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九章 回京


  推背图》shì中华预言书中最为着名的奇书之yī。

  相传shì唐朝贞观年间,两位预言大师李淳风和袁天罡对唐朝jí以后朝代事件的预测。全书共六十图像,以六十甲子和卦象分别命名书名之所以叫做《推背图》,却shì根据第六十图像中的颂曰“万万千千说不尽,不如推背去归休”而名的。

  因为它预言的准确,《推背图》使历朝历代的统治者心惊,yī直被列为**,直到今日依然没能逃脱禁的黑名单。

  传说唐太宗翻看《推背图》后,大为赞赏,重赏司天监李淳风,而袁天罡因妒忌李淳风夺其功,对他怀恨在心。

  唐太宗死后,两人更将《推背图》两卷分家,李、袁两家成为世不过在奇门中的传闻shì,李袁二人为怕后人遭受天妒,故意将《推背图》给分开的,如此yī来,无人能解图像或者谶言,自然可以使他们后人躲过劫难。

  所以听到南淮瑾的话后,叶天追问道:“南师兄,您所见的shì什么图像?★能大概描述yī下吗?”

  “图像shìyī鬼在水中,托起yī只人头,谶曰:汉水茫茫,不统继统,南北不分,和衷与共……”

  南淮瑾笑着看向叶天,带着yī丝考究的意味问道:“叶师弟,你应该○知道这shì哪yī象吧?”

  虽然李淳风和袁天罡所做的推背原图早已无法查证,但shì历代流传的推背图却shì版本众多.作为奇门第yī奇书,叶天应该也shì看过的。

  “汉水茫茫,不统继统?”

  叶天沉吟了yī下,说道:“这应该shì推背图下册中的第三十七象吧?讲的shì民国时候的谶语……

  汉水茫茫,指的shì武昌起义打响了〖革〗命的第yī枪。不统继统.则shì〖革○〗命虽成功但国家却未统yī,还要继续二次〖革〗命,前赴后继。

  至于南北不分,说的shì〖革〗命之初,国家分为南北两个阵营,北面shì袁世凯,南面shì孙中山,但最终通过谈判统yī了。最后和衷◆与共.成立了共和体制的国家。”

  讲解完三十七象的谶语后.叶天看向南淮瑾.问道:“南师兄,我说的可对?”

  南淮瑾点了点头,说道:“没错,你所说的正shì金圣叹先shēng所解的《推背图》,也shì现在流传最广的。”

  “南师兄,金圣叹先shēng注释的《推背图》原本,应该就在台北的故宫博物院之中吧?”

  叶天有些不解的问道:“难道这个英国人画出的图像,和故宫博物院中的不同?”

  南淮瑾摇了摇头,说道:“图像相差不大.但shì年代却值得考证……”

  那个英国人虽然精通汉文化,但shì对〖中〗国这预言界的第yī奇书,还shì看的云里雾里不知其意,根本就像shì在看天书yī般。

  不过老外做事情,yī向shì非常直接的,为了方便分类,英国教授干脆直接对其做了yī个碳十四的年代鉴定。

  鉴定结果证明,这卷典籍的年份大约shì公元六百多年的时候,那时正shì唐朝初期.于shì英国教授就把它归类到唐代典籍中去了。

  “竟然shì唐朝的典籍?”叶天闻言激动了起来,紧紧盯着南淮瑾,急道:“南师兄,您看到原本没有?”

  《推背图》大肆流传的年代为宋朝,各种假的版本也shì在那个年代里出现的,换句话说,唐朝那会可能还没有盗版呢。

  南淮瑾闻言苦笑了起来,说道:“我倒shì想,可shì那边矢口否认他们收藏了这本典籍●,我和他们沟通了多次,也没有结果。

  南淮瑾之所以怀疑这卷《推背图》为原本,也正shì基于这年代个原因的,不过当他前往大英博物馆要求验看此书的时候,却被对方告知他们库〖房〗中并没有这yī古卷。■,wǒhétāmengōutōngleduōcì,yěméiyǒujiéguǒ。

  nánhuáijǐnzhīsuǒyǐhuáiyízhèjuàn《tuībèitú》wéiyuánběn,yězhèngshìjīyúzhèniándàigèyuányīnde,búguòdāngtāqiánwǎngdàyīngbówùguǎnyàoqiúyànkàncǐshūdeshíhòu,quèbèiduìfānggàozhītāmenkù〖fáng〗zhōngbìngméiyǒuzhèyīgǔjuàn。[]

  南淮瑾自然不肯罢休了,他找了很多关系,想说服英国方面能让他yī观这本典籍,都被拒绝了,虽然他这几年还shìyī直在努力,但shì希望却越来越渺茫了。

  “说不定那东西shì真的《推背图》呢?”

  叶天闻言沉默了下来,《推背图》为历代帝王最为忌讳的物件,yī般而言肯定会被帝王掌握在手中,而当年英国从〖中〗国劫掠了大批的文物,说不定就shì那会流失出去的。

  见到叶天默不作声,南淮瑾忽然开口问道:“对了,叶师弟,我听说宋薇兰女士shì你的母亲,不知道shì真shì假啊?”

  陶山奕接师父的路上,把刚才在会所里发shēng的事情也大致讲了yī下,shì以南淮瑾知道在欧美影响力极大的宋薇兰,和叶天还有着这么yī层关系。

  “shì真的,怎么了?”叶天有些奇怪的看向了南淮瑾。

  南淮瑾笑道:“宋薇兰女士在欧洲能量很大,和英国皇室关系好像也不错,觉得你倒shì可以让宋女士帮帮忙,看能否进大英博物馆的库房里yī观?”

  虽然英国皇室现在只shì作为yī个象征的存在,但不可否认的shì,皇室在英国还shì有着极大影响力的,南淮瑾所说的不失为yī个可取的办“哦?那我明年去问问。”

  叶天点了点头,既然知道了东西的所在,日后总有机会的,深深的吸了口气,叶天让心绪平静了下来。

  感觉着叶天身上的变化,南淮瑾大声赞道:“好,原以为叶师弟只shì修为高,心境还跟不上,倒shì南某看走眼了。”

  叶天笑了笑,站起身说道:“南师兄过奖了,我今儿妄动了点真气,先去调理yī番,您和大师兄他们秉烛夜谈吧。”

  虽然身在这别墅中,随时随意的都可以吸纳那些灵气,但总不如运功疗伤的效果好,叶天的地主之谊已经尽到,也就出言告~~www.shushuw.cn-更新首发~~辞了。

  接下来的几日,叶天yī直都闭◎关疗伤,就连蔡阳秋摆酒赔罪,都shì代为左家俊出席的。

  原本蔡阳秋心中还有些忐忑,但shì听到叶天所传“既往不咎”的四个字后,蔡阳秋终于shì放下心来。

  似乎看出了叶天不愿抛头露面■的心思,蔡阳秋也顾不得前辈的身份,对左家俊大加吹捧,当着很多同行的面,再yī次宣布了七星派日后将以麻衣yī脉马首shì瞻。

  从此麻衣yī脉算shì在香港扎根立足了,那些所谓的麻衣神算纷纷更改招牌,shēng怕触犯了“左大师”的忌讳,倒shì让左家俊搞的有些哭笑不得。

  过了半个月之后,叶天伤势尽愈,经过这次的逆天行事,他的修为隐隐又精进了yī分,真气收敛后,即使像苟心家和南淮瑾,看向叶天时都有yī种深不见底的感觉。

  而叶天也发觉到,自己对于天道的理解更加深刻了,炼神返虚的境界,似乎已经向他开启了yī道大门,说不定yī次顿悟,就能让自己进入yī个新的天地。

  不过这种事情shì可遇而不可求的,在伤势痊愈之后,叶天刻画了七八个带有阵法的翡翠挂件,分别交给了父母等人,也让他们搬进了别墅之中。

  那些挂件虽然可以隔绝灵气溢入〖体〗内,但平时呼吸所吸纳的灵气却不在此限制,普通人的腑脏时时受到灵气的滋养,对叶东平夫妇的身体也shì大有裨益的。

  这期间叶天也向母亲提出了shì否能进入大英博物馆库房的事情,宋薇兰和英国方面联系后,却shì得知这种事情需要前去英国当面商谈,毕竟博物馆里的很多东西,shì无法暴露在公众眼中的。

  知道事情有希望,叶天也不着急了,他离开京城已经好几个月的时间,也有些想念于清雅和他那四合院了,这别墅虽然奢华,但却总shì缺少了京城那浓厚的人情味儿。

  在京城最炎热的七月份,叶天yī家人乘坐宋薇兰的包机返回了北/京。

  至于香港的别墅,则shì留给两个师兄和南淮瑾师徒居住了,叶天有种感觉,他下次需要回到香港别墅的时候,或许就shì修为再次突破的时机。

  坐在四合院中的躺椅上,听着树上知了的鸣叫,叶天惬意的眯缝着眼睛,毛头懒洋洋的躺在叶天怀里,当然,这shì叶天用了yī支百年老参才换来的宁静。

  唯yī不足的就shì,这四合院里的灵气越来越稀薄了,不过叶天的几个姑姑都搬了进来,这种程度的灵气,对他们的身体却shì大有益处“叶天,你看我穿这身衣服好不好看?”于清雅换了yī身白色的连衣裙,从〖房〗中走了出来,看得叶天眼睛猛地睁大了。

  于清雅本就长得非常清纯,雪白的肌肤搭配上白色的裙子,修长的双腿在连衣裙下若隐若现,清纯之中带有yī种让人鼻孔喷火的诱惑。

  “好看,好看……”

  叶天猪哥yī般的连连点头,情不自禁的说出了心里话:“要shì什么都不穿,那就更好看了!”

  “找死呢你!”

  于清雅嗔怒的走到叶天身边,狠狠的在他腰上扭了yī把,说道:“你以为这点礼物就能打发我了?然后下次再失踪几个月?”

  叶天舔着脸笑道:“哪儿能呢?从今儿起到结婚,我脖子上就套根绳子,上洗手间我都跟着好不好啊?”

  “你这个无赖!”于清雅被叶天说的笑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