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七章 指点


  雷震岳此话一出,偌大de香堂之中顿时变得鸦雀无声,就连适才还在惨嚎着de雷虎,也紧紧de闭上了嘴巴,一脸兴奋de看向了父亲。

  雷震岳在洪门de威风不是靠嘴说出来de,而是真刀真枪拼杀出来de。

  在五六十年代de美国,是黑帮发展de重要时期,每一天dōuhuì因为争取地盘发生械斗,雷震岳几乎每战dōu是身先士卒,冲杀在第一线,手上亡魂怕是不下数百rén。

  五十年代中叶de时候,越南帮大举进入美国,密谋策划将中国rén赶出旧金山,接手他们已经发展de初具雏形de各个唐rén商业街。

  当时雷震岳和李松秋几兄弟,在洪门之中只是中层rén员,负责旧金山一条华rén聚居街道de店面收数,还属于不太起眼de小rén物。

  在一天下着小雨de傍晚,五百多个越南帮众杀入到了这条街道中,一部分rén砸抢各个店面,而另一部分rén,则是负责追杀洪门安置在唐rén街中de弟子。

  一方面是有备而来,一方面却是仓促应战,乍一接触,洪门弟子就损失惨重,李松秋和杜老大迫不得已,带着rén退入到了一家店面里。

  恰好那天雷震岳外出了,当他得到消息后,派了一个小弟返回洪门求援,自己则是带了三个rén杀了过去。

  当时de那条街道,已经彻底陷入到了混乱之中,还有一些店铺被点着了火燃烧了起来,就在越南rén准备点火焚烧李松秋所在de店铺时,雷震岳杀到了。

  身高一米九多de雷震岳,手持一把开山刀,横冲直撞de冲入了进来。

  雷震岳全然不顾招呼到自己身上de兵器,完全是在以命换命。刀下几乎没有一合之将。残肢断臂横飞,鲜血顺着雨水,染红了整条街道。

  越南帮虽然rén多。也被雷震岳杀de吓破了胆,李松秋等rén也从店铺里杀了出来。

  洪门之中虽然仅仅只有十多个rén,但却气势如虹。有如虎入狼群一般,冲入到越南帮中,杀得数百rén节节倒退。

  与此同时,洪门支援derén也赶到了,越南rén丢下了两百多具尸体狼狈而逃,这两百多具死尸,怕是有七八十réndōu是死于雷震岳之手。

  虽然雷震岳也是身中二十多刀,不过他是练武之rén,每每在中刀之时dōu能避开要害。所以大多dōu是皮外伤,修养一番又龙精虎猛起来。

  其后雷震岳更是带着洪门子弟,将越南rén杀de闻风丧胆。直接将他们赶出了旧金山。

  事情虽然过去了近半个世纪。越南帮仍然不敢将势力往旧金山发展,可见当年那场腥风血雨对他们所造成de阴影。

  经过那一役。雷震岳等rén也开始在洪门之中崭露头角,一步步de成长为洪门中坚力量,杜飞de父亲和李松秋,更是成为了洪门两任龙头。

  不过要是说起这半个世纪谁对洪门贡献最大,雷震岳当属首位。

  虽然现在年过八十,但他依然是洪门当之无愧de第一红棍,没有rén敢自诩能在武力上超过这位老而弥坚de老爷子。

  所以在听到雷震岳出言向叶天讨教de时候,所有réndōu愣住了。

  叶天之前虽然表现出了异于常rénde身手,但rénde名树de影,雷老虎这杀神de外号,可不是大风吹来de,而是千百场硬仗打出来de!

  叶天再厉害,充其量不过是二十出头de年龄,心境和体力dōu远不到巅峰时期,和雷震岳对上,没有一rénhuì看好于他de。

  “老三,叶爷已经加入了洪门,就是洪门兄弟了,伱怎么还是不依不饶?”

  李松秋没有想到雷震岳处置完自己de儿子之后,又把矛头对准了叶天,不由心中大急,要说场中谁最明白雷震岳de武力,自然非他莫属de。

  别说是眼前de叶天了,就是李松秋身体完好de时候,在雷震岳手上也过不了十招,他动起手来根本就不像是个rén,而是一头失去理智de野兽。

  “二哥,洪门之中严禁同门相残,不过比武切磋却是可以de吧?”

  雷震岳虽然是个粗rén,但也有心细de时候,正如他所说de那样,洪门作为一个江湖门派,好勇斗狠是其本质,自然不huì禁止同门切磋较量de。

  门派大了,加上又dōu是血气方刚de练武之rén,rén和rén之间自然也huì产生矛盾,限于门规又不能进行私斗,久而久之,这种切磋也就成了解决问题de一种渠道。

  而刀枪无眼拳脚无情,比武切磋难免huì失手伤rén,所以在这种比试较量中,也有个不成为de规矩,那就是只要不死rén,打伤打残dōu不huì被门规处罚de。

  是以除了实在无法调节de矛盾或者仇恨,一般洪门中rén极少huì进行这种“切磋”de,而像雷震岳这种身份de大佬向rén挑战,更是绝无仅有de事情。

  当然,一方挑战,也要另外一方应战才行,如果叶天不应战,那雷震岳也不能上前动手,只能干瞪眼生闷气。

  想到这里,李松秋将目光看向了叶天,说道:“叶爷,老雷就这脾气,您别搭理他,今儿诸多兄弟们聚在一起,咱们一醉方休!”

  “是啊,是啊,叶爷,雷叔和您开玩笑呢,酒宴已经摆好了,咱们这就过去吧!”

  杜飞也跟在旁边和起了稀泥,他虽然和叶天动过手,知道叶天de功夫深不可测,但心中还是不怎么看好他,因为杜飞在雷震岳手上吃de亏更大。

  在杜飞五十岁那年功夫刚刚进入到暗劲de时候,曾经志得意满de认为自己才是洪门现在de第一双花红棍,于是就想和雷震岳切磋一番。

  当然,这是真正de切磋,并没有仇恨私怨在里面,只是晚辈向长辈de一种请教。

  雷震岳当时就答应了下来,也没邀请同门观看,两rén直接就在雷震岳de院子里动起手来。

  按照杜飞de想法,以他进入到暗劲de修为,即使打不过雷震岳,也能支持个百八十招,最后打成个平手吧?

  可是没成想,两rén这一动手,仅仅三招过后,杜飞就被雷震岳一记劈挂击中了肩膀,虽然雷震岳只用了三分力,还是让杜飞整整在床上躺了两个月。

  从那之后,杜飞再也不敢在洪门彰显自己de武力了,因为只要有雷震岳在,这洪门第一红棍de名称,就不huì落在旁rén身上de。

  “杜飞,伱小子给我滚一边去,骨头痒了想让雷叔给伱松一松不是?”

  雷震岳不敢指责李松秋,但是对杜飞可没什么好脸色,听到杜飞de话后,蒲扇般de大手一握,关节炸响de同时,眼睛也不善de盯住了杜飞。

  “得,雷叔,您当我没说吧!”杜飞苦笑了一声,却是不敢多言了。

  杜飞可招惹不起这脾气火爆de老○爷子,否则他真de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其暴打一顿,杜飞可是雷老虎de子侄,揍他那是天经地义,不存在什么同门相残一说de。

  “叶爷,怎么着,难道令师善元真rén那偌大de名头,dōu是虚de不成○?”

  训斥了杜飞之后,雷震岳看向叶天,冷笑着说道:“又或者是叶爷学艺不精,没有学到令师功夫de精髓,不敢出来献丑了?”

  雷震岳虽然是借着那口怨气冲破修为上de关隘,但他一生快意恩仇□,儿子被rén教训了,当老子de自然要找回来,今儿说什么他dōu要教训叶天一番。

  而雷震岳这番话说出口后,场内围观de那些réndōu是面色一变,看来这老头子真是急了眼,居然拿叶天师父来激将☆了。

  要知道,老派de江湖中rén,讲de是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即使是言语间对别rén师父de不敬,往往dōuhuì造成不死不休de结果。

  雷震岳说出这话,如果叶天再也不敢应战,那他今日大开香堂之举,只huì成为一个笑话,怕是就连最普通de洪门子弟,dōu不huì拿叶天当回事了。

  “老三,伱……伱,唉!”李松秋也没想到雷震岳做de如此决绝,但他已经无法再出言相劝了。

  “雷长老,久闻伱de大名,今日得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叶天往前站了一步,说道:“伱为rén尚且算是秉直,托管基金算计宋家之事,今儿就算是揭过去了,叶某不huì再找伱de麻烦!” ◆
  “哼,少说废话,这比试是应还是不应?”

  听到叶天提起那件事,雷震岳也不禁老脸一红,他活了八十多岁,那是他唯一做下de一件亏心事。

  叶天朗朗一笑:“既然伱想向我请教,叶某就指点伱一下吧!”

  虽然心里对老头已经是大有改观,但雷震岳de话涉及了师父,叶天说不得还是要与他比试一番,否则等他回到香港,怕是大师兄也饶不过自己de。

  “指点?哈哈,好,那就请叶爷指点一二吧!”听到叶天de话后,雷震岳先是一愣,继而怒极大笑了起来。

  雷震岳出道六七十年,和各国拳师动手切磋不计其数,拳脚之上从未输过一招半式,眼前这个半大小子竟然敢妄言要指点自己?

  ---

  ps:感谢xjbq兄弟成为相师de第51位盟主,咱也看到百盟de希望啦,哈哈,再次谢谢朋友们de支持,今儿继续三更,yuepiao推荐票dōu投来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