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章 但求一战


  第四百七十章但求一战

  “zhè个人是谁?怎么没见过?”

  “不知道,应该不是拳场的拳手吧?”

  “刚才他和祝总坐在一起的,好像是祝总的朋yǒu!”

  “zhè个人不行吧?刚才枪王伏泽良都被砍下一条胳膊,他能成吗?”

  穿着和伏泽良一样白色练冇功服的叶天登上擂台之后,台下众人顿时骚冇动了起来,纷纷出言打探起叶天的情况,因为叶天的虽然身材也有一米八左右,不过看上去似乎稍显有些瘦弱,并没有前面几个武者那般孔武有力。

  所以众人虽然对加téng拓海的挑衅感到愤怒,但却是没有几个人看好叶天,毕竟上得擂台就生死由命,就算是一些老拳师,在打生死擂的时候都未必能稳定得住心态。

  而像叶天zhè么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极可能没有打过黑拳,还真是不被众人所看好,说不定一个回合下来,其下场要比伏泽良还要凄惨。

  在场下已经有人在摇头叹息了,年轻人倒地是年轻人,光是有热血,却不计较后果,zhè可是生死擂,被对方打死那真的是白死了。

  “你是什么人?”

  见到叶天上台,加téng拓海愣了一下,皱着眉头在叶天身上打量了一番之后,说道:“你们中冇国有句古话,叫做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我打败了刚才用枪的那个人,已经能说明问题了吧?”

  虽然为人狂冇妄,但是对于叶天刚才说的那番话,加téng拓海还真是听进去了几分,因为对于日本剑道的弱点,他自己也十分的清楚,叶天说剑道只修力气不修内功zhè句话,并没有说错。

  日本的刀法讲究的是凶猛凌厉一往无前,但变化实在是太少,只追求出剑的速度和劈砍的力度,也就是俗话说的能放不能收,最大的漏洞却是没有考虑砍空了应该怎么办?

  对于zhè一点,日本剑道宗师级的人物也是早有认知,只不过近代修冇习兵器的人太少,而真正的高手又往往隐于中冇国的山野农村,近数十年来,日本剑◆道已经成为世界上杀法最为凶狠的实战性冷兵器。

  所以日本人也刻意的去忽略了他们剑道中的缺点,经过不断的胜利之后,又养成了老冇子天下第一的狂冇妄性格,是以在听到叶天的话后,加téng拓海只是稍稍●皱了下眉头,继而就不以为然起来。

  叶天挑了挑眉毛,开口说道:“成王败寇?你的意思是说,只要我打败了你,你就会服气了?”

  “不,日本的剑道,要远远超出中冇国的冷兵器的,就算你打败我,☆我也不会服气……”

  加téng拓海有些好笑的看着面前的叶天,继续说道:“而且你也不可能打败我的,中冇国的古武已经没落了,现在的中冇国人,已经不愿意去吃苦学习前辈的技能,在zhè一点上,你们就■不如我们!”

  “中冇国人的血性,岂是你zhè种蛮夷国冇民所能了解的?”

  叶天闻言笑了起来,冇摇了摇头说道:“你们日本人也太不长记性了,当年入侵中冇国,最后战败投降,到现在居然还不知道悔改,又来我中冇华大地上耀武扬威,难道真的以为没人能杀你?!”

  “说的好,干掉小冇鬼冇子!”

  “杀死他,打冇倒日本人!”

  摇头的zhè番话通冇过扬声器传出去后,全场都沸腾了起来,中冇日之间的仇冇恨是深入骨髓的,虽然在场很多人都和日本有着贸易往来,但在他们的内心里,对日本zhè个国度还是极其的反感。

  听到台下的呼声,叶天脸上却是露冇出了不易察觉的苦笑,因为他虽然嘴上在反驳加téng拓海的话,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加téng拓海还真没有说错,现在中冇国年轻一辈的人,还真是好逸恶劳,别说吃苦学武了,就是吃饭恐怕都要爹娘盛好了给端在手里。

  不过zhè只▲是针对那些普通人而言的,真正那些武学世家,还有没有断了传承,就像周啸天出生在已经式微了的家族,也是从小刻苦习武,要论拳法的话,三个加téng拓海都不是周啸天的对手。

  “年轻人,你确定要与我一◆战?”

  加téng拓海是听得懂中冇国话的,在听到全场要杀死他和打冇倒日本人的呼声后,加téng拓海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了下来,叶天zhè一上台,顿时把他刚才斩断伏泽良立下的威势给全化解掉了。

  加téng拓海此次来中冇国,并不是来以武会yǒu的,他就是要用日本的剑道,征服zhè些富豪们,同时也对中冇国黑拳组冇织以及江湖中人做出震慑,但是叶天的话,让他之前的努力化为乌有。

  叶天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按照你们日本人的理论,就是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老大,今儿我就让你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省的你们zhè帮矬子还整日里夜郎自大!”

  “八嘎,你的,侮辱我们日本人!”听到叶天的话后,加téng拓海大怒起来,右手握到了武士刀的刀柄上,看着叶天森然道:“拿出你的武冇器,我让你明白日本剑道的厉害!”

  加téng拓海倒是想一刀就把叶天给斩成两断的,只不过刚才的对战他就偷袭在先,眼下要是用武冇器去对付赤手空拳的叶天,恐怕他所宣扬的剑道,就会成为不耻的代名cí了。

  不过就在加téng拓海话声刚落的时候,一声惊呼从二十多米外的休息室门口传了出来,“叶天?怎么回事,你怎么上去了?”

  祝维风刚刚说服了一个从小习练太极剑的拳手,带着他刚走出休息室,就发现叶天居然站在了擂台上,zhè一惊可是非同小可,连忙快步跑到了拳台边。

  所有登上zhè个擂台的人,可都是签了生死状的,虽然zhè未必被法冇律所允许,但有了zhè东西,祝维风可是少很多的麻烦,可是叶天和那些拳手不一样,别说他没签生死状,就是签了,祝维风也不敢让他去打黑拳。

  要知道☆,叶天可是那位宋家掌舵人唯一的亲生外孙,其母更是掌握着一笔庞大的海外资产,而叶天日后很有可能成为zhè笔财产的继承人。

  万一叶天在他zhè里出事,祝维风就算是有个元勋爷爷那也是于事无补的,别☆说zhè拳场是否能办下去,就是他自己,恐怕都要被冇逼的离开国内隐姓埋名的度过下半生。

  所以祝维风敢让胡鸿德上台,但万万不敢让叶天去和加téng拓海比拼,中冇国有句老话叫做千金之冇子坐不垂堂,形容的正是叶天zhè种人,当然,祝维风本人也是在zhè个范围内的。

  看着台下一脸焦急的祝维风,叶天摇了摇头,说道:“祝总,zhè位日本朋yǒu看不起中冇国武术界,叶天添为其中的一份冇子,却也不好坐视不理,只能上台来领教一番了!”

  “叶天,你……你先下来,zhè……zhè不是意气之争!”

  祝维风哪里会管叶天说什么?他此刻只能把叶天从拳台上给拉下来,因为叶天受伤或者损落的●下场,他实在是承担不起。

  搭眼看到身边的胡军,祝维风不禁怒道:“胡军,叶兄弟年轻胡闹,你怎么也不劝一下啊?”

  “我?我劝不动他!”胡军苦笑着说道:“香/港的那位唐老冇爷冇子在他面前●都客客气气的,我算那门子的葱啊?”

  其实叶天要上台的时候,胡军也曾经拉过叶天,只是凭着他怎么可能拉的住叶天?而且通冇过之前叶冇天暴打黄思志和大闹警冇局的事,胡军也知道叶天是那种下定了主意就很◇难被改变的人。

  “zhè……zhè不行啊!”祝维风摇了摇头,指着几个实枪核冇弹的安保人员说道道:“你们几个过来,把叶先生给请下来!”

  台上的叶天和加téng拓海相距不过五米,祝维风◆也怕加téng拓海暴起伤人,所以zhè才让装备了枪冇支的安保上台,同时就是在警告加téng拓海不要轻举妄动。

  听到祝维风的话,叶天脸上一冷,目光在祝维风身上扫了一眼,说道:“祝总,zhè是我和日本人之间的比试,还请你不要过问?”

  如果加téng拓海仅仅是北宫英雄的弟冇子,叶天或许不会出手,让zhè日本人刺鸡一下冇台下那些麻木的国人也不是件坏事,因为台下的zhè些人骨子里已经缺失了一丝血性。

  但是加téng拓海却是狂冇妄的把北宫英雄当年砍断苟心家左臂的行为,作为一种战绩到处宣扬,zhè就是叶天无法忍受的了,再加上加téng拓海的言冇论,更是让叶天心中生出了杀机,zhè会别说是祝维风了,就是天王老冇子来,也甭想拦住叶天。

  “zhè……zhè怎么是好啊?”被叶天那一眼盯在身上,祝维风无缘由的感觉心底生出了一股寒意,一时间竟然不敢再继续让人上台去“请”下叶天了。

  “祝总,你也不要担心什么,我叶天做事情,向来是不会连累朋yǒu的!”

  叶天看出了祝维风的心思,笑了笑抬起头,看向拳台上方的一个摄像头,一字一顿的说道:“叶某人今日登此擂台,生死安天命,但求一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