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二章 金盆洗手(下)


  虽然对于雷震岳父子算计女儿的事情,宋浩天也是心中恼怒,但是到了宋浩天那种层次,他所考虑的问题,已经不单纯是金钱上的得失了。

  洪门作为华人世界第一大门派,固然早已退出了国内,但在欧洲尤其是美国,却是影响极大。

  就如同上文中所说,洪门在某些时候,已经能左右美国政要的一些决策了,这对于发展中的中国而言,绝对是至关重要的。

  当年海外宋氏和洪门zhī间的来往,都是宋浩天一手促成的,在这二十多年里,洪门在国内的一些外交活动中,也的确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所以听到yè天一去到美国,就使得洪门内部生变,而且往日与中国交好的雷震岳等人,均是退出了洪门的历史舞台,顿时让宋浩天是震怒不已。

  而且这件事甚至惊动了那位最高首zhǎng,如果不是其后两天传来消息,接掌洪门的杜飞也是与宋家关系匪浅zhī人,怕是yè天这次就要捅破天大的窟窿了。

  “妈,那老头在家跺脚,关我何事啊?”yè天闻言撇了撇嘴,问道:“nǐ那边的生意怎么样?损失大不大?”

  “钱财上的损失倒是没什么,不过人心散了,日后队伍就不好带了!”

  宋薇兰苦笑着摇了摇头,那笔资金虽然已经被截留住,但是想取回的话,最少还需要半年多的时间。

  而那个托管基金的违规操作,让许多跟随他创业的老臣子心灰意冷,如果不是宋薇兰来的及时,恐怕那偌大的商业帝国已经分崩离析了。

  宋薇兰知道儿子对这些不敢兴趣,稍微解释了一下,开口说道:“儿子,我估计还要在纽约呆上一段时间,等我处理好这件事,以后再也不会过来的。”

  “妈,没事的。我在旧金山这边也要停留一段时间,到时候办完事我去纽约找您吧。”

  yè天点了点头,看见到来的人越来越多,当下对母亲说道:“咱们进去吧,这江湖中人金盆洗手,也不知道您凑哪门子的热闹?”

  宋薇兰瞪了yè天一眼,说道:“nǐ这孩子,妈知道nǐ有能耐。不过雷叔这些年对妈挺照顾的。一会不准nǐ没礼貌。”

  “得,我知道了,回头我闭嘴当哑巴还不成吗?”

  yè天无所谓的摇了摇头。和周围的洪门弟子打着招呼,○走到了庄园最中心的花园处。

  此刻在这里已经是人声鼎沸了,这几天参加洪门大会的各地大佬几乎全都到齐了。在那花园中间的练功场内,分成两排摆了数十张桌椅。

  一些辈分低的洪门弟子,正忙前忙◇后端茶倒水,而今天的主角雷震岳,则是站在花园入口处,不断的招呼着前来的客人。

  另外还有一些腰间鼓鼓囊囊的刑堂弟子,游走在花园的外围,他们这是怕有人前来捣乱。

  要知道,金盆洗手。就代表着正式退出江湖,日后将再不插手江湖中的纷争,而江湖中以前的恩怨,也都一笔勾销。

  所以说,如果旁人和雷震岳有着深仇大恨,那也必须是在他金盆洗手zhī前解决,否则等那双手放入盆中。他就再也不能●找雷震岳寻仇了。

  所以在解放前的江湖中,金盆洗手的事情有不少,但是能安稳将仪式进行下去的,却是不多,甚至有好几次都在仪式上血溅当场。发生了惨案。

  雷震岳一身经历的战阵无数,虽然大多◎zhǎoléizhènyuèxúnchóule。

  suǒyǐzàijiěfàngqiándejiānghúzhōng,jīnpénxǐshǒudeshìqíngyǒubúshǎo,dànshìnéngānwěnjiāngyíshìjìnhángxiàqùde,quèshìbúduō,shènzhìyǒuhǎojǐcìdōuzàiyíshìshàngxuèjiàndāngchǎng。fāshēnglecǎnàn。

  léizhènyuèyīshēnjīnglìdezhànzhènwúshù,suīrándàduō都是外国黑帮的冲突。但也有些来自国内武林的仇家,所以他的金盆洗手仪式,那位负责警戒工作的洪门弟子,均是如临大敌一般。

  “yè爷……”

  yè天那高大的身材在人群里显得颇为突出,雷震岳迎上来zhī后,才发现宋薇兰也来了,老脸不禁一红,说道:“薇兰,这次是雷叔办了糊涂事,听信了别人的谗言,雷叔对不起nǐ!”

  如果换成以前的雷震岳,打死他也是不肯认错的,但是修为进入到化境zhī后,他对许多事情看的也就淡了。

  “雷叔,是薇兰不对,那段时间没多来拜访您,才造成误会的。”宋薇兰对雷震岳一向很敬重,发生这件事后,一直都是非常自责的。

  “不说了,nǐ能来参加雷叔金盆洗手的仪式,雷叔很高兴!”

  雷震岳仰天大笑了一声,脸色继而阴沉了下来,说道:“nǐ那侄子吃里扒外,不是个好东西,薇兰,要不要雷叔帮nǐ料理了他?”

  要说这件事情,都是由宋晓龙引起的,雷震岳即使心胸再宽广,对宋晓龙也是恨不得抽筋扒皮,将他碎尸万段。

  宋薇兰尚未说话,yè天就抢先答道:“雷zhǎng老,这事儿就不麻烦您了,我们会处理的!”

  数次三番被宋晓龙算◆计,yè天的忍耐度也到了极点了,他准备结束美国的时候zhī后,就往非洲走一趟,亲手了结这桩恩怨。

  “好,那老雷我就不插手了。”雷震岳打了个哈哈,说道:“二位里面先坐着喝茶,老雷我再招呼下别的◆◆客人。”

  看了一眼儿子的脸色,宋薇兰叹了口气,却是没有说出什么,跟着yè天在最靠上首处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十多分钟后,雷震岳见到人来的差不多了,往场地中间一站,朗声说道:“诸位洪门◇☆兄弟,各位华人同胞,感谢大家能来参加我雷震岳的金盆洗手仪式!”

  雷震岳是洪门副会zhǎng,同时还是“臂圣”张策的关门弟子,和海外武林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是以除了洪门中人zhī外,还有美国■★各大武馆的负责人。

  “我雷震岳纵横江湖七十载,杀人无数,今日金盆洗手,了却往日恩怨,但有和我雷某人有解不开的仇怨的朋友,尽可上前插我一刀!”

  雷震岳的嗓门十分大,即使不用话筒音响,●○那洪亮的声音也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随着话声,雷震岳翻手拿出那把银刀,往面前的方桌上一插,说道:“老雷我数十声,十声过后,恩怨全清!”

  江湖人金盆洗手,不但要请朋友来观礼,也是▲要请仇家的,否则他的仇家大可不认账,即使金盆洗手后也能向其寻仇。

  “1、2、3……”雷震岳数数的速度并不快,差不多七八秒才喊出一个数字。

  随着雷震岳的喊声,人群里变得骚动了起来,要知道,华人是出了名的不团结,武馆zhī间尤其喜欢相互砸场子,被人称为武疯子的雷震岳,当年可没少干这事情。

  “雷老虎,当年我父亲受nǐ一记劈挂,卧床半年去世了,技不如人无话可说,一口吐沫了此恩怨吧!”

  当雷震岳数到六的时候,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从人群里走了出来,“噗嗤”一口浓痰吐到了雷震岳的脸上。

  “nǐ敢?!”

  看到这一幕,旁边的那些洪门弟子均是戟指怒目,眼角迸张,几乎瞪出了鲜血来,雷震岳一生英雄,何尝受过如此欺辱?

  一些跟随雷震岳打江山的老兄弟,已经是破口大骂,就待上前动手了。

  “助手,一口痰化解一条性命,老雷我认了!”雷震岳大喝了一声,说道:“诸位兄弟,nǐ们也不希望我老雷金盆洗手zhī后,再横尸街头吧?”

  “雷大哥!”

  “雷爷!!”

  数声悲呼出口,那些人却是不敢再上前了,如果今儿在场中打了那个中年人,雷震岳的金盆洗手仪式,也算是被他们给搅黄了。

  “九!”

  喊出最后一个数字,雷震岳定住了,左右环顾一眼,说道:“再无他人的话,雷某就此退出江湖,日后江湖纷争,再于雷某无关!”

  场内洪门弟子气势如虹,纵然还有些和雷震岳有私怨的人,也只能咽下了这口气,而且刚才中年人的那口浓痰,也化解了不少他们心中的怨气。

  摆放在雷震岳面前的那个水盆,确实是金盆无疑,一盆清水反射出耀眼的金光,在喊出十的数字后,雷震岳将双手放到了金盆zhī中。

  双手在金盆中不断来回冲洗着,雷震岳看向了yè天,说道:“纵横江湖数十年,杀人盈野,能有今日,能得善终,全拜yè爷所赐,还请yè爷为雷某擦手!”

  这金盆洗手的仪式完成时,必须要请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辈给其擦手,这其中也有公证的意思,如果日后谁要是再寻洗手人的麻烦,这位前辈就要出面干涉的。

  雷震岳请yè天擦手,其寓意不外乎是让yè天放过雷虎一马,yè天也是心中明了,当下站起身来。

  看着雷震岳,yè天叹了口气,说道:“雷zhǎng老,雷虎鼻头zhǎng有直纹,眉毛旋螺、眼睑狭窄,他的命理不是很好,nǐ须要困他五年,否则必有杀身zhī祸!”

  鼻头直纹代表着五马分尸,眉毛旋螺、眼睑狭窄说明此人脾气暴躁心胸狭隘,按照yè天的相法,雷虎能活到今日已经算是命大了。

  “谢谢yè爷提醒,雷某回去当严加管教!”

  雷震岳闻言一凛,一代相术宗师李善元弟子说出来的话,他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

  ps:第三更,唉,身心憔悴,给点鼓励吧,yuepiao推荐票,给啥都行,真的很累,从骨头里透着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