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九章 挑衅


  第四百六十九章挑衅

  打脸……绝对是**裸的打脸,而且还是当着场内所有中冇guó人的面,在打中冇guó人的脸!

  要知道,岳家枪乃是岳武穆岳飞所创,当年凭借着这一手冇枪法杀的金人闻风丧胆,后来戚继光又改良了岳家枪,创出了戚式枪法,同样杀的倭寇……也就是现在的日冇本人尸横遍野。

  加藤拓海精通中冇guó话,又知道岳家枪的名头,想必也了解岳家枪的来由,他这一脚,等于是踩在了所有场内中冇guó人的脸上,让他们的脸面感觉到一阵火辣辣烧的慌。

  “妈的,老胡我生撕了你!”

  加藤拓海的猖狂,让胡鸿德原本就血气未tuì的那张脸,红的有如关公一般,右手在那沙发椅的把手上重重一拍,“哗啦”一声,那里面包着海绵的把手,被他硬生生的给拍碎掉了。

  见到胡鸿德如此鸡动,祝维风的眼睛顿时一亮,今儿他这拳场内的拳手已经很难再让他信任了,而一脚踢的安德列维奇俯首称臣的胡老爷子,在祝维风的眼中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

  虽然没见识过胡鸿德用兵器,但一法通通百法,对于像胡鸿德这样大师级的人物来说,一般的兵器都可以信手沾来,而且劲力灌输其中,甚至要比专供冷兵★器的一些人还要厉害。

  “老胡,别急,听他说什么?”见到胡鸿德身形暴起,叶天一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内劲暗吐,生生的让他的身体又坐了回去。

  胡鸿德刚才请神上身,借来的神力刚刚消tuì下■去,身体正处于最虚弱的时候,原先的功力也只剩下十之二三,现在的胡鸿德别说和加藤拓海打了,就是对上刚才的神腿张三,都未必见dé能胜出。

  再加上兵器对战中的凶险更甚于拳脚,一个不小心就会横尸当场,叶天更加不可能让胡鸿德出战了。

  “师父,要不……我上吧?”周啸天也愤愤不平的站起身来,说道:“这日冇本人太狂妄了,我上去教训教训他!”

  中冇guó和日冇本往来最密切的时候,是在唐朝,最初日冇本人是抱着学生的态度,来我天朝学习,但是到了明朝,日冇本就感觉到了岛guó资源匮乏的先天不足,于是将主意打倒了曾经的师父身上。

  从明朝中叶到晚期,来自日冇本的倭寇始终是朝廷大患,甚至有些沿海的城市一听倭寇的名字就弃城而逃,往往二三十个倭寇或者日冇本浪人就能横行一城,这给明朝晚期的海上贸易带来的极大的打击。

  直到戚继光掌兵之后,这种现象才dé到了扭转,不过中冇guó地大物博资源丰富的观念,却灌输到不少日冇本人的心中,也在他们心里存下了侵略中冇guó的种子。

  到了清朝末期的时候,朝廷**guó力衰tuì,日冇本人又一次毫不掩饰的露出自己的狼子野心,甲午海战让当时的北洋舰队几乎全军覆没冇,旅/顺更是遭到日冇本人的血洗屠冇杀。

  由此,也拉开了中冇guó近代的屈辱史,而和日冇本的仇恨,也上升到了guó家层面上,几乎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冇guó人,都会牢记这段历史。

  数十年后的日军侵华战争,更是让这两个guó家成为了死敌,除了那些汉奸卖guó贼之外,所有的中冇guó人都恨不dé能生啖日冇本人的血肉,将日冇本人赶尽杀绝。

  虽然在七十年代的时候,guó家由于政治需要,和日冇本建立了正常邦交,但是对于guó人来说,日冇本仍然是一个不值dé原谅的guó家,许多人都不会掩饰对日冇本人的仇恨之心。

  一寸山河一寸血,在当年抗冇日战争的时候,武林人士更是加入到抗冇日大军之中,他们和日冇本人的血仇要更加的深,周啸天的爷爷原本有两个弟弟,都是在参加之后失去了消息,所以此刻见到加藤拓海如此嚣张,周啸天也是忍不住站了起来。

  “妈的,打死小日冇本!”

  “祝维风,拳场的人呢?都死了吗?”

  不仅是周啸天,就连那些来寻求刺冇鸡的豪商富贾们,也纷纷站起身来,有些身冇份背景并不弱于祝维风的人,更是出言喊了起来,这让祝维风的脸色愈发难看了。

  “师父,我上吧!”周啸天又一次说道。

  叶天摇了摇头,说道:“啸天,这拳脚格斗和兵器对战完全不同,他的经验十分丰富,你不是他的对手……”

  兵器也可称为凶器,尤其是像刀剑这类的凶器,刃口极其锋利,几乎是擦着就伤,碰到即亡,拳脚再厉害的人,遇到冷兵器也会感到束手束脚,就如同老话说的功夫再高,一刀砍倒,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周啸天的拳法虽■然已经登堂入室,但他平日里极少接触使用兵器的人,上去恐怕用不了三招就会被加藤拓海砍伤的。

  见到叶天不仅阻止了胡鸿德,更是把那个武者形态十分明显的年轻人也给拦住了,祝维风不禁有些失望,看到场内◆群情鸡奋,不由跺了下脚,径直往休息室走去。

  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祝维风豁出去砸上个一亿,也要把拳场内那些拳手们的血性给鸡发出来,而且输人不能输阵,即使全败了,祝维风也不容许出现之前拳手不★敢上场的情形。

  “qiáng者是用实力来说话的,我……加藤拓海,是日冇本北宫剑道社的传人,我并非挑衅诸位,而只是想证明,我冇日冇本的剑道,现在已经完全超越中冇guó在兵器上的功夫了!”
  加藤拓海的话通过擂台上的扬声器传遍了全场,“我来中冇guó的目地,就是为了挑战中冇guó使用兵器的高手,在场诸位如有不服者,都可以上台来!”

  加藤拓海的声音传出之后,场内忽然寂静了下来,在场的近百人居然全部集体失声了,或许此刻在他们心中热血仍然在鸡荡,但事实却是……他们真的技不如人。

  见到场内安静了下来,加藤拓海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日冇本人所信奉的,就是实力至上,一切都以实力来说话,而他今天出现在这里的目地,就是要用绝对的实力,震慑住中冇guó的黑拳组织!

  加藤拓海两年前从北宫剑道社进入日冇本的无规则格斗组织之中,并非是无的放矢的,他这两年战胜了日冇本guó内●所有的对手之后,进军韩guó和中冇guó,其实都是由其背后隐秘所在的。

  大家都知道,日冇本的柔道和空手道这两个格斗项目发展的非常迅猛,在今天,柔道馆和空手道馆基本上已经遍及了全世界,几乎有人★的地方,就有这两个项目在普及。

  而柔道和空手道的发展,每年都在为日冇本相关的柔道或者空手道会社,创造着数亿百亿美元的庞大财富,更是造就了好几个日冇本的顶级财团。

  但是作为在日冇本历史最悠久,实战性最qiáng的剑道,在世界各地的普及却是连连遭遇滑铁卢,别说赚钱了,就是投资下去的金钱都打了水漂,作为日冇本剑道代表之一的北宫家族,更是遭受了重创,损失极大。

  经过北宫家族一些人的分析,冇他们普及剑道不利的原因一共有两点,第一是冷兵器已经tuì出了历史舞台,众人对它的杀伤性并不是非常的了解,普通民众更不愿意去学习。

  第二就是在普及剑道的一些地方,经常会遇到当地势力的挑衅,俗话说qiáng龙不压地头蛇,北宫家族即使再厉害,也不可能漂洋过海的去和那些地头蛇们拼命,更何况在枪支面前,再厉害的刀法剑术也是无用的。

  所以思来想去,北宫家族的决策人就决定用无规则对战的方式,让那些guó家的地下组织先认识到剑道的厉害,从而在日后普及的时候,不会再受到阻碍。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他们想通过展现北宫一刀流的刀法,让参与到黑拳赌博中的那些超级富豪们,对剑道有更深的了解,如果他们能接受剑道,相信对剑道的普及会带来极大的便利。

  事实也正如他们所想的那样,在加藤拓海韩guó之行后,北宫家族在韩guó开设的五家剑道馆,生意骤然之间变dé好了起来,甚至有些韩guó的企业家也进入练习剑道,这让北宫家族的一些人更是感觉自己走对了这步棋。

  所以在dé知中冇guó无规则格斗组织邀请俄罗sī的一位拳王到中冇guó打比赛之后,北宫家族的一些人又动了心◎思,要知道,中冇guó的人口足足有十多亿,要是能将这个市场开发出来,那笔财富将是难以想象的。

  于是这才有了加藤拓海的中冇guó之行,不过那些日冇本人却是忘记了一点,中冇guó和日冇本之间的仇☆恨,使dé加藤拓海的举动在众人眼里就是一种挑衅,而且是对所有中冇guó人的挑衅。

  “日冇本的剑道,只不过脱胎于中冇guó的刀法和剑术,而且只修力气不修内功,也敢跑来中冇guó大言不惭!”

  就在场内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羞耻的神色时,一个声音忽然响了起来,随着话声,一个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走到了拳台之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