一个不是奸商的。

  老头的dōng西摆在那里一上午,正如叶天所的那样,也就是出价个三五千的,如果不是余老板和叶天赌气,估计到le□下午的时候,万儿八千的老头也就给卖掉le。

  所以听到叶天的话后,老头没有再犹豫,开口道:“当时起出来的时候,的确是十二个,放在一个木头盒里的,不过有几个村里的

  到是自己的属相的,就○◇拿去玩le……”到这里,老头顿le一下,眼中露出一丝狡黠的神色“伙,我要是能把那六块玉再给你找齐全le,你能再出个什么价呢?”老头也明白,自己那几块玉根就不值五十万的,不容易碰到个人傻钱多的,他当然不☆肯放过这次机会le。

  叶天伸出一个巴掌在老头面前晃le晃,摆出le一划财大气粗的模样,道:“还是这个价,大叔,只要是自己喜欢的dōng西,我不在乎钱的,只要那六件能和这些配成一套,您拿来我再◆给您五十万!”“你的是真的?不是骗老汉的?,…老头的眼睛亮le起来,他随便找个什么理由,就能从那几个兔崽手里把玉给要回来,这五十万岂不是白白赚的le?

  叶天想le想,问叶dōng平要le一张◆名片,拿笔在上面写下le自己的手机号,递给老头道:“大叔,这上面的电话您打哪一个都行,只要dōng西对,五十万一分不会少您的!”

  “成,伙,你就等吧,迟五天,不,三天,我就给你打电话!”老头双手有些颤抖的接过le名片,有le这次私吞下来的四十五万,再加上叶天承诺的五十万,他也不用再在农村呆着le,立马就能在城里买套fáng享清福le。

  “对le,大叔,这事儿咱们两个知道就行le,您别”

  别管怎么,和老头私下里的交易,是坏le纪然这边的规矩le,老爸以后还要在古玩行里厮混,叶天也不想给老爸带来什么麻烦。

  叶天话还没完,老头就明白le过来,连声道:“晓得,老汉晓得的,伙,你放心吧……”两人这边刚谈完,纪然就推门走le进来,笑道:“叶天,找我有事?”

  叶天也没客气,直接道:“纪兄,我在你这刷五十万吧,你要是方便的话,拿五十万给这位大叔!”

  “行,事。”纪然点le点头,对跟在他身后的工作人员道:“拿刷卡机来,另外让财务再送五十万的现金过来……”

  纪然的态度让叶天很满意,这哥们的确很会做人,也很有分寸,不会过分的殷勤但又实实在☆在的让你落下le人情。

  给纪然转过帐后,用着一个普通背包装着的五十万,也放在le老头的面前,虽然活le五十多岁,但老头哪见过那么多钱啊?拉开拉链的手都是颤抖着的。

  “大叔,这些钱你◎zàideràngnǐluòxiàlerénqíng。

  gěijìránzhuǎnguòzhànghòu,yòngzheyīgèpǔtōngbèibāozhuāngzhedewǔshíwàn,yěfàngzàilelǎotóudemiànqián,suīránhuólewǔshíduōsuì,dànlǎotóunǎjiànguònàmeduōqiánā?lākāilāliàndeshǒudōushìchàndǒuzhede。

  “dàshū,zhèxiēqiánnǐ可要收le啊,是出去先存在银行里!”着老头激动的样,叶天也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是错,或许就是自己这些人的行为,导致多的古代墓葬毁于这些农民的手里的吧?

  听见叶天的话后,纪然笑道:“叶天,放心吧,我们对每个人都有专车护送的,安全绝对不成问题。”“成,纪兄,今儿谢谢您le啊!”

  叶天点le点头,似乎随意的问道:“对le,纪兄,您今年多大啊?”“呵呵,过le年就三十le,叶兄弟,怎么l◎e?”纪公虽然对叶天的问题感觉有些奇怪,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le。

  到老头已经被工作人员带le出去,叶天压低le几分嗓音,道:“纪兄,要是信我的话,这里就尽结束吧,否则两年之内,您必有牢狱之★灾!”

  虽然纪然自己不做那些挖坟掘墓的事情,但是他给那些人提供le这么一个场所,间接也算沾le因果。

  叶天观他天仓地库发黑,必是牢中之客,发外眼角发青、发黑,眼中有红丝,如果再干下责的话,32岁必定进牢fáng。

  别纪然现在干的风水起,那是国家没认真起来,如果相关部门较le真,就凭纪然家族的背景,根就保不他的。

  叶天不喜欠人情结因果,今天在纪然这里得到le六件法器,指点他避过这一劫,也算是还le他这个人情le。

  “什么?!”听到叶天的话后,纪然面色大变,老实话,干这一行,的确有走钢丝的感觉,只不过这行当牟利很高,他一直舍不得放弃而已。

  “呵呵,我就这么一,如何做,纪兄您随意吧”

  叶天呵呵一笑,他欠纪然的人情,也就只值这么一句话,不过这一言可是价值千金的,如果对方是聪明人,自然会金盆洗手,要是纪然贪婪过度,那大罗神仙也是救不le他的。

  “谢谢,我会认真考虑这件事的。”

  纪然点le点头,毕竟在他周围已经有le一个利益群体,他现在即使想收手,也是需要一段时间的。

  交代完纪然之后,叶天也没有再出去下面的拍卖,在fáng间里休息le半个多时后,他和叶dōng平着那辆有些寒酸的桑塔纳离开le院。

  当然,那些购买的dōng西早已放在le叶dōng平的车上,古玩这物件可不是按体积算价钱的,五十万买来的dōng西,还没装满一个后备lì。

  “哥,叶天,你们回来啦?”

  早在从纪然那院里出来的时候,叶集平就打le电话让刘维安关门回家le,这刚一进四合院,刘维安就迎le上来,★接过le叶dōng平手中的麻袋。

  这些出土的dōng西,身受到泥土和地下水的侵蚀比较厉害,买来之后必须经过特殊的处理,叶dōng平带着叶天直接就去le库fáng。

  叶dōng平这两◇年没少进手这些dōng西,处理起来也是驾轻就熟,到le后就只剩下叶天的那盏青铜灯和几块玉石le。

  叶天在六块玉石中挑拣le一番,拿出一块虎头玉,向叶dōng平递le过去,道:“爸,您是属虎的吧?这玉您找人穿个kǒng戴上养着吧,对le,千万别卖啊,别人出多少钱都不卖!”“叶天,这是法器?”见到叶天掏出来的玉石,刘维安吓le一跳。

  叶天点le点头,道:“没错,姑夫,这里面没有合您◇属相的,等过几天我再给你寻摸一件!”刘维安连连摆手,道:“我我可不敢戴,这dōng西多贵重啊?”

  “姑父,法器不戴在身上,如何趋吉避凶呢?”叶天笑le笑,一手拿起那盏青铜灯,道:“爸,姑父,■我先回去le,这玩意还要处理下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