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八章 推背


  ( www.)  陶山奕离去不久,左家俊就回到了别墅里,相比叶天那难看的面色,“左大师”今儿可谓shì春风得yì,出尽了风头

  在叶天斗法取胜悄悄遁走之后,左家俊顿时被那些级富豪们围了起来

  有相邀堪舆风水的,也有求他测字占卜的,总之左家俊就shì今儿宴会的主角,将那些身家百亿的大富豪们都给压了下去

  而香港风水行当里的同仁,在听到蔡阳秋说出他们将对左家俊马shì瞻后,shì极尽奉承之事,宛然将左家俊吹嘘成了当世第一风水大师了

  好在左家俊头脑还没烧热,zhī道家里还有两个远胜于他的师兄弟,不过还shì被众人灌了不少酒,离着好远就能闻到一股子酒味

  “二师弟,今儿喝了不少?”

  看着左家俊那已经有几分醉态的样子,苟心家摇了摇头,说道:“来见见淮瑾老弟,不过你要称之为兄的”

  听到苟心家的话后,左家俊那酒yì顿时清醒了几分,深深的吸了口气后,在他身体四周顿时弥漫出一股子酒味,却shì被他将体内酒气尽数驱除了出来

  将酒气逼出后,左家俊走到南淮瑾的面前,拱手弯腰行下礼去,口中说道:“南兄,你我相识二十多年,还真不zhī道咱们之间有这种渊源啊,欢迎来到香港”

  左家俊拜李善元为师的那会,正好赶上国内的各种运动频繁,对海外关系什么的很shì忌讳,所以李善元除了提及他的大弟子之外,并没有说起过南淮瑾

  当然,到了叶天生活的年代,却shì与那时恰恰相反,谁家要shì有个海外关系,恨不得能让十里八乡都zhī道这也shì叶天zhī道南淮瑾的原因了

  南淮瑾抬起精瘦的右手,在左家俊手上托了一下,笑道:“左老弟,早年我就问你shì否师从麻衣一脉你瞒的好紧啊”

  南淮瑾对麻衣一脉所zhī甚多,当年见到左家俊占卜的手法,就怀疑他与麻衣一脉有着渊源,曾经出言试探过

  只shì那时左家俊来到香港没多久,为人十分的谨慎,找了个托词掩饰了过去,在江湖中问人传承这可shì大忌shì以南淮瑾就没再追问下去

  被南淮瑾右手托着无法拜下去,左家俊苦笑了一声,说道:“南师兄,您也zhī道家师不喜张扬,没得到他老人家的允许,我哪敢忘外说出传承啊”

  左家俊来香港,shì为了逃避那场运动的,他在国内早已被吓得如惊弓之鸟来到香港的初期自然要夹着尾巴做人了,当时可谓shì非常的低调

  “嗯?左老弟,你也进入化境了?”

  松开左家俊的手后南淮瑾现,这个十年前还没到暗劲巅峰的左家俊,现在宛然也shì化境的修为,心头不由一跳

  要zhī道,从明劲进入到暗劲,这shì□一道坎,如果五十岁迈不过去,基本上就没有希望了,终生都会止步于此

  而从暗劲迈入到化境,这简直就shì一道天堑一百个习武修道的人当中,往往连一个能进入到化境中的人都没有

  从古至今相传◆的那些所谓高人,像shì唐朝空空儿,明朝张三丰,这陆地神仙般的人物,其实也就shì化境修为可见这到门坎之难入了

  南淮瑾读遍了佛道儒三派的典籍,似乎除了那些传说中的人物之外,也没听说过有那个门派居然一门出了三位化境高手的

  左家俊向叶天投去一道感激的目光,说道:“全依仗小师弟,我才能进入到这个境界”

  左家俊清楚,如果没有叶天给予的术**法,如果没有京城那四合院的灵气,自己要想突破至化境,简直就像shì痴人说梦一般,将功劳归于叶天,他一点都没有夸大其词

  南淮瑾能听得出左家俊那语气的真挚,闻言忍不住又重打量起了叶天,他原本已经将叶天高看了不少,但没成想自己还shì小看了这年轻人

  “南师兄,您这眼神看小弟,我可会不好yì思的啊”

  同为化境高手,南淮瑾身上那股淡淡的wēi压,对叶天可shì一丁点儿都不好使的,看到南淮瑾的目光后,叶天不禁开起了◎玩笑

  “不用不好yì思,借你这地,给我培养出一位化境修为的弟子就行了”

  南淮瑾闻言笑了起来,他本就shì性格豁达之人,想到就说,丝毫都没拿自个儿当外人

  “陶山奕shì不行☆了”

  叶天摇了摇头,说道:“师兄你也应该有观人之术或者摸骨之法,你这大弟子根基有限,怕shì终身就在暗劲的修为了”

  很多朋友在一些武侠小说中都能看到,练武修道之人,经常会讲到“根骨◎”二字

  在这些小说中,根骨极佳的人,学起东西来就快,反之就显得有些愚笨,甚至还有师父为了争抢徒弟而大打出手的事情

  小说家言,并非shì完全虚妄的,因为在奇门中收徒,根骨就要放在位,▲一个人的根骨如何,往往已经决定了他这一生能达到什么样的高度

  叶天五岁初遇李善元的时候,就被那老道给扒光了衣服,从头到脚的摸了一番,完了之后大声叫了三个妙字,这才拐骗叶天为徒的

  如果叶天shì那种根骨奇差的人,老道岂会为他耗心费力摘采草药,恐怕就shì叶天跪上七天七夜,老道都不会将其收入门下的

  而陶山奕的根骨,就属于那种中上之姿,但却难以修到大成之境,shì以叶天才有这么一番说词

  “唉,我从小就给他浸药材,想改进下他的根基,没想到终shì不行啊”

  听到叶天的话后,南淮瑾叹了口气,他何尝看不出弟子的根骨,只shì心中抱有一丝幻想,却shì被叶天给无情的打破掉了

  “南师兄,以您的修为,最少还有十多载阳寿,这时间足够您再找个关门弟子了”

  奇门中人,不需忌讳生老病死,叶天直言道:“日后只要shì南师兄您送来的人,尽可以在我这聚灵阵中修炼,您看可好?”

  “好,那就一言为定”南淮瑾也shì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大声笑道:“还shì叶师弟看的透彻,我倒shì有点着相了”

  “对了,南师兄,我有一事想询,不zhī道您zhī不zhī道?”

  对于奇门而言,传承shì至为重要的事情,叶天不想引得南淮瑾烦心,当下将话题给转移开来

  “叶师弟,我还不至于那么想不开的”

  南淮瑾看出了叶天的心思,摇头笑◆道:“说说,shì什么事情,只要我zhī道的,一定相告”

  “南师兄,我想zhī道,在台北的故宫博物院中,可有一个物件?”提到这事,叶天的面色变得严肃了起来

  听到叶天问的shì这件事▲dào:“shuōshuō,shìshímeshìqíng,zhīyàowǒzhīdàode,yīdìngxiànggào”

  “nánshīxiōng,wǒxiǎngzhīdào,zàitáiběidegùgōngbówùyuànzhōng,kěyǒuyīgèwùjiàn?”tídàozhèshì,yètiāndemiànsèbiàndéyánsùleqǐlái

  tīngdàoyètiānwèndeshìzhèjiànshì,南淮瑾眉头一挑,说道:“什么物件?我对那故宫博物院倒shì很相熟,里面的东西十有**我都上过手的”

  南淮瑾不仅shì国学大师,精通各派理论,同时也shì一位鉴赏大师,对古玩杂类的研究造诣颇深

  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几次整理修缮的时候,南淮瑾都曾经参与过,倒不shì在对叶天胡吹大气

  “南师兄,那里可有推背图?”

  叶天正色说道:“先师有一憾事,就shì终生未能寻得推背图一观,做弟子的想完成他老人家的这个心愿”

  李善元从中年起,就游走于当时国内各大名校任教,不过花费十多年也没能见到丝毫有关于推背图的消息

  在临羽化之前,李善元还曾经和叶天说过这件事,显然这shì他去世前唯一的一个没解开的心结

  李善于曾经怀疑过,那推背图或许被隐匿在故宫那浩瀚如山的典籍里,被代入到了台湾,所以叶天才有这么一问的

  “推背图?”

  听到叶天的问题居然shì这个,南淮瑾的脸色有些古怪,推背图向来都shì奇门中的第一奇,想找寻它的人,怕shì每个奇门中人的心愿?

  “台北的故宫博物院里没有这”

  南淮瑾摇了摇头,想了一下之后,说道:“不过我曾听闻过推背图的一些消息,也不zhī道shì真shì假”

  “哦?淮瑾,说来听听”叶天二人的对话也引来了苟心家的兴趣,推背图对他也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南淮瑾说道:“我在英国认识一位专门修缮古董的教授,他本人也很喜欢东方的文物,我就shì从他口中听到过一些关于推背图的事情……”

  原来,八年之前南淮瑾在欧洲讲学的时候,结识了一个英国人,两人对都东方文化感兴趣,聊着聊着就谈到了中国艺术品上面

  那个英国人曾经主持过大英博物馆的古卷类别的文物修缮工作,和南淮瑾闲聊的时候无yì中提起,他见过一副很古怪的古卷典籍

  那古卷上所说的语言隐晦之极,而且还有一些图案与之相匹配

  当时英国人曾经靠着记忆画出过一些图案,南淮瑾一看之下,断定这应该就shì一卷推背图

  PS:第三,连爆五天,也连熬五天了,最后时刻的yuepiao,投给相师,嗯,免费的推荐票shì一定要的

  (未完待续)(http:/// 皮,皮。无,弹.窗,小,说.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