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大师兄(下)


  第三百六十三章大师兄(下)

  “师兄,您这心境真是达到返璞归真的境界le!”叶天能感觉得到,自己这位大师兄每一句话都语出至诚,他的那种心境几乎达到天人合一的地步,再也不受世间红尘的纷☆扰。

  原本李善元算得上是苟心家心境中的一丝破绽,但到le此时,世间再无一物能破去他的道心le,这要是放到古代,绝对是陆地神仙一般的人物。

  就像是明初的三丰真人,行事狂放不羁,被人称之为邋遢道人,但却无人知道,那只是三丰真人勘破世情后一种返璞归真的表现。

  “行le,你先打电话吧,我刚才挖le两颗黄精,再去给你熬点稀饭!”

  勘破世情不代表着就会变成冷血动物,相反,这样的人反而更加不会掩饰自己的喜好情感,见到同门小师弟,苟心家的高兴是溢于言表。

  “好,我这就打,师兄您不说,我差点都给忘掉le。”听到苟心家提及此事,叶天这才想到电话还没打呢,嘿嘿一笑,连忙拨通le柳定定的手机号。

  左家俊和叶天是一个秉性,平时都不太喜欢带着手机,香港很多人都知道,想找左大师,首先要找到柳家大小姐才行。

  “喂,那位?”

  电话接通后,柳定定的声音有些无精打采,由于叶天的失踪,外公的脾气变得前所未有的焦躁,这不过两三天功夫,柳定定就被外公训斥le好几次le。

  “我是叶天!”

  叶天刚刚说出自己的名字,耳边冷不防传来一声尖叫声,连忙把手机拿远le一些,嘴上骂道:“这丫头,以后还嫁的出去吗?”

  如果往常柳定定听到这话,说不得就要和叶天理论一番le,不过此时她显然没有这种心情le,拿着手机就往外面冲去。

  “左老弟,这事儿都怪我·我就不应该让叶天来台弯的!”

  在这家酒店的总统套房的客厅里,唐文远正一脸苦涩的面对着左家俊,他知道自己此次算是把这位老朋友给得罪到骨子里le。

  “不,左大师·要怪,都怪小小,叶大师如果不是帮助小小寻找先夫,也不会遇到这种事情!”

  叶天出le事,作为此次事主的宫小小也算是极有担当,只是将丈夫的尸骸收敛le起来,并没有运回香港发丧·一直都在台弯发动她的力量寻找叶天。

  “唉,不怪你们!”

  左家俊有些烦躁的摆le摆手,叶天本身就是奇门中人,他根本就推演不出叶天现在是死是活,平日里算无遗漏的卦术,在此刻丝毫都派不到用场le。

  拿起桌上的茶杯喝le口水,左家俊忽然想起一事,看向唐文远问道:“对le·老唐,那个叫张之轩的导演找到le没有?”

  俗话说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张之轩虽然行事慎密·但阮葛男曾经放出过要★袭杀叶天的风声,从这条线追溯上去,却是把张之轩给牵扯le出来。

  “华胜已经去澳洲le,相信明天就能把他给带回香港!”

  唐文远得知是张之轩请的杀手之后,也是暴怒不已,当晚就联系海外洪门中人把张之轩给控制le起来,并且让华胜亲自过去带人。

  “好,明天再没有叶天的消息,我就回一趟香港!”

  左家俊点le点头,说道:“你们两个先坐·我出去问问阿良有没有什么发现?”左家俊和陈孝礼关系不错,这次能动用台弯竹联,也正是源于此的。

  “外公,外公!”

  左家俊刚站起身,里屋的房门就被打开le,柳定定像一阵风似的从里面冲le出来·张牙舞爪的就冲着左家俊扑le过来。

  “干什么?!疯疯癫癫的没个样子?”

  左家俊此时心头正烦躁着呢,见到外孙女这幅摸样,右手一牵一引,就把柳定定给摔在le沙发上。

  柳定定有些委屈的爬起身,拿着手机说道:“外公,是······是叔爷的电话!”

  “什么?”

  “叶天的电话?”

  “喂,叶天?是叶天吗?怎么不说话?!”

  原本坐着的唐文远和宫小小都同时站le起来,左家俊更是一把抢过le电话,连连对着手机喂le几声,不过里面却是没有任何的答复。

  “死丫头,敢骗外公我le?!”左家俊的眼睛对着柳定定瞪le起来。

  柳定定弱弱的说道:“外公,是您把手机拿反le。”

  “嗯?”左家俊老脸一红,连忙将手机翻过来凑到le耳边。

  “师兄,干嘛对定定发那么大的火啊?”叶天倒是清楚的听到左家俊那边的话。

  “叶天,你跑哪去le?怎么连个◎电话都不回一个?你再不来电话,恐怕你母亲都要跑台弯来le!”

  听到叶天调侃的语气,左家俊顿时是气不打一处来,这房间里加起来超过250岁的三个人都在为叶天担忧,这小子倒是没心没肺的说着风凉话。◇diànhuàdōubúhuíyīgè?nǐzàibúláidiànhuà,kǒngpànǐmǔqīndōuyàopǎotáiwānláile!”

  tīngdàoyètiāndiàokǎndeyǔqì,zuǒjiājun4dùnshíshìqìbúdǎyīchùlái,zhèfángjiānlǐjiāqǐláichāoguò250suìdesāngèréndōuzàiwéiyètiāndānyōu,zhèxiǎozǐdǎoshìméixīnméifèideshuōzhefēngliánghuà。

  “我母亲?”叶天在电话里的声音顿le一下,紧接着说道:“师兄,别让她来,我没什么事的!”

  虽然从小就渴望得到母爱,但叶天却不想在此时见到母亲,至于原因他自己也说不上来,或许在内心■深处对母亲还有一丝怨恨吧?

  “好,我一会通知她。”左家俊答应le下来,追问道:“叶天,你在哪里le?我过去接你回来!”

  “你来接我?”叶天闻言又是一愣,“师兄,你在台弯le?”

  “废话,出le这么大的事情,我能不来吗?”

  左家俊没好气的说道,自己这小师弟也是够没心没肺的,捅出那么大的漏子,居然一声不吭的躲le起来。

  天龙等人追杀叶天的目地已经显露无疑,而事主叶天却是失去le踪迹,也就是说,叶天是造成这二十二人死亡的最大嫌疑人。

  就算叶天是正当防卫,但二十二人死亡的结果,还是足以将他送上国际**通缉的名单内的。

  如果不是左家俊和唐文远等人联手把这事给压le下去,估计这会台弯方面就不是寻找叶天,而是派出警力捉拿叶天le。

  “嘿,正好,师兄你来的太好le!”

  让左家俊没想到的是,叶天竟然在电话中高兴的喊叫le起来,顿时哭笑不得的说道:“师弟,这次牵扯很大,甚至连内地的高层都惊动le,我说……你就不能正经一点吗?”

  虽然身为叶天的师兄,但叶天可是麻衣一脉的门主,左家俊也不好说出更zhòng的话来,只能拐弯抹角的敲打下叶天。

  “师兄,我找到大师兄le,你快点来,我就在佛广山上的道观里,你自己来,咱们师兄弟好好聚一聚。”

  叶天才不管这件事惊动谁le呢,此时他心中充满le兴奋,原本还以为要通知二师兄从香港赶来呢,谁知道他竟然已经身处台弯le。

  “大师兄?叶……叶天,你说的是真的?”

  拿着手机,左家俊有些发傻,他这几十年最少来台弯不下于二十次,每次都会委托人寻找苟心家,但从来没有任何的音讯,没想到竟然被叶天给碰上le?

  “师兄,带点好酒好菜来,大师兄这里有点寒酸,嗯,就你一个人过来啊!”

  叶天的话语继续在手机里响着,这也让左家俊知道,小师弟并不是在胡说,而确实是找到le失踪已久的大师兄。

  “好,我……我马上到!”

  心情激荡的左家俊挂上电话后随口应付le两句唐文远和宫小小,马上直奔酒店的厨房,他还没忘记叶天让带些好酒好菜的嘱咐。

  直到上le车后,左家俊才想起来没有通知叶天的母亲,这才往美国又拨出去le个电话,一通解释后,总算是打消le宋薇兰要赶到台弯来的念头。

  “小师弟,你受le枪伤,体内的毒素刚刚清理掉,这酒和荤菜是吃不得的!”叶天刚刚挂断电话,苟心家就走le进来,正好听到他嘱咐左家俊的那番话。

  “大师兄,我身体壮的很,没事的。”

  叶天笑着锤le锤自己受伤的肩窝,说道:“二师兄正好在台弯,而且就在高熊,他马上就赶过来,大师兄,咱们师兄第三人终于能聚在一起le!”

  老道李善元一生留下le诸多传奇,不过多以泯灭在历史长河之中le,当今之世知道李善元这个☆名字的人,估计也不会超过一个巴掌。

  但李善元在三个不同的时期,分别传下le三位弟子,古人讲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李善元没有后人,所以这三个弟子对于他而言,也是生命的一种延续。

  叶天五岁◎就跟随李善元学艺,对老道的感情甚至超过父子。

  老道临终之时曾经叮嘱他要寻得两个师兄,叶天一直谨记心头,此时愿望达成,叶天心中的高兴甚至难以用语言来描述。

  “二师弟也在台弯?好,好,好!!!”苟心家虽然没有像叶天那般兴奋,但接连三个好字也表达出他此时的内心并不平静。

  恩师已逝,苟心家心里的这份情感不自觉的就转移到le叶天和左家俊的身上,对苟心家来说,叶天二人就是他在世间唯一的亲人le。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