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 官瓷


  第四百七十九章官cí

  邱文东的这些弟子,也在他的各个公司里担任一些职务,每个月差不多néng拿个三五千块钱,在九十年代这会,待遇已经算是不错了。

  原本有些人对跟随叶天去缅甸心zhōng还稍稍有些不愿意,但叶天开口就是一百万,顿时将他们心zhōng的那点芥蒂给打消掉了,要知道,如果拿工资的话,这一百万够他们赚个几十年的了。

  算上武晨,叶天一共从邱文东的武馆雇佣了八个人,加上他自己和胡鸿德与周啸天两人,另外还有马拉凯这四个老外,叶天觉dé这个总共15人的寻bǎo阵容,已经足够用了。

  挑选好人之后,叶天看向邱文东,问道:“邱兄,五天之内néng不néng帮他们办理好前往缅甸的护照手续?如果不行的话,我来想办法?”

  正常人申请护照,是需要十多天的,但是很显然叶天等不了那么久,如果邱文东搞不定的话,说不dé他就要动用一下胡军或者是雷老板的关系了,对于他们而言,办理几张护照应该不成问题的。

  “叶兄弟,看不起我老邱还是怎么着?几张护照而已,后天就néng办好,一准不会耽误你的事情。”

  邱文东心里敞亮的很,既然叶天绝口不提去缅甸干什么,他也是一个字都没问,拍着胸脯就将护照的事情给包揽了下来,在京城混了那么多年,邱文东这点关系还是有的。

  而且叶天让他去办护照,摆明了就是要欠他这个人情,这才是邱文东最为看重的,有叶天这个人情在,日后说不定就néng帮上大忙。

  要知道,想邱文东这类人始终游走在黑白两道之间,平日里看似威风,但是他心里清楚,相关部门想要收拾他的话,真的不比宰杀一只鸡困难多少。

  所以邱文东一直在不遗余力的交好那些个权贵子弟,就是想着将来万一有人对他秋后算账的话,那些人néng帮他说上一句话,就可以保住他这条性命的。

  “邱兄,日后叶天必有回报,dé,今儿就到这,我这几天事情多,等从缅甸回来咱们再聊。”

  叶天翻起脸来那是冷酷无情,但并不代表他不会做人,简单的几句话说dé邱文东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了喜色,一直将叶天师徒俩送出了胡同口。

  “师父,我……我……”车子开出了胡同后,坐在副驾驶上的周啸天欲言又止。

  “怎么了?有什么话就说呗。”叶天看了一眼周啸天,不由笑了起来,这小子脸皮还是嫩了点儿。

  周啸天鼓足了勇气,说道:“师父,您去缅甸,néng不néng带我也去啊?”

  说到底周啸天还是普通人家长大的,虽然习dé一些术法和武艺,但根子上与常人无异,听到有出国的机会,顿时心里也是蠢蠢欲动了起来,即使去的那个国家穷dé鸟不拉屎。

  “嘿,我没说不带你呀,你和老胡都会去。”叶天闻言笑了起来,周啸冇天和胡鸿德算是他最néng信任的人了,这二人到了缅甸可是他的一大臂助。

  “哎,谢谢师父!”周啸天高兴的叫了起来,对于他这种年龄的人来说,外面的世界总是很令人向往的,尤其是周啸天现在功力不弱,更是想出去见识一番。

  “别高兴那么早,你这次去可是出苦力的。”

  见到周啸天兴冇奋的样子,叶天忍不住出言打击了他一下,师徒俩说笑着将车子开到了老宅子外面的巷子口。

  “小天,这几天干嘛去了,整日里见不到你的人?”刚进院子,迎面就碰到了叶东平,他双手抱着一个木头盒子,正外外面走。

  “爸,我这不是找补亏空去了吗?”叶天笑着答道,不过见到老爸脸色一暗,顿时知道自己失言了,连忙说道:“爸,我开玩笑的,您别往心里去啊。”

  “臭小子,我和你较什么真啊?”叶东平勉强一笑,说道:“你大姑做zhōng饭了,回头叫你师兄一起来吃吧,我出去还有点事。”

  “别介啊,爸,有事吃完饭再办呗,眼瞅着一会就到吃饭的点了。”

  叶东平想走,却是被叶天一把给拉住了,怕摔到怀里的盒子,叶东平只néng站住了脚,没好气的说道:“我和人约好了,在外面吃就行了。”

  叶天没有放手,眼睛盯到老爸怀zhōng的盒子上,开口问道:“爸,你是不是想出手物件啊?对方给的什么价?”

  和叶东平相依为命二十多年,叶天岂néng看不出老爸是去干什么的?

  要是放在平时,叶天不会去搭理老爸生意上的事,不过出了那档子骗局,叶天怕父亲想不开,别把收藏了十多年的珍品给拿出去买了,虽然不玩古董,但叶天还是知道这些东西升值空间很大的。

  “是个不值钱的玩意儿,我留手上也没什么用,正好有人要,就转给他了。”

  叶东平低下了头,眼睛看向地面,说话的时候明显带着心虚,不过他随之就反应了过来,嚷嚷道:“忙你的去,老冇子的事情也管那么多干嘛?”

  “dé,我看看还不行?”

  叶天右手在老爸弯曲着的肘部一弹,叶东平顿时感觉手臂一软,原本抱着怀里的盒子竟然往地上掉了下去,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

  “快接着,别摔了啊!”虽然盒子里有布垫甚至要充塞的棉花,但里面的cí器毕竟是易碎的物件,要是真打碎了,叶东平恐怕连寻死的人都有了。

  “打不碎。”叶天一伸手就将木盒抄在手zhōng,顺手打开之后,一个长约三十公分,成三个节柱圆形的cí尊出现在了叶天面前。

  cí尊通体呈月下白的颜色,釉质肥hòu,尤其是釉面的开片极富节奏感,如水波粼粼,晶◇灵体透,开片不仅流畅,且小器大片,纹如鳝血,产生出令人惊叹的纹裂美。

  cí尊温润素雅之zhōng表现着内里的意蕴,其既无精美的雕饰以哗众,又无艳美的涂绘以媚人,那简单洗练的造型,就是叶天也n☆éng看出这不是凡品。

  “爸,这东西您怎么也要卖啊?卖了容易想买可就买不回来了!”

  见到这cí尊,叶天的眼睛瞬间睁大了,这可是父亲干这行十多年,所收到的最bǎo贵的一件cí器,以前叶天还在上学的时候,叶东平不知道在他面前显摆过多少次了。

  这是一件北宋的官窑cí器,是改进了汝cí的烧制方法,专门为皇宫内院铸造的cí器,而且也是历史上唯一没在市场上流通的cí器,其出身皇家◆,宫廷独有,也只专供皇家御用。

  “别人出了八百万,这价已经很高了,不卖留在手上做什么?”被儿子看到自己要卖的物件,叶东平脸上有些难堪,因为他曾经不止一次的说过,要将这件北宋官窑的cí尊作为叶★,gōngtíngdúyǒu,yězhīzhuāngònghuángjiāyùyòng。

  “biérénchūlebābǎiwàn,zhèjiàyǐjīnghěngāole,búmàiliúzàishǒushàngzuòshíme?”bèiérzǐkàndàozìjǐyàomàidewùjiàn,yèdōngpíngliǎnshàngyǒuxiēnánkān,yīnwéitācéngjīngbúzhǐyīcìdeshuōguò,yàojiāngzhèjiànběisòngguānyáodecízūnzuòwéiyè●家的传家冇bǎo的。

  九十年代的艺术品市场,除了唐三彩在国外大行其道之外,其余的cí器价格均不是很高,一般都在十万到百万之间,叶东平所说的八百万,的确算dé上是个天价了。

  不过要不▲是因为自己闹出的那事,叶东平也不会出手这件cí尊的,因为宋代官窑的稀少罕见程度,是不亚于于元青花和那均定汝等名窑cí器的。

  这zhōng间也是有个典故,宋朝那位只爱赏玩字画奇石并且在艺术史上地位极高的宋徽宗,在快要被金兵抓住的时候,竟冇然以自己帝王的命运和生命为代价,亲自留下来捣毁窑炉,将整座皇宫zhōng的官cí毁于一旦。

  经此浩劫,néng传之后世的北宋官cí作品可以说几乎屈指可数,只有寥寥数件藏于世界几个大的博物馆zhōng,其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的罕贵程度可想而知。

  当年叶东平从一个江南大户手zhōng收到这件cí尊的时候,欣喜的连着好几天都没睡着觉,硬是拉着叶天给他灌输了不少关于宋代cí器的知识,喜爱之情溢于言表。

  只不过这次将儿子的钱赔的是一干二净,而妻子也将在下月回国,叶东平无奈之下,才想着将这cí尊出手,果不其然,他刚一放出风声,就有人■开出了八百万的高价。

  “爸,收回去吧,咱们不缺那八百万!”

  看到父亲要将这件被他看的比性命都重的稀世奇珍卖出去,叶天心里也是有些发酸,当下说道:“爸,我dé到骗咱们钱那家伙的消息了★,过几天就会出门找他,您放心,这钱一准néng拿回来,而且肯定在母亲回来之前!”

  黄金的事情牵扯太大,还关系到师兄的一些隐秘,所以叶天并不想让父亲知道,拿之前被骗的事情当起了挡箭牌。

  说起被骗那事儿,叶天还真是有些进展,因为包风凌前几日实在忍受不了那种痛楚,给叶天打过一个电话,说是有了点吉老大的消息,一旦确认之后,马上就会再和叶天联系的。

  “真的?”叶东平闻言一愣,继而大喜,如果不是被逼无奈,他又怎么舍dé将自己命根子一般的cí尊卖出去呢?

  “当然是真的了,啸天过几天也和我一起去,那家伙绝对跑不掉的。”

  说着话叶天冲着周啸天使了个眼色,周啸天连忙说道:“叶叔,没错的,师父出马,您就安心在家里听好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