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章 钥匙


  “zhè段时间是对不住你了……”

  yè天右手轻轻揽住了yú清雅的腰肢。把她拉在自己的怀里。左手则是拎着毛头头皮上的毛发。直接扔在了脑后。

  “吱吱!”

  原本正惬意的感受着yè天体内真气的毛头。愤怒的从地上跳起来。窜到yè天头上后。将他的头发搞的一团糟。看的yú清雅咯咯直笑。

  “别闹。半支人参!”一把将毛头从肩膀上扯下来。yè天开出了条件。

  “吱……吱吱!”毛头那宝石般的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一圈zhī后。不满的摇晃着脑袋。伸出一个小爪子不断比划着。

  “你小子都成了精了。一支就一支。自己去玩//最快文字更新www.shumilou.com无弹窗无广告//吧!”

  等毛头兴高采烈的离去zhī后。yè天嘀咕道:“回头把那一堆人参都给你。让你小子吃个够。”

  反正自个儿只许诺了一根人参。那库房里还有不少人工种植的红参呢。yè天zhè却是和毛头动起了心眼。

  “你啊。和个动物都较劲。不许你欺负毛头啊。”yú清雅被yè天说的笑了起来。没见过zhè么无赖的男人。

  “那我欺负你好不好啊?”

  yè天坏笑着将手伸进了连衣裙里。还没等yú清雅惊呼出声。上面却也是用嘴将其堵住了。

  过了良久zhī后。一身急促的喘息声在二人处响起。yú清雅那张白皙的脸孔充满了红晕和娇羞。看得yè天都几乎要道心不稳了。

  “还好道士不禁婚娶。否则老子一定还俗!”yè天可是有度牒在身的正儿八经的道士。每每念及此处。他都庆幸不已。

  “来。刚才没尝到味。咱们再嘴个!”yè天拉了一把yú清雅。正待再品味一下的时候。耳中一动。将正在挣脱的yú清雅给放开了。

  “yè天。你再使坏。我……我就……”

  yú清雅正跺着脚的时候。抬眼看到宋薇lán从中院走了过来。那脸色却是愈发的红了。“阿姨。您怎么来啦?”

  “yè天。你又欺负清雅了?”

  宋薇lán是过来人。看到yú清雅的脸色。哪里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上前拉住了yú清雅的手。说道:“清雅。他再欺负你。就告诉阿姨。我来教训他!”

  “唉。可怜我那老爸啊!”

  听到老妈的话后。yè天长叹一声。万一yú清雅要是被老妈教导成她那副样子。自己日后可是没活路了。

  “臭小子。说什么呢?”

  宋薇◎lán被儿子说的脸上一红。她知道自己和丈夫相处时的强势都被儿子看在眼里。不过外人何尝又知道zhè是他们夫妻zhī间的乐事呢?

  “得。您坐……”

  yè天起身搬过一把椅子。说道:“您过□来可不是教儿媳妇治夫zhī道的吧?有什么事您说。”

  “yè天。不准没大没小。”zhè次却是yú清雅看不过去了。在yè天腰上狠狠扭了一把。

  宋薇lán说道:“妈要出去一趟。大概三四个月左右就能回来。”

  “嗯?现在出去。我爸去不去?”yè天闻言愣了一下。眼睛在母亲脸上打量了一番。

  “你爸不去。他给你准备结婚的事。我在你婚前一定赶回来。”

  yè天的婚期就定在2000年的1月1号。zhè也是世纪zhī交的第一天。zhè个日子是yè天亲自选定的。别人知道他的本事。也就定在了zhè一天。

  距离zhè个日子还有五个多月的时间。以yú清雅和yè天两人■的家世而言。确实需要现在就开始准备了。要知道婚纱照以及各种首饰的选定。都是需要花费时间的。

  原本像准备饰品zhè些事情。都应该是宋薇lánzhè个当母亲来做的。只是欧洲发生了一些变故。她必须○回去才能解决。zhè让宋薇lán对儿子又有几分歉意。

  “您稍等一下!”

  yè天闭上眼睛。在心中推演起母亲此次欧洲zhī行来。在他zhè次受伤zhī后。占卜zhī术也有精进。已经可以大致推断出亲人的一些祸福吉凶。

  过了好一会。yè天睁开了眼睛。说道:“带安娜回去吧。不过您往后几年运程不佳。平日出行要多多注意。还有。半年zhī内一定要回来!”

  yè天发现。母亲财运极佳。但是别的运程就稍微要差一点。而且在一年zhī后。似乎还有一次较大的凶险。不过那时宋薇lán应该回到国内了。yè天自有办法化解。

  “不用半年。三四个月妈一定回来。”

  宋薇lán点了点头。有些歉意的看向yú清雅。说道:“清雅。阿姨一定会给你准备一份最好的礼物。”

  “您就别操心了。我早就准备好了。再说我们结婚就是小范围的办一办。不用那么铺张的!”

  yè天闻言笑了起来。他那副帝王绿和极品红翡的镯子。此刻就藏在厢房书柜后面的保险箱里呢。

  而且yè天早就和yú清雅商量好了。他们结婚就在老四合院里摆上几桌。把老丈人yú浩然一家从上/海请来聚一聚就行了。

  zhè也就是yè天施法将yú清雅的命理给隐匿了起来。否则就是zhè个婚礼他也是不敢举办的。自古风水术师五弊三缺的说法那可是真实存在的。

  “你的是你的。妈准备的是妈的心意。不要乱插嘴。”

  宋薇lán嗔怒的瞪了一眼儿子。说道:“你那婚礼就够委屈清雅的了。妈给她准备点东西还不行吗?”

  “得。我不管。您准备把。对了。zhè东西您带着。回头找个红绳挂在脖子上。千万不要拿下来啊!”

  yè天想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了两个物件。将其中的大齐通宝递给了母亲。说道:“zhè是我师传zhī物。您可千万别搞丢了啊!”

  也就是宋薇lán。换成另外一个人。yè天绝对舍不得拿出大齐通宝的。

  zhè玩意可是李善元传给他的两件法器中的一件。且不说其趋吉避凶的功效。就是大齐通宝本身的珍稀度。用价值连城来形容也不为过。

  不过宋薇lán却是不知道zhè铜钱的价值。眼前盯住了yè天掌心里的另外一个物件。开口说道:“儿子。你那个是什么东西。能拿给妈看一下吗?”

  “zhè个?嗨。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从别人那里得来的!”

  yè天往掌心里一看。顿时笑了起来。宋薇lán说的原来是他上次在缅甸从日本人那里抢来的那个玩意儿。

  zhè个金属物非铜非铁非金非银。yè天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打制的。但却十分的坚硬。以yè天的修为想在上面捏出个指印都办不到。

  不过zhè玩意儿制作的十分精密。里面那一排排的齿轮非常漂亮。yè天也就随身带着。没事的时候拿出来把玩一番。

  虽然yè天也知道zhè东西隐藏着什么秘密。不过他问过许多人。就连大师兄和南淮瑾都不认得。所以也就只当个玩物了。

  “yè天。你……你从哪得到的zhè个东西啊?”

  宋薇lán拿过那只有手指大小的金属物。稍微一打量。脸上就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怎么了?zhè东西有什么古怪吗?”

  yè天心中一动。他知道老妈zhè辈子大风大浪见得多了。能让她露出惊容。zhè物件一定不简单。

  “zhè……zhè是瑞士中央银行SSS级保险柜的钥匙啊!”

  宋薇lán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儿子。“你从哪里搞来的zhè个?zhè是第一代精工打造的。全世界一共只发放出去十把。你怎么会有的?”

  也难怪宋薇lán吃惊。要知道。zhè种钥匙是瑞士银行最早一批运用现代科技制造的精密钥匙。一共只有十把。每一把钥匙都配备一个面积为十平方的保险柜。

  当钥匙制造成功zhī后。马上就会将钥匙的图纸给销毁掉。也就是说。zhè十把钥匙都是独一无二的。即使是银行方面。也无法打开那十个保险柜。

  而zhè些保险柜的存放期限是没有限制的。即使银行倒闭转卖。保险柜也会得到妥善的安置。只要你持有zhè把钥匙。就能顺利的打开保险柜。

  瑞士银行本就以信誉好著称世界。基本上各国政要和富豪都会将其钱款或者重要的东西存放在那里。但是像zhè种3S级别的保险柜。却非常人能拥有的。

  zhè种钥匙中加入了一种极其罕见的记忆金属。由yú质材稀缺。后来再也没有打造过类似的保险柜钥匙。

  最早发放出去的那十把保险柜钥匙。谁都不知道落在何方。掌握在谁的手中。

  银行方也对持有者进行了保密措施。所以很多世界超级富豪。甚至都不知道瑞士银行曾经打制过zhè种规格的保险柜。

  宋薇lán也没有见过zhè种钥匙。但是她有一次在瑞士银行办理保险柜业务的时候。从那个白发苍苍的老安全员手里。见到过一次zhè种钥匙的照片。

  拿在手里反复打量了一番。宋薇lán说道:“没错。你看zhè里有个6字的英文。说明zhè是第6把钥匙。儿子。你究竟从那里得到的zhè东西啊?”

  和yè天接触越久★。宋薇lán就越来越看不透儿子了。

  要知道。即使以她的身家去瑞士银行办理保险柜的业务。最多也只能拿到2S级别的保险柜。

  ---

  PS:十一月到来啦。求一张保底yuepia◆★。宋薇lán就越来越看不透儿子了。

  要知道。即使以她的身家去瑞士银行办理保险柜的业务。最多。sòngwēilánjiùyuèláiyuèkànbútòuérzǐle。

  yàozhīdào。jíshǐyǐtādeshēnjiāqùruìshìyínhángbànlǐbǎoxiǎnguìdeyèwù。zuìduōyězhīnéngnádào2Sjíbiédebǎoxiǎnguì。

  ---

  PS:shíyīyuèdàoláilā。qiúyīzhāngbǎodǐyuepiao!!!

  。(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