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巫术(上)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sān年时间了,但是mǎ老sān有时候做恶梦的时候,梦中依然会出现那个笑起来很腼腆的大学生。

  当然,梦中叶天那凶神恶煞般的形象,自然是被mǎ老sān自己加工过了的。

  “老sān,你认识叶先生?”

  邱文东听到mǎ老sān的话后,不由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两rén既然认识,那叶天为什么还要来砸自己的场啊?

  “咳咳,东哥,这······这个前几年见过叶天兄弟一面。”mǎ老sān可不敢提他两年多前帮任健当打手的事情,说话的时候一双眼睛对着叶天露出了恳求的神色。

  邱文东是恨手下仗势欺rén的,mǎ老sān现在在保安公司里大小也是个◆主管,这两年车房也都买了,可不想平白因为这事儿被邱文东扫地出门的。

  “什么兄弟,喊叶爷!”邱文东眼睛一瞪,冯恒宇叫叶天师叔,你小喊兄弟不是占我们便宜ma?

  “就叫我叶天吧,不用那么◎生分。”

  叶天摇了摇头打断了邱文东的话,看向mǎ老sān问dào:“mǎ哥,那个费贺炜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您给我说说吧。”

  mǎ老sān被叶天的称呼给吓了一跳,连忙摆手说dào:“叶爷,我可不敢当您这称呼,您叫声小mǎ或者sān儿都行!”

  mǎ老sān心中愈发认定叶天是哪家江湖大佬的弟了,没见邱老大对他都是毕恭毕敬的样ma?

  不过见到叶天没有提起前几年那事,mǎ老sān心里也镇定了下来。

  “少说那些没用的,老sān,费贺炜这事,和你没什么关联吧?”

  邱文东一脸狐疑的看向了mǎ老sān,他也知dào这些老兄弟有时候会接点私活如果卫红军被打的事和老sān有关系,那他还真是说不清楚了。

  “东哥,费贺炜那小不仗义,我mǎ老sān再浑也不会和他混一块去啊。”

  听到邱文东的话mǎ老sān叫起了冤枉,小心翼翼的看了眼邱文东的脸色,这接着说dào:“叶爷,我刚去费贺炜那拆迁公司走了一趟,好像他手下的小弟在医院里出了命案,现在公司已经被封了,rén全部都被带到了局里不过是用聚众赌博的名义抓起来的。”

  保安公司本身就和☆警方有些联系,经常会请警察去**制课,所以mǎ老sān也认识一些东城分局的rén,刚一打听,事情全都清楚了。

  “妈的,早就知dào这个王八蛋不是个好东西,居然连白粉都沾上了。”

  听□到mǎ老sān说那个黄毛是因为吸毒过量导致的杀rén行为,邱文东不禁拍案而起毒品对rén身的中枢神经伤害极大,也是武林中rén为痛恨的东西。

  “吸毒?倒是省了那些警察们疑神疑鬼了!”听到警察◇得出了居然是这么结论,叶天心中倒是轻松了不少。

  叶天心里本来也有些奇怪黄毛在医院里的行为为何如此的激进,现在看来除了他的术法之外,毒品似乎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

  不过费贺炜被警察给▲◇得出了居然是这么结论,叶天心中倒是轻松了不少。

  叶天心里本来也有些奇怪黄毛在医院里的行为为déchūlejūránshìzhèmejiélùn,yètiānxīnzhōngdǎoshìqīngsōnglebúshǎo。

  yètiānxīnlǐběnláiyěyǒuxiēqíguàihuángmáozàiyīyuànlǐdehángwéiwéihérúcǐdejījìn,xiànzàikànláichúletādeshùfǎzhīwài,dúpǐnsìhūyěshìhěnzhòngyàodeyīgèyīnsù。

  búguòfèihèwěibèijǐngchágěi抓了起来,倒是出乎了叶天的意料,也让他稍微感觉有些头疼。

  要说这世上哪里对费贺炜安全的话,现在还真就是莫过于警察局了,叶天本事再大,也没办法进入拘留所里去祸害rén的。

  “叶先生,费贺炜这王八蛋的确是打着我的招牌行事的,我老邱也有责任这事儿您就甭管了,等他出来之后,我挑了他的脚筋让他滚出北京城去,您看怎么样?”

  叶天正在那想着心思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的邱文东的话,丘八这次也真是气的狠了早年被这王八蛋连累入了监狱,今儿又给自己招来这么一位惹不起的爷来。

  丘八在北京城的好名声,那是对老百姓而言的,对江湖dào上的rén,丘八爷那也是个狠碴,这几年一些不守规矩小偷小摸的rén,不知dào被他给废了多少。

  “这事儿就不劳烦邱先生了,我答应了卫红军,要帮他找回个公dào,等费贺炜出来后,我再去会会他好了!”

  叶天摇了摇头,拒绝了邱文东的提议,接着一脸歉意的说dào:“邱先生,今儿冒昧上门,实在是对不起,您也别往心里去啊!”

  “叶先生说的哪里话啊,这事儿老邱本来就是有责任的,咱们也是不打不相识嘛,就按叶先生说的办,如果有需要我老邱帮忙的话,您一个电话就成!”

  邱文东笑呵呵的站了起来,说dào:“这mǎ上就中午了,走,胡同里有个家常菜馆不错,老邱做东,一来是给冯兄接风,来也是给叶先生赔礼了!”

  邱文东是混老了江湖的rén,一番话说的众rén心里都是芥蒂全无,叶天也点头答应了下来,自己家就在北京城,能交好这些地头蛇倒也没什么坏处。

  练武的rén多数性都是比较爽直的,叶天虽然是来砸场的,不过众rén也都佩服他和周啸天的功夫,到了酒桌上都是纷纷举杯向叶天二rén敬酒。

  “啸天,酒就别喝了,多吃点菜吧。”叶天知dào自己这徒弟酒量不错,不过酒后却是练不得功夫的,于是就把周啸天面前的酒杯给拿开了。

  叶天没让周啸天喝酒,不过自己是杯来酒干,两桌rén这一圈下来就是两斤白酒下了肚,除了脸色微红之外,叶天的表情似乎毫无变化。

  武功深不可测,酒量又是这么好,叶天的形象一下在这帮粗rén眼中变得高大了起来。

  不过冯恒宇在上洗手间站起身的时候却发现,叶天背后的衣服竟然全都湿掉了,而且散发着一股酒味。

  冯恒宇震惊之余,这知dào,原来叶天的功夫已经是高的没□边了,能将体内的酒气给逼出体外,也只有那些传说中功夫炼至化境的rén能办得到的。

  这一顿酒一直喝到了下午四五点钟,双方的误会不但都解开了,叶天还答应让周啸天没事的时候就来武馆,帮冯恒宇指点一★◎下那些徒弟们。

  等叶天和周啸天回到老宅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叶天给老爸打了声招呼,就让周啸天搬到自己那边去了,周母有叶冬梅等rén陪着,倒是不用周啸天担心的。

  周啸天住到这◎四合院里,兴奋的就要数唐雪雪了,平时她晚上都是一个rén闷在屋里看电视,眼下多住进来个rén,连电视也不看了,拉着周啸天在院里说着话。

  “师父,这么晚了您还要出去?”正被唐雪雪缠着说话的周啸天看到叶天走进了中院,连忙站起身来。

  “嗯,我出去一会,你晚上睡觉前行一个周天,不要懈怠了!”叶天点了点头,身上满是酒味的衣服已经换了下来。

  交代了周啸天几句,叶天径直出了四合院,到了巷口打了个的士,半个多小时后,来到了费贺炜的那家拆迁公司。

  叶天答应了帮卫红军讨回公dào,自然不会废了那几个打rén的小就算了,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根可都是出在费贺炜身上的。

  虽然那哥们被警察抓进了局里,但叶天也不是全无办法,从功夫进入到化境之后,他可以使用的手段也多了不少。

  原本每到晚上就热闹无比的这家拆迁公司,眼下却是一片寂静,两层小楼内没有一丝灯光,就连看门的都被警察给带回了局里。

  绕到小楼的后面,叶天看到二楼有个房间的窗户是开着的,当下四处打量了一下,见到周围漆黑一片后,叶天往后退了几步,然后踩着碎步向小楼跑去。

  距离墙壁还有sā○n四米的时候,叶天猛的加速,双脚在石灰墙上接连踩了几下之后,一双手已经趴到了窗户边上,两手一用力,叶天的身形就如同狸猫一般钻进了房间。

  “妈的,这什么味dào啊?”

  刚一进了房间,□叶天就皱起了眉头,因为这屋里除了烟味臭袜味之外,还弥漫着一股说不清楚的味dào,差点没熏得叶天吐出来。

  “靠,真他妈的晦气,早知dào就再等几天了!”

  走在房中叶天突然感觉脚下一滑,稳住身形后往地上一看,叶天不禁骂出了声,敢情就在这地面上,扔着一只使用过了的避孕套。

  逃也似地出了这屋来到走廊上后,叶天这长长的出了口气,这哪里是公司啊,简直就是他妈的一淫窝。

  还好费贺炜总算是在他的办公室外面挂了个总经理的牌,找了根铁丝在门锁上鼓捣几下后,房门应手而开,这一招却是叶天当年从河南一个贼王手上学来的。

  可能是平时需要招待客rén的缘故,费贺炜的办公室还是比较整洁的,叶天也没开灯,借着窗外的月光在那大班桌后面寻找了起来。

  “这货真不是个好鸟!”

  在地上不仅有些一些稍短的毛发外,还有几根长长的女rén头发,叶天戴着手套把四五根头发用桌上的纸巾包起来后,悄无声息的退出了办公司。

  ps:第一,还差13张yuepiao到1300,凑个整数,到了今儿就sān,嗯,还有免费的推荐票,大家多多支持!。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