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六章 三刀六洞


  收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俗话说人的名树的影,雷震岳在洪门中的名声,是他历经数百战拼杀出来的,不管是意大利黑手党还是墨西哥黑帮,听到雷老虎的名字,无不是闻风丧胆。

 ◆ 所以当雷震岳的声音传出来,原本喧杂的会场内,顿时变得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目光复杂的看着zhè位曾经为洪门立下赫赫战功的老人。

  坐在轮椅上的李松秋也是眯缝起了眼睛。

  当年李松秋和杜飞的父亲还有雷震岳,是结拜三兄弟,以杜父为长,李松秋排行老二,雷震岳最小。

  他知dào自己的zhè个老伙计脾气暴躁,到了老年非但没有减弱,反而变本加厉起来,今儿要是一个处理不好,怕是会惹出天大的风波。

  看到跟在雷震岳身后的陪堂大佬,李松秋开口问dào:“三弟,事情你都知dào了?”

  “二哥,我知dào了!”

  雷震岳走到李松秋身边,俯下身体说dào:“二哥,您身体不好,何必还管zhè么多事情呢?让小辈他们自己折腾去好了!”

  如果换个人听雷震岳zhè话,没准就以为他是在嘲讽自己快要入土还想多管闲事,但是李松秋知dào,三弟zhè是真的在关系自己。

  “我不管,还有谁管啊?”

  李松秋叹了口气,他想起当年三兄弟一起打江山时的情形,大哥足智多谋,自己居中策应,而雷震岳总是拼杀在第一线。

  nà会的三人是何等威风?可是到了现如今,自己只能坐在轮椅上苟延残喘,而三弟也是满头白发,身形都见佝偻了。

  “三弟,我知dào你为人秉直。”

  即使是李松秋和雷震岳说话,也要注意自己的措辞,他想了一下之后,说dào:“宋家之事也不是你的本意,错了就是错了·好在叶爷现在已经加入洪门,自家兄弟把事情说开了,zhè件事就揭过去吧!”

  对于雷宋两家近来的恩怨,李松秋心里十分的清楚,zhè事儿的确是雷家的不对,贪图人家钱财也就罢了,竟然还想将其软禁起来·zhè已经是坏了规矩。

  如果叶天追着zhè事不放,纵然雷震岳在洪门根基深厚,怕是也没有几个人会站出来帮他说话的。

  李松秋zhè么说,也是想让叶天放过雷家一马,最起码也不要继续去追究雷震岳的责任了。

  “叶爷?哼,好大的辈份啊?”

  听到李松秋的话后雷震岳冷哼了一声·说dào:“兰丫头见了我也要称呼一声世叔·不知dào你当得起zhè声爷吗?”

  其实从头至尾,雷震岳并不知dào雷虎想要软禁宋薇兰的事情。

  在他看来,宋薇兰先不给他的面子,虽然自己的手段也不是很光明,但总是事出有因·所以他在叶天面前,还是摆起了长辈的架子。

  “宋薇兰女士没有nà种吃里扒外的世叔,叶某不才,承为洪门大字辈,却不知dào您在门中烧的是几炷香呢?”

  看到雷震岳倚老卖老的样子,叶天也是一脸的冷笑·出言更是直指雷震岳的痛处,丝毫都没有给他留下情面。

  “狂妄!”

  雷震岳本就是火爆脾气,被叶天zhè冷嘲热讽一激,浑身血气顿时直往头上涌去,一张脸涨得血红,须发根根竖立,有如佛门护法金刚一般。

  雷震岳也是从尸山血海中拼杀出来的·zhè一动怒,在他身周的空气仿佛都凝结住了,一股股状若实质的杀气,对着叶天冲击而去。

  站在原地的叶天,身上的长袍似乎被一阵风吹过·yī袖和尾摆齐齐往后飘去,站在叶天身侧和后面的人·不由自主的往旁边让去。

  “zhè老头好重的杀气,他竟然是以杀入dào?”

  感受着雷震岳不断提升的气势和nà股浓烈的杀气,叶天心头一凛,因为他发现,面前的雷震岳竟然半只脚踏入到了化境之中。

  杀的人多了,人身上就会沾染煞气,如果不能早日化解,到了晚年之后,zhè股煞气就会爆发出来,使其百病缠身,zhè也是众多江湖人不得善终的原因之一。

  可是雷震岳却是将体内积累的zhè股煞气,用于到了境界冲关上面,而且居然还被他成功了,zhè些杀气对他没有影响不说,还成为了他对敌的手段。

  叶天自从出dào以来,也算见过不少天赋异禀之人,像是大师兄、左家俊、南淮瑾甚至包括胡鸿德,天赋都很不错,修为也比眼前的雷震岳要高。

  但像雷震岳zhè般习练外门功法,硬生生的冲破桎梏,居然即将达到人体修炼的最巅峰,叶天还真是首次得见。

  虽然雷震岳还没能完全进入到化境,但是他的杀气之甚还要高于叶天,zhè样的对手,就是叶天也不敢大意,当下深吸了一口气,就准备释放出自己的气势来。

  “老三,不得对叶爷无礼,帮中规矩你都不懂了吗?”

  就在叶天准备用气势相抗衡的时候,李松秋忽然用手摇动轮椅,插入到了二人中间。

  “二哥,是他不尊长辈在先的!”看到李松秋进来,雷震岳连忙散去了nà股杀气。

  李松秋将脸一绷,怒dào:“糊涂,叶爷的身份是开过香堂确认的,你不要拿nà些世俗的关系来说话,在洪门之中,只认辈份不讲亲情,咳……咳咳……”

  今日大开香堂,算是一波三折,李松秋的体力和精力都快达到了□极限,zhè一番话说的有些急了,却是又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好,二哥,您先别着急,我听您的还不成吗?”看到李松秋连连咳血,雷震岳顿时慌了神。

  雷震岳zhè一辈子最信服两个人,除了死◇★去的大哥之外,就要数面前的李松秋了,否则以雷震岳在洪门中的威望地位,当时未必就轮得到李松秋坐上会长的位置。

  过了好半晌,李松秋才止住了咳嗽,抓住了雷震岳的右手,说dào:“三弟,我知dào你□想让虎子上位,可是他心思不正,绝不是会长的最佳人选,zhè事儿,你还是要听二哥的!”

  “唉,二哥,我都想明白了,他的确不是nà块料!”

  雷震岳苦笑着点了点头,他心中原本有个执念,可是在被杜飞气到后,体内真气走了岔dào,逼得他不得不闭关调理。

  可是zhè一闭关,却是让雷震岳因祸得福了,nà股子怨气加上他积累了六七十年的杀气,居然冲破了炼气化神的门槛,成功晋入到zhè个新境界之中。

  伴随修为的提高,人的心境也会不自觉的提升,晋入到化境后,虽然说不上四大皆空,但是之前的nà些执念,也都变得淡弱了。

  李松秋疲惫的闭上了眼睛,摆了摆手说dào:“行了,你把虎子领回去吧,nà三刀六洞就免了吧!”

  “不行,二哥,我雷震岳进入洪门七十年,从来没做过一件徇私的事情,雷虎犯了错,自然要接受惩罚的!”

  雷震岳摇了摇头,转脸看向杜飞,说dào:“杜小子,zhè同门相残,是个什么样的处罚?”

  雷震岳虽然蛮横,但为人却是十分的正直,zhè也是他在帮中威信极高的缘故,就连叶天都是暗自点头,有点喜欢上了zhè老头。

  “雷叔,会长都说了,就算了吧!”都已经六十多岁的人了,还被雷震岳称呼一声小子,杜飞也是一脸的哭笑不得。

  “废话,就zhè么算了,nà位兄弟的伤岂不是白受了?”

  躺在雷虎身边不远处担架上的,就是nà位身中两枪的洪门弟子,好在zhè两枪都不是中的要害,经过一番抢救后,弹头都已经取了出来。

  “同门相残,三刀六洞!”杜飞被逼不过,轻声吐出了八个字。

  “好,就是如此!”雷震岳点了点头,伸手在腰间一抹,一把半尺有余的银刀出现在了手中。

  “虎子,做错事,就要接受惩罚,别怪你老子!”

  雷震岳左手像是拎小鸡一般的将儿子从地上提了起来,钢牙一咬,右手闪电般的在雷虎肩头一刺,一声惨叫,nà把银刀已然扎在了儿子的肩膀上。

  “老雷,你……zhè又是何苦啊!”

  雷震岳的暴烈,看的场内众人折服之余却是叹息不已,老子英雄儿狗熊,想必雷震岳此刻心里也是极不好受的。

  “还有两刀!”

  雷震岳仲手拔下了银刀,没等儿子惨呼出口,又是在他大腿上连扎了两刀,刀刀都是对穿过去,真正做到了三刀六洞。

  “给他包起来!”

  雷震岳有两个女儿,可是儿子却就是雷虎一个,而且是中年得子,他自然宝贝的不得了,也酿成了雷虎nà种目中无人自私自利的性格。

  可儿子再不好,nà也是自己的,雷震岳刚才出手极有分寸,看似雷虎流了不少血,但并没有伤及经脉骨骼,只要调理一段时间就能恢复过来了。

  “雷虎同门相残,三刀六洞已经执行了,不知dào哪位还有话要说?”

  从yī摆处撕下一块布片,雷震岳将银刀上的血迹擦拭掉了,转脸看向叶天,说dào:“叶爷,听闻善元真人早年名动江湖,想必叶爷也是身手不凡,雷某却是想讨教一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